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记 图书

圣雄甘地是印度民族主义运动和国大党领袖莫罕达斯·卡拉姆昌德·甘地(मोहनदास करमचंद गाँधी,英文名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1869.10.2-1948.1.30)的尊称。他既是印度国父,也是印度最伟大的政治领袖。他带领国家迈向独立,脱离英国的殖民统治。他的“非暴力”的哲学思想,也就是他说的“satyagraha”(意为“精神的力量、真理之路、追求真理”,英语译成soulforce),影响了全世界的民族主义者和那些争取和平变革的国际运动,鼓舞了其他的民主运动人士如马丁·路德·金、曼德拉。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六章 我已经收到上帝的邀请 - 来自《乔治·布什自传》

1975年 北京   在我就任美国驻毛的中国联络处主任刚刚一个月的时候,亨利·基辛格将访问北京。这是我就任后在外交上遇到的第一个大挑战。   在70年代中期的那些年里,如果你是福特政府的一名成员,只要说出“中国”这个名字,不管亨利·基辛格在哪里——开罗、耶路撒冷或者巴黎——他的触角都会颤抖几下。中国是亨利的私人外交领域,是他取得最大外交业绩的地方。   基辛格突如其来的北京之行已经过去四年了。那是尼克松总统对中国采取的历史性主动行动的第一步。现在尼克松总统已经下台,但他的国务卿仍然指导着美国总的……去看看

3-1 寒门将子之谜 - 来自《十大元帅之谜》

一个贫寒的农民家庭养育的苦孩子,日后成为挥戈疆场的“常胜将军”,这其中必然有着不寻常的经历。是天助?还是人为?   1.1 刘家溯源——“优人之后”与“皇族之后”   1892年12月4日,刘伯承出生在四川省开县赵家场张家坝一户农民家庭里,因为他出生时曾祖父刚去世两个月,所以父母给他取名孝生,字明昭。   在封建的旧中国、刘伯承的祖辈也经历了人间的磨难。曾祖父刘国宇,祖籍四川省云阳县,靠种地和打铁过日子,但仍朝不保夕,日子格外清苦,实可谓寒门,无奈,曾祖父带领全家人迁至开县。   祖父刘政富,继承了父亲的产业和手艺,但由于……去看看

廿七 社会基础条件 - 来自《未来中国的选择》

社会基础条件是决定其他社会要素的基础,是我们赖以建构社会机制条件的决定性因素,对我们探求今后的发展方略具有深层决定意义。现分项简述如下:1、社会奋斗目标改革开放十几年来,我们始终牢牢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不动摇。所以,我国社会的奋斗目标仍然是:追逐和实现占社会成员绝大多数的人民的利益。我们要提醒读者,绝对不能轻视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因为它从最高层次上决定了所有社会行为及为此而建构的所有社会机制的走向,成为判断它们合理与否、正确与否的最重要的、唯一的价值标准:只要社会行为和社会机制有利于实现这一目标,那就是……去看看

后记 - 来自《妞妞》

1992年底,在妞妞死后一年,我把自己关在屋里,开始写这本书,于1993年 7月写出初稿。1994年7 月,完成第二稿。此后,我便把稿子搁了起来,一搁又是快两年。我对它不满意,想再改一改。然而,我终于发现我无法把它改得使自己真正满意了,决定只作必要的删节,便立即交付出版。   我不知道这本书该怎样归类。它不像小说,因为缺乏小说的基本要素——情节的虚构。它也不像散文,因为篇幅太长。它好像也不能归入报告文学一类,因为它的主角只是一个仅仅活到一岁半的婴儿,并无值得报告的事迹。最后我对自己说:就让它什么也不像吧,它只是我生命中的一段……去看看

第廿三章 北犯南逃 - 来自《麦克阿瑟》

春风得意马蹄疾,梦想回家过除夕;   半路杀出志愿军,马失前蹄怨人骑。   话说"联合国军"和韩国军突破三八线后,进展神速。在东线,1950年10月10日,韩国第1军团占领元山,17日占领咸兴。但麦克阿瑟仍坚持让阿尔蒙德的第10军按原计划在元山登陆。此举在许多人看来是毫无意义的"马后炮",且造成部队调动、后勤补给等方面的混乱,也贻误了利用第10军的余威,就近乘胜北进的战机。由于元山港布满水雷,需够的时间排除,致使原定的登陆时间不得不从20日推迟到26日,而且把第7师的登陆地点改在元山以北150英里的利原。在西线,美第l军从10月9日起……去看看

21 死亡场(Ⅰ) - 来自《九死一生》

一   在北大荒的第三个国庆节来临了,大家准备好好歇一歇。   9月30日上午,快吃中午饭时,排长盛桂林突然只通知我一个人:   “赶快收拾行李,进山打窑烧炭。”   “为什么只要我一个人去?”我不明白。   “那里已有一排人了。”他答非所问地说。   “为什么我们这个排单单让我一个人去?”我又重复问一句。   “不知道,”他说,“这可要问指导员。”   我立刻去找刘恩,他支支吾吾,要我去问派出所。我跑到了派出所,刘所长也支支 吾吾,说是以后再谈。   这时已开始下小雨了。我既无雨具,身体又弱不禁风,我担心独自冒雨进……去看看

十九、“领袖弃孤” - 来自《走出迷惘》

校“批清办”把原校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尤敏杰押交H系关押看管。可能是看中了H系地处一隅,可以避免“五·一六”分子们互相窥见到对方的处境进而揣测风向,给他们造成一种迷离难测的假象,加重他们的心理压力。更重要的是校头头们看中了“两王”和他们手下一帮子人的“杆儿劲”。校专案组指派孙蔚平负责监视了解尤敏杰的日常行为、思想,催逼他写交代材料,与校专案组保持日常联络等工作。系核心组则指派原来在分校当保卫的工人老崔看守尤敏杰。老崔是个少文化的粗人。他只能看管尤的生活和劳动,纯粹就是一个“看监卒子”角色。一到夜……去看看

第七章 攻取武昌 3、薛涛巷的妓女蚕儿真心爱上造反的长毛头领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五天后,从中路进军的塔、罗七千人马一路顺利地来到武昌城下。从水路进军的杨载福、李孟群一万水师,在城陵矶遭到曾天养的阻击,陈辉龙、褚汝航被击毙。杨载福收拾部队,乘曾天养得胜放松警惕的空隙,夜袭太平军,杀了曾天养。水师突破洞庭湖,此后,便顺流东下,没有遇到大的阻力。东路胡林翼、李元度率领的三千人马,军行迅速,驻扎崇阳、通城一带的太平军没有料到这一着,几仗下来吃了亏,便丢下城池粮草,向武昌靠拢。胡林翼一路战果最大:收复通城、崇阳两城,得粮食二十万石,马草无数,先行向朝廷报捷。十天后,这三支队伍便会师武昌城下。水师在北,中……去看看

内容提要 - 来自《文革流浪》

本书作者和妹妹在文革中(知青时期)的一段流浪旅行经历,曲折复杂让人感叹。一对知青兄妹在严峻现实中,既饱经世态炎凉又感受人间的难得真情。命运的阴影始终和他们相伴,同时还有母亲的病弱身影和昏浊泪水浸透着那前方的迷茫之路。八十天的流浪生活,给两个坚韧顽强的青年上了人生重要一课,每个故事每个细节读来都感人至深。书中另一条线索着重写了漂亮女知青红人生和婚姻的双重流浪,被男友欺骗又遭生产队长强奸的红在走投无路之时,只有用自己的青春、姿色去寻找和闯荡一条生路。然而除了在大凉山深处偶遇柏给了她爱与激情之外,那条……去看看

第七首 - 来自《神曲》

普鲁托“帕佩 撒旦,帕佩 撒旦 阿莱佩!”普鲁托用他那嘶哑刺耳的声音开言道;那位高贵的哲人——他无事不晓——为了给我壮胆,说道:“但愿你的恐惧不要把你压倒;不论他威力多大,也无法阻挡我们下到这断岩残崖。”接着,他转身面向那怒气冲冲的嘴脸,说道:“住口,你这该死的恶狼;把你的怒火咽进你的胸膛。来到这地狱深层不是没有原因:是上天愿意这样决定,因为米迦勒要惩办这嚣张的叛逆罪行。”正如那鼓胀的船帆被风卷起,随桅杆断裂而倒落下去,这残暴的猛兽也正是这样扑倒在地。贪财者……去看看

十七、看到新的希望 - 来自《李宗仁传》

正当李宗仁的健康不断恢复的同时, 1950年1月间,李宗仁接到国内报告,大陆已解放,蒋介石逃往台湾。   李宗仁虽然估计到国民党最终的失败和共产党的胜利,但他心里是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的。因此,当他得到大陆解放的消息,思绪万千,为了复兴国民党,重振旗鼓,很想去台湾再干一番,以“作恢复大陆的准备”。只是不久,蒋介石在台湾自行“复正大位”的消息,使他心灰意冷,未能如愿。因为他知道,一旦自己回到台湾,便会失去人身自由,成为张学良第二。但作为国民党的拥护者,他又不甘寂寞,在美施展外交活动,企图借美国政府的力量,给蒋施加压力,以蒋介石是……去看看

王嘉廉——新科技观的倡导者 - 来自《财富对话》

访美国CA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嘉廉   中央电视台 上海电视台   1999财富全球论坛特别报道   财富专访   采访时间:5分     记者:     王嘉廉先生,您好。现在在中国的上海正在举行′99财富全球论坛上海年会,您不能前来参加,但是我很想听听您对中国信息高科技产业(IT产业)的看法以及这个行业在全球的未来前景。     王嘉廉:     ′99财富全球论坛在中国召开,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它对中国和上海向世界介绍自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关于中国IT产业,我在十几年前就向中国进行了投资,IT产业在中国空间很大,……去看看

32 和平演变——“打一场无硝烟的世界大战” - 来自《邓小平的晚年之路》

一九八九年上半年在中国发生的政治风波,曾经使中国的党和和国家处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九月,当邓小平提出辞去军委主席职务的时候,苏联以及东欧的一些社会主义国家正处于剧烈的动荡之中。  一九八九年九月四日,邓小平说,国际局势还有另外一个方面,就是社会主义国家动乱。东欧、苏联乱,我看是不可避免,至于乱到什么程度,现在不好预料。帝国主义肯定想要社会主义国家变质。现在的问题不是苏联的旗帜倒不倒,苏联肯定要乱,而是中国的旗帜倒不倒。发达国家会对我们的戒心与日俱增大。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友好往来。朋友还要交,但……去看看

第七章 经验解释 - 来自《系统哲学引论》

认知系统也许像自然系统一样在自然界中是很普遍的,不过,对于它们的识别是通过对观察到的行为的类推来进行的,并且随着我们对那些与人类极不相同的各种系统的考察的进展,此种类推亦在不断的渐变中消失。断言关于其他人的心灵事件既是有意义的,也是有用处的,因为这有助于我们对作为与我们自己相似的人的他们的了解;而且,同样他,对某些种类的灵长目动物和其它哺乳动物的心灵事件作出断言,现今仍然是何意义和有用处的。然而,就与我们人类相距更远的系统而论,心灵概念的说服力和有用性都减退了。因此,想象关于原始有机体——诸如粘真菌、……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