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

 《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西西说:“爸,你不必心虚,不必跟我们解释,能不能过得好,这是你自己的事,跟我们的关系真的不大。”
  葛定国同志满意地点点头:“你们能这么通情达理,我就放心了。”
  西西说:“可是,爸,我记得你跟妈离婚的时候赌咒发誓,只要能跟妈离婚,你就再不结婚了,你这么急急忙忙地就又找了一个,怎么能保证她的脾气性格就能跟你合得来?毕竟差着快三十岁呢!”
  葛定国同志自信地说:“这个我不会看走眼,她和你妈不一样。你妈仗着自己也是老干部,脾气太大,太坏!她不一样,她对老干部有感情,性格脾气都温柔。这点我心里有数。”
  西西想,只怕是你心里一点数都没有!不过西西还是说:“她要能把你伺候好,也就行了,至于你刚才说的,找她来也是为了我们能安心工作,我可就不同意了。我们能像用保姆一样用她吗?她又能像保姆那样听我们的吗?事实上,她除了做做饭,打扫你们的卫生,我们这边那么多的事她管了吗?不都得我自己干呀?依我看,我和爱国最好还是去找一个保姆,她负责你,保姆负责我们……”
  西西的话还没说完,葛定国同志就坚决地摇头说:“不用!”事实上,葛定国同志就请不请保姆的事已经跟苗岭秀进行过协商,协商的结果是坚决不请。在苗岭秀看来,西西这样的娇小姐,没有保姆又没人帮忙的日子用不了两个月就得垮掉,西西要想请保姆,只能搬出去住。苗岭秀为什么坚决不同意请保姆,葛定国同志是不会明白的。葛定国同志自己都不明白的事自然跟西西更说不明白。葛定国同志说:“小段一来我就跟她谈好了,家里的事都由她负责起来。现在人家才来,总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嘛!总要慢慢地熟悉情况嘛!慢慢地我会跟她说,你们的事都叫她管起来!照顾我也照顾你们。我不是早说了,我找她来,等于就是找个保姆吗?”
  西西从心里冷笑了两声,把这话记住了。
  葛定国同志家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下去了。表面上看上去风平浪静。
  苗岭秀似乎没有慢慢地熟悉情况之后就把西西他们的事情也一并管起来的迹象,而西西小姐也没有连两个月都没撑住就垮掉。西西是个极其要强的女人,她就是已经垮掉了也要装作没有垮掉。可是实际上,西西几乎要垮掉了。
  西西最近特别累。秋天到了,秋天永远是口腔科的灾难季节。各种水果在秋风中成熟了。苹果啦,葡萄啦,柚子啦,特别是橘子,这些充满了果酸的果实在满足人们口腹之欲的同时腐蚀着人们的牙齿,另外还有干果,各种干果也是在秋天成熟的,瓜子啦,榛子啦,松子胡桃啦等等等等,人们咔嘣咔嘣地咬食着干果,像松鼠一样,然后一个个捂着腮帮子找到西西。
  西西每天回到家,真正是头重脚轻,连饭都不想吃,就想倒到床上一头睡去。但是对不起,西西你不能睡。西西还要跑到超市去给小蓓买牛奶、水果,买擦脸油、手纸,回来要打扫两间屋子的卫生,擦桌子,拖地,要洗那些永远也洗不完的衣服、床单、被罩,再把它们熨出来;要把小蓓的、爱国的和自己的该换季的夏季衣服一一洗出来,收好,再把秋冬季的衣服找出来,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5-1 附录 五十年、三十年和二十年 - 来自《碰撞》

韩德强  时光飞逝,共和国转眼到了50大寿的日子。这50年可不平常,辛辛苦苦,兢兢业业,风风雨雨,沟沟坎坎,欢欢喜喜,悲悲切切,既有惊天地泣鬼神的辉煌业绩,也有说下尽道不完的辛酸故事。如果摆起一个龙门阵,让平头百姓和学界泰斗把盏对饮,让工人农民和商界巨头同桌共话,让新老右派和新老左派唇枪舌剑,我想那场面一定会是热闹非凡的,而其中最吸引人的一个话题,就有可能是讨论50年的功过得失,特别是前30年与后20年的关系:究竟是前30年黑暗得赛过解放前呢?还是前30年为后20年打下了基础?   在很多二三十岁的青年人眼中,甚至在许多五六十岁的……去看看 

第01章 重圆破镜 - 来自《第五项修炼》

自幼我们就被教导把问题加以分解,把世界拆成片片段段来理解。这显然能够使复杂的问题容易处理,但是无形中,我们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全然失掉对“整体”的连属感,也不了解自身行动所带来的一连串后果。于是,当我们想一窥全貌时,便努力重整心中的片段,试图拼凑所有的碎片。但是就如物理学家鲍姆(David Bohm)所说的,这只是白费力气;就像试着重新组合一面破镜子的碎片,想要看清镜中的真像。经过一阵子努力,我们甚至干脆放弃一窥全貌的意图。  这本书所提出的构想与工具,就是要打破这个世界是由个别、不相关的力……去看看 

八 定价原则 - 来自《产业组织》

在这一章里,我们打算考察具有某种形式的市场势力的厂商(亦即不是面对着价格接受者的市场条件的厂商)所使用的种种定价方法。这里先考察3种主要的定价类型:价格领导模型,经验定价模型以及另外一些一般的定价策略,余下更显而易见的定价形式在以后的几章中讨论。价格领导在寡头垄断市场上,厂商间的合谋协议不必是正式的,而可以是隐含的或心照不宣的,如基于风俗习惯上的协议。价格领导的概念来自长期的风俗习惯。我们将考察4种价格领导类型:(1)占支配地位的厂商;(2)低成本厂商;(3)晴雨表厂商;(4)市场份额。占支配地位厂商的价格领导  据说,在寡……去看看 

第八章 实在论者的逻辑观、物理观和历史观(下) - 来自《客观知识》

3.物理学上的实在论和主观主义  近代物理学有两个重要领域,物理学家不仅已容许主观主义介入其中,而且让它扮演主要的角色:玻尔兹曼关于时间方向的主观性理论,以及海森堡把测不准公式解释为观察者对观察对象干扰效应的下限。  当爱因斯坦为了阐明相对论而在几次想象的思想实验中引进观察者的时候,也存在另外一种主体介入或者观察者介入事件,不过,这个范围中的观察者被爱因斯坦本人慢慢地、平稳地驱逐掉。  我不准备进一步讨论这一点,也不打算讨论时间的主观主义理论,这个理论试图告诉我们时间和变化都是人们的幻象,却忘记了……去看看 

六、顺藤摸瓜 - 来自《走出迷惘》

转眼到了一九六六年。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犹如惊涛骇浪滚滚而来,一时是波谲云诡,一时是雷轰电掣,让多数人都落入了天旋地转之中,不明这场来势凶猛的运动将带来的是凶还是吉。我和若桦怀着揣揣不安的心情注视着事态发展。学习组的会上,教师们试图着努力领会这场运动的“深刻”意义和精神。记得有位富于联想力的青年同事说,当前我国正处在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全面专政的革命大潮之中,记得看苏联电影,十月革命后,工人们武装起来,荷枪实弹地在大街上阔步前进,吓得资产阶级老爷们发抖,我们现在差不多就是这样,应当跟上……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