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

 《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北战以拳击桌,“砰”的一声巨响:“你不要胡搅蛮缠!你做这事的时候想没想过别人?想没想过我妈的痛苦?你这里欢天喜地喝喜酒,我妈那边心脏病发作送医院抢救,差点死了!你说,我妈这辈子到底做错了什么,你非把她往死路上逼……”
  北战是个莽汉,说着说着抑不住火,抓起茶几上一个烟缸就往墙上砸去,可惜当年北战干的是汽车兵不是狙击手,手上的功夫稍稍差了些,烟缸没飞到墙上,飞到了门上,“哗啦”一声摔个粉碎,苗岭秀吓得在屋里发出一声尖叫。
  葛定国同志大义凛然,上前一把抓住北战的手:“你想干什么?这里是我的家,不许你无理取闹!”
  北战把手一抽,又就势一推,葛定国同志便跌坐在沙发上,北战怒吼:“我今天来,就是要替我妈找个理!世上有句话你小心着: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多行不义必自毙!……”
  眼见北战气势如虹渐渐占了上风,西西装聋作哑躲在屋里也不出来,这样下去葛定国同志肯定会吃亏,节骨眼儿上,闫所长救星似的推门进来。
  闫所长抓住北战依然悬在空中的手,热情地礼仪地握了又握:“哎呀!是北战吧?变样啦!认不出来啦!有日子没回家坐了吧?”
  闫所长比北战大不了三岁,过去也从来没共事过,可听他那口气就好像跟北战多熟似的,就像是北战的长辈似的。
  闫所长这招确实厉害,举手不打笑脸人,北战的手被他这么一握,一时也就不好干什么了。
  闫所长先上前扶起葛定国同志:“老首长,您先回屋里消消气,这边我和北战谈谈。”
  葛定国同志赶紧就坡下驴回了屋。
  北战眼见就这么熄了火,岂肯甘心:“不行!闫所长,这事跟你没关系,这是我们家的事,他不说清楚了不许走!”
  北战起身又要往葛定国同志的房间里闯。
  闫所长连叫几声:“北战!北战你听我说!北战!……”
  闫所长眼见和颜悦色不奏效,突然拉下脸来:“葛北战同志!请问你是哪个单位的!”
  北战一下子竟然愣住了。
  闫所长这个语气说明了,葛北战你别凶,咱们既然不能友情为重那咱就公事公办。这个语气说明了从现在起我闫宝贵和你葛北战,就不是什么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私人关系邻里关系,我们之间的人物关系换了,是一级组织对一个个人的关系了。组织意味着什么,穿着军装的葛北战同志当然应该心中有数。
  葛北战同志的气焰果然立刻就收敛了许多:“我来替我妈讨公道,这和我是哪个单位的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我再问一遍,葛北战同志你是哪个单位的?”
  北战梗起脖子:“总后军需仓库的。”
  闫所长说:“好!有单位就好!我们不怕不讲理的,就怕没单位的。你对葛定国同志有意见,我们可以理解。你替老戴同志说话,我们也可以理解,母子情深嘛,完全可以理解。可是同志,情不能代替法,情上头还有法管着哩你懂吗?老戴同志千对万对,葛定国同志千错万错,但他没犯法,婚姻法支持他你懂吗?葛定国同志行使的是个人的合法权益,个人合法权益神圣不可侵犯你懂吗?”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03章 没有天赋的实践原则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一卷)》

1 道德的原则都不及前边所述的那些思辩的公理那样明显,那样被人普遍所接受—— 在前一章 中我们所讨论的那些思辩的公理,如果不能得到全人类底切实的普遍同意(我们已经证明这一点),则我们更容易看到,·实·践·的·原·则(Practi cal Principles)亦一样是不能得到普遍的认可的。没有一个道德的规矩可以同“凡存在者存在”这个命题得到同样普遍而直接的同意,没有一个道德的规则可以同“一物不能存在因而不存在”这个命题成为同样明显的真理。因此,我们看到,道德的原则更是不配称为天赋的。因此,我们固然怀疑思辩的原则不是天赋的,……去看看 

第十章 坏消息必须尽快传递 - 来自《未来时速》

高效益的组织与众不同。它们十分担心失败,从而密切注意审场现状。                     ——吉苗莫·G·马莫尔,麦金赛公司   我有一种对坏消息穷根究底的本能,如果它们在某处出现,我就想去弄清楚它。我的雇员们都摸清了这一点。我经常会收到这样的电子邮件;开头总是说:“就像有句格言讲的: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这儿有一段坏消息精选。”   任何组织都存在大量的过失,甚至是那些很优秀的组织也不能幸免。您常常会因为客户突然转向别的卖主而感到惊奇。竞争对手总是随着具有广阔市场的新产品的出现而……去看看 

第十六章 社会主义的失势 - 来自《极端的年代》

第三部 天崩地裂第十六章 社会主义的失势  (革命俄国的)身体状况,全靠一个不可或缺的关键因素:即绝不容许任何地下权力的市场存在(就好像一度曾发生于教会的情况一般)。要是一旦欧洲那种金钱与权利相结合的现象也渗透进了俄国,那么败亡的恐怕不是国家,甚至也不是党,而是共产主义本身了。  ——德国哲学家本杰明(Walter Benjamin,1979,pp.195-196)  单单靠一个官方党纲,再也不能指导行动方针。不止一种的意识思想,各种混合的想法与参考架构,如今一起并存。不但在社会上如此,甚至在党里,在领导阶层中亦然……除了官方的辞令以外,一个……去看看 

第六章 论依靠自己的武力和能力获得的新君主国 - 来自《君主论》

当论述君主和国家都是全新的君主国的时候,我援引最重大的事例,任何人都不应该感到惊异。因为人们几乎常在他人走过的道路上走,并且效法他人的事迹,虽然他们并不能够完完全全地沿着别人的道路或者不能够取得他们所效法的人的功效。然而一个明智的人总是应该追踪伟大人物所走过的道路的,并且效法那些已经成为最卓越的人们。这样一来,即使自己的能力达不到他们那样强,但是至少会带有几分气派。他要象那些聪明的射手那样行事,当他们察觉想要射击的目标看来距离太远,同时知道自己的弓力所能及的限度,他们瞄准时就比目标抬高一些,这并不……去看看 

第06章 各种实体底名称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三卷)》

1 普通的实体名称往往表示物种——普通的实体名称,亦同别的概括的名词一样,所表示的都是·物·种。这就是说,它们被作为各种复杂观念的标记,使各种特殊的实体在事实上,或在可能上,都同这些观念相契合,因而它们可以包括于一个共同概念之下,并且可以为一个名称所表示。我所以说“在事实上,或在可能上”,乃是因为世界上虽只有一个 “日”存在,可是日底观念可以抽象化了,使许多实体(假使有)都同它相契。它正是表示着许多日的一个物种,亦正如星底抽象观念表示着许多星似的。我们如果想,在处于适当的距离时,所谓恒星亦可以同“日”这个名称所……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