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人们朴实得像地里熟透的地瓜。那会儿他只能隔着无线电匣子听这些歌啊!演员们长得什么样?他在心里想像了一遍又一遍,怎么也想不出到底是什么样,总之,他觉得歌唱得这么好的人,模样一定也是俊的。谁说过来着,有时一段歌声就是一段历史,一种声音就是一段历史,甚至一丝气味就是一段历史。这话真是一点没错。所以听着这歌葛定国同志心里痛快,舒服。等到演到第三首《遵义会议放光辉》的时候,报幕员刚刚报完曲目,葛定国同志的两眼便奕奕放出光来。
  苗岭秀,溪水清,
  百鸟啼,报新春。
  乌江天险挡不住,
  娄山刀坝歼敌兵……
  台上响起清脆悦耳的女声四重唱。随着音乐的高低起伏抑扬顿挫,葛定国同志的头颅随之轻轻晃动,一副陶醉其间的模样。
  西西也去看了几次《长征组歌》,全是陪葛定国同志去的。西西注意到了,领唱“苗岭秀”的女演员里,有一个长得特像著名演员耿莲凤,圆圆的脸盘,黑黑的大眼睛水波荡漾,在灯光下像是闪着两汪蓝蓝的湖水。西西并且知道,像葛定国同志这样七八十岁的老同志,他们心中认可的正是“苗岭秀”这种类型的美女。西西也注意到了葛定国同志一见“苗岭秀”就眼睛发亮的细节,可她当时的确没有往深处想,当时西西只是有点奇怪,为什么葛定国同志对《长征组歌》百看不厌?西西替葛定国同志所能想到的理由,和刚才上面谈到的理由一样:一段歌声就是一段历史——葛定国同志不过是到八一剧场怀旧来了。直到葛定国同志宣布要结婚,西西将这段时间以来葛定国同志的种种异常表现在脑海中一一回放,这些细节在她心里才开始像溪底的石头那样逐渐清晰起来,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
  总之,在葛定国同志已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在他的身上和周围已然布满疑点和蛛丝马迹的时候,西西同志竟然还毫无察觉。
  当西西把葛定国同志决心离婚的消息通知她的哥哥姐姐们之后,哥哥姐姐们和她一样地感到吃惊。兄弟姐妹们迅速地在复兴门的必胜客餐厅开了一个碰头会,研究事态突发的原因和对策。
  父母亲感情不和,兄弟姐妹们是早就知道的。葛定国同志和老戴同志关系原本是好的,在孩子们记忆中,年轻时的老戴同志很漂亮也很精干,只是脾气不太好,家里一旦发生什么争执,葛定国同志多少还让着点老戴。父母感情什么时候出现了无可挽回的危机,他们就无从知道了。总之,在他们分别下乡当兵回来后,父亲母亲之间已经不怎么讲话了。他们不讲话,但也不争吵,想要回忆起他们之间有什么像样的争吵似乎都很困难,只有西西和北战隐约记得有一次,父母好像在屋里发生了争执,争到后来只听见老戴同志大喊了一句:“有本事你就离婚!”这是他们所听到过的父母惟一的一次争吵。老戴同志的单位也有分房待遇,既然两人那么别扭,葛定国同志和老戴同志就分别住在自己的房子里,这一分别就是二十年。大伙都知道葛定国同志的夫妻关系已经是名存实亡,可突然就闹到了非要离婚的份儿上,还是没有想到的。
  首先坚决提出反对的是北战。北战一直和母亲老戴同住,是老戴同志倾尽毕生精力和感情培育起来的铁杆“母党”,正如葛定国同志以几十年如一日的偏袒赢得了一个“父党”——女儿西西一样。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如今北战果然挺身而出!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3-3、老红卫兵失宠 - 来自《红卫兵档案》

“联动”诞生前后   “血统论”与《出身论》经过一番厮杀,两败俱伤,谁也没逃脱掉失败的下场。伤虽伤矣,但程度仍有所不同。当遇罗克用鲜血和生命祭奠了《出身论》时,《出身论》事实上已经粉身碎骨地入下阵来,在以后的相当一段时间里,恐怕再也没有谁有勇气去重新举起这面浸满鲜血的大旗了。而“血统论”的受伤,只是伤在表皮上。在有数千年封建传统的中国,“血统论”有根深蒂固的基础。刚在文化大革命中兴起的红卫兵运动,更是同“血统论”有着密不可分的血缘关系。随着谭力夫被批判,从表面上看,“血统论”开始遭人唾骂,然而在人们……去看看 

五 财产权与经济活动自由 - 来自《宪政与权利》

安东尼·奥格斯在人类事务中,一部宪法存续了两百年之久是非同凡响的。美国人民确有理由为此而骄傲:这一整套原则和价值,不仅一直合乎义理,生机勃勃,而且适应了一系列始于十八世纪末的、技术的、法律的、经济的、社会的以及人口统计学意义上的巨变。研究美国宪法之于别国法律制度的影响,存在一些实质性的困难。首先,是否坦白承认这种影响存在很可能要受到种种政治因素的限制。国家的标志就是独立,一国之典章制度,要从其本土的文化传统,即所谓民族精神中汲取合法性。对外国观念的接受,常常藏藏掖掖,这样就需要有历史学家的知识和技艺……去看看 

序言 - 来自《政治与市场》

撇开专横残暴的政府与主张自由的政府之间的区别不 说,一个政府同另一个政府的最大不同,在于市场取代政府 或政府取代市场的程度。无论是亚当·斯密(Adam Smith),还是卡尔·马克思(Karl Marx)都懂得这一 点。所以,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既是政治学又是经济学的核 心问题,它对计划制度和市场制度来说同样重要。   不管是政治学或者是经济学,从一定程度上讲,由于 它们各自孤立地研究问题,都已陷入了贫乏枯竭的状态,结 果是两头落空。因此,当政治学转向对诸如立法机关、行政 机构、政党和利益集团等机构建制的讨论时,它实际上是在 同次要问题打交道。议会和立……去看看 

十三 受操纵价格、价格刚性和转售价格控制 - 来自《产业组织》

大萧条期间,有时测得的失业率达到了30%以上。大公司的定价策略受到了包括加德纳·米恩斯在内的许多观察家的批评。米恩斯认为,每个行业的产量和就业量与其价格的变化是逆相关的,因此,价格未显著下降行业的产量较低,失业较多。他认为,一个行业的垄断程度越高,价格下降得越少,因而导致的失业也越多。人们看到,各个行业因垄断趋势而导致的价格刚性正破坏着经济,但简单的微观经济理论却又预言相对价格自会面对供需变化作出反应。加德纳·米恩斯和受操纵价格米恩斯提出,寡头厂商在操纵着价格。受操纵价格这一术语首先出现于米恩斯对1929……去看看 

第六章 - 来自《中越战争秘录》

23.黑的月,红的血   猫耳洞是清一色男人的世界,在这里,他们象在澡堂子里一样一丝不挂。   在这个没有女人的地方,这些男人谈论得最多的却是女人,给这些猫耳洞的男人们带来最大快乐或者最大痛苦的也恰恰是女人。   男人离不开女人,战火也隔不断它,也许正是战火把它烧得更旺盛更炽烈。   猫耳洞人最盼的当然是“她”的来信。他们在石壁上、在波纹钢上刻道计算着她的信该来的日子。全国各地的信到昆明后至少还需要十五天才能到猫耳洞,信息时代如此的传递速度是引起猫耳洞人普遍愤怒的事情之一。军工一上阵地,带来了 “她”……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