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西西他们晚上在自己屋里琢磨的事,葛定国同志可是一点也不操心,葛定国同志只是一心一意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之中。
  这天吃过晚饭,葛定国同志招呼苗岭秀一起看电视,那阵子电视里头正在放《少帅传奇》。西西无意中听到了葛定国同志天真烂漫的构想:
  “小段,你看看,你看看人家少帅,你再看看人家赵四!这个赵四!这个人了不起!敢于打破封建,追求幸福!”
  “首长,您瞧您这身板,再加上您这身礼服,您如果再年轻一点,您整个就是一个少帅啊!”
  “那你就应该像赵四呀!至少应该学习赵四,关心少帅,照顾少帅,追随少帅,怎么样,有没有决心做到啊?”
  “首长……”苗岭秀半娇半嗔款款应道。
  西西正巧路过客厅,听了这番话顿时觉得后牙槽子倒了半边,赶紧逃回自己屋去。西西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一句话,叫做“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她觉得葛定国同志现在的表现就有点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准确点说,葛定国同志是被幸福冲昏了头脑。
  第二天下午,苗岭秀出去了,西西一个人坐到客厅沙发上给小蓓打毛衣。往常小蓓的毛衣都是保姆帮着打,现在没办法了,西西只好自己动手。客厅现在基本是苗岭秀专用,倒也不是苗岭秀不让别人用,主要是别人不愿意往她身边凑,西西他们一见苗岭秀在客厅,就都不过去了。现在苗岭秀不在,西西就乘机到客厅沙发上坐坐,伸伸酸了的胳膊腿。
  葛定国同志午睡醒了,红光满面地踱了进来,在西西面前走来走去。西西本来并没有注意到他,葛定国同志这么晃来晃去晃了好几趟,西西才猛然意识到葛定国同志好像是想要表达点什么。西西发现葛定国同志最近突然特别爱穿他珍藏的那身马裤呢军礼服,礼服是1955年授衔时发的,质量极佳,虽说放了这么多年,虽说去掉了领花肩章,穿在葛定国同志这样一个身板笔挺的老军人身上,还是精神十足!葛定国同志年轻时就瘦削结实,现在虽说老了,可没发胖,人都说七分精神三分瘦。
  葛定国同志一边来回走着,一边不断偏过头去打量着自己的身材,对西西说:
  “人家都说我身条还像十八小伙儿嘞!”
  西西心想,什么人家说,还不是苗岭秀说。
  西西也不客气,说:“爸,你看那丝瓜瘦不瘦?可惜那丝瓜里头的瓤子全空啦!”
  葛定国同志毕竟是老了,再加上已经被胜利冲昏头脑,西西话里满含的揶揄他竟然一点儿也听不出来,照样呵呵地乐着。葛定国认为西西承认了他像丝瓜,只要承认他像丝瓜这就够了。谁见过七八十岁的老头还能像丝瓜的?个个像南瓜,像丝瓜容易吗?
  葛定国同志推心置腹地对西西说:“西西,你们不要以为我结这个婚,是为了我自己,”西西心想:难道是为了我吗?“说实话,也是为了你和爱国和小蓓。”西西心想:冤枉啊!“你想想,咱们家过去长时间解决不好保姆问题,严重地干扰了你们的工作,”西西心想:那完全是你有意破坏,跟我们没关系。“小段同志这一来,这个问题就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了!”西西心想:真是天晓得啊!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十一章 谈人类心理发展史 - 来自《人心与人生》

此章为吾书临末结束之文,非有前此未曾道出之新义,要在汇合前后各章有关论点而重温之,从而读者可得一非新而似新之概括观念:人类心理时时在发展中,其发展趋向所在若有可睹。为行文方便分条来进行如下。1.吾书第一章即揭出人心实资借于社会交往以发展起来,同时,人的社会亦即建筑于人心之上,并且随着社会形态构造的历史发展而人心亦将自有其发展史。此人心之随社会发展而发展,则第九章以“人资于其社会生活而得发展成人如今日者”为题,略有所阐说,可参看。2.说人心是总括着人类生命之全部活动能力而说,人的全部活动能力既然从生物演进……去看看 

第二部分 各行各业,准备好了吗? - 来自《碰撞》

●中国企业被淘汰是个正在进行时而不是将来对,在某些行业甚至接近完成时。   ●一个靠别人的骨骼来支撑自己躯体的人是不健全的,一个靠别国的装备工业装备起来的国民经济体系是依附型的。如果急于放弃国家平预,那么中国装备工业必死无疑。   ●应该说,虽然就业优先的农业战略不利于加快农业市场化步伐,不符合市场竞争的原则,但却是对全体中国老百姓的长远利益负责的战略。   ●中国电信体现了落后国家“有保护地开放”的理会,给了我们一个“内战内行,外战也内行”的唯一希望。   ●腐败是跨国公司在华的天然盟友。正是……去看看 

十八 爱国,关乎吃饭问题 - 来自《中国不高兴》

本文作者:宋强  距那本“说不”发表已经十多年了,五个作者仿佛是创下了孤例,不再借势上杆子说不,而是“不说”(张小波就写了一篇短文,名叫“中国可以不说”)。“不说”的意思是,看着国内知识界那种皮里阳秋,本来接下来再写“精英之死”的,看了一下状况无言以对,还不像王朔,话说了个半截,扔出一句:“我骂的人都是人品可疑的。”  那年我们说了话,应和了一股风潮。四川话有一个词“打眼”,这是一个略带负值评判的俗语,意思是说特别显眼,突兀得当事人自己都不自……去看看 

第三章 墨绖出山 1、谢绝了张亮基的邀请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谢绝了张亮基的邀请  湖南乡下有躲生的习俗。  十月十二日,是曾国藩进四十三岁的生日。自从道光十九年冬散馆进京,他已是十二个生日没有在家过了。父亲和弟妹们暗暗在准备为他热热闹闹办一场生日酒。远近的亲朋好友早就在打听消息。他们中间有真心来祝贺的,但更多的是借此巴结讨好。  曾国藩童稚时期,正是家境最好的时候,后来弟妹渐多,父亲馆运常不佳;叔父成家后亦未分興,叔母多病,药费耗去不少。到他十多岁后,家境大大不如前,因而从小养成了俭朴的生活作风。回家来,他看到家里的房屋起得这样好,宅院这样大,排场这样阔绰,又惊异……去看看 

十三、奔赴圣地 - 来自《走出迷惘》

收到若桦和雪梅从陕北的来信,这封信整整走了七天。她们已经辗转抵达G县,在新“校部”所在地—清水沟的沟口安了一个家。“新家”所在的那个山坡叫南山寨村,总共只有二十来户农家。鲁之浩一家子住在山下,我们住在山上。我们系的不少教工,其中包括申知韵孤身一人,则安排住在公路边上的麻子店村。学校早已经向当地老乡号了闲置或富余的窑洞,分配给教工各家各户住,每户每月交给房东几元钱租金。南山寨离设在清水沟的新校部有三十华里远。说是新校部目前的窑洞和房舍数量只能供给办公用,远远不能安置家属。全校教职工和家属在相……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