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西西他们晚上在自己屋里琢磨的事,葛定国同志可是一点也不操心,葛定国同志只是一心一意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之中。
  这天吃过晚饭,葛定国同志招呼苗岭秀一起看电视,那阵子电视里头正在放《少帅传奇》。西西无意中听到了葛定国同志天真烂漫的构想:
  “小段,你看看,你看看人家少帅,你再看看人家赵四!这个赵四!这个人了不起!敢于打破封建,追求幸福!”
  “首长,您瞧您这身板,再加上您这身礼服,您如果再年轻一点,您整个就是一个少帅啊!”
  “那你就应该像赵四呀!至少应该学习赵四,关心少帅,照顾少帅,追随少帅,怎么样,有没有决心做到啊?”
  “首长……”苗岭秀半娇半嗔款款应道。
  西西正巧路过客厅,听了这番话顿时觉得后牙槽子倒了半边,赶紧逃回自己屋去。西西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一句话,叫做“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她觉得葛定国同志现在的表现就有点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准确点说,葛定国同志是被幸福冲昏了头脑。
  第二天下午,苗岭秀出去了,西西一个人坐到客厅沙发上给小蓓打毛衣。往常小蓓的毛衣都是保姆帮着打,现在没办法了,西西只好自己动手。客厅现在基本是苗岭秀专用,倒也不是苗岭秀不让别人用,主要是别人不愿意往她身边凑,西西他们一见苗岭秀在客厅,就都不过去了。现在苗岭秀不在,西西就乘机到客厅沙发上坐坐,伸伸酸了的胳膊腿。
  葛定国同志午睡醒了,红光满面地踱了进来,在西西面前走来走去。西西本来并没有注意到他,葛定国同志这么晃来晃去晃了好几趟,西西才猛然意识到葛定国同志好像是想要表达点什么。西西发现葛定国同志最近突然特别爱穿他珍藏的那身马裤呢军礼服,礼服是1955年授衔时发的,质量极佳,虽说放了这么多年,虽说去掉了领花肩章,穿在葛定国同志这样一个身板笔挺的老军人身上,还是精神十足!葛定国同志年轻时就瘦削结实,现在虽说老了,可没发胖,人都说七分精神三分瘦。
  葛定国同志一边来回走着,一边不断偏过头去打量着自己的身材,对西西说:
  “人家都说我身条还像十八小伙儿嘞!”
  西西心想,什么人家说,还不是苗岭秀说。
  西西也不客气,说:“爸,你看那丝瓜瘦不瘦?可惜那丝瓜里头的瓤子全空啦!”
  葛定国同志毕竟是老了,再加上已经被胜利冲昏头脑,西西话里满含的揶揄他竟然一点儿也听不出来,照样呵呵地乐着。葛定国认为西西承认了他像丝瓜,只要承认他像丝瓜这就够了。谁见过七八十岁的老头还能像丝瓜的?个个像南瓜,像丝瓜容易吗?
  葛定国同志推心置腹地对西西说:“西西,你们不要以为我结这个婚,是为了我自己,”西西心想:难道是为了我吗?“说实话,也是为了你和爱国和小蓓。”西西心想:冤枉啊!“你想想,咱们家过去长时间解决不好保姆问题,严重地干扰了你们的工作,”西西心想:那完全是你有意破坏,跟我们没关系。“小段同志这一来,这个问题就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了!”西西心想:真是天晓得啊!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09章 - 来自《英雄出世》

大小姐边济香辛亥革命那年九岁半,其记忆力应该是相当可靠的,无疑经得起日后反复的查实与咀嚼了。   若干年后,大小姐在一次有日本领事参加的宴会上说,她记得自己头一遭把父亲和伟人联系在一起去想,就是在大车通往桃花山的路道上。   大小姐肩披一件银狐大衣,带着迷人的微笑,娓娓向日本领事山本先生和众多来宾描述着当年的革命景象,道是父亲在如此艰难的时刻,仍是如何的不屈不挠,如何的向往革命,谁也压不住他。   因此,大小姐断言这便是伟人的气度。   进而断言,认为当今活着的伟人只剩下了三个:一个是南军里的蒋总司令,一个是……去看看 

第十二章 传子,还是传贤? - 来自《蒋介石宋美龄在台湾的日子》

一、“弹丸江山父传子,可叹孤臣生非时”   蒋介石是一位深受中国传统帝王思想影响的统治者,有极浓厚的传子思想。为培养蒋经国接班,可谓煞费苦心。越级提拔,铲除异己,任用亲信,顺利接班。   1.呼之欲出   1950年3月1日,蒋介石在台湾正式宣布恢复“中华民国总统”职务。蒋介石“名正言顺”地从幕后走到台前,继续苦心经营蒋氏父子偏安台岛的这台“双簧戏”。台前,蒋介石导演“终身总统”;台后,蒋介石在秘密部署“父业子继”。蒋经国则惟父命是从,步步高升,真是父“慈”子“孝”。   蒋介石重登宝座后,第一件事就是认真清理门户,……去看看 

Book 10 : Of Laws in the Relation They Bear to Offensive Force - 来自《论法的精神(英文版)》

1. Of offensive Force. Offensive force is regulated by the law of nations, which is the political law of each country considered in its relation to every other.2. Of War. The life of governments is like that of man. The latter has a right to kill in case of natural defence: the former have a right to wage war for their own preservation.In the case of natural defence I have a right to kill, because my life is in respect to me what the life of my antagonist is to him: in the sa……去看看 

5.公民不服从 - 来自《西方公民不服从的传统》

汉娜·阿伦特1970年春,纽约律师协会为纪念百年诞辰举行研讨会,会议的主题十分低沉——“法律消亡了吗?”了解究竟是什么引发了这样绝望的呼喊,会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话题。是因为街头犯罪的激增,还是因为深刻地洞察到,除了“有充分的证据证明,组织成熟的公民不服从运动能有效地保证法律变革朝着人们向往的方向发展”以外,“现代专制体制所展示的各种罪恶都在暗中削弱着对忠诚于法律的重要性的单纯信仰”?尤金·V.罗斯托(Eugen V.Rostow)要求与会者就这个题目准备论文,鼓舞士气,展望前景。其中一个主题是关于“一致同意(consent)的社会中……去看看 

11 恐惧 - 来自《新疆追记》

当我想明白了是否被定罪不在于有罪与否,而在于需要与否,就真地开始陷入恐惧。我想起早有人提醒过的话:你这样的人当局不动则已,动就要置你死地。那么今天是不是就到了我的死地呢? 80年代曾辗转听说我上过一个名单,那是准备借“清除精神污染”和“打击刑事犯罪”双重之机搞掉的一批人。那批人被认定可能在未来具有威胁。接受一旦异议人士形成知名度就不好处理的教训,深谋远虑的做法是及早把他们铲除在萌芽,用刑事罪名投进监狱,消磨掉他们的青春和锐气,会为将来减少许多不稳定因素。据说那名单后来随“清除精神污染”的夭折而搁置……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