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赴美就医

 《李宗仁传》

  国民党残余势力自广州逃往重庆后,蒋介石凭着他的嫡系部队控制着重庆城以及川东的防务,为所欲为。此时,李宗仁只身雾城,一举一动都在蒋氏的监视之下,如堕瓮中,任其摆布。他强烈地感到蒋介石又要出山了,蒋介石想复出,但又要借李宗仁之口,企图把自己扮成“非己莫属”的残局收拾者。这快李感到人格受到了侮辱,异常气愤,对游说者大发脾气。对此李本人有一段生动的描述:

   果然,不久吴忠信、张群、朱家骅便先后来找我,他们不敢明言要我劝蒋复职,只是含糊其辞他说,当前局势紧张,希望我拍一电报请蒋先生来渝坐镇。其实蒋先生飞来飞去,向来不需要我敦请,现在何以忽然要拍电促驾呢?他们辞穷,便隐约说出希望我声明“引退”,并参加他们劝进。当天吴忠信仍向我叨叨不休时,我勃然大怒说:“礼卿兄,当初蒋先生引退要我出来,我誓死不愿,你一再劝我勉为其难;后来蒋先生处在幕后掣时,把局面弄垮了,你们又要我来‘劝进’。蒋先生如果要复辟,就自行复辟好了,我没有这个脸来‘劝进’”。

  李宗仁态度坚决,吴忠信、张群、朱家骅等感到无趣,遂再也不敢勉强他了。但事情并没在李宗仁的一怒之下就此了结。在张群的策动下,台北的《中央日报》于11月1日在头版头条发表了《川康渝人民谒诚效忠,电迎总裁莅渝领导》的文章。报纸为蒋介石制造复出的舆论,强奸民意,李宗仁预感到问题的严重性,自己可能会落到身不由主、被迫签署“劝进书”的可悲境地。于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以出巡为名去昆明。11月2日,李宗仁率随员数人,专机飞往昆明。昆明环境虽好,李只小住几日便离去。那是因为,李宗仁到昆明后,云南省主席卢汉郑重向李建议:蒋介石要复职,可由我两人发电报给蒋,建议把国民政府迁到昆明,等蒋一到昆明,便把他扣起来,李宗仁听了卢的话,心想卢已动摇,蒋一旦来昆,卢可能会将自己连同蒋介石一同扣押起来。李宗仁想到此处,毛发悚然,但依然强作镇静,劝说卢明人不要做暗事,心里己决定赶快离开昆明。另外,李刚到昆明,张群便衔蒋介石之命,跟踪追迹,让李回重庆。既不能在昆明久呆,但也绝个能回渝,一旦回去必然是“劝进书”的第一签名人,实是奇耻大辱。为摆脱险境和纠缠,李宗仁突然决定11日下午乘“天雄号” 专机离开昆明往桂林。

  12日上午,李宗仁在文明路官邸约白崇禧、李品仙、夏威、徐启明等会谈,着重研讨“和”与“战”、“进”与“退”的问题,此时的桂林也已是风声鹤唳。解放军的前锋逼进了湘、桂边境的黄沙河,不但攻下南宁指日可待,就是整个西南的解放也是时间问题了。对此,李、夏、徐等人看得很清楚,但李宗仁不死心,还以为孤悬海隅的海南岛可作为顽抗的最后立足之地,故于11月16日坐专机飞往海南岛视察。然而海南岛的兵力不足1万人,防务极为单薄,兵力都让蒋介石撤到台湾去了。至此,李宗仁才感到国民党统治己到了无以挽救的地步,心情坏到了极点;加以近期来,连日奔波,过度疲劳,致使胃病大发,便血不止。胃出血病,是李家的夙疾,他的长辈们多死于这种病魔之下,今李宗仁亦患斯疾,不免心悸,为了保住一命,同时也可摆脱困境,于是他决定赴美就医。白崇禧、夏威、李品仙也深以为然。

  11月19日晚,李宗仁派手下先到香港,通知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告知李宗仁总统将经港赴美就医,请其转告港英当局。

  11月20日上午8 时,李宗仁离邕飞港。临行前,他发表了书面声明:  

  余……胃病复发,十二指肠有流血征象……因决于本日赴港,转美检验……。日前局势严重,不敢自逸,余决以最经济之时间,致力于体力恢复,俾今后得以全部精力与我军共同战斗。在治疗期间,六中枢军政事宜,己电阎锡山院长负责,照常进行;总统府日常公务,则由邱昌渭秘书长及刘士毅参军长分别代行处理。

  到达香港后,李宗仁立即住进一家医院,作止血的初步治疗。蒋介石对李经港赴美就医之举感到突然,当天夜里派人去香港挽李回重庆,但无结果。22日,朱家骅等人带着蒋的亲笔信赴港,劝李带同医生及所需药品返渝,但李仍未应允。李知道蒋不会罢休,于是想早日离港赴美,井征求了顾孟余意见。顾认为,要摆脱蒋介石的种种阻挠,必须以代总统的名义前往,因为“国家元首”进入美国,不需办理签证手续,不会受到任何阻挠”。

  11月27日,国民党政府驻美大使顾维钧电李宗仁:美国务院通知,同意代总统来美就医。盼将随员名单电告。李一意孤行招惹了蒋介石的嫉恨,28日,在他的指使下,重庆国民党常委会向李宗仁摊牌:决定让蒋介石复行总统职。蒋向李摊牌,李宗仁一改过去对蒋不敢对抗的做法,于29日会见朱家哗、洪友兰,告以 “本人具有‘法统’地位,不受中央常会决议所约制”。12月2日,李宗仁又指示黄旭初从广西财政厅取出一笔外汇。12月5日上午 8时许,李宗仁谐其夫人郭德洁、长于李幼邻、次于李志圣,以及李汉魂、私人医生、秘书等人,从香港启德机场坐机赴美。李宗仁到达纽约后,即住进哥伦比亚大学附设的长老会医院就医。这家医院,是世界著名医院之一,在那里聚集着许多名医高手,李宗仁在那里不但手术成功,而且很快痊愈。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托克维尔论自然条件、法律与民情的均衡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革命》导读》

《论美国的民主》第九章“有助于美国维护民主共和制度的主要原因”导读毛寿龙 美国实行了民主共和政制,并且成功了,其原因是什么呢?在这一章,托克维尔集中讨论了这个问题,并给出了三个原因:上帝为美国人安排的独特的、幸运的地理环境;法制;生活习惯和民情。《论美国的民主》上册第一卷详细探索了其地理环境、历史传统和法制,其中法制方面探讨得最为详细,这里只是简要总结了核心的观点,认为在法制方面,有利于维护民主共和制度的三大原因是:联邦体制,乡镇制度和司法制度。联邦体制,使得美国把大共和国的强大性和一个小共和国的安全性结……去看看 

第一卷 - 来自《高卢战记》

一、高卢全境分为三部分,其中一部分住着比尔及人,另一部分住着阿奎丹尼人,而那些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叫克勒特人、我们称之为高卢人的,住在第三部分。所有这些人,彼此之间的语言、习俗和法律,各不相同。高卢人跟阿奎丹尼人接界的这一边,由加隆纳河分隔着,跟比尔及人接界的这一边,由马特隆纳河和塞广纳河分隔着。所有这些人中,最勇悍的是比尔及人,因为他们离开行省的文明和教化最远,并且也是商贩们往来最少、那些使人萎靡不振的东西输入也最少的地方;再则还因为他们离开住在莱茵河对岸的日耳曼人最近,在跟他们不断作战的缘故。也就是为……去看看 

第三章 物质的性质 - 来自《哲学问题》

在前一章里,尽管找不出足以证明的理由,我们还是一致同意这种想法是合理的:我们的感觉材料——譬如说,我们认为和我的桌子相联系的那些感觉材料——实际上是某种不依赖于我们和我们的知觉而独立存在的东西的标志。那就是说,超乎颜色、硬度、声音等等对我构成为桌子现象的那些感觉之外与之上,我还假定有某种东西的存在,而颜色、硬度、声音等等不过是它的一些现象而已。倘使我把我的眼睛闭起来,颜色就不再存在了;倘使我把我的胳膊移开而不再接触桌子,硬的感觉就不再存在了;倘使我再不用指头敲桌子,声音也便不再存在了。但是我并不相信……去看看 

悲剧的诞生 22 - 来自《悲剧的诞生》

请关心的朋友单凭自己的经验,想象一部真正的歌乐悲剧的效果。我想,我已经从两方面描写了这效果的现象,所以您现在能够说明您的经验了。您会记得:看到在您面前表演的神话,您觉得自己被提高到一种“全知”的境界,仿佛您的视觉能力不仅是一种外在的能力,而是能够洞烛内蕴的,仿佛现在您凭借音乐的帮助,目击意志的沸腾,动机的斗争,激情的澎湃,一切了如指掌,宛若见到无数生动活泼的线条和图形在眼前,因此您能够潜入下意识情绪最微妙的秘奥之处。正当您感到自己对具体化和形象化的要求达到最高度时,您就同样明确地觉得:这一系列的梦境艺术的效……去看看 

十四 串谋 - 来自《产业组织》

超常的利润率能够通过一个行业中由厂商组成的卡特尔或不很明确的勾结来实现。在这一章,我们将讨论各个厂商表现出来的彼此进行串谋的愿望,也将讨论为什么串谋协议往往趋于瓦解的原因。当一项串谋协议是合法和公开时,它一般就被称为卡特尔,然而,经济学家们经常谈论的却是同一行业中厂商间签订非法串谋协议的卡特尔。一个卡特尔可以被认为是同一行业的一群厂商为了提高它们各自股东的净价值状况而联合在一起的形式,这种联合可以通过如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采取的固定价格及限制产量来实现,也可以通过共同承担广告费用,使阻止行业……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