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四

 《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前些时候之所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是因为那时候天热,大家都冲淋浴,现在天冷下来了,苗岭秀她们肯定是受了西西的启发,也学会了使用盆浴,可是却没有学会擦干净浴盆。西西决心就这个问题和苗岭秀进行一次对话,否则事过境迁,现场一遭破坏,讲话就没有证据了。
  西西尽可能温柔地叫道:“苗岭秀。”叫过之后发现毫无动静,这才猛然想起,人家不叫苗岭秀,人家叫段桂花。
  “老段,段桂花同志。”
  西西千载难逢叫人家苗岭秀一次,这一叫,苗岭秀竟有些慌乱,赶紧应声跑了来。说到底,苗岭秀内心深处对葛家这个幺女儿还是有些发憷的。
  西西指着浴盆道:“老段,段桂花同志,这浴盆上的脏,是你们用后忘记搞干净了吧?”
  苗岭秀一听是这事,一颗心落回肚里,十分坦然地说:“这不是我们搞的,我们搞过的我们自己会弄干净。”
  西西说:“不是你们搞的,那就奇怪了,不是你们难道还能是小蓓吗?”
  苗岭秀说:“你这么一说我倒也觉得奇怪了,你又没有问小蓓怎么知道不是小蓓?”
  西西说:“我不用问都知道,小蓓从来不会把浴盆弄脏,就是弄脏了,她自己也会弄干净。”
  苗岭秀说:“照你这么说,这浴盆就横竖是我们弄脏的了?”
  爱国眼看要起火,赶快跑过来劝道:“其实只要把话说清楚了就行了,大家都不必太认真,以后呢,谁弄脏了谁就想着把它擦干净,擦干净了不就得了吗?今天呢,就算是我把浴盆弄脏了好不好?我来擦!”
  爱国说着就挽起袖管找去污粉,西西的小姐脾气到底还是上来了,西西突然大叫一声:“爱国!你干什么?你贱啊?你还不至于堕落到要给人家去刷澡盆吧?”
  苗岭秀亦怒了:“把话说清楚!给谁刷澡盆?”
  西西说:“今天的事,明摆着的,我们小蓓从来不泡澡,我和爱国还没有洗澡,澡盆明明是你们弄脏的,怎么就不能承认呢?难道你们弄脏了澡盆,非得要别人来擦吗?我们家从来没有这种事!这是一种教养!教养!你懂吗?”
  西西特地强调了“我们家”,以提示苗岭秀:我们家的人和你是有区别的,你是后来加入到这个家庭来的,你必须按照这个家庭一贯的原则行事。
  苗岭秀决不示弱:“嚯,听听,你们家!教养!你什么意思?你比我们高一头吗?”
  卫生间里的动静惊动了葛定国同志。从葛定国同志的房里传来的响动。苗岭秀听到了葛定国同志屋内的响动,声音更大了。在苗岭秀看来,这样的战争早该爆发了,爆发比不爆发好,早爆发比迟爆发好,因为不管怎么样,不管战争的起因、进程、程度如何,战争的结局都只会对她有利,她在这场战争中具有绝对的优势,而她的全部优势就来自于葛定国同志。
  苗岭秀说:“你们家?教养?你最好把这话当你爸爸的面再说一遍!”
  西西却只管按照自己的思路一气儿说下去,新账老账一块儿往外抖搂。这是西西愚蠢的地方。西西其实根本不善于吵架,别看她平时伶牙俐齿,可就是不会吵架,只要和人吵架,她立刻就会失态,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她绝对分不清,这样她就很容易被人抓住辫子而使自己陷入被动,使整个局面失控。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三章 作为探究的主导特征的相似和类似 - 来自《认识与谬误》

第一节   相似(similarity)是部分的等同:相似的对象的特征是部分等同的和部分不同的。一个对象的单一可观察的标记不需要与另一个的重合,可是一个的诸种标记可以与另一个的诸种标记以严格相同的方式相互联系。杰文斯称类似(analogy)是更为根深蒂固的相似;人们可以说,抽象的相似。类似可能在某些环境中依然完全向直接的感官观察隐蔽着,只是通过比较一个对象的标记与另一个对象中的相应关联之间的概念上的相互关联,才揭示出类似本身。麦克斯韦不仅定义了类似,而且也强调了它的对科学探究来说是最重要的特征,当时他把类似描绘为一个……去看看 

第七章 解思忠:中南海里的学者官员 - 来自《中国高层新智囊》

解思忠,1946年生,中共党员,同济大学毕业,现任国务院副部长级职务,国民素质研究专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高级工程师。1970-1980 年从事建筑施工技术,1980-1990 年任建设部高等教育处副处长、法规处处长,1990-1992 年任国务院办公厅秘书局教科文卫组组长,1992-1998 年任国务院研究室教科文卫司副司长、司长,1998年至今任国务院稽察特派员、国务院派出的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兼任北京大学国民素质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同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研究员)。   素质就是命运,国民素质是第一国力——解思忠   ……去看看 

第一章 进军皖中 4、巴河舟中,曾国藩向湘军将领密授进军皖中之计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一连几天,曾国藩坐着绿呢大轿,遍拜长沙各衙门,连小小的长沙、善化两县知县,他也亲去造访。手握重兵的湘勇统帅,如此不记前嫌、谦恭有礼的行动,使长沙官场人人自惭,纷纷表示要尽全力支援子弟兵在外打胜仗,立军功。  与骆秉章、左宗棠商量后,曾国藩决定带张运兰的老湘营五千人、萧启江的果字营四千人赴浙江。去年八月,王洑率老湘营在江西乐平一带打仗,病逝于军营中,老湘营便由张运兰统领。不久,老湘营奉调回湖南。当年射雁得腰刀的张运兰,在曾国藩的脑子里有深刻的记忆。张运兰告诉曾国藩,王錱临死前,将曾所赠的《二十三史》留给了他,叮……去看看 

第七十七篇 续论用人权,并探讨行政首脑之其他权力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1788年4月4日,星期五,原载《纽约邮报》第七十七篇(汉密尔顿)致纽约州人民:前文提到总统在任命官员中取得参议院合作的优点之一是有助于政府的稳定。取得该院同意不仅限于任命,而且包括撤换。因此,总统的更换将不致如总统单独行使任命权时势将造成政府官员的大量变动。如某一官员甚为称职,新任总统即使想代之以更合己意的人,亦不得不顾虑到参议院的批驳,致使本人遭到物议。凡重视政府稳定者对政府官员之在职与参议院同意联系起来必加赞赏,因参议院的组成较为稳定,较之政府其他部门更少政令无常之弊。关于人事任命条款规定参议院与总……去看看 

第二辑 乌鸦的聒噪(二) - 来自《黑乌鸦与折断的日子》

在噩梦边缘徘徊的贾平凹  早就在网上看见了贾平凹"原本可以在1999年即可写出,却偏偏不能完成"的新作品《怀念狼》的有关议论,仅从题目上的确可以给人以一种宽阔的想象,很有些韵味。因为这是"我新千年里的第一本书"。但是,在看完了全书之后,我还是有点失望了,贾平凹一再地陷入了几年来他一直无法逃避的噩梦里,他在退化,因为权力、金钱和世俗的力量的吸引和同化?因为名望带来的光辉已经遮住了作品本身应该有的光芒?他在不断失去自己的活力和灵性,他离我们的世界(和他自己真实的内心世界)越来越远了,他粗暴地割裂了自己与他人之间仅存……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