卅四

 《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如此危急的时刻,小号手和玲玲突然齐声爆发出一阵大笑,“继女”听上去和“妓女”完全是同一个词,难怪人家党委书记横竖听不明白。
  小号手和玲玲纵情地笑着,他们什么都不怕了,什么都顾不上了,能顾得上的就剩下笑了!
  小号手当然得为他的爆笑付出代价,这代价就是,从此以后不光是喇叭,连同小号手本人一起再也没有踏进过葛定国同志家的门,当然,还有玲玲。
  葛定国同志的第二次离婚比第一次离婚要艰难得多,原因是一开始苗岭秀不同意离。
  苗岭秀知道葛定国同志褊狭,固执,蛮不讲理,但她说什么也没想到葛定国同志居然会提出跟她离婚,要知道是葛定国同志大她二十多岁不是她大葛定国同志二十多岁呀!应该谁嫌谁才合理呀!居家过日子哪能没有矛盾没有口角呢?哪能吵着吵着说离就离了呢?苗岭秀根本没把这当回事。苗岭秀既不同意协议离婚,葛定国同志就打上了法庭,苗岭秀这才认真了。苗岭秀说什么心理也不能平衡,就提出葛定国同志的财产应当和她平分,葛定国同志很爽快地答应了,谁知到法庭上葛定国同志说他只有五千块钱,苗岭秀差点没击鼓喊冤!苗岭秀对法官说,这老头绝对在骗人!我进他家门时他就已经有八万块钱存款了,是他亲口跟我讲的,存单我也见到了,我到他家两年来又存了有两万多块钱,全是我亲自去银行存的。老头花钱很节省的,现在怎么可能才只有五千块呢?法官说:请你出示证据。苗岭秀拿不出一张存单的证据。法官说:那我们没有办法,我们只认证据。苗岭秀当时就差点气得晕死过去。原因是苗岭秀事先确实毫无离婚的准备,存单早被葛定国同志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一一转走了,转到哪儿去了除了葛定国同志外再没第二个人知道。葛定国同志十分大度地对法官说:我只有这五千块钱存款,本着尊重妇女的原则,我留两千,给她三千!
  葛定国同志就这样结束了他的夕阳红。
  西西一家又搬回了柳絮园3栋16号。
  家里重新又找了一个保姆。看着家里重又恢复成了两年前的样子,西西真有点百感交集。西西一边收拾着屋里屋外,一边想着这些年来的日子,想着苗岭秀和玲玲。西西想,其实苗岭秀这个人并不坏,在和自己和父亲的矛盾中苗岭秀也没什么错,想想父亲葛定国同志,一心想过一种全新的生活,委实说也没什么错,玲玲和小号手就更没什么错了,究竟谁错了呢?错在哪儿了呢?好像谁都没有错。一群没有错的人搅和到了一块儿,就能把生活搅和成这么一团糟。
  家里很快恢复了原样,可西西总感觉少了些什么。少了什么呢?还是小蓓提醒了西西:妈,少了楼上的三弦!真的,是少了三弦。楼上18号十几年如一日的琴声没有了。
  西西有一天下班回来得早了点,看见老门卫一个人搬把椅子在大门口晒太阳,就凑上去跟老门卫搭讪,顺带问起了3栋18号。老门卫在这个院已经看了十几年的门了,干休所里所有的事都装在他的肚子里。听见西西问,老门卫说:
  “你是葛副司令家的老四吧?你好像有一阵子没回来啦?所里好多事你都不知道吧?闫所长的事听说了吗?”
  西西忙问:“闫所长什么事?”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余论五 对50年代苏联援华贷款的历史考察 - 来自《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

20世纪50年代,特别是50年代的中期,苏联给予了中国大规模的经济技术援助,提供贷款是苏联援助中国的方式之一。然而,苏联究竟向中国提供了多少贷款,其中有多少属于军事贷款,有多少属于经济贷款,这些贷款的具体情况如何,学术界至今没有一致认可的说法。中苏双方政府从未公布过苏联向中国提供的贷款全面情况,故而曾引起外间各种猜测和估算。1960年8月9日美国中央情报局一份报告说,从1950年到1956年苏联向中国提供了约13亿美元(52亿卢布)的贷款,其中4.3亿美元用于经济发展,其余部分主要用于购置军火。也有的美国专家估计为22亿美元(合88……去看看 

第06章 - 来自《我主沉浮》

一九八七年省城大众池室的浴池里一片面汤似的混浊。泡在同一池混水中的钱惠人、赵 安邦和马达,隔着一层白蒙蒙的水雾,还天各一方,尚未相会相知。如果那天赵安邦硬是不 让钱惠人帮着搓背,二人提前离去了,真理和真理的历史性会晤就将失之交臂。事后回忆起 来,钱惠人还想,创造历史有时是必然的,比如由刘集镇分地引发的三十年不变;有时却具 有偶然性,比如发生在省城的伟大的洗澡。  那时真苦啊,赵安邦带了个行政记大过处分,到文山地区最穷的农业县白山子做分管工 业的副县长,这明显是不受重用。几个副县长中,农业县长排名第一,排第二的……去看看 

在通讯技术高度发达的时代。中美两国首脑却通过巴基斯坦渠道用古老的方式传递信件…… - 来自《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基辛格曾经形容,如果说毛泽东让斯诺上天安门是拿着一把轻剑来传递信息的话,尼克松却举着一柄大锤来传达他自己的信息。就在斯诺上天安门的前两天,即九月二十七日,尼克松在对美国《时代》周刊记者发表谈话,重点谈了刚结束不久的约旦危机。尼克松有意识地在谈话中插进了,一段关于中国在世界上的作用和他自己在这里面的作用的寓意很深的话:  “……也许在五年时间里,或甚至十年时间里还不可能起这种作用。但是,在二十年内,它应当能起这种作用,否则的话,世界就会处于致命的危险境地。如果说在我去世之前,有什么事情要做的话,那就是到中……去看看 

第十二章 怀疑哲学 - 来自《人类理解研究》

第 一 节  人们为证明神明的存在和无神论者的错误起见,曾经有过许多许多哲学的推论,在任何别的题目方面,都没有过那样多的推论。可是最富于宗教性的哲学家们还在争论,是否有任何人可以盲目到家,竟至在沈思冥想之后还是一个无神论者。这两种矛盾我们将如何加以调和呢?巡游骑士们在周历各处来扩清世上的毒龙和巨人时,他们对于这些妖怪的存在,是从不曾有丝毫怀疑的。  怀疑论者是宗教的另一个仇敌,他自然而然地激起了一切神学家和较严肃的哲学家的愤怒(这种愤怒是没有来由的),因为我们还不曾见有一个荒谬万分的人物,在行动或思辩……去看看 

10 Enterprise and Profit (continued) The Salaried Manager - 来自《风险、不确定性和利润(英)》

Part III, Chapter X Enterprise and Profit (continued) The Salaried Manager  The typical form of business unit in the modern world is the corporation. Its most important characteristic is the combination of diffused ownership with concentrated control.*32 In theory the organization is a representative democracy, of an indirect type. The owners elect directors whose main function is to choose the officials who are said actually to carry on the business of the company. The dire……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