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七

 《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这话还真让爱国给说中了。没过一年,葛定国同志和苗岭秀果然就闹翻了。
  说出来让人匪夷所思,葛定国同志和苗岭秀的矛盾是从苗岭秀的女婿、玲玲的男朋友身上开始的。
  前面说过,玲玲是个长得惹人喜欢的文静可爱的女孩,在葛定国同志的介绍和苗岭秀的亲自奔走下,为玲玲在太平洋保险公司找了一份文秘的工作。玲玲每天穿着公司文秘必穿的白衬衣、藏蓝西服套裙上下班,又干净,又时尚——现在的时尚是穿白领制服,这样的女孩,看中她为她介绍男朋友的就特别多,有好几个男孩子的条件都是很不错的,其中有一个在国家机关当处长,一个在公司里做部门经理,还有一个在大学里当讲师,这几个人在苗岭秀看来个个都不错,做自己的女婿都很够格,也不知为什么,玲玲偏偏看上了一个叫江汛的小号手。
  小号手不知道通过了什么途径认识了玲玲,从此迷玲玲迷得昏天黑地。无论何时何地,小号手都伴随在玲玲左右,天天风雨不误接送玲玲上下班。小号手自己有辆车,虽说不过是辆都市贝贝,好歹也算是有车族,跟那些自行车族、公交族差着一个档次呢!事实上,苗岭秀看不上人家小号手是没有道理的,小号手是中央级乐团的第一小号,天天晚上都有演出,有时一晚上要赶两三场,业务忙得应付不过来,加上各种演奏会、独奏会、家教收入,小号手一个月的收入小一万呢!在这座城市里小号手属于雅皮阶层,论收入跟处长不好比,但肯定不在讲师之下。可惜这些属于比较复杂的问题,包括经济问题、文化问题以及社会学问题,苗岭秀如何搞得懂。
  有意思的是,人家苗岭秀不乐意,人家苗岭秀是玲玲的亲娘,人家不乐意得有道理,可葛定国同志也跟着不乐意,而且比苗岭秀不乐意得还凶,这就让人不好理解了。
  玲玲有一天中午把小号手带到家里来,两人进了玲玲的屋。玲玲原来和她妈一个屋,自打西西他们搬走后,小蓓的屋就成了玲玲的屋,西西的屋就成了苗岭秀的书房。苗岭秀虽然没有书,但她认为在这种问题上应该随和一点,既然大家都管这类屋子叫书房,那么她也就叫书房好了。苗岭秀每天在书房里打毛衣,用缝纫机做各种自制的衣服,比之没有书房以前确实是惬意和舒坦多了。玲玲和小号手进屋后不久,屋子里就传出激昂优美的小号旋律。先是一支较慢的曲子,听上去很像是一个老极了的农夫牵了一匹老极了的马,慢慢地走在荒凉的草原上,草原的尽头夕阳坠下去了,远远地看去一片火红;接着是一支听上去更加忧愁的曲子,好像是大河里有一只船,这船走着走着,就不知该往哪儿走了,这能让人不愁吗?最后一支曲子要好一点,是一支很快乐的曲子,那曲子一会儿高一会儿低,从高的地方到低的地方,滴溜溜的,嘀里嘟噜一下子就掉下来了,就好像一只小黄雀一边唱着歌一边从云里翻着跟斗往下栽……哎呀呀呀,真是此曲只应天上有,柳絮园能得几回闻!玲玲也可能就是在这个时候暗下决心跟小号手厮守一生了吧?谁知道呢?葛定国同志却是从这一刻起便讨厌了小号手则几乎是可以肯定的。葛定国同志只要一想,从今往后每天的清晨,从柳絮园3栋16号的窗口随时可能会伸出一只喇叭就忍无可忍!
  门被粗暴地推开了,传来葛定国同志不胜其烦的吼叫:“不看看什么时候了?还吹喇叭!谁告诉你们这个地方可以随便吹喇叭?!”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竺延风——我们的差距 - 来自《财富对话》

访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总经理竺延风   中央电视台 上海电视台   1999财富全球论坛特别报道   财富专访   采访时间:11分42秒     记者:     现在随着市场越来越开放,市场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你觉得企业如何才能提高自身的竞争力?     竺延凤:     作为一个国企,提高企业自身的竞争力是非常重要的,一汽是传统的、老型的国有企业,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们也已经很早提出来了,随着国家对国企改革的进一步深入,这个认识也越来越清楚。我们感到在市场上现在有5种企业,一种就是独资的,外来资本;一种合资的;一种是民营,……去看看 

中国哲学简史 第廿四章 - 来自《中国哲学简史》

新儒家:两个学派的开端  新儒家接着分成两个主要的学派,真是喜人的巧合,这两个学派竟是兄弟二人开创的。他们号称“二程”。弟弟程颐(1033—1108年)开创的学派,由朱熹(1130—1200年)完成,称为程朱学派,或“理学”。哥哥程颖(1032一1085年)开创的另一个学派,由陆九渊(1139—1193年)继续,王守仁(1473一1529年)完成,称为陆王学派,或“心学”。在二程的时代,还没有充分认识这两个学派不同的意义,但是到了朱熹和陆九渊,就开始了一场大论战。一直继续到今天。  在以下几章我们会看出,两个学派争论的主题,确实是一个带有根本重要性的哲学……去看看 

总序 - 来自《谁妨碍了我们致富》

贫困一直是困扰世界的大问题。过去二三百年内,原来是穷国的,现在多半仍是穷国;原来是富国的,现在多半仍是富国,穷富之间似乎有一条胯越不了的鸿沟。但这一难堪的局面,开始出现了转机。首先是因为中国实现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的经济增长,在长达20年的时间内,在12亿人口的大范围内,实现了平均约 9%的年经济增长率,从而使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增加到四倍以上,并使绝大多数人摆脱了贫困。   这个伟大的转变既非完全自上而下的,也不是完全自下而上的;既有国家政策改变所引导和规范的变化,也有群众自发的创造性的经济活动。我们希望这个增长的势……去看看 

前言 - 来自《中国挑战腐败》

腐败被人们视为破坏世界发展的癌症,也成为各国政府最大的敌人。"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绝不能自己毁掉自己。如果腐败得不到有效惩治,党就会丧失人民群众的信任和支持。在整个改革开放过程中都要反对腐败,警钟长鸣。"(江泽民,十五大报告)  今年5月,我应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之邀,参加了由尉健行书记主持的专家座谈会,会上,就防治腐败的综合战略提出了个人的看法。尔后,又与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研究室的同志多次探讨这一问题,萌发了编辑和出版《中国:挑战腐败》一书的想法,并获得浙江人民出版社的大力支持。  本书围绕中国所面临的最……去看看 

第13章 转入地下 - 来自《南非斗士曼德拉》

·“先生,非洲人国民大会副主席奥立弗·坦博要求政治避难”   ·受命于危难之际:转入地下   ·大罢工夭折   ·有限制地使用暴力   ·班图斯坦自治计划   ·庞多兰的农民起义   ·“人民已经绝望,而绝望的人最后将采取报复行动”   奥立弗·坦博正在开普敦一个工会的办公室召开会议。“嘭!嘭!嘭!”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来。“谁呀?请进来!”一位黑人妇女冲进门来,上气不接下气:“快走!警察就在那边的办公室搜查。”在一位名叫罗纳德·塞戈尔的记者的引导下,坦博踮着脚从后面的楼梯溜下去了。下楼后,他停下来仔细听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