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三

 《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接下来是洗澡问题。
  苗岭秀母女没来之前,西西家的卫生间晚上通常是这样使用的:葛定国同志第一个洗澡,葛定国同志一般是在看完《新闻联播》后洗澡睡觉;葛定国同志洗完后小蓓第二洗,因为小蓓第二天早上要早起,早起就得早睡,洗得晚了头发不干小蓓是决不睡的,打死都不睡,说是一睡发型就坏了;小蓓洗完之后是西西、爱国,最后轮到保姆。就这样,一个浴室一晚上连轴转,紧张得像打仗。
  现在不行了。苗岭秀在未跟任何人商量的情况下,便将原有的顺序做了根本的调整。苗岭秀大概认为在葛定国同志洗完之后,天经地义就该轮到她们母女沐浴。苗岭秀每天在八点钟准时进入浴室,一边将水哗哗地开着,一边嘴里优美地哼着歌,有时哼着哼着声音就嘹亮起来,十有九次哼的就是“苗岭秀”。就这样苗岭秀边洗边唱,总要半个小时到40分钟才能出来,40分钟后水声消失了,苗岭秀开始叫“玲玲”,如果这时玲玲没有立即答应她或是动作慢了点,苗岭秀就会在浴室里催促:“玲玲!死鬼!还不快一点!”每次玲玲都要被她吓得带着一堆东西稀里哗啦跑进去,这时苗岭秀才悠悠地走出来。这样苗岭秀就把自己和女儿沐浴的时间巧妙地天衣无缝地连接在一起,其意义就像接力赛一样,西西就是有再大的本事,也无法在苗岭秀和玲玲之间找到哪怕半分钟缝隙把小蓓塞进去。这样,小蓓每天就必须等到九点半以后才能进浴室,洗完澡再等头发干透睡觉,怎么也到十一点钟了。
  西西气愤难平。他们的领土,他们的权益就这样一寸寸沦丧完啦!西西肚子里的炸药在一点点填充。
  终于有一天,西西和苗岭秀的战争爆发了。事情的起因很简单。炸药填充好了,导火索总是小的。
  西西这天很累,非常累,死气白赖缠着她补牙的本院病号都是她的熟人,她哪个也拒绝不了。西西其实是个对工作极其热爱的人,她一点也不烦她的病人们,在工作中,即使再累她也是快乐的。快乐的西西一直干到将近晚上七点才收摊,这时她突然感到自己饿了。不仅是饿了,她还感到头晕头痛,想吐。西西知道这是低血糖反应,没敢再跟自己叫劲,赶紧打了个“的”回家,回到家就一头栽到床上了。爱国、小蓓来跟她说话她都不想说,她觉得心里乱得很,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她勉强喝了些小蓓给她端来的热稀饭,就一心等着洗个澡好正式睡觉。西西等啊等,好不容易等苗岭秀和玲玲洗完,小蓓就来叫西西先洗,西西说:“小蓓呀,妈妈感觉好点了,还是你先洗吧,你明天还要上学。”小蓓信以为真就先去洗了。其实西西哪里是好点了,她是心疼小蓓。
  等轮到西西,已经快十一点了。西西想放上满满一大缸热水,在浴盆里好好泡一泡。谁知西西一看浴盆,脑袋登时就大了:雪白的浴盆上三分之二处粘附着一圈又黑又粗的污垢,从人体搓下的泥花若隐若现,它们附着在浴盆壁上,像少女雪白的肌肤上长了一圈丑陋的带状疱疹。
  西西气坏了。她当下就可以肯定这不是小蓓干的。理由是:一、小蓓几乎从不洗盆浴;二、假使小蓓偶尔泡了盆,在放水的时候一定会顺手把盆擦洗干净。自己用过的盆自己刷干净,这是西西在小蓓很小的时候就对她进行的基本训练之一。所以西西断定这一定是苗岭秀或者玲玲干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六篇 第四章 进攻的向心性和防御的离心性 - 来自《战争论》

进攻的向心性和防御的离心性这两个概念,这两种在进攻和防御中使用军队的形式,因为经常在理论和实践中出现,人们就认为它们分别是进攻和防御所固有的形式。但是,事实上并非如此。因此,我们想尽早得出明确的概念,以免被假象蒙蔽。因此,我们在这里把它们看作是纯粹抽象的东西,加以研究。   无论在战术范围还是在战略范围,人们都可以想象防御者是处于等待状态的,即处于驻止状态的;而进攻者则是针对着防御者这种驻止状态进行运动的。从这一点就必然得出结论:只要进攻者一直在运动,防御者一直保持驻止状态,那就只有进攻者可以随意进行包……去看看 

对话之二:节日与文化命运 - 来自《公共生活的个体立场》

时间:1999年12月27日夜   地点:武汉大学枫园   对话人:风、一行   一行:听说,你的博士论文专门考虑最困难的时间问题?我想知道,你在从奥古斯丁、康德、胡塞尔、海德格尔、列维纳斯和德里达出发考虑这一问题时,是否注意到我们人类时间中的一个特殊概念亦即节日概念的重要性?   风:伽达默尔在《美的现实性》中重点谈到过这个概念,但这个概念的可能性并未在他那里穷尽。从现象学上说,节日这个词意味着什么?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弄清人类时间的诸种形态。   一行:我个人认为有五种时间形态:希腊的宇宙论的循环时间,它对应玄学……去看看 

背后的空间 - 来自《当代眉批》

一度,一间更像是过道的居室成了我的栖息地。在贴墙的单人床和同样贴墙的写字桌之间,嵌着一把椅子,换言之,从工作状态到休息状态的转换,我可以脚不沾地地进行。唉,人际间的企羡规则就是这样无规律可循,就是这间可笑的陋室,几位辱临过的朋友竟然都表示了相同的羡慕。他们是些孜孜于写作的人,习惯于从作家而不是居民的视角品评事物。当他们假设我处于写作状态时,由于我的背后除了一张可靠的床并没有别的空间,这便为心身的安全提供了保障。说到心身的安全,据他们的见解,乃是写作自由最基本的前提。   关于作家的作坊情调我没有多少经……去看看 

1-2-1.1.1 先验分析论 - 来自《纯粹理性批判》

先验分析论乃将吾人所有之一切先天的知识分解为纯粹悟性自身所产生之种种要素。在分析时首应注意以下主要四点:(一)此类概念须纯粹的而非经验的;(二)此类概念须不属直观及感性而属于思维及悟性;(三)此类概念须基本的又须严密与引申的或复合的概念有别;(四)吾人之概念表须极完备,包括纯粹悟性之全部领域。当一种学问仅在尝试状态中由概念集合而存立者,则由任何种类之评价亦绝不能保障其有如是之完备程度。此种完备程度仅由悟性所产生之“先天知识之总体理念”而始可能者;盖此种理念能使组成此总体之各概念有一严密分类,以表现此……去看看 

第三章 大江南北的血河 - 来自《侵华日军暴行纪实》

长江中下游的华东地区是中国的经济中心、鱼米之乡,自然也是日本帝国主义垂涎已久的目标。因此“七·七”事变后仅一个月,日本就迫不及待地以重兵在长江口登陆,力图一口吞下这一中国最富庶的地方。大江两岸的生灵难逃血光之灾了。一、流血的大上海在炸弹与刺刀下,大上海遍体鳞伤1937 年“八·一三”事变后,日军在上海地区疯狂地烧杀淫掠,无恶不作。在战争初期,日军出动大批飞机到处狂轰滥炸,使城市变成废墟,尸横遍地,血流成河。上海原有两个火车站,“八·一三”以后,北站处于战区,交通完全断绝,南站就成了陆路交通的唯一出口。当时上……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