卅一

 《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那小蓓呢?小蓓上学那么远你们就忍心?”葛定国同志不甘心。
  “我们已经让小蓓住校了。”
  “小蓓愿意吗?她受得了吗?”葛定国同志的声音里充满怜悯。
  “不愿意怎么办?受不了又怎么办?有家不能回嘛,只能这样。”西西不失时机地添上了最后两把柴。
  葛定国同志没有搬来援兵,决定自己单兵作战。龟日的,老子当年一声令下就轰了它个三天三夜,老子怕过谁!
  葛定国同志像只训练有素的猎鹰睁大了眼睛搜寻目标,而与此相反的是苗岭秀和玲玲的毫无意识和戒备。战机很快就出现了。
  小号手自那次被葛定国同志责令不许再吹喇叭之后,的确再也没有把喇叭带过来,但这并不意味着小号手和玲玲的关系会随着喇叭声的中止而中止,相反地,小号手和玲玲的关系反而更加亲密更加坚不可摧了。要知道年轻人喜欢在他们的爱情中加上一些挫折。在所有人的眼里,小号手和玲玲的结婚只是早晚的事了,玲玲甚至已经开始往家买一些结婚必备的物品了,比如说双人用的空调冷气被罩,双人用的长条大抱枕,以及冬天用的暖风机什么的,小号手还给玲玲买了一条镶钻的铂金项链和一只重0·8克拉的钻戒,两样东西一个拳头就攥在手里了,加起来五万多块!小号手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前面说过,苗岭秀在最初原本也是死不赞成玲玲选择小号手的,为这她也曾和玲玲激烈地争吵过,大骂过玲玲,但当她从玲玲和小号手的交往中看出了玲玲态度的坚定和小号手的痴情后,她也就及时调整了自己的姿态。苗岭秀是个聪明的女人,她才不会像有些固执老朽的家长那样宁愿选择和子女断绝关系也不接受子女的选择呢!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玲玲是她惟一的真正的亲人,她只有玲玲一个女儿。当她看出对这门亲事她的力量不足以遏制时,她就由遏制转为认同,也就是说,当她的力量不足以抵制这把小号时,她的未来就必须依靠这把小号。
  葛定国同志的心思与苗岭秀当然完全不同,他一如既往地想把小号手从这个家门里撵出去。如果他不能做到不许小号手和玲玲结婚,至少要做到不许这两个年轻人在他的家里结婚。
  小号手每天吃完晚饭后照例和玲玲关上门,在玲玲屋里呆到将近十点才走。通常在九点钟左右,小号手要溜到浴室去洗个澡。问题就出在这个洗个澡上。葛定国同志家里所有的大事似乎都跟浴室有关。
  按说在一个正常的家庭里,一个未来的女婿、目前的准女婿洗个澡应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可是正是这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在葛定国同志家里就酿成了大事,而且成了葛定国同志和段桂花同志最终破裂的原因。
  葛定国同志早就知道小号手每天晚上悄悄在家里洗澡的事实。他虽然每天晚上八点就关门睡了,但他的一双耳朵随时都在捕捉四面八方的动静,尽管小号手的动作轻之又轻,也从不在浴室里说话,葛定国同志仍然能从浴室大门开关的次数、浴室中水声的大小强弱中明晰出所有的事实。要知道,这是两只老炮兵训练有素的耳朵。
  葛定国同志不会无理取闹。葛定国同志决定先礼后兵。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03 - 来自《跑官》

应该说,郭明瑞是从刘佳平那里汲取了一点力量和勇气。他想,刘佳平理直气壮所依仗的那些东西,我郭明瑞并不缺乏嘛!学历?人民大学毕业;资历?从八二年开始做县委书记,到现在已有十四年的书记史为历史发展的决定力量是“意识的作用”和“人们的思想”,,是所有县委书记中资格最老的;政绩?他在四个县任过书记,每一任干了些什么,留下什么实绩,同前任后任们相比又怎么样,这已有公论,且有据可查。可实际情况又怎样呢?那些政绩平平者有的提升;有的群众告状,闹得天翻地覆,呆不下去了只好移个地方,可是就在移动当中竟然出人意料地升了一格。那么我郭明瑞找……去看看 

寂寞钱端升 - 来自《逝去的年代》

说寂寞钱端升,或许有些不确切。作为政治学著名学者,钱先生1949年以后在他同时代的人中,遭遇并不是最惨的。他是许多届的政协委员,还做过北京市政协的副主席。虽然他没有逃过1957年的厄运,但在同时代朋友中,还算是较为平静的。说他寂寞,不是指这些俗世的浮名,而是说内心。我读过一点钱先生早年的文章,尤其是他在40年代写的许多东西,感到那是一个充满朝气,思维活跃,见识不凡的学者在说自己的话。钱先生后半生几乎没有什么著作,文章也极少,这些或许说明不了什么,但他内心装着的寂寞却在岁月的流逝中越来越满。  钱先生1900年出生,19岁毕……去看看 

经济解释之六:现象非现象 遑论解释力 - 来自《经济解释(文选)》

有解释力的理论一定始于抽象的思想,以某些非事实的假设入手,然后经过逻辑的推理,引出可以被验证的含意   ***   第六节:非事实与无限制   我重复地申述了“理论要有被事实推翻的可能性”的重要。我也指出套套逻辑,或模糊不清,或互相矛盾的理论,是不可能被事实推翻的。而最后还有两种——没有解释力的“理论”——不可能被事实推翻的。其一是用以验证的现象,并非现象(事实);其二是被推断会发生的现象没有限制。   假若我说:“天下雨,天上必有云。”在这句话之内,“雨”和“云”是事实,是可以观察到的。但假若“雨”或“云”只……去看看 

注释 - 来自《认识经济论》

1有关Pierce对科研经济学的论述, 见作者本人的“Pierce's Philos ophyofSci ence”(《皮尔斯的科学哲学》)(Notre Dame and London,1976),以及C.F.Delaney的“Pi erce on Simplicity and the Conditions of PossibilityofScience”(《皮尔斯论“简化”与科学的可能性与条件》),见L.J.Thor编辑的“History of Philosophy in the Maki ng”(《创造哲学史》)(St.Louis,1974),pp.177-194。   2Fritz Machlup在这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 见他的 “The ProductionandDistri bution of Knowledge in the United States” (《知识在美国的产生……去看看 

第一篇论文(1840) 序言 - 来自《什么是所有权》

“对于敌人,要求是永恒的”。(Adversushostemterna auctoritasesto)——十二铜表法  序言  蒲鲁东在写作他的那篇《关于星期日的讲话》时,已经看到一个关于探讨和研究的整个计划呈现在他面前。问题正是要去“发见并证实那些为了维持地位之间的平等而限制所有权和分配劳动的经济法则”。如果要缔造平等,首先就必须打倒所有权。他就立即着手进行这个工作。1839年12月间,在他写给他的一个朋友的信中,他就隐约地谈到他这项装的工作。1840年2月,他正处在热中于编著的高潮中。他给贝尔格曼指明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