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秀娟伸出手一挡,像是要截住西西的话头:“你们的态度我是知道的。不过姑姑刚才您说了,法律不允许。既然法律不允许,就不是口头赔个不是的问题,应当依法解决。”
  西西无奈地说:“那依你说怎么办?”
  秀娟:“经济赔偿。”
  西西:“怎么个赔法呢?”
  秀娟胸有成竹地:“首先,爷爷应该公开向我赔礼道歉——公开的意思,就是在我、姑姑、姑夫面前,向我赔礼道歉,小蓓就不一定参加了——承认自己打人不对。考虑到爷爷年事已高,书面检查倒也不必写了。至于赔款数额,你们可以商量商量,拿出一个方案来,五百,八百,一千,或者更多一些,你们不必有什么顾虑,我都可以考虑接受。我必须再一次重申我的态度,我不是为了钱,我是为了人格问题。所以,为了强调我的人格问题,除了打人赔款之外,我建议再加上一块钱,叫,叫那个……那个什么来着?对,人格尊重费。您看怎么样?”
  西西说:“我看可以。不过,我可不知道怎么跟爷爷说,我都快让你给绕糊涂了。要不,你自己去跟爷爷把你刚才的意思再重说一遍?”
  秀娟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把围裙一解,腾腾腾走进爷爷屋里,葛定国同志房间里即刻传出秀娟抑扬顿挫大义凛然的少女之声。这声音大约持续了三分半钟,爱国正诧异,悄声对西西说:“老头儿居然没发作……”就听见葛定国同志屋中爆发出一声炸雷似的大喊:
  “滚——”
  葛定国同志七十六岁了,七十六岁的葛定国同志突然提出要结婚,就像两年前葛定国同志突然提出要和原配老戴同志离婚一样突然。
  葛定国同志退休前是沿海某大军区的副司令员,按说这个级别的干部退休后应该就地安置,可葛定国同志的夫人老戴同志和孩子都在北京,所以葛定国同志就有理由退休回了北京,住进了北京某部柳絮园干休所——干休所所在地叫柳絮园。这儿原来是个仓库,改成干休所以后,仓库原来的老房子都推平了,只留下了满院子的大树,盖了八栋小楼,还盖了花坛,小楼一座座隐在树林里,氧气充足,一到黎明全是鸟叫,条件是很不错的。干休所在组织生活上对退休老干部分支部、党小组管理,而在支部小组里,退休的老同志之间一律不再称呼以前的职务而改叫“某某同志”,这样,葛副司令员就成了葛定国同志。
  葛定国同志提出要结婚,这事其实早有端倪,最早看出端倪的是葛定国同志的小女儿西西。葛定国同志有四个儿女,大女儿叫南征,大儿子叫东进,老三也是个儿子叫北战,最小的留在身边和葛定国同志同住的这个女儿,原名叫西袭——葛定国同志很有些文化的,入伍前上过几年私塾,所以在给子女命名上很动了些脑筋,把革命后代和革命事业的进程联系起来,有点把革命火炬一代代传下去的意思——人小鬼大的西西上学后,觉得“袭”字太难写,也不好看,就自己做主改成了“西西”,和后来电影里的茜茜公主同名,当然,这就和葛定国同志起名时的本意相差甚远了。西西和她的哥哥姐姐们不同,虽说同出军门,但从小心细如发,伶俐刻薄,父亲葛定国同志的这点儿心思自然也逃不过她的眼去。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一章 社会主义的免费午餐:股份制改造 - 来自《十字路口的中国》

上篇 中国的自发私有化进程  近年来对中国社会问题抱怨最多的要算是分配不公。其实这里有一个需要澄清的概念,因为中国这些年的问题不是出在国民收入的一次分配和二次分配中,而是出在权力市场化形成的资源分配中。所谓“资源”有无形资源和有形资源两种类别,无形资源是一些经营特许权,如房地产经营权、某类物质的进出口权、股票上市等等;有形资源如土地、计划物质等等。在这十多年积累财富的前几轮竞赛中,得利最大的就是在掌握资源分配大权的部门和企业这两大科层组织中掌握实权者。这部分人形成了我国社会转型期过程中的……去看看 

13、关于制度变迁的经济学理论:诱致性变迁与强制性变迁 - 来自《财产权利与制度变迁》

林毅夫   导言   本文借鉴西方经济学近年来在信息、产权、交易费用、诱致性创新、家庭生产、公共选择以及国家理论等领域内所取得的进展来分析社会制度的功能,以及制度选择和制度变迁的机制。这样做的用意在于表明:制度能提供有用的服务,制度选择及制度变迁可以用“需求-供给”这—经典的理论构架来进行分析。文中对经济制度变迁中国家的作用给予特别的注意。   对制度及其演进过程的研究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重点之一。与此相反,传统的新古典经济学却把现代西方经济的制度视若当然。在建立经济模型时,明确界定的产权……去看看 

反动血统论的新反扑——驳《大毒草〈出身论〉必须连根铲除》 - 来自《遇罗克》

北京轻工业学院东方红公社主办的《旭日战报》,不惜以六版篇幅,对《出身论》大肆攻击,发表了一篇又长又臭的文章“大毒草《出身论》必须连根铲除。”用他们的话说,他们这篇文章在文化大革命发展到大联合大夺权的阶段出现,是必然的。   大家总还记得,在文化大革命初期,正当火势燎原的时候,是反动的血统论配合着 ××路线将这场大火窒息的。随着运动的第二次高潮,反动的血统论又找到了旧同志。它配合着保皇派别、联动份子、××路线的忠实信徒,配合着社会上的习惯势力,再一次进行新反扑,这当然是“必然”的!   该文的作者实在没有……去看看 

第廿二章 社会风暴 - 来自《中国人的素质》

在中国这样一个人口无比稠密的国家,常常又都是一个大家庭一起挤在狭窄的住宅里,难免会有争吵。“你们家有几口人?”你问邻居。“一二十口。”他答道。 “你们什么东西都大家公用吗?”你问。“对。”这是最常见的回答。这十五到二十个人,可能代表不是四代就是三代人,就这样依赖一个买卖或者一块田地维生,收入全部共有;所有家庭成员的需要,全都指望着这份共有财产。兄弟们为公共基金贡献他们的时间和精力,但妯娌是非常重要的家庭成员,却很难和谐共处。她们年长一点的不免有点欺凌年轻一点的,而年轻一点的又妒忌年长一点的有特权。她……去看看 

第二十一章 货币框架 - 来自《自由秩序原理》

若要推翻当下的社会基础,破坏它的通货体系乃是最精妙且最有效的方法。这一过程会把所有摧毁经济规律的潜力都激发出来,并以一种几乎无人可以诊断的方式进行破坏。——凯恩斯(J.M.Keynes)   1.过去五十年的经验已使大多数人认识到了一个稳定的货币体系(monetary system)所具有的重要性。与上个世纪相比较,这五十年乃是货币体系大混乱的五十年。在这段时期,政府在控制货币方面起着比以前更为重要的作用;我们可以说,这既是货币体系不稳定的后果,也是造成货币体系不稳定的原因。因此,一些人也就自然而然地认为,如果政府不具有对货币政策……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