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他想干吗?”北战把加了冰的百事可乐往桌上一墩,“他想干吗?”
  北战是出了名的孝子。北战的朋友们都知道,朋友们聚会,只要北战手机一响,大伙儿就会说“北战快回家吧,准是你妈又有什么事了”,没人会说是沙沙找北战。沙沙是北战的老婆。北战从小身体羸弱,最得母亲的疼爱。北战小时候有一次得了急病,是母亲眼都没眨守在床前三天三夜,北战后来不行了,医生说只能靠输血抢救再试试看,又是母亲二话不说把自己的血输给了他。北战成人后老戴同志果然得到了丰厚回报。北战性格鲁莽急躁,侠肝义胆,这也许与他从小离家在外当兵有关。北战十七岁就当了汽车兵,出落得英俊干练,在部队已经干到了营副指导员,经不住沙沙一再央求,终于放弃仕途调回北京,在总后一个仓库当了助理员。既然没了前途北战就愈发往孝子上发展。北战研究孝经,说世界上的人要是都懂得孝经,世界上的事就好办多了。家里老婆和母亲发生什么矛盾,北战不问青红皂白绝对站在母亲一边。一年四季甭管什么地方有什么时令果鲜,北战一定想方设法弄到送给母亲先尝,并扬言最好什么时候母亲得一次需要输血的急病,以使自己有一个回报母亲的机会。
  北战说:“妈被老头害得够惨了,现在自己过自己的,没招谁没惹谁,老头又想找事,他到底想怎么着?”
  已经做了小老板的东进既非父党也非母党,生意场上混的年头一多,人就变得自私起来,家里所有的事他都恨不得绕着走,好像家里只要有事一占用了他的时间他就少挣多少钱似的。这一次他觉得大概是绕不过去了,不叫唤两声交待不了,也就跟着叫了两声:
  “怎么着?离婚时髦啊?想时髦 彩油去啊!穿露脐裤去啊!离什么婚?”
  西西眼一瞪:“你们别冲我来呀,又不是我要离!”
  大姐南征倒没急。南征念高中的时候正赶上“文化大革命”,等“文革”结束她也什么都耽误了,考大学已经没了心气,好在南征为人处世比较平和,后来进了国家机关,当着一个普通干部,生活上不会有什么困难,也不会有什么大的起色。在家里虽说是老大,可是脾气过于老实温和,所以凡事没人拿她的意见当真。
  南征问西西:“听老头说没说,他到底为什么要跟老太太离?离婚总得有理由吧?”
  西西说:“我问了,问了几次,我也是这么说的,离婚总得有理由吧,是性格不和啊?有外遇啊?还是性生活不和谐啊?老头到底就是不说。问得急了,老头说了一句:老太婆,不是个女人!”
  北战先就叫了起来:“我妈不是女人,怎么跟他下了四个猴崽儿?”
  西西说:“说话好听点儿!你是猴崽儿,我不是!”
  北战说:“我说的就是这么个意思。”
  几个人里还是南征比较冷静,南征说:“要不这么着,这事先别告诉老太太,咱们四个人去找老头谈谈,听他说说他离婚的理由,等他谈完,咱们再见机行事,看看还有没有挽回的可能?”
  说干就干。三天后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四个人在一个约好了的时间里,一同回到他们的父亲也就是葛定国同志的家。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尾声 - 来自《十面埋伏》

几天之后,9·13行动终于告一段落。   除几名次要的犯罪嫌疑人仍在追捕之中外,重要犯罪嫌疑人无一漏网。   10天后,严重受伤的樊胜利、施占峰、李玉翠等人,以及王国炎、姚戬利等犯罪嫌疑人均已被医院抢救过来,脱离危险期。   半个月后,张大宽的尸体在一深水池中被发现。经尸检认定,张大宽死亡前曾遭受过极度的折磨。除大面积的皮下软组织挫伤外,7根手指,4根肋骨,还有腕骨、锁骨、趾骨均遭重创而骨折……   20天后,对9·13行动抓获的重要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正式开始。部分犯罪嫌疑人仍然气焰嚣张,态度强横。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去看看 

结论:多出了一个 - 来自《立法者与阐释者》

结论之一,现代立场  在本书的最后几章中,我们已试图对现代性之理性化纲领(迄今为止)的失败,或者至少没有能够实现的复杂经历作了追溯。我们已看到,随着理性化过程而发生的,是权威性位所的彻底的分裂化;在每一个位所,合理性技术的运用使得这些位所对于系统的自主性不断加强,而市场成为联结这些位所的唯一纽带。导致系统分裂的理性化过程,却并没有使系统整体更加理性化。相反,由于市场成为社会不可或缺的主要维持机制,必然会产生出愈来愈多的大量的不合理的浪费。由于不再依赖系统支持的目标和原则,这些分裂的部分无法对自己的活动作……去看看 

第二章 原初的有机体条件(认识的生物发生) - 来自《发生认识论原理》

既然我们已经决定只停留在“发生学”解释的水平上,而不提超验的解释,以前各页所描述的情况看来就只容许三种可能的解释。第一,人们可能争辩说,尽管带有逐步内化作用的逻辑数学运演的发展同带有外化作用的实验和实际因果关系的发展,表面上是背道而驰的,这两者间愈来愈紧密的符合一致是由于现实与环境的强制因素所提供的外源信息产生的。第二条论证路线是把这个逐步的符合一致归因于一个共同的遗传本源,因而以康拉德·洛伦兹的方式在先验论和生物发生学之间进行妥协性的思考。这个观点把上一章所说的建构主义提出的不断地加工制……去看看 

73 - 来自《灵山》

我来到东海之滨这小城,一位单身独居的中年女人一定要我上她家去吃饭。她来我留宿的人家请我的时候,说她一早上班之前,已经为我采买了各种海味,不仅有螃蟹,(左女右圣)子,还买到了肥美的海鳗。  "你远道来,到这海口,哪能不尝尝新鲜?别说内地,这大城市里也不一定都有。"她一脸殷情。  我难以推却,便对我寄宿的这房主人说:"要不,你同我一起去?"  房主人同她是熟人,说:"人专为请你,她一个人怪闷的,有事要同你谈谈。"  他们显然商量好了,我只好随同她出门。她推上自行车,说:  "还有一程路,要走好一阵子,你坐上车,我带你。"  这人来人往的小……去看看 

第10章 - 来自《英雄出世》

那年头,并非人人都向往革命。   有的人向往的是革命造出的混乱,却不是革命。   有的人既向往革命,也向往革命的混乱。   还有的人是想藉革命的由头,改了或为民或为匪的旧身份,于改朝换代的革命中自我腾达,直上青云,做新朝的功臣。   霞姑于革命前夜就知道了西二路司令李双印李二爷的坏心思:这李二爷在自己那忠义堂改做的司令部里,公开对手下弟兄说:起事成与不成,都与咱无关,咱要的就是那份乱,趁乱洗他娘的几条街。且还定了洗街的计划:若是攻破老北门,便先洗皇恩大道,再洗绸布街。若是破了西城门,就洗汉府街,再绑些“闺香阁”里的……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