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六

 《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苗岭秀问西西:“你说,咱们现在,算是处得好呢?还是处得不好?”
  西西抬起头来,认真地看了苗岭秀一眼,她发觉苗岭秀的眼神也是认真的。
  西西二话没说站起来,绕过苗岭秀,径直走到葛定国同志房里,径直走到葛定国同志面前,平静地对父亲说:“爸,您的意思我全知道了。给我们两天的时间,我们这就搬走。您自个儿多保重。”
  葛定国同志正躺在他的竹编躺椅上看书,闻言惊慌地坐起来,问:“走?为什么?”
  西西冷冷地从牙里挤出两个字:
  “清门。”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节骨眼儿上,西西的母亲老戴同志病了。
  西西专门请了一个下午的假去看望母亲。老戴同志是心脏病发作,医生讲已经过了危险期,还说这病说好就好,好人似的,以后什么事都没有,说不好,没准下一次再犯就过去了。北战在老戴同志身边守着,尽职尽责,连着两晚上没睡觉把北战累得够呛,好在母亲脱离了危险,北战觉得累一点也值了。
  东进和南征都没有来。西西和北战在老戴同志病房外的走廊上聊了会儿天。西西告诉了北战家里发生的情况和她准备搬出去的事。两人商量好,老太太这边发生的事不要告诉老头,老头那边发生的事不要告诉老太太。
  北战说:“真是一家有一家难念的经。我们这边的日子也不好过。前几天,沙沙和妈又吵起来了,我一时火起,捶了沙沙一下,把她的后背打青了,她说要到法院去起诉我,我跟她说,得了,省了吧,你也别起诉了,咱俩离了得了。家里成天打打杀杀的我也烦了。说实话,沙沙这人不坏,长得那模样你是知道的,人家全说跟了我亏,对我不错,对孩子也好,又能干,就是容不了妈,老想过小三口的日子。你不知道她说的那话有多难听:葛北战!你是不是想用你妈把我熬死?等你妈死了我头发也白了!我不甘心!想想人一辈子真没劲,那么多不相干的人非得绑到一块儿来过日子。我现在特想咱们小的时候,那时候爸爸妈妈脾气都好,你记不记得爸老带咱们扔石子,比谁扔得远,你一扔不远就耍赖?”
  北战说的那些事仿佛已经很遥远很遥远了。西西觉得,如果有人对她说,现在让她回到小时候和哥哥姐姐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的日子中去,但是要减掉她五年寿命,她想,她也会愿意的。
  西西和爱国用了两天时间,搬出了柳絮园。
  西西说走就走,嘴上挺痛快,可在迈出3栋16号大门那一刻,心中还是涌起一阵伤感。这里毕竟是她谈恋爱,结婚,生孩子的娘家,小蓓在这里学会了走路,说话,在这里上的小学,中学,本来以为还可以在这里住到小蓓上大学,现在却走了。不记得是在哪本书上看到过这么一句话了:就是一块石头揣在怀里十几年你还舍不得丢呢!何况这是与你生命中十几个岁月朝夕相伴的家?
  爱国的房子在城东三环路外,因为离小蓓学校太远,他们从没去住过,一年里只是抽空去打扫几次,现在没有办法,只得搬去住了。
  走出柳絮园大门的时候,爱国安慰西西:“别伤心,用不了多久,咱们还会杀回来的。”
  西西说:“为什么?”
  爱国说:“都说你精,我看你没有苗岭秀精。苗岭秀精,我看没有你爸精。他俩早晚得崩,不信咱们走着瞧。”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七章 道德观念中的改造 - 来自《哲学的改造》

科学的思考方法上的改变对于道德观念的冲击,大致是明显的。善和目的加多了。规则弛而为原则,原则又变而为理解的方法。伦理学说在希腊人中间起初是要找出一个具有合理的基础和目的而非从习惯得来的生活行为规则。然而代替习惯的理性仍须负责供给与习惯所曾赋与的一样的不可移易的目标和法则。自是以后伦理学说就很奇妙地受了催眠,竟以为它的任务是要发见一个究竟目的,或至善,或一个至高无上的法则。这是纷纭不一的诸学说的共同点。有些人认为这个目的是对于上级权力或权威的忠诚或驯服,他们对这个高等的主体的见解各不相同,有……去看看 

第05章 - 来自《永不瞑目》

吃过从医院回家后的第一顿晚饭,肖童就迫不及待地靠在床上看电视,就像一个瞎了几十年的人一朝复明似的如饥似渴。连过去从没兴趣的“电视购物”、“曲苑杂坛”这种节目都不加挑拣,甚至连篇累牍的广告也看得津津有味,颇有点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新鲜感。文燕一边帮他收拾卫生间一边不断向外探头,莫名其妙地问他自个儿咯咯地傻笑什么呢。  他指指电视,依然目不转睛,聚精会神。文燕以为确有什么可笑的节目,跑过来看了半天,不得要领。屏幕上无非是什么单位的职工体育,拔河比赛之类……,她眨着眼,大惑不解地叨咕着:“你这才瞎了几天就这么不……去看看 

第04章 - 来自《永不瞑目》

欧庆春下午没去医院。  没去医院是因为发生了一件重大的事情。  中午吃午饭的时候,她刚刚在食堂的窗口打了菜,还没有端到桌子上就看见李春强火急火燎地冲进来,大声呼喊杜长发,呼喊队里的其他人。被喊的人立即放下碗筷跑出去。欧庆春预感到出了什么事,追出去问道:  “出什么事啦?”  李春强看见她,问:“你吃完了吗?”  “出什么事啦?”  “西城分局发现了胡大庆!”  欧庆春心头的热血腾地一下冲上脑门:“在哪儿?”  他们的脚步并没有停下来,一边说话一边向着摆满汽车的停车场快步疾行。李春强说:“西城分局刚刚接到报告……去看看 

5-10 无知的幻觉 - 来自《与神对话》

这是第十个幻觉无知的存在当每个幻觉堆叠在上一个幻觉上,“人生”就变得越来越难解了。人们发出越来越多无从回答的问题。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为什么会这样?要不了多久,哲学家和老师们都会开始高举双手说:“我们不知道,而且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可能知道。”因此,无知的概念便诞生了。这概念适用于很多议题,以至于它很快地散播开来,而且很快地就变成了最终的答案。我们就是不知道。很快地,人类机构开始在其中不止找到一个避难所,还有某种权力。“我们不知道”变成了“我们并不一定该知道”,再变成“你不一定需要知道”,最后变成“你所不……去看看 

第十五章 一个实用主义的宣言 - 来自《法理学问题》

在前文中,我竭力以分析哲学方法为指南,对现代美国法律进行了批判性评价。我的关注点一直放在这一法律制度的理性化的孪生成见。成见之一是作为一种法律决定制作方法的法律推理自主性;另一偏见是作为法律事业的目的之一的客观性。客观性在此是强烈意义上的,即政治或意识形态信念不同的人仍然可以对哪怕是最有争议的、最具政治色彩的法律问题获得一致的答案。我强调了法官的不稳定立场,他们被迫做出不受欢迎的决定,每个司法决定都不受一方诉讼人以及与这一诉讼当事人立场相同的人们的欢迎,但决定又不具有那些更为“有机的”(受……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