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二

 《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只这一趟训练,苗岭秀就迅速完成了从一个下岗技术员向首长夫人的转化,举手投足间都带了几分慵懒霸道的贵气,说话语气中也知道常夹带一些“嗯”呀“啊”呀这类毫无意义的虚词了。
  葛定国和苗岭秀从南方回来时由两个人变成了三个人———苗岭秀又带来一个人,一个二十二三岁的女孩,苗岭秀的女儿,这让西西一家又吃一惊!原来苗岭秀并不是独身未嫁的大龄女,原来苗岭秀暗中还藏了这么大的一个女儿!西西心中暗自叫苦,这下子恐怕今后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家里原来不过是阶级成分发生了变化,现在连阶级力量对比也开始发生变化,原来是三比二,那二里还有一半是自己人,现在可就是三比三了,这样万一发生什么摩擦,就不一定稳操胜券了,搞好了也就能打个平手。
  西西开始认真考虑是不是要搬走的问题了。西西和爱国并不是无房户,他们在城东有一套两居室的小套,可是那样一来,小蓓就惨了,小蓓的学校在这座城市的大西头,如果搬去城东,小蓓每天光在路上跑的时间就得用去三个小时。小蓓现在正在上初三,面临中考的关键时刻,如果这时候做这么大调整,叫小蓓不受影响是根本不可能的。
  难哪!西西真有点束手无策。她甚至在心里暗暗地恨自己的父亲了。北战说得对!他这么做,考虑过别人的痛苦吗?要不是他那么自私,只顾自己,西西和小蓓也不用犯这么大的难!爱国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有劝西西:再观察一段时间,她们要是好相处,就这么先凑合着,实在不行再说,就是走,也得大吵一顿把咱们买的冰箱啦空调啦洗衣机啦什么的卸掉带走,这叫釜底抽薪,总之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她们!
  好在很快西西就看出来,苗岭秀的女儿玲玲是个厚道人。
  有一天西西陪小蓓练琴,小蓓现在钢琴考级已经过了八级,往琴边一坐已经弹得像模像样了。西西发誓要把小蓓培养成全才,可不能像自己似的除了补牙要什么没什么。小蓓正练得带劲,西西隐约看见门缓缓打开一条缝。西西以为门被风吹开了,走过去正要关门,见是玲玲趴在门缝上,听小蓓练琴,见西西过来,露出两颗小虎牙甜甜地一笑。只这一笑,西西就看准了,玲玲是个心地善良的、容易与人相处的女孩。
  可矛盾还是不可避免地爆发了。
  小蓓近来总说胃痛,而且食欲不好,每天晚上胀肚,一个劲儿放屁。西西十分注意小蓓衣服的添减,不会是因为着凉,小蓓以往一着凉就胃痛。小蓓也没什么别的病,那到底问题出在哪儿呢?西西怀疑还是饮食上的问题。晚上大伙儿在一起吃饭,全家人都没出现问题,问题恐怕还是出在早饭上。早饭是苗岭秀帮着弄,这是早就说好了的。
  第二天西西跟着小蓓一起起了床,看看小蓓的早饭究竟吃了些什么。小蓓在刷牙的时候,西西去了餐厅。小蓓的早饭倒是都摆在桌子上了,可西西用手一摸,牛奶是凉的,鸡蛋是凉的,面包也是凉的。苗岭秀在屋里睡着,根本没有起床。西西这才知道,小蓓的“早饭”,都是苗岭秀在头一天晚上就弄好放在餐桌上的,小蓓整整吃了几个月的凉饭,可是孩子就是孩子,她不知道说,前一阵天气还热,凉一点问题不大,现在天气凉了,早上再吃上一肚子凉饭,孩子能不病吗?西西的头“嗡”地大了,气呼呼地打开烤箱,点着煤气灶,给小蓓热牛奶烤面包。西西的动作带着气,动静很大,苗岭秀在屋里肯定是听到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四部 19XX年的战争 - 来自《制空权》

目录序导言第一篇第一章 战争的起因笫二章 精神准备笫三章 理论准备第四章 物质准备——法国和比利时第五章 物质准备——德国第二篇第六章 同盟国的作战计划第七章 德国的作战计划第八章 6月16日之战笫九章 6月17日的作战去看看 

20 复归平静 - 来自《九死一生》

一   说来也十分奇怪,过了些日子,我身上的浮肿消退了,膝盖恢复了原状,胸下的 “大水鼓”也没了,突然变得精干枯瘦起来,走路也不再那么刀割针挑似地难以忍受。 后来懂点儿医学的难友告诉我,这并不是什么好兆头,而是一种很危险的迹象:一个营 养极度匿乏、身体极为赢弱的人,肿了瘦,瘦了肿,待第三次肿到胸口时,就肯定没救 了。   可在当时,我还庆幸这是一大好转。肉体的痛苦减轻了,心境也就平静了些,有时 候还遥念苏北老家的亲人。   因肺结核病常常需要我寄钱寄药品的姐姐,在我到北大荒的第三个月就绝望地死去 了。但我还有老母,还有……去看看 

第23章 - 来自《至高利益》

李东方这才松了口气,在书记市长碰头会上说,要给贺家国记一大功。   李东方再也想不到,钱凡兴会干得这么绝,此人一口一个钟书记,却从没想过 对钟书记负什么责,更甭说对老百姓负什么责了!赵启功的新区扔在那里,至今让 老百姓骂个没完,现在,钱凡兴又在工程资金没落实的情况下把两条老街拆了,这 怎么得了呀?当真为了政绩什么都不顾了?!   李东方心头的怒火终于发作了:“凡兴同志,你……你这是负责任的态度吗? 这么干的后果你考虑过没有?你要是向钟书记逼宫不成,这乱子不闹大了?!”   这通争吵搞得两人的情绪都挺不好,李东方离开时,连招呼都……去看看 

第二篇 分配 第12章 论补偿低工资的一般方法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由法律或习惯决定工资的最低限额,并保证就业  提高劳动工资,并使它维持在所希望的水平上,人们所想到的最简单的方法,是由法律予以固定。为了调整工人与雇主之间的关系,过去各个不同时期曾经采用或至今仍在采用的各种方案,实际上其目的就在于此。本来,所有当事人的各种利益本身,往往要求工资应该是可以变动的,所以,恐怕没有人会主张把工资绝对地固定下来。但是,有人提议把工资的最低限额固定下来,让竞争来进行调节,使工资在这一最低限额之上浮动。现在已有另一个方案在工人领袖中找到许多支持者,该方案主张必须建立一些委员……去看看 

二 事情正在起变化:08年西方的“天鹅绒”试探中国的“铁手套” - 来自《中国不高兴》

本文作者:宋晓军  “小字辈”不高兴,后果很严重  中国和西方之间的关系,原来可能有很多东西比较模糊,用学者的话说就是所谓的结构性矛盾,这一切矛盾在2008年逐渐开始清晰了。汶川大地震之前的奥运会火炬海外传递事件,引起了国内外很多阶层的关注。它最不确定的是,没有人想到在2008年中国年轻人的表现会如此勇猛果断,具有行动魄力,有知识、有文化的年轻人能够做出如此迅速的反应。是什么让他们迸发出了瞬间凝聚的力量?这个问题是非常值得关注的。  这个标志性的事件,就是奥运会火炬传递所导致的中国年轻人的反弹,包……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