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个人要活得象一棵参天大树

 《当代哲人李正天》

“国有危难挺身而出,名利将至退避而去。”前者体现了一种基督救世精神,后者则体现了道家在名利面前的逍遥精神。李正天将道家与基督性集于一身,这本身就是一个奇特的现象,一个谜。

传闻中的李正天,在某些人心目中是个叱咤风云的传奇式英雄。富于辩才,说话滔滔不绝。当年不少亲睹李正天在万人大会上批斗场面的人,由于传媒对他的封杀,无缘看到后来李正天在哲学、美学和艺术上取得的巨大成就,对他的认识基本上还停留于此。

其实现实中的李正天,一袭长袍常年不离身,容易让人联想到鲁迅与李敖。初次见到他的人,还以为他是牧师、高僧或是道长,事实上他确实有很强的宗教情结。

李正天,大光头、大胡子、头生奇骨,不但须眉很长、而且彩眉垂眼,两耳长毫,真是道骨仙风,超尘拔俗,一副奇相。一双大皮靴,从小穿到今没有变过式样,所以“大皮靴”成了他的花名。脱光了膀子,他那粗短身材,就象一个武士。

生活中的李正天,善良、单纯、常常糊涂,难得精明,常被身边熟悉的人拿来取笑。为人讲义气、重诺言,但是有时也会轻信他人,受骗上当。他待人宽容(注十四),以德报怨。经常会看到人的长处。对于新的或有争议的东西,他通常采取尊重和悬置的态度,力争让事实来说话。他时间观念非常强,宁可他等人,不让别人等他,没有一般文人拖沓散漫的习气。

他认为哲人不树私敌,能同各种不同层次的人交往,但并非总是他讲话,在更多的场合则是他在倾听。个人的事通常忍让谦和,即使受了委屈,也不把它当回事,平时他则显得与世无争,不见锋芒。

他主张“大胜不败,大智弗知,大立不破,大道弗争”,但他补充说,这是一种高境界,与老子的“大巧若拙”、与孙子的“不战而屈人之兵”相类。

在大是大非面前,或者身边的人遭受不公正的待遇、受到不应有的屈抑时,他又往往出人意外地挺身而出,悖然而起,一下就铮住混乱的场面。但是当有人为李正天蒙受压抑之境而欲鸣不平时,他首先考虑的是别人的安危:“我不怕死,但我无权利让他人为我牺牲。”

李一哲事件平反之后,李正天将大量的时间用于教学和少儿教育,从事产业策划,一些当地知名企业还邀请他去做顾问。当然,李正天的生活离不开夫人艾欣。艾欣作为象征主义的油画家,性格善良、谦和,话语少,集才气、大气、静气和美貌于一身。有人说,似乎老天爷看到李正天遭到巨大的苦难和三十多年的压抑,所以才把艾欣这样天下少有的美人送到他身边。

作为一个思想家,在广州美术学院这样属于官方体制的教育环境下能讲自己的话、自己的思想而不挨批斗,在常人看来,简直是个奇迹。

我常常想:这是什么样的思想家呢?

奥伊肯对一些摒弃生活,献身思想上帝的贤哲如康德、斯宾诺莎们似隐隐不满。因为他们将人类的潜能、丰富性局限于思想认识一端,成为思想传播的机器。克尔凯戈尔闲适着,尔后思考上帝、存在的生活方式已被证明不足为取。因为他割裂了或者说忽视了历史、抛弃了人生的意义,使人的思维肢离破碎,人仿佛被注入迷魂汤一般,忘却自身的全部历史(当然包括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犹如一个失去记忆有待唤醒的病人,这对于中国人是很难理解的,但人类依然要感谢他们。

陀斯妥耶夫斯基怎样走向精神分裂症?包括尼采。人的思想与其生活实则是很难分离的存在,尤其在一个智者那里。一个思想者,他的抑郁气质、他的精神分裂症倾向和他的高傲、自我中心是与其生活历程休戚相关而又互为表里的。

在这个知识为多数人愈来愈庸俗化的今天,智者不仅仅需要姿态,更需要智慧,要能沉得住气,有真美的爱情,要有对生活乐趣的享受和拥有相对自由的时空。要有同知识的庸俗化坚持斗争的坚韧心性。这种知识的庸俗化简言之即:曾受过教育的人抛弃了作为人类一份子最后一息固有的良知和使命,而在自然人的层面上,极其贪婪地占有生活,它以那种缺乏社会责任感与独立人格、极端自私狭隘和自我中心的知识新权贵为表征。

追求真理的路途常常是这样:一面令人感到有真知灼见,一面又显得很虚弱;一面怀抱着坚定的信念而乐观,一面又因生存的困窘时常尴尬;一面是有着令人敬畏的精神面目,一面又艰苦着,衰弱着。有的人因此害怕了,就“掉头而返”,有的人半途而退,退了以后挣了许多营生就聊以自慰、自嘲。有的逃避之后陶醉世俗温柔乡中,说:“幸亏当初没有走那条路”。有的由此变得园滑世故。

李正天以他那独行特立的姿态,证实着思想家的道路在这个时代不仅是光明磊落的,而且是气正道大的。他的家室(注十五),他的精神风貌与人格气质,都提供了一个历史勿庸置疑的明证,至少打破了这样一个神话:仿佛现实中的思想者只能是以密谋家的身份出现,或本雅明笔下所说的:在人群中湮没自己,在孤独中是自己的巨人。李正天常常这样对身边的人说:“一个人要活得象一颗参天的大树,不要做一个随风飘动的小草。你是大树,即使倒下也是一条梁;你是草芥,随时会被人踩成泥浆。”

一些生活、心灵、生命的创造者,他们极大地拓展和丰富了人类存在的意义与深广度,拓展了存在的疆域。

——————

注十四:很多人常指责李正天对人过于宽容。我经过长期观察发现,他实际是主张中肯称人之长,谨慎提人之短。他常说,表扬错人,那是水平问题,批评错人,往往损害他人的尊严与人格,他的宽容实际上是他根深蒂固的对人权的尊重。再者,他认为中国人口太多,机会太少,这是产生内耗的一个重要原因。然而,人应该首先珍惜他人的长处。

注十五:在广州美术学院,见到没有安装防盗门防盗网的,可能就是李正天的家。来到他的家,就使人想起了波普尔或鲁迅的家;这的确是哲人的家室——除了顶天立地的大书柜和雕塑柱,就是那架三角钢琴;巨大的窗户和客厅,明亮宽敞。难怪有人说“小偷不偷李正天的家,因为小偷不偷精神”。有人统计过,当年鲁迅月平均收入竟相当于今天的两万元,这是他能从事独立思想的经济基础。同样,李正天思想能独立,能思考广义本体论乃至第四产业这样一些重大的哲学问题和社会问题,也靠的是经济上的独立。贫穷潦倒的人往往身不由已或者情绪偏狭,这也是李正天并不满足于同情弱者,而重视研究产生腐败、贫弱的根源并关注整个生产方式的更新的经济基础。李正天认为,思想者不应该成为别人皮上的毛。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章 相对剩余价值的概念 - 来自《资本论(第一卷)》

工作日的一部分只是生产出资本所支付的劳动力价值的等价 物。到现在为止,工作日的这一部分被看作不变量,而在一定的 生产条件下,在社会现有的经济发展阶段上,它实际上也是这样 的。在这个必要劳动时间之外,工人还能劳动2小时、3小时、4 小时、6小时等。剩余价值率和工作日的长度就取决于这个延长的 量。如果说必要劳动时间是不变的,那末相反,整个工作日是可 变的。现在假定有一个工作日,它的总长度以及它的必要劳动和 剩余劳动的划分是已定的。例如ac线a——b——c代表一个十二小时工作日,ab段代表10小时必要劳动,bc 段代表2小时剩余劳动……去看看 

引子 - 来自《周恩来的最后十年》

我初到周恩来身边时,年近古稀的周恩来仍然是人们印象中的潇洒、精力过人的东方式政治家风范。  然而,在那疯狂的十年中,作为国家总理的周恩来扮演了一个“救火队长”的角色。全国几亿人被无端地卷进了这场莫名其妙的“大革命”之中,整个国家变成了一个大火药桶、大战场,经历着大灾难,几乎没有一个家庭能够幸免。  “十万火急”的电报每天像雪片似地飞进总理值班室:请求总理制止武斗、恢复交通、释放被抓走的人,还有抗灾救灾……  周恩来原先的那些副手们,打倒的打倒、靠边的靠边,或徒有其位并无其权。于是,周恩来什么事情都……去看看 

第一章 建立一座山巅之城——马萨诸塞海湾殖民她的清教徒 - 来自《美国人:开拓历程》

“我要讴歌基督教创造的奇迹。为逃避欧洲的腐败堕落,他们来到美洲的海滩;……感谢上帝庇祐,把印第安人的荒芜之地变得光辉灿烂。” ——科顿·马瑟  一六三○年春天,三百五十吨重,装载着二十八门大炮、五十二名船员的“阿尔培拉”号止载着马萨诸塞海湾殖民地未来的领导人横越大西洋向西驶去。“阿尔培拉”号船于当年三月二十九日从怀特岛的考威斯出发,直到六月下旬才抵达北美洲。乘客们有各种办法去消磨时间、加强团结和祈求上帝饶恕,但是最普遍的办法大概是布道会。这些人的领袖约翰·温思罗普在向同船各人讲道时,便已敲定……去看看 

第七章 冷泉港 - 来自《情有独钟》

我是大自然的一小片。——艾伯特·爱因斯坦甚至在美国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大西洋这一岸老百姓的生活还是运行如常。大部分美国人感觉到战争的存在是在许多日子以后了。而且,生物学家不象他们在物理学方面的同事,在战争期间,始终保有相当的自由。第二次世界大战不是一场生物学家的战争。在偷袭珍珠港前夕,麦克林托克又把精力消耗在私人的动荡之中。她又一次被解雇了。在离开密苏里时,她丢掉了她的唯一的职业,没有其它的指望。“我知道我可以干些事情,我不会饿死。”但除了面包和黄油之外,作为一个生物学家,她需要一个场所可以……去看看 

第二编 宏观经济(一) - 来自《谁妨碍了我们致富》

扩大再生能源利用的社会经济条件   能源可分为可再生的和可耗竭或不可再生的,后者是指矿物能源,如煤、石油、天然气。从地质学的角度看,矿物能源也在积存和生长,但其速度非常之慢,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人类在短短的几百年间托尽大自然几亿年内生成的矿物质能。以现在的消耗速度估计,石油将在几十年内耗尽;天然气将在不到100年内耗尽,煤则还可以用500年左右,这些都是将发生在几代人之后的事。如果我们抱着对子孙后代不负责任的态度,或者相信船到桥头自会直,将来的科学技术自会有办法对付,似乎可以高枕无忧地继续我们目前的生活方式……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