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三

 《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接下来是洗澡问题。
  苗岭秀母女没来之前,西西家的卫生间晚上通常是这样使用的:葛定国同志第一个洗澡,葛定国同志一般是在看完《新闻联播》后洗澡睡觉;葛定国同志洗完后小蓓第二洗,因为小蓓第二天早上要早起,早起就得早睡,洗得晚了头发不干小蓓是决不睡的,打死都不睡,说是一睡发型就坏了;小蓓洗完之后是西西、爱国,最后轮到保姆。就这样,一个浴室一晚上连轴转,紧张得像打仗。
  现在不行了。苗岭秀在未跟任何人商量的情况下,便将原有的顺序做了根本的调整。苗岭秀大概认为在葛定国同志洗完之后,天经地义就该轮到她们母女沐浴。苗岭秀每天在八点钟准时进入浴室,一边将水哗哗地开着,一边嘴里优美地哼着歌,有时哼着哼着声音就嘹亮起来,十有九次哼的就是“苗岭秀”。就这样苗岭秀边洗边唱,总要半个小时到40分钟才能出来,40分钟后水声消失了,苗岭秀开始叫“玲玲”,如果这时玲玲没有立即答应她或是动作慢了点,苗岭秀就会在浴室里催促:“玲玲!死鬼!还不快一点!”每次玲玲都要被她吓得带着一堆东西稀里哗啦跑进去,这时苗岭秀才悠悠地走出来。这样苗岭秀就把自己和女儿沐浴的时间巧妙地天衣无缝地连接在一起,其意义就像接力赛一样,西西就是有再大的本事,也无法在苗岭秀和玲玲之间找到哪怕半分钟缝隙把小蓓塞进去。这样,小蓓每天就必须等到九点半以后才能进浴室,洗完澡再等头发干透睡觉,怎么也到十一点钟了。
  西西气愤难平。他们的领土,他们的权益就这样一寸寸沦丧完啦!西西肚子里的炸药在一点点填充。
  终于有一天,西西和苗岭秀的战争爆发了。事情的起因很简单。炸药填充好了,导火索总是小的。
  西西这天很累,非常累,死气白赖缠着她补牙的本院病号都是她的熟人,她哪个也拒绝不了。西西其实是个对工作极其热爱的人,她一点也不烦她的病人们,在工作中,即使再累她也是快乐的。快乐的西西一直干到将近晚上七点才收摊,这时她突然感到自己饿了。不仅是饿了,她还感到头晕头痛,想吐。西西知道这是低血糖反应,没敢再跟自己叫劲,赶紧打了个“的”回家,回到家就一头栽到床上了。爱国、小蓓来跟她说话她都不想说,她觉得心里乱得很,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她勉强喝了些小蓓给她端来的热稀饭,就一心等着洗个澡好正式睡觉。西西等啊等,好不容易等苗岭秀和玲玲洗完,小蓓就来叫西西先洗,西西说:“小蓓呀,妈妈感觉好点了,还是你先洗吧,你明天还要上学。”小蓓信以为真就先去洗了。其实西西哪里是好点了,她是心疼小蓓。
  等轮到西西,已经快十一点了。西西想放上满满一大缸热水,在浴盆里好好泡一泡。谁知西西一看浴盆,脑袋登时就大了:雪白的浴盆上三分之二处粘附着一圈又黑又粗的污垢,从人体搓下的泥花若隐若现,它们附着在浴盆壁上,像少女雪白的肌肤上长了一圈丑陋的带状疱疹。
  西西气坏了。她当下就可以肯定这不是小蓓干的。理由是:一、小蓓几乎从不洗盆浴;二、假使小蓓偶尔泡了盆,在放水的时候一定会顺手把盆擦洗干净。自己用过的盆自己刷干净,这是西西在小蓓很小的时候就对她进行的基本训练之一。所以西西断定这一定是苗岭秀或者玲玲干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2.4 远行者在大沙漠的足音 - 来自《走向混沌》

行文至此,我不能忘却对我的另一部分同类的追踪报导——因为他们是50年代受难者的一个组成部分。在某种意义上讲,他们是那个年代的更大的牺牲品。在时代的祭坛上,他们比留在团河农场的我们,承受了更大的不幸。   那挂列车,还没有开到吐鲁番车站的时候,已然有人跳车逃跑。逃跑的人中,多属流氓。小偷之类。老右们是安分的,他们并没有因为从“桃花源”步人苦寂荒凉的沙漠而改变初衷——道理十分简单,他们是为改变自身的政治面目而来的,只要是按照招募时的承诺,给予他们一点政治上的温暖,他们会拿出全部的力量,成为屯垦大沙漠的一支可……去看看 

3 上海行 - 来自《九死一生》

一   1956年6月下旬,苏联第一次正式派出友好舰队访问中国,泊留地在上海。新华总 社特派我的老友李财因和我前往,配合上海分社的同志们完成这一报道任务。我的任务 是写好最后的两篇稿件——我军“南昌”舰到长江口外迎接苏联舰队和苏联舰队进入黄 浦江驶达南京路外滩的抛锚地。   这时候,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早已外露,世界范围内正涌起一股股凶猛的反共 浊流,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处于动荡中。在这困难的紧要关头,巩固与加强国际共产主义 运动的两大支柱——中国与苏联之间的团结,其意义之重大是不言而喻的。我们不是官 样……去看看 

第1章 导论 - 来自《科学中的革命》

今天,我们往往会理所当然地认为,科学及其与之相随的技术,是通过一系列的革命性飞跃而进步的,这些飞跃亦即巨大的跃进,使得我们对自然界的看法焕然一新了。那么,就对科学进展的描述而言,革命是否已经成为一种总能够盛行不衰、并且总能够令人满意的描述方式了呢?那些富有创新精神的科学思想家们,例如开普勒、伽利略、哈维等人,是否确信他们本人的工作(从我们今天使用革命这个词的意义上讲)是革命的呢?与达尔文、弗洛伊德、爱因斯坦同时代的人是否认为这些科学家的理论都引起一场革命了呢?也许,他们不喜欢把科学进步看作是那么富有戏剧性……去看看 

第三章 劳动是所有权的动因 - 来自《什么是所有权》

现代的法学家因为受到了经济学家的影响,差不多都放弃了太不可靠的原始占用学说而专门采用那种认为劳动产生所有权的学说了。他们在这方面自欺欺人并以循环论法从事推理。古尚先生说,为了劳动,就必须占用。因此,我接着说,占用权是一律平等的,要想劳动就必须服从平等。卢梭曾经高呼说,“富人们尽管说,‘这道墙是我修建的,这块土地是凭我的劳动得来的。’人们可以反问:‘请问,你占地的界限是谁指定的呢?我们并没有强使你劳动,你凭什么要我们来负担你劳动的报酬呢?’”①所有的诡辩在这个论证面前都被粉碎……去看看 

第九章 “社会”正义或分配正义(下) - 来自《法律、立法与自由》

“社会正义”的空间范围毋庸置疑,在“社会正义”诉求中所凸显出来的那种道德感,实源出于一种较为原始的态度,亦即在较为原始的境况下个人在对待他所属的小群体的同胞的过程中演化生成的那种态度。在当时的那种情形中,个人向自己所属群体中某个熟识的成员提供帮助并根据该成员的需要而调适自己的行动,完全有可能是一项为人们所公认的责任。这种责任在当时之所以有可能,乃是因为人们认识该成员本人并了解他所处的境况。然而,在大社会或开放社会中,情势就完全不同了,因为在这样的社会中,每个人的产品和服务在大多数情况下只会有助益……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