“我们保卫了郭村”

 《陈毅传奇》

  1940年6月28日,李长江在韩德勤的挑唆下,纠集13个团兵力,悍然对新四军挺进纵队驻地郭村发起全面围攻,新四军奋起反击,击退李军多次进攻,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指挥陈毅从江南亲临郭村决策,打下了塘头,收兵于泰州城下,力促二李中立,争取了主动权,从而取得政治与军事的双重胜利。

  6月26日,陈毅接到挺进纵队管文蔚、叶飞发来的电报:二李将大举进攻郭村,挺纵决心迎战。陈毅非常焦急,他担心挺纵实力不足,形势危急。迅速发出两份急电:一份发给陶勇、卢胜,令他们立即率领苏皖支队从天长、仪征地区星夜驰援郭村;一份发给管文蔚、叶飞,“我6月28日便衣过江,一切候我到时再议……”

  叶飞接到陈毅的电报后,立即派苏北特委副书记惠浴宇和作战科长张宜友率一个连前往江边迎接。当他们到达吴家桥时,已是28日清晨,郭村战斗已打响。密集的枪声越来越近,李军2个团向宿营地猛扑过来。惠浴宇一面派警卫战士穿行到江边迎接陈毅,一面边打边撤,向段家坝转移。

  傍晚,大雨滂沱,惠浴宇在段家坝和江都游击队会合,实施反击,打退了李军的追击,这时警卫员赶来报告:“陈司令来了!”惠浴宇、张宜友喜出望外,急忙迎过来。只见陈毅身穿柳条长衫,头戴拿破仑帽,神采奕奕地大步走来。惠浴宇如释重负地说:“陈司令,可把我们急坏了,生怕您闯进敌人的火力网里去!”

  陈毅笑着说:“我打了这么多年的仗,还会去闯火网吗?我又不是傻子,难道连枪声都听不出来?”他把手一挥:“你们辛苦了,快去休息,留一个班警戒,我来指挥。”

  惠浴宇焦急地说:“眼下战斗还在进行,郭村暂时进不去。陈司令,请赶快商量办法吧!”

  陈毅说:“要立即从敌人实力薄弱的地方突过去。”

  惠浴宇说:“不能,您的安全是开不得玩笑的。万一出点差错,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还是先退到新老洲歇脚,等待时机吧!”得到陈毅同意,他们随即找来渡船,渡过夹江到达新老洲,暴雨也渐渐稀疏。陈毅、惠浴宇他们踏着泥泞小路,来到一个土墩子上的村庄宿营,陈毅安排在开明绅士樊阳泰家里就宿。

  陈毅在油灯下,展纸挥笔,先给江南指挥部副指挥粟裕写信,吩咐“速派主力部队,克服一切困难,过江支援。”又给李明扬、李长江写了一封信。初夏天气十分闷热,陈毅写信时汗水直淌也顾不上擦,惠浴宇就坐旁边帮他扇扇子。

  陈毅写完信问惠浴宇:“我已发电报给叶飞,你们为什么还要打?”

  惠浴宇连忙解释:“是李长江无理挑衅,我们不得不自卫。”

  陈毅一听瞪起眼,喉咙也大了,“二李是中间势力,要顾团结抗日的大局,岂能较一日之短长,争个人的闲气?要知道,叶飞、陶勇这几支部队都是我们党的精华,哪能经得起这样拼啊!”

  惠浴宇说:“二李也没有什么了不起,难道我们打不过他们吗?”

  陈毅说:“你是初出茅庐,从来没有打过仗,人家兵力数量超过你们几倍。我们打仗要对准主要敌人,对于中间力量,不能轻举妄动。要打就要争得政治上、军事上的主动,有利于团结抗战,打了再拉。这一点,你们怎么不懂呢?”

  29日清晨,陈毅一夜未睡正准备休息,张宜友跑来报告:“新老洲与江北之间的夹江也被二李部队封锁了,我一个连正严密警戒,防止李军南侵。”陈毅顾不得疲劳亲自到江边观察,战场虽然遥远,北方的隆隆炮声隐约可闻。一个多团的兵力正在抵抗十几个团的猛攻。陈毅五内俱焚,一筹莫展,吟成两首七绝《悼管、叶》,在他想来,这一次管文蔚、叶飞真可能要喋血成仁了。

  6月30日夜晚,江北近地枪声密集,侦察员泅水回来报告:挺进纵队夜间出击,横扫扬泰公路重镇宜陵,歼灭李军3个团。7月1日,李部3纵队8支队陈玉生部遵照党的指示举行起义,在增援的挺纵4团接应下到达吴家桥一带集结。7月2日,听报从夹江到扬泰公路的李军全部撤离,陈毅再也坐不住了。7月3日晨,在惠浴宇、张宜友率领的一个连护送下,陈毅离开新老洲,骑马赶往郭村。7月3日,陈毅来到郭村,新四军挺进纵队、苏皖支队及苏北特委的负责人赶到村口迎接。只见陈毅司令员头上戴着草帽,鼻梁上架着黑色眼镜,脸上气鼓鼓的。叶飞待陈毅下了马,上前敬了军礼。陈毅一面和叶飞握手,一面说:“口母,你们这几个冒失鬼,真让我担心。既然你们打了胜仗,我还有什么好讲呢。”

  到了司令部,陈毅听取了叶飞的汇报,从半塔集刘少奇面授机宜,李长江的最后通牒,陈同生赴泰州谈判被扣,郑少仪夜送情报,苏皖支队星夜驰援,指战员英勇反击,四大队港口暴动等等,陈毅听完汇报,深深地被指战员英勇事迹和郭村党组织、人民群众全力支援的精神所打动。接着在郭村小学操场上,召开欢迎大会,会场上集合了挺进纵队、苏皖支队等约1000多人。陈毅火气已消,心中充满对指战员的热爱,他诙谐地说:“本来我是来骂你们的,一个多团就和这么多的顽固派乱揪。不过,你们打得很好,我也就不好骂了。”台下响起了一片掌声。陈毅接着说:“今天既是欢迎大会,又是祝捷大会,欢迎八支队、四大队的同志们战场起义,回到党的怀抱。庆祝你们打了胜仗,同志们打得好!”他接着又说:“战役和战术上的胜利,不等于战略上的胜利。我们要在苏北打开抗日的局面,非把韩德勤打败不可。要打败韩德勤,必须争取两李中立。李长江背信弃义进攻我们,就应该给他应有的惩罚。现在就要看下一步棋走得好不好。这一仗,是把两李打到韩德勤那边去,还是打到我们这边来,就要看我们在下一步能不能完整地执行党的政策了。”陈毅的讲话鼓舞人心,不断地被一阵阵掌声所打断。

  晚上,陈毅出席纵队司令部作战会议。他轻轻地拍着葵扇,听着大家的意见。接着他挺起腰杆说:“我看是一不做,二不休,我主张扩大战果,把李长江打得一败涂地,可是我军不进泰州!怎样?”

  叶飞、张藩等与会干部一致赞同,接着作出部署:以陈玉生、王澄起义部队留守郭村,以1团1个营控制宜陵,两个营和4团进攻塘头,苏皖支队迂回到泰州城西九里沟,以切断李军退路。

  散会后,陈毅来到卧室,毫无睡意,拿起笔写下一首歌词,题目是《保卫郭村》,笔名:绛夫。

  六月二十八炮火飞腾,

  顽固派十路进攻包围郭村,

  要断绝人民的生路。

  要消灭抗战的孤军。

  顽固派三次总进攻,

  攻不破军民合作的血肉长城;

  顽固派、反动派大“扫荡”;

  引起了反共营垒的起义革命。

  孤军怒吼了,转守为攻,

  顽固派被打得豕突狼奔!

  孤军英勇、领导坚强是胜利的核心。

  军民团结、友军起义是胜利的保证。

  反共阴谋又被粉碎。

  日寇胆落,汪派震惊!

  我们保卫了郭村,

  创造了抗战的光明;

  我们保卫了郭村,

  我们更要大无畏地前进,

  前进,前进,向前进!

  7月4日,新四军全线出击。由于二李部队反共最积极、战斗力较强的6纵队陈才福部队和4纵队陈中柱部队已遭重创,新四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李军冲击,李军大势已去,一触即溃。新四军迅速拿下塘头,歼灭李军2000多,并乘胜追击。

  战斗进展顺利,陈毅不放心了,担心有人打进泰州城去,坏了联李的大局。他和叶飞一起在郭村村东头观察。陈毅仔细地凝听枪炮声从南方逐渐向东,而且越打越远。陈毅刚刚三进泰州,地理位置熟悉。他刚进屋子,忽又跑出来,脸色严峻地对叶飞说:“不对头,这枪声好像已经过了面粉厂!叶飞,你听,怎么搞的?”

  “命令上规定得清清楚楚的嘛!”叶飞回答。

  “命令不保险噢,你赶快去处理!”陈毅严厉地说。

  “是,我马上派参谋去!”叶飞说。

  “不行,你自己去,骑马去!”陈毅虎着脸大声说,“你传我的命令,谁要进了泰州城,我就杀谁的头!”

  叶飞立即策马飞奔,到了九里沟一看,果然有人过了河,是苏皖支队的一个连。他们缴枪心切,弄不清这里的地界,一追就过了河。这时泰州城里李军指挥部正在紧急装船准备撤逃,其部队已不堪一击。新四军再一追击就可进入泰州城。李长江一旦成为“丧家犬”,投靠韩德勤或投降日军都是有可能的。

  叶飞找到陶勇,大声说:“你们有部队过了河啦,陈司令在发脾气啦!”

  谁都怕陈司令发脾气。陶勇一看是叶飞亲自传达命令,可见陈毅的脾气发大了,陶勇嘟哝说:“进城是不敢的噢!”立即叫司号员调兵。果然,过了河的部队听到号声,马上乖乖地撤了回来。

  (江都市委党史办王荣泉蒋于春)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2 关于民主国家中的个人主义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我在前面讲过,在平等的时代,每个人是怎样依靠自己确定其信念的。现在,我要说明在这样的时代,每个人是怎样使其一切感情以自己为中心的。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e)是一种新的观念创造出来的一个新词。我们的祖先只知道利己主义(EgolCsme)。利己主义是对自己的一种偏激的和过分的爱,它使人们只关心自己和爱自己甚于一切。个人主义是一种只顾自己而又心安理得的情感,它使每个公民同其同胞大众隔离,同亲属和朋友疏远。因此,当每个公民各自建立了自己的小社会后,他们就不管大社会而任其自行发展了。利己主义来自一种盲目的本能,而个人主义与其说来自不良的感情,……去看看 

第八章 苦尽甘来 - 来自《麦克阿瑟》

祸不单行难振作,巴丹科岛两陷落;   福至成双风向转,珊瑚中途奏凯歌。   话说麦克阿瑟乘坐的火车在驶进墨尔本时,当地群众把他当作救星一样来欢迎。华盛顿为表彰他在菲律宾的英勇行为,特授予他国会荣誉勋章,这是麦克阿瑟等了 28年才得到的最高奖赏。嘉奖令中写道:"在敌人的猛烈炮击和飞机轰炸的情况下,他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在每一个危急关头,镇定自若,沉着应战。他以行动鼓舞了部队的斗志,激励了菲律宾人民对其武装部队的信心。"在美国国内,这位"蒙难的君主"成了光彩夺目的英雄。一些街道、场馆、建筑、孩子甚至一种舞步,都以他……去看看 

第十编 论象征 - 来自《思想录》

541—508(642)783—774  同时证明新旧两约——要一举而证明这两部书,我们只需看一看其中一部书的预言是不是在另一部书里得到了实现。要检查这些预言,就必须懂得这些预言。因为,假如我们相信它们只具有一种意义,那末的确弥赛亚就没有来临;然而假如它们具有两种意义,那末的确他就是在耶稣基督的身上来临了。  因而,全部的问题就在于要知道它们是不是具有两种意义。  耶稣基督和使徒们所传下的圣书具有两种意义,其证明如下:  1.以圣书本身为证。  2.以拉比为证:摩西.梅蒙说它具有两面,而先知们仅仅预言了耶稣基督一面。  3.……去看看 

第三章 埃文斯牧师的宇宙 - 来自《万物简史》

罗伯特·埃文斯牧师是个说话不多、性格开朗的人,家住澳大利亚的蓝山山脉,在悉尼以西大约80公里的地方。当天空晴朗,月亮不太明亮的时候,他带着一台又笨又大的望远镜来到自家的后阳台,干一件非同寻常的事。他观察遥远的过去,寻找临终的恒星。  观察过去当然是其中容易的部分。朝夜空瞥上一眼,你就看到了历史,大量历史--你看到的恒星不是它们现在的状态,而是它们的光射出时的状态。据我们所知,我们忠实的伙伴北极星,实际上也许在去年1月,或1854年,或14世纪初以后的任何时候就已经熄灭,因为这信息到现在还无法传到这里。我们至多只能……去看看 

第廿一章 国际战士 - 来自《蒙哥马利》

主席转任副统帅,主管训练很自在;   来往盟国忙演习,不忘青年新一代。   1948年3月17日,英国、法国、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五国签订布鲁塞尔条约,宣告西欧联盟成立。一开始,这个条约仅限于经济事务和促进民主等。苏联于1948 年6月封锁西柏林后,西方国家认识到,必须考虑制定西方防务计划。于是,布鲁塞尔条约国的五国国防大臣(部长)和三军首长开始讨论人员和装备问题,并于1948 年9月决定建立西欧联盟防务组织,草拟联合行动计划,以对付一旦出现的袭击。蒙哥马利被任命为西欧联盟各国陆海空军总司令委员会的常任主席。蒙哥马利几乎是……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