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过去,葛定国同志的生活永远都是老一套,像闹钟一样准时。每天早上七点起床,一边收听广播新闻一边吃早点,早点也永远是那几样:鸡蛋,馒头,辣椒酱;上午外出溜达两个小时,回家看报纸;午饭过后一觉睡到下午三点,起来再到外面遛遛弯儿;晚饭后七点看《新闻联播》,之后洗洗,吃上两片安定和一堆治疗心脏血管的药就又上床睡了。所里经常为老同志组织一些活动,像下棋呀,打麻将呀,春游呀,秋游呀,去八一剧场看晚会呀等等,西西常常劝葛定国同志参加一些活动,葛定国同志一概不听。
  可是现在不同了。葛定国同志变了,他突然变得愿意和人交往和聊天了,他尤其愿意和院里那些离了婚又重新结婚的老同志聊天,和他们彼此交流一些对生活的看法。他居然还不要西西陪伴他出去郊游了两次。他变得突然非常欣赏起一个电视专题节目,叫做《夕阳红》。过去,葛定国同志的电视只有一个作用,就是收看《新闻联播》,再不看任何其它的节目了,连春节晚会都不看,连足球都不看。能让葛定国同志动了心去看的节目,那一定是太有意义的节目了。
  “《夕阳红》这个节目好!专门探讨老年人生活中遇到的实际问题,老年人的营养啊,老年人应该怎样预防常见老年病啊,老年人应该怎样交友啊,老年人的黄昏恋和再婚问题啊,很好!很有创意!”葛定国同志在晚饭的时候多次地提到和表扬了《夕阳红》这个节目,从不会唱歌的葛定国同志居然还通过自学学会了哼唱《夕阳红》主题曲:
  最美不过夕阳红,
  温馨又从容。
  夕阳是晚来的风,
  夕阳是不老的情……
  正在背书的小蓓一听到爷爷唱这几句就恐怖,央求西西说:“妈妈,你能不能让爷爷闭嘴?人家还以为咱们家谁快不行了呢!”
  葛定国同志就像冬眠遇到惊蛰的虫子一般地苏醒了。他变得喜欢参加所里组织的各种活动,尤其喜欢去八一剧场。西西发现,除了所里组织的去八一剧场看演出的活动之外,葛定国同志还通过管人要赠票、自己买票种种办法不断去八一剧场看演出。西西很疑惑,八一剧场的演出有什么好看呢?西西有一次跟着所里的车去了八一剧场,经过调查才知道,八一剧场最近在排练《长征组歌》,不过不是总政歌舞团在职演员们的排练,而是前总政的老战士合唱队的演员们在排练。可不敢小看这个老战士合唱队,西西知道,他们的演出火得一塌糊涂!平时他们每周在八一剧场排练一到两次,常常下部队工矿给战士们和普通群众演出,逢到五一、七一、八一、十一、新年、春节都有重大演出,中央首长都经常来看他们的演出呢。现在,无论老战士合唱队是在排练还是正式演出,葛定国同志都是每场必到。
  葛定国同志总是在演出前二十分钟的时候进来,进来后就在他每次必坐的地方找个位子坐下,手里捧着他自带的大杯泡茶,喜滋滋地等着开幕。赶上正式演出,前半场的位子往往是留给首长们的——尽管首长们大都不来,那时候葛定国同志就会自觉地挪到靠后一些的位子上去。
  大幕拉开,随着舞台上灯光的亮起和演员们的出现,葛定国同志的心里洋溢起一股饱胀的幸福感。歌声把他带回到20世纪60年代,那是一个多么好的年代!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二章 - 来自《国画》

几天以后,朱怀镜才知道玉琴被收审了。他并不吃惊,只是心里莫名其妙地紧张,似乎自己也会有什么麻烦。这天,朱怀镜在家里吃晚饭,神色很严肃。香妹怕他心里有什么事,也不敢多问他。一家三口埋头吃饭,只听得筷子磕碰碗碟的声音。吃完了饭,只有两口子在场了,朱怀镜认真地望了香妹一眼,说:“香妹,可能有事要发生。你在外面不论听到什么,都要挺住。”香妹脸都吓白了,半天才问:“什么大事?说得这么可怕?”朱怀镜说“要说事情都是针对皮市长的。也许别人会通过整皮市长身边的人,达到整皮市长的目的。我既然身在官场,既然受到皮市长的器重,必要的时候……去看看 

第三十五章 欧洲大陆的商业政策 - 来自《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

我们在本书第二编已经指出,合理政治最高的终极目的是一切国家都联合起来,处于共同的权利法律之下;只有在世界上最强大国家之间目前存在着的猜忌与冲突转化为同情与和谐以后,它们在文化、繁荣、权力、工业各方面达到了尽可能的均等,只有这样,这个目的才能实现。但这个问题的解决是需要极悠久时间的一种工作。现在各国之间由于多种原因,彼此分裂、排斥,最主要的原因是领土方面的纠纷。到目前止,欧洲各国领土的划分并不符合自然事理。的确,关于领土划分的公平而自然的基本条件,人们即使在理论上也还未能取得一致。有些人认为国家领土……去看看 

第09章 与华北共存亡 - 来自《彭德怀传》

第一节 旗开得胜  1937年7月8日晚,陕西省三原县云阳镇红军营地一片静谧。在红军前敌总指挥部的油灯下,政委任弼时、总指挥彭德怀和政治部主任杨尚昆收听到南京中央社广播的重要消息:日本军队7日晚10时在卢沟桥演习,演习后称有日兵一名失踪,无理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检。8日,日军更无理要求我方撤退卢沟桥宛平 驻军。我二十九军已举兵抗击,誓与城共存亡。  在全国人民抗日怒潮的影响下,驻守卢沟桥的二十九军将士奋起抵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揭开了八年抗战的帷幕。当晚,中共中央发表宣言大声疾呼: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去看看 

郭正林:写在泥土上的文字——读《新乡土中国》 - 来自《新乡土中国》

在乡下泡久了的文化人,话语不免带有浓重的乡音,文字不免沾着厚重泥味。雪峰的新作《新乡土中国》就是这样,从头到尾,里里外外,都飘逸着当代中国乡村的气息。这种气息,是流动的现代和活着的传统。  常住村里的人,“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书中描绘的这情那景,应该说是习以为常的,写得就是那挡事儿。而生活在都市里的人就不同了。尽管他们的父辈大多出生在农家,可城市生活的紧张、繁忙、变幻使这些农民的子孙离黄土地是越来越远了。偶尔遇到前来探视的个把乡里乡亲,或长或短的寒暄也掩饰不了生疏和隔膜。至于那些子孙……去看看 

我们这一代人的怕和爱——重温《金蔷薇》 - 来自《这一代人的怕和爱》

一   巴乌斯托夫斯基的《金蔷薇》初译本刊行于五十年代后期。在那个只能把心酸和苦涩奉献给寒夜的时代,竟然有人想到把这本薄薄的小册子译介给没有习惯向苦难下跪的民族,至今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也许,是由于俄罗斯作家巴乌斯托夫斯基的声誉显赫,也许,是由于作者声称,《金蔷薇》不过一部有关创作经验的札记,不管怎样,《金蔷薇》毕竟译成了中文,而且译得那么凄美,总有一天,人们会透过所谓“创作经验谈”恍悟到其中对受苦和不幸的温存抚慰和默默祝福这一主题。   前些日子,我收到翻译家戴骢先生寄来的《金蔷薇》新译本,他知道……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