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这个北京市是怎么搞的?又用不着打游击了,把个大街挖了埋,埋了挖,他们就这么不把纳税人的钱当回事儿吗?”
  “哎老李海,你不是爱吃血豆腐吗?以后可别吃了!报上说有人往血豆腐里掺甲醛,那是强致癌物质,吃了要死人的呀!政府有关部门也不知道管了没管,光靠几个胆子大的记者曝光,能解决问题吗?”
  “听说了吗?克林顿不老实,搞了个婚外恋……”
  “你用不着那么小声,报上早登了!”
  老同志们的议论渐渐地就涉及到了那个敏感的话题。哪个老战友和老婆离婚了,然后和自己的小保姆结婚了,哪个干休所的某某某老伴儿死了,又找了一个比原来老伴儿小三十岁的,啧啧啧啧真是无奇不有!西西在隔壁听着,怎么听怎么不像是指责。
  “7栋2层那个李副政委,就是说一口陕北话,腿还有点瘸的那个——哎对对,就是那个,和老伴儿离婚以后最近又结了,你看他们两口子每天晚上出来散步,围着院子走好几圈呢,我看很好嘛!很般配!”
  西西听了一惊。是葛定国同志的声音。
  “什么?那是老李新结婚的小老伴儿?我还以为是他们家的小保姆呢!”
  “你们这些思想,真是要不得了!现在是什么年代了?改革开放快二十年了,怎么还这样子看问题?就算是小保姆又有什么不可以?听李副政委说,小老伴儿对他照顾得很周到,很体贴,夏有单冬有棉,顿顿有酒有鱼,每天想着法子给他改善营养……”
  又是葛定国同志的声音。西西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晚上小蓓去睡了以后,西西把自己的预感告诉了爱国。
  爱国立刻兴奋起来,发表了一通自己的见解:“可能!完全有这个可能!别看你父亲已经七十六岁了,从人体科学的角度,男人的性功能可以一直持续到死。你父亲和你母亲关系一直不好,他完全可以和你母亲离婚之后再开始自己新的生活,注意,包括性的生活,这对一个男人是很有诱惑力的!”
  西西说:“可是,我父亲……他过去从来不会说像今天这样的话的。”
  爱国历来有辩论欲和演说欲,你别给他什么话题,只要给他一个话题,他就开始兴奋。爱国说:“西西同志,你要时刻明白,人是在不断变化中的。你五岁的时候,一定不会考虑将来要和一个叫什么秦爱国的小子结婚。像你父亲这样的老同志,他们在退休之前一是生活非常的充实紧张,他们有巨大的责任感和工作压力;二是他们始终置身于一个庞大有效的组织机构的管理之中,所有这些,使他们无暇旁顾,也不敢旁顾。当他们退下来之后,工作的压力突然消失,组织的监督和约束完全变成了另一种方式,他们将要有很长一段时间的不适应,无所适从,甚至,仿佛置身于一种真空状态,他们突然发现,他们过去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许多常人看来很平常的东西,对他们都是新鲜和意外,他们对世间万物由无知、不解到了解,到接近到接受的时候,他们往往会变得分外的前卫和胆大,不该接受的他们也会接受,不该舍弃的他们也会舍弃,一旦矫枉过正,他们做出的事情常常会令正常人吃惊。”
  西西叹了口气说,“但愿我爸没有真的动什么念头。”
  葛定国同志突然变得喜欢参加社会活动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五篇 第十一章 行军(续) - 来自《战争论》

一日的行程标准和走完这一行程所需要的时间,要根据一般的经验来确定。   对现在的军队来说,常行军时一日行程为三普里,这是早就肯定了的;长途行军时,平均一日行程为二普里,以便在中途有一些必要的休整。   一个八千人的师,在平原地上沿着中等的道路行军时,走完一日行程需要八至十小时,在山地则需要十至十二小时。如果几个师编成一个行军纵队,即使除去后面的师晚出发的时间,行军时间也要多几个小时。   由此可见,走完一日行程几乎要占用整天的时间。一个人沿着普通道路步行三普里只要五小时,士兵背着背囊一天行军十至十二小时,……去看看 

第二编 宏观经济(一) - 来自《谁妨碍了我们致富》

扩大再生能源利用的社会经济条件   能源可分为可再生的和可耗竭或不可再生的,后者是指矿物能源,如煤、石油、天然气。从地质学的角度看,矿物能源也在积存和生长,但其速度非常之慢,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人类在短短的几百年间托尽大自然几亿年内生成的矿物质能。以现在的消耗速度估计,石油将在几十年内耗尽;天然气将在不到100年内耗尽,煤则还可以用500年左右,这些都是将发生在几代人之后的事。如果我们抱着对子孙后代不负责任的态度,或者相信船到桥头自会直,将来的科学技术自会有办法对付,似乎可以高枕无忧地继续我们目前的生活方式……去看看 

忏悔录 第八章 - 来自《忏悔录(卢梭)》

前章结束时,我必须暂停一下。随着这一章,我那重重灾难之链就以最初的环节开始了。  我曾在巴黎最显贵的两个人家生活过,虽然我不怎样善于处世,也免不了在那里结识几个人。特别是,在杜宾夫人家里,我认识了萨克森-哥特邦的储君和他的保傅屯恩男爵。在拉·波普利尼埃尔先生家里我又认识了色圭先生,他是屯恩男爵的朋友,由于编印了一部很好的卢梭文集而知名文坛。男爵曾邀色圭先生和我到丰特亲-苏-波瓦去住一两天,因为储君在那里有所房子。我们俩都去了。从范塞纳监狱经过的时候,我一见那座城堡,就感到心如刀割,男爵注意到了我脸上的表情……去看看 

第二篇 分配 第10章 废除投标佃农制度的方法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爱尔兰投标佃农应当转变为自耕农  当本书第一版写成和出版时,对英国政府来说,如何解决投标佃农人口问题乃是最迫切的实际问题。800万人口的大部分长期绝望和悲惨地挣扎于投标佃农制度之下,落到以藜藿为生,对改善他们的命运丝毫无能为力。最后,会连这样粗劣的饭食都不能自给,若无人供养则必死无疑。要不然就得根本改革迄今为止他们不幸地在其下生活的经济制度。这种紧急状况迫使立法机关和国民给予注意,但很难说有多少效果。因为弊端是根源于这种土地租佃制度。在这种制度下,除去害怕饿死以外,人民的一切勤俭动机都被……去看看 

第23章 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影响 - 来自《科学中的革命》

在对19世纪革命及革命概念发展的任何研究中,卡尔·马克思的思想都占有一个首要的地位。甚至很早发生而没有受到马克思影响的那些革命,人们现今也通常从一种“马克思的”观点来解释。在前面的论述中,我已经提到过马克思“不断革命”的概念以及这样一个事实:在创立公开宣布自己明确的革命目标的民族国家内部和国际性的有组织的团体方面,马克思是一个先锋。在这一章中,我的意图与其说是探讨马克思关于革命的思想或马克思的革命活动,不如说是考察卡尔·马克思所表达的关于科学变革和科学中的革命的观点的特定主题,并且把马克思关于……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