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平时南征、北战和东进是几乎不回家的。自打老头老太太划定了父党母党的分野,做儿女的想回家也不好回了。大姐南征是个和事老,回葛定国同志家让老戴同志知道了不好,回老戴同志家让葛定国同志知道了也不好,为了父母亲的心情都好,干脆就哪家也不回。东进是做生意做昏了头,做得跟谁都没了来往,哪怕是亲娘老子。可是今天不同了,今天每个人的回家都是带着意义来的,所以今天回家的这四个人,像会议报到似的每个人手里都分别装模作样地提了水果和补品,让老谋深算的葛定国同志一看就明白了儿女们的来意。
  葛定国同志板起面孔,闭上眼睛,连声招呼都不打,便往他的藤编躺椅上倒头一躺。
  南征拿出大姐的样子,弯下腰轻声问:“爸,您最近身体还好?”
  葛定国同志不易察觉地把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细缝,又不易察觉地闭上了。
  西西给葛定国同志泡上茶。葛定国同志连同他的藤椅躺在中间,儿女们在葛定国同志身边围了一圈坐着。从军事学的角度上看,这个地形对于葛定国同志是很不利的。
  葛定国同志闭着眼睛仰躺在他的藤椅上一动不动。
  大伙早就商量好了由南征和东进先开口。西西因为一直和葛定国同志同住,不好开口。北战最好不要开口,一开口往往就成了黑脸,来充个数就行了。
  东进说:“爸,听说您要跟妈离婚?”
  葛定国同志不动,也不说话。葛定国同志选择了这样一个姿势和儿女们对话,这就表明了他实际上不想对话。
  东进说:“爸,您不说话,说明这事儿是真的了。爸,按说离不离婚这是您自己的事,我们做儿女的不该管,也不好管,可是,我们只是觉得奇怪,我们想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您这么大岁数了非得跟妈离婚?我们也好到那边跟妈解释呀!”
  葛定国同志“咕咕”地咳嗽了两声。
  又轮到南征:“这么大的事,您为什么不征求一下妈的意见呢?为什么不听听儿女们的意见呢?您有没有想过,这么做是很自私很残忍的,这么做会让妈痛苦?”
  葛定国同志依然不说话,似乎睡着了,似乎他生来就很喜欢以这样的姿势听人质问。
  北战终于忍不住了:“爸,我看您今天是横竖不想跟我们说话。那好,我们也不废话了,我今天把丑话放在这儿,您要是非逼我妈跟您离婚,您这辈子,再也别想听我叫您一声爸!”
  葛定国同志还是一动不动,连颤都不颤一下。
  这下子南征北战全傻了眼了。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各种方案,刚的柔的,硬的软的,急的缓的,来和葛定国同志争论,来做葛定国同志的工作,谁先说,谁后说,说什么全想好了,甚至编织好了最恶毒的语言准备和葛定国同志对骂,他们什么都料到了,惟独没有料到葛定国同志会以这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坚如磐石般的沉默来对付他们,这下子他们没招儿了,他们垮台了。
  葛定国同志在心里恶毒地、快意地笑着。葛定国同志什么样的风浪没经过呀?这么四个乳臭未干的猴崽子就想教训他?门儿也没有!葛定国同志表面上仍在假寐,一动不动,任谁也看不透他那颗隐藏得极深的心中究竟是波澜大作还是枯井一潭。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南国的音乐 - 来自《尼采诗选》

我的鹰曾为为我看出一切,     如今我还能够获得     ——尽管许多希望已经退色——:     你的音响象箭一样射穿我,     这是从天上给我落下的、     惠我耳朵和感官的恩泽。     哦,别迟疑,把船的渴望     转向南国、那些幸福的岛,     希腊的山林水泽仙女的嬉戏——     从未有船发现过更美的目标!     钱春绮 译……去看看 

第21章 - 来自《至高利益》

李东方痛苦地想:如果真是由他代表峡江市委把这一切说出来,赵启功的政治 前途就完了,他的良心也要受到责备。   赵启功脸色难看极了:“东方同志,我说过放纵犯罪分子了吗?如果没记错的 话,我上次和你谈话时讲的是策略!犯罪分子不是不抓,是不要急着抓!我也想今 天晚上打冲锋,明天一早就把蒋介石几百万军队全消灭掉,可能吗?现实吗?你在 前面冲锋,就不怕人家在身后打你的黑枪?我们现在是侧着身子作战,这情况你不 是不清楚!你说你了不起下台,告诉你:我没这个想法,从来没有!为什么?我自 信会干得比一些同志更好!国家和人民把我从一个大学生培养成为……去看看 

廿九 - 来自《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那锣鼓声就像军号一样,把穿着大红大紫大粉绸缎衣服的、头上扎着花的、脸蛋上扑了香粉搽了胭脂的形形色色的老太太们从四面八方犄角旮旯里召了来,老太太们舞着她们的大红扇子,扭动着六七十岁眼看奔八十去的圆桶状的腰身,走两步蹦一下,走两步蹦一下,一招一式决不敷衍,兴奋得呼哧带喘。  葛定国同志坚定的认为,老太太们的兴奋与那四个敲锣打鼓的老头儿有关,四个老头儿虽说也上了年纪,可在那个年纪的老头里绝对还能称得上是英俊,浓眉大眼,虎背熊腰,敲起鼓来摇头晃脑不知道累。按葛定国同志的想法,就冲他们四个每天晚上风雨不误地跑到这……去看看 

第十三章 超“指标” 贱民百万 - 来自《阳谋》

一九五七年九月,中共召开八届三中全会,总书记邓小平在会上作了《关于整风运动的报告》。他在报告中公布了毛泽东在七月间作的指示:「资产阶级反动右派和人民的矛盾是敌我矛盾,是对抗性的不可调和的你死我活的矛盾。」(注1:见《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势》,即毛泽东「一九五七年七月在青岛同各省、市党委书记谈话的一些要点」。)这就为「反右运动」定下了甚调。一百万右派被斗得死去活来,无数人家破人亡,缘由皆出于此。   由于中共官方正式公布的右派人数是「五十五万多」,(注2:李维汉《回忆与研究》下册第八三九页。)实有必要在此论证,……去看看 

第九章 魁北克决定 - 来自《蒙巴顿》

美英首脑筹全局,加国小城来相聚;   蒙氏破格当主帅,颇令老丘费心曲。   魁北克地处圣劳伦斯河与圣查尔斯河的汇流处。它虽是加拿大魁北克省的省会,但当时的人口仅十来万,即使在加拿大也不算是个繁荣的城市。然而,它却因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美政治和军方领导人多次在此举行会议,作出过许多重要决定,而在世界现代史上留下自己的一页。   英美首脑的这次首脑会谈,从1943年8月14日开始,地点在魁北克城海德公园内的一幢建筑里。会谈正式开始前,英美双方较低级别的人员已进行过磋商。会议开场后,丘吉尔仍向美国人大谈其“巴尔干……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