卅三

 《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小号手可怜见地:“可是,我不过是洗个澡……”
  葛定国同志清了清嗓子:“咳咳!不错,你不过是洗了个澡,我们部队过去处理过几个战士,都是在连队不允许的时候擅自外出,部队处理他们的时候,他们能不能说:我们不过是外了个出?”
  小号手说:“可我确实不过是洗了个澡……”
  葛定国同志说:“不错,你确实不过是洗了个澡,可你是在人家家里洗的澡,不是在你应该洗澡的地方洗了个澡,人家家里并不欢迎你洗这个澡,而且还特意宣布了纪律不欢迎你洗这个澡。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明知故犯,这叫己所不欲,故施于人,所以,我不能容忍。”
  小号手心虚地:“那你打算怎么办?”
  葛定国同志说:“我必须打电话把你的这些表现通知你的单位领导,把你的问题交给组织,请他们一起来帮助我配合我解决这个问题。”
  小号手和玲玲同时叫起来:“干吗要这样?”
  葛定国同志早有准备,拿出他事先调查清楚了的电话号码,一下一下开始拨打放在他右手茶几上的电话。随着他一下接一下拨号的动作,小号手的表情越来越绝望。可怜的年轻人,他实在是不明白他究竟做错了什么让他这样罪不可赦!
  没想到,电话居然让葛定国同志一下子拨通了。
  “喂,是中央乐团吗?给我接你们团长——”葛定国同志拖着标准的官腔说着,“什么?团长出差了?那就接你们政委——什么?没有政委?哦对了,你这个单位是个地方单位没有政委对不对?那就给我接你们党委书记——什么?党委书记睡觉了不给接?不给接不行!我是个老同志,有要紧的事情一定要找你们党委书记,你们党委书记就是生病了住院了你也得给我把他找出来!”
  葛定国同志生气了,葛定国同志发起脾气来很有首长威严,对方肯定是个新手,被葛定国同志这么三下两下居然给唬住了,居然真的就答应了给葛定国同志尽快把党委书记的电话接通。
  小号手倒很快镇静了下来。小号手知道党委书记是个老好人,为这么点儿事不会把他怎么样,更何况这件事在小号手看来完全是葛定国同志的无理取闹,到时候跟党委书记解释一下,相信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理解小号手的。
  党委书记的电话被接通了。
  葛定国同志对着电话筒里的党委书记先介绍了自己,然后一一历数小号手的劣迹:
  “我是一个老同志——一个老党员——一个老干部——”葛定国同志只要一对着电话,这种拖着长调的官腔就会自然而然地生发出来,就好像一部电扇,一接上电就自己会转一样,“我的生活被你们单位的一个同志搅乱了。你们单位是不是有个同志叫……叫……叫什么来着?”葛定国同志指着江汛问,“你叫什么来着?什么?江什么?什么汛?哦,他叫江水的江加一个洪汛的洪,不对?洪汛的汛,对了,江汛!有这个人吧?有?好!就是这个同志。你们这个江汛呀,严重地干扰了我的正常的家庭生活,他和我的继女胡来……什么?我的继女……继女?就是继女呀!……就是我的继女呀……”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三、在战火中加官晋级 - 来自《李宗仁传》

李宗仁在桂林教书,虽然薪金不少,也颇暇豫,但教书并非他的永久志向,他毕竟是个职业军人。因此,身在学校,心在军营。享有凑巧,1916年4月下旬,他的教书生涯刚满1年时,曾在讲习所的洗伯平的朋友要求他重返军界。洗氏在滇军张开儒部第三师当营长,对李很熟悉,极为器重。时值护国军兴师讨袁,扩充队伍,缺乏干部,劝李去他营内当连长。洗氏的相邀正合他的心意,于是他辞去学校教师职,走入护国军的行列。   暮春时节,凤和日丽,李宗仁怀着兴奋的心情乘船沿漓江而下梧州。船靠码头后,他设法寻找旅店,忽然在人群中看见陆小的一期同学朱良棋等人。旧友邂……去看看 

第三章 第二课:为什么要教授财务知识 - 来自《富爸爸·穷爸爸》

1990年,我最好的朋友迈克接管了他爸爸的商业王国,而且做得比他爸爸还好。我们每年在高尔夫球场上见一两次面。他和他夫人的财产多得让你难以想像,富爸爸的王国被管理得很好,而迈克已开始训练他的儿子接替他的位置了,正如当年富爸爸训练我们那样。   1994年,我47岁时退休了,当时我妻子37岁。退休并不意味着无事可干。对于我和我妻子来说,除非发生意想不到的大事,否则我们完全可以选择工作也可以选择不工作,并且我们的财富能避开通货膨胀而且在不断地增加着。我想这就是财务上的自由。资产已经多到可以自我增值,就像种下了一棵树,……去看看 

第三编 交换 第19章 论作为输入品的货币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货币以两种方式输入,一是当作商品,一是当作交换媒介  我们在对外贸易理论方面的探讨进展到目前这样的程度,前此我们对货币理论所作考察之不足即可予以弥补。在这项研究完成以后,就可以回过头来结束有关对外贸易问题的讨论。  货币或构成货币的材料,在大不列颠和大多数其他国家都是一种外国商品。因此,它的价值和分配不是由毗邻各地之间通行的价值法则规定的,而是由适用于输入商品的价值法则、即国际价值法则规定的。  在我们马上要进行的讨论中,我将不加区别地使用货币和贵金属这两个名词。这样做不会引起任何误……去看看 

5-1 评《克利索尔德》 - 来自《预言与劝说》

威尔斯先生和他的出版商采用了别出心裁的方法,使得他的最新作品被反复评论了三次,现在要想对此再发表意见,也许为时太晚,有画蛇添足之嫌。然而,在先是阅读了这些评论,其后又拜读了这部大作之后,我对这些职业评论家所说的话深感不满。现代批评家的一个弱点是缺乏辨别力,不能将不同的事物区分开来。甚至威尔斯先生所选择的写作形式也使他们困惑不解。这些评论者弄不清威尔斯先生所追求的目标。他们好比买椟还珠,留下了自以为不可割舍的宝物,却把威尔斯先生奉献给英国读者的精华给抛弃了。也许他们的感受力过于单薄,无法体会作者丰富……去看看 

花园宴会 - 来自《苏菲的世界》

……一只白色的乌鸦……  席德坐在床上,动也不动。她可以感觉到她双臂与双手绷得紧紧的,拿着那本沉重的讲义夹,颤抖着。  已经快十一点。她坐在那儿读了两个多小时了。这期间她不时抬头大笑,有时笑得她不得不翻身喘气。还好屋里只有她一个人。  这两个小时内发生的事可真多呀。最先是苏菲在从林间小木屋回家的路上努力要引起少校的注意力。最后她爬到一棵树上,然后被大雁莫通给救了。那只雁是从黎巴嫩飞来的,仿佛是她的守护天使一般。  虽然已经过了很久,但席德永远不会忘记从前爸爸念《尼尔……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