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五

 《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现在西西已经开始进入这种失控状态:“还有,你们凭什么每天晚上问都不问一声就抢在别人前面洗澡,害得小蓓天天晚上九点钟才能洗上澡,天天觉都不够睡。还有,每天早上你都给小蓓吃冷鸡蛋,喝冷牛奶,害得小蓓天天胃疼……”
  苗岭秀先是听着,突然冷笑一声截断话头:“你最好把这些话拿到干休所大院去说给大伙听听,人家要是问,小蓓是谁的女儿,她天天吃冷鸡蛋,喝冷牛奶,她妈干什么去了?你怎么说?和着人家好意帮了你,回过头来还要受你的指责吗?这就是你们家的教养吗?我们又是谁?我们是你们家雇来的保姆吗?” 
  这句话一下子提醒了西西。见到了从屋里睡得懵懵懂懂走出来的葛定国同志,西西想到了那天葛定国同志对她说过的话。
  昏了头的西西居然就冷笑一声尖刻地说:“嘿嘿,你说得不错!我原来真就把你当成我们家的保姆了。这是我爸跟我说的,他找你,不过是给我们家找个保姆,现在看来,你不是,对不起,我误会了……”
  苗岭秀的眼睛都瞪圆了,苗岭秀冲着葛定国同志大喝一声:“葛定国!”然后指着西西:“你是这么跟你女儿说的吗?”
  葛定国同志彻底地醒了,虽然葛定国同志根本就没弄明白这两个女人在为什么争吵,却非常清楚,在他夕阳红的生活里最糟糕的局面终于出现了。西西说的最后那句话他也听到了。葛定国同志在飞快地做出判断之后,果断地采取了丢卒保车的措施。葛定国同志厉声对西西说:“我什么时候讲过这种不利于团结的话呢?吵架归吵架,吵架也不能胡讲对不对?吵架本来就不对,胡讲就更不对了!……”
  葛定国同志还没有 嗦完,西西和苗岭秀就已经各自气鼓鼓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两个人关门的声音都很重,重得吓人,这表明这事还没完。
  这事确实还没完。第二天下午,西西下班回家,苗岭秀正坐在客厅等她。见西西进门,苗岭秀站了起来,说:“趁玲玲和小蓓都还没有回来,有些话我想跟你谈谈,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空?”
  西西朝葛定国同志的房间看了看。从葛定国同志房间里传来两声干燥的咳嗽声。西西想,这谈话即使不是葛定国同志授意的,也是葛定国同志默许的了。
  西西打开自己的房门。苗岭秀跟了进来。
  苗岭秀开门见山地说:“咱们早就该谈谈了。我这个人,说话比较直,你千万不要见怪。我们那个地方,有个习俗,二婚媳妇进家前,丈夫家要‘清门’。‘清门’的意思你懂吗?就是把前妻的儿女、外甥、侄子全清出门去,干干净净过日子。”
  好狠!西西心下想,但西西什么也没说,只用眼睛看着苗岭秀。西西今天抱定一条,任你苗岭秀说下大天来,我葛西西也不开口。不跟你说话。你不配!
  苗岭秀接着说:“我来之前问过你爸,这‘清门’的规矩咱带不带过来?你爸给我介绍了你们家的情况,我听了,觉得你们有难处。我就下不了这个决心了。你想,一个人要是光想着自己,别人的死活跟他都没有关系,那还算是人吗?我就跟你爸说,要不,咱先别撵他们走了,先让他们和咱们一块儿住住?大伙儿先处一段,处得好呢,就处,处得不好,再说。”
  西西听着,心想这女人,果然厉害!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九 “文艺腔”测不准当代中国的社会现实 - 来自《中国不高兴》

本文作者:王小东  关于“文艺腔”,有两个方面:一是有问题的思维方式,二是把“文化”“软力量”等放到了过高的位置上。  缺乏逻辑的“文艺腔”思维,首先我们来谈谈这种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不讲逻辑,缺乏对于事物的深入分析,只讲辞藻的华丽、感情的激动,只诉诸人们的感官、人们的表层认识。为什么把这种思维方式称为“文艺腔”?坦率地说,它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和一个人所接受的基础训练有关。接受过较为严格的理工科训练的人犯这种思维毛病的比较少;但绝不是说,所有理工科出……去看看 

2-6 关于节俭 - 来自《预言与劝说》

(1931年)  一、节俭与花费(1931年1月)   当前我们正处于一场灾难之中,商业的萧条、失业的增加、企业的损失,其严重程度是世界近代史上前所未有的。没有一个国家能幸免于难。整个世界数百万的家庭,现在都处于极端贫困和恐慌——有时这一点更为严重——的状态之中。据我估计,世界上三个主要工业国家——英国、德国和美国——的失业工人总数大约有1200万。但是我不敢断定,在世界上主要的农业国家——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南美洲各国中,人类面临的悲惨境遇,是不是更加严重。那里的数以百万计的小农户,由于农产品价格的暴跌,而遭受了巨……去看看 

第十四章 - 来自《骗官》

毛得富忽然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便拍了拍胸脯道:“好,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毛总,你要的人我就答应给你了。你母亲的事,我会替你照顾好的!”晚上,毛得富对孟小真道:“我以前每个月给你五千,你想不想再翻一番?”小真道:“当然想喽,怎么?最近又发了什么财?”毛得富道:“我哪里发得了财。给你一万块一个月的不是我,是另外一个人。”小真道:“你在说什么呀。你不给我还有谁会给我?”毛得富道:“现在呢,北京有个大老板,愿意每个月出一万的价格,让你跟他过,你愿意不?”小真对一万块一月的价码很动心,但她还是故意忠贞地道:“怎么?你想让我朝三暮四,我又不……去看看 

第十五章 地方代表机关 - 来自《代议制政府》

中央政府能做好,或者有把握计划去做的只不过是国家事务的一小部分;甚至在我们这个在欧洲来说最少中央集权的政府里,至少作为统治集团的立法部门是过多地忙于地方事务,运用国家的最高权力快刀斩乱麻似地去解决那些本应有其他更好手段加以解决的小难题。大量的私人事务占去了议会的时间,议会各个议员的思想从国家的伟大会议的本来工作岔开,对此所有的思想家和观察家都感到是一种严重的弊病,并且更坏的是,是一种日益增大的弊病。要详细讨论政府行动的恰当界限这个并非代议制政府所特有的大问题,就本文的有限计划来说是不适当的。我……去看看 

第七章 寻找象征(上) - 来自《美国人:建国历程》

“事实上,美国人还不具备自己的特征,他们既不是小丑,也不是绅士……” ——休·布雷肯里奇  熟悉的旧世界的秩序又一次被打乱了,新的节奏取而代之,一般来说,是民族精神造就了各个国家。而在这里,一个国家却是在还未具备自己的民族精神之前就出现了。美利坚的速度和新世界的自我意识在各个地方都留下了自己的痕迹。  国家象征和民间英雄往往是悠久历史(力争取国家地位而进行的战争和奋斗的悠久历史)的副产品。没有已经充分发展的民族精神,就不会有《亨利五世》和其它历史剧,而这些戏剧则是表达这种民族精神的工具,莎士比亚既是……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