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葛定国同志决心要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
  葛定国同志把段桂花也就是老段同志接到3栋16号那天,西西一下子就傻眼了:这不就是苗岭秀吗?西西当下里就在心中大骂自己:笨!真是笨!去了那么多回八一剧场,看了那么多回《长征组歌》,见了那么多回苗岭秀,怎么就没想到这一层呢!
  苗岭秀进到3栋16号,一副轻车熟路的样子,哪里是厨房,哪里是储藏室,哪里是卫生间,卫生间里哪个是热水管,哪个是冷水管,怎么放水洗澡,洗完澡衣服晾在哪个阳台上——葛定国同志家有南北两个阳台,苗岭秀门儿清,一脚也没走错。
  也没听老头给她指路呀,她怎么门儿清呢?
  西西突然明白了,在西西他们一家三口上班上学不在的时候,苗岭秀早就来过了,而且不止一次地来过了,说不定连属于西西一家的两间卧室,苗岭秀也都一一考察过了呢。想到自己曾把工资袋和近日来的账本摊放在梳妆台上,西西有些气愤,好像被人窥去了某些不该示人的隐私。照理说一个工资袋被人瞧见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西西还是感到了气愤。不为别的,只因为不平等,因为你不知道自己将被展示,而别人知道。
  苗岭秀卸了妆,那张圆圆的银盆大脸就愈发银盆了,黑黑的眼睛却仿佛一下小了好几圈。看上去苗岭秀大约有五十岁了吧,可和葛定国同志那张折满了皱纹的脸搁在一起,还是嫩得显出了不谐调,就好像把一个充满了水的大水瓜和一个脱了水的蔫茄子放在一道,让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季节的菜。
  西西心里不痛快,耍赖一样躺在自己床上,什么也不干。按说现在家里没有请保姆,西西多多少少总该出去干点什么的,可她就不。不乐意。这是西西一种抗议的方式。
  楼上又传来“当当当当”的钢琴声。十几年了,楼上就是这么弹钢琴的,也不知道是一个什么高人,能用这种法子弹钢琴,这哪是弹琴呢?这是打铁呢!西西一听楼上弹钢琴心里就烦。今天尤其烦,干脆拉开棉被把头蒙住。不听,咱不听总可以吧!
  葛定国同志毫不掩饰他个人对苗岭秀的珍爱和欣赏,苗岭秀麻利地准备晚饭的当儿,葛定国同志搬了把凳子坐在厨房与餐厅之间的过道上,眼睛随着苗岭秀的左右穿梭而飞快移动,嘴里不住地赞叹和吩咐:
  “哎呀,好久没闻到这么香的菜味了!”
  “差不多就行啦,他们吃不了多少,别把咱们累着!”
  西西隔着大棉被听得清清楚楚。什么“他们”!“咱们”!看吧,再过不了两天,这个家就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啦!西西气愤地掀开棉被下地,脑子里面乱七八糟。
  爱国回来了,进门便嗅出一股不同于往常的气氛,见西西刚问了一句:“来客人啦?”就被西西拉进屋里。
  爱国见西西一脸肃然,便冲厨房那边神秘地一努嘴:“谁呀?”
  西西没好气地:“你妈。”
  爱国显然没明白:“……我……妈?在家呢。”
  西西对着爱国的耳朵:“老头给小蓓找了个新姥姥,给咱们找了个新妈。”
  爱国吓坏了:“天哪!这么快!那……咱们怎么叫她?”
  西西:“谁请你叫她啦?等小蓓回来,咱们三个出去吃比萨,一边吃一边再想对策。”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九编 永存性 - 来自《思想录》

824—419(589)697—758  论基督宗教并不是唯一无二的——这远不能成为使人相信它并不是真正的宗教的原因,相反地这正使人看出它就是真正的宗教。  395—425(590)569—757  各种宗教都得真诚:真异教徒,真犹太人,真基督徒。  394—558(591)639—751  穆罕默德耶.基(对上帝的无知异教徒  396—398(592)752—752  其他宗教的虚妄——它们都没有见证。后者有见证。上帝不肯让其他宗教产生出这样的标志:《以赛亚书》第43章、第9节,第44章、第8节。  397—421(593)800—753  中国的历史——我仅仅相信其它那见证就扼杀了它本……去看看 

第八章 国际科学概况 - 来自《科学的社会功能》

过去的科学和文化  科学上的国际主义是科学的最特殊的特征之一。即使在极其原始的时代,爱好科学的人们就愿意向别的部落或民族学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科学可说是从一开头就具有国际性质。各历史阶段的文化的广泛传播说明这一文化联系的工具是多么有力。以后当天然的障碍把各种文明分隔开来的时候或者当宗教或民族仇恨把文明世界分裂成敌对的阵营的时候,科学家和商人就竞相去打破这些障碍。现代科学的主流从巴比伦人传到希腊人、又从希腊人传到阿拉伯人、再从阿拉伯人传到法兰克人。这段历史说明科学家是多么有力地打破……去看看 

Book 14 : Of Laws in Relation to the Nature of the Climate - 来自《论法的精神(英文版)》

1. General Idea. If it be true that the temper of the mind and the passions of the heart are extremely different in different climates, the laws ought to be in relation both to the variety of those passions and to the variety of those tempers.2. Of the Difference of Men in different Climates. Cold air constringes the extremities of the external fibres of the body;1 this increases their elasticity, and favours the return of the blood from the extreme parts to the heart. It con……去看看 

第07章 可供选择的市场制度 - 来自《政治与市场》

几个世纪以来,市场与私有企业携手共进。其结果之一是,无论亚当·斯密或 者卡尔·马克思都未能设法分清它们的关系。尽管他们取得了不朽的智识成就。在 我们的时代,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市场制度,我们现在知道,并不总是私有企业 制度。南斯拉夫是一种类型的社会主义市场制度;尚未出现的其他类型也可以想象 出来。我们还知道,任何一个存在于当今世界的私有企业制度都是好几种类型的市 场制度的一个混合体。   斯密和马克思也没有见到另一种可能性:作为中央计划的一个工具的市场。我 们现在知道,理论上讲——实践中亦正是这样出……去看看 

第七章 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 来自《海耶克》

一、海耶克与保守主义   保守主义乎?   聚讼纷纭,毁誉交加,海耶克是本世纪争议最多的思想家之一。   有一个长期流行于部分知识圈子的定见,即,把海耶克归类为保守主义者;缓和一点的说法是,海耶克在自由主义阵营中属於保守的一翼。但是,海耶克本人并不同意这一指称,他并不自认是保守主义,并强调这是严重的误解。   这就引起了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本来,保守主义并无褒贬色彩,无非一个相当大的思想流派的名称而已。用海耶克的说法,保守主义本身乃是对於激烈变迁的合法反对态度,它有其必要性。以海耶克对於标签的无所谓态度,对于……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