卅四

 《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如此危急的时刻,小号手和玲玲突然齐声爆发出一阵大笑,“继女”听上去和“妓女”完全是同一个词,难怪人家党委书记横竖听不明白。
  小号手和玲玲纵情地笑着,他们什么都不怕了,什么都顾不上了,能顾得上的就剩下笑了!
  小号手当然得为他的爆笑付出代价,这代价就是,从此以后不光是喇叭,连同小号手本人一起再也没有踏进过葛定国同志家的门,当然,还有玲玲。
  葛定国同志的第二次离婚比第一次离婚要艰难得多,原因是一开始苗岭秀不同意离。
  苗岭秀知道葛定国同志褊狭,固执,蛮不讲理,但她说什么也没想到葛定国同志居然会提出跟她离婚,要知道是葛定国同志大她二十多岁不是她大葛定国同志二十多岁呀!应该谁嫌谁才合理呀!居家过日子哪能没有矛盾没有口角呢?哪能吵着吵着说离就离了呢?苗岭秀根本没把这当回事。苗岭秀既不同意协议离婚,葛定国同志就打上了法庭,苗岭秀这才认真了。苗岭秀说什么心理也不能平衡,就提出葛定国同志的财产应当和她平分,葛定国同志很爽快地答应了,谁知到法庭上葛定国同志说他只有五千块钱,苗岭秀差点没击鼓喊冤!苗岭秀对法官说,这老头绝对在骗人!我进他家门时他就已经有八万块钱存款了,是他亲口跟我讲的,存单我也见到了,我到他家两年来又存了有两万多块钱,全是我亲自去银行存的。老头花钱很节省的,现在怎么可能才只有五千块呢?法官说:请你出示证据。苗岭秀拿不出一张存单的证据。法官说:那我们没有办法,我们只认证据。苗岭秀当时就差点气得晕死过去。原因是苗岭秀事先确实毫无离婚的准备,存单早被葛定国同志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一一转走了,转到哪儿去了除了葛定国同志外再没第二个人知道。葛定国同志十分大度地对法官说:我只有这五千块钱存款,本着尊重妇女的原则,我留两千,给她三千!
  葛定国同志就这样结束了他的夕阳红。
  西西一家又搬回了柳絮园3栋16号。
  家里重新又找了一个保姆。看着家里重又恢复成了两年前的样子,西西真有点百感交集。西西一边收拾着屋里屋外,一边想着这些年来的日子,想着苗岭秀和玲玲。西西想,其实苗岭秀这个人并不坏,在和自己和父亲的矛盾中苗岭秀也没什么错,想想父亲葛定国同志,一心想过一种全新的生活,委实说也没什么错,玲玲和小号手就更没什么错了,究竟谁错了呢?错在哪儿了呢?好像谁都没有错。一群没有错的人搅和到了一块儿,就能把生活搅和成这么一团糟。
  家里很快恢复了原样,可西西总感觉少了些什么。少了什么呢?还是小蓓提醒了西西:妈,少了楼上的三弦!真的,是少了三弦。楼上18号十几年如一日的琴声没有了。
  西西有一天下班回来得早了点,看见老门卫一个人搬把椅子在大门口晒太阳,就凑上去跟老门卫搭讪,顺带问起了3栋18号。老门卫在这个院已经看了十几年的门了,干休所里所有的事都装在他的肚子里。听见西西问,老门卫说:
  “你是葛副司令家的老四吧?你好像有一阵子没回来啦?所里好多事你都不知道吧?闫所长的事听说了吗?”
  西西忙问:“闫所长什么事?”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0 查铁柱推翻了原先的供述 - 来自《国家公诉》

受检察长叶子菁的指派,起诉处处长高文辉拟代表检察院出庭支持对查铁柱和周培成的公诉。接过查铁柱和周培成放火案全部卷宗,准备起诉材料时,高文辉发现了一个重要细节:查铁柱八月十五日承认故意放火,而八月十四日晚上,查铁柱的老婆喝农药自杀未遂。这就让高文辉想到了一个问题:查铁柱承认放火时,是不是知道了他老婆自杀的事了?如果知道,是不是会产生绝望情绪,自诬其罪?   这事关系太重大了,涉及到整个案子的定性,两条人命,还有检察机关将来的错案责任,高文辉不敢大意,向叶子菁做了汇报。叶子菁没任何犹豫,责令高文辉和起诉处把这事彻……去看看 

1-14 关于文学的商业性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民主制度不仅使实业阶级染上了文学爱好,而且把商业精神引进了文学界。在贵族制度下,读者吹毛求疵,人数不多;而在民主制度下,却不难迎合读者的心意,但读者的人数众多。因此,在贵族制度的国家,文人要想获得成功,就必须付出巨大的努力,这种努力可能使文人得到很高的荣誉,但决不会使他们赚取大量的金钱;而在民主制度的国家,一个作家却可以通过廉价推销作品获得大大的财富和小小的名气。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不需要人们的钦佩,而只要受到人们的欢迎就可以了。由于读者越来越多和需要日新月异,所以没有什么价值的书也能畅销。在民主时代,读者大……去看看 

第七章 私营石油公司为何梦破 - 来自《中国黄河调查》

如果说处于历史沉睡之中、经历最顽固计划体制塑造的陕西,在黄土高原的紧紧包围中还没有主动地抛弃阻碍它走向现代工业文明的保守和封闭的观念,并建立起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规则,那么陕北私营石油开采权的破灭,恰恰说明资本自由竞争的精神,还没有扫除笼罩在他们身上的计划经济的阴影……招商引来石油开采浪潮  如果说处于历史沉睡之中、经历最顽固计划体制塑造的陕西,在黄土高原的紧紧包围中还没有主动地抛弃阻碍它走向现代工业文明的保守和封闭的观念,并建立起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规则,那么陕北私营石油开采权的破灭,恰……去看看 

八 野兽为何往外蒙跑 - 来自《自由人心路》

我在内蒙古旅行过几次,每次都对那里的生态恶化状况感到震惊。1998年我去内蒙古东部,所见到的情景让我对未来感到非常担忧。下面的感想就是摘于我那趟旅行所记的随笔。野兽为何往外蒙跑中国历史上经历过的崩溃时期,大部分情况是政权解体以后,社会上立起形形色色的山头,拉起大大小小的杆子,虽然打着各种名号,但本质上都是一些军阀土匪。那些小土匪之间就互相征战,打来打去,打到最后打出一个大土匪,他就登基做皇帝,就成了正统。刘邦、朱元璋那样的流氓、偷牛盗狗之辈,一当上皇帝也就神圣了,就成了历史上的头面人物。圣旨一下,威加四方。……去看看 

3-3 美国人为什么在本国不太爱激动而在我们欧洲又表现得过于激动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美国人同一切严肃而自重的民族一样,也有记仇报复的心理。他们几乎不会忘记人们对他们的冒犯。但是,要冒犯他们也不容易,他们的怒火爆发得固然缓慢,而消失得也同样缓慢。在贵族当政的社会里,一切事务都由少数几个人主管,人与人之间的公开往来有比较固定的常规。因此,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清楚地知道如何对人表示尊重和好意,并相信他人也会同样知礼。上层阶级的这种习惯,后来便成为其他所有阶级的典范。此外,其他阶级也各自定出使本阶级的成员必须遵守的规矩。因此,守礼的规矩形成了一套复杂的繁文缛节,一般人很难掌握,稍有违反,即可造成损……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