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记 图书

《彭德怀传》由中央军委、总参谋部和总政治部批准立项,成立了学者、专家及彭德怀身边的工作人员组成的编写组,历时十余年,遍访了彭总生前生活、战斗过的地方和知情人,汇集了浩繁的文献、档案、回忆录和访问录等资料,本着“取材务求其实,着笔力求其直”的精神,撰写出彭总“临阵对敌雷霆之威,对党对人民的赤子之忱,政治上的松柏之节,生活上的冰雪之操和作风上的朴实无华”。书稿经中央军委、总参谋部、总政治部审定。邓小平为本书题写书名。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章注释 - 来自《客观知识》

[1] 这篇迄今尚来发表的长文是我于1970年初对前期讲习班所作讲演的一个修订和扩充,其要旨在于相当详细地回答人们对我的科学观的批评。我十分感谢约翰.沃特金斯,他通读过本文的草稿,并指出了其中的一个严重错误,幸好这一错误与我的主要观点无关。大卫.米勒十分慷慨地花费时间反复通读了全文,这不仅使我避免了至少三个类似的错误,而且避免了琐碎材料的堆砌以及文体的混乱,对此我深表谢意。[2] ① 当然,马克思曾说过(《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第11条):“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造世界。”本文这一高明而又作了……去看看

译后记 - 来自《君主论》

   2009/12/25
《君主论》的第一个中译本是伍光建(君朔)先生节译本,题名为马加维里著《霸术》,商务印书馆出版,有译者序。其次是曾纪蔚译,题名为意大利麦克维利著《横霸政治论》,上海光华大学政治学社出版,在版权页上无出版日期,根据译者四十年代在该校任教时了解,是1930年出版,有译者序。第三部译本题名为《君》,1934年中国文化学会出版。这些译本均系根据英译本转译,早已绝版。  1958年商务印书馆将此书列入世界学术名著选题计划,即向译者约稿。译者根据英译本译出后,为了译文信达起见,曾取英、美、法、德、日各国译本互相核对,发现文义莫衷一是,订……去看看

第六章 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 - 来自《海耶克》

一、弗赖堡岁月   在美国芝加哥的日子里,海耶克虽然在智力活动上仍然丰富深邃,但他精神上总是茫然若有所失,恍若无根游萍,没有一种居住在家园的归属感。此外,按照芝加哥大学规定,教授应于65周岁退休,并一次性领取一笔退休金,直至终老。就海耶克而言,65岁相对较早,而退休金亦不知几何,因此他对晚年生活的保障问题也时有忧虑。   1961-1962年冬季,海耶克收到了德国弗赖堡大学(University of Freiburg) 终身教授的聘书,同时,这一聘任还附带有提供他退休生活保障的吸引人的安排。鉴于他在美国的上述心境,海耶克接受了这一聘任,于1962年……去看看

第八章 不宣而战的货币战争 - 来自《货币战争》

“我们就像狼群站在高高的山脊之上,俯视着一群麋鹿。泰国的经济看起来与其说是一头亚洲的小老虎,不如说更像一只受伤的猎物。我们选择病弱的(进行猎杀),是为了保持鹿群整体上更健康。”[8.1]——美国时代周刊1997  本章导读  众所周知,谁能垄断某种商品的供应,谁就能实现超级利润。而货币乃是一种人人都需要的商品,如果谁能垄断一国的货币发行,谁就拥有无法限量的赚取超级利润的手段。这就是数百年来,为什么国际银行家要绞尽脑汁、处心积虑、无所不用其极地谋取垄断一国的货币发行权的原因。他们最高的……去看看

第23章 全线反击 - 来自《彭德怀传》

第一节 转守为攻   1951年4月初,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番入朝部队第十九兵团和第二兵团共6个军先后到达朝鲜战场,加上原在朝鲜作战的9个军,共有15个军约100万兵力(含后勤部队)。  4月6日,彭德怀主持召开志愿军第五次党委扩大会,讨论和部署第五次战役。参加会议的除先期入朝的9个军的领导人外,增加了新入朝的第三兵团和第十九兵团各军领导人,同时邀请朝鲜人民军前线指挥员金雄、金一等列席会议。会场设在上甘岭一个大矿洞里,由十几个炮弹箱垒成的会议桌摆在矿洞的中央。会议开始,彭德怀环视坐在两旁那些熟悉的和不熟悉的面孔,面带……去看看

笑话天道 - 来自《潜规则》

一   我在一个搞收藏的朋友家里,见过明朝正德年间(1506-1521年)的圣旨真品。一卷明黄色的丝织物,平滑精美厚实,上面写着极漂亮的楷书。劈头第一句话就是:"奉天承运皇帝制曰"。那下面的文字,当然都是传达天意了。   "奉天承运"这个意思,在圣旨出宫的仪式中得到戏剧性的体现。明朝的制度规定,颁布诏书时,要将诏书装在盒子里,用绳子吊着,从承天门上缓缓放下去,就好像圣旨从天而降,下边则有人跪接。明朝的历史学家余继登在《典故纪闻》卷十四里还讲了一个故事,说成化四年(1468年)秋天,负责办这件事的人不认真,降旨的时候绳子断了,装着诏书的……去看看

3-4 追溯近代科学之思想源流——读《近代物理科学的形而上学基础》 - 来自《现代化之忧思》

近代科学的起源,这是一片多产的学术园地。国外学院学者们近一个多世纪来为之贡献了汗牛充栋的文献,使当代思想家们在反思现代文明之现代性时,得以高屋建瓴,明察秋毫。遗憾的是,这块园地在我们学术界还是一块未曾开垦的处女地。它本该早就受到重视。当80年代人们讨论“中国近代科技落后的原因”时,西方近代科学何以起源的问题自然是一个首先必须解决的问题。今天,当后现代主义者们嚷嚷着要解构现代性时,他们理当搞明白现代性是怎么回事,然而奇怪的是,作为现代性之源头的近代科学之诞生,却往往不在他们的视野之内。在这个领域里专家……去看看

第五章 在北伐和反对蒋汪的斗争中 - 来自《林伯渠传》

随军出征  一九二六年四月,北方国民军在奉军和直、鲁联军的进攻下,撤离北京,退守南口。冯玉祥赴苏,段祺瑞下野,北京政权重新落到直系军阀吴佩孚和奉系军阀张作霖手中。在南方,湖南唐生智被直系军阀叶开鑫等赶出岳州和长沙,退至衡阳。稍后,在英日帝国主义的策划下,直系、奉系等军阀又在天津、北京举行会议,决定扫除所谓“南北二赤”:在北方联合阎锡山消灭国民军;在南方联合湘鄂川滇黔豫赣闽八省军队,驱逐唐生智出湘,围攻广东、广西。   面对着这种形势,在广大人民的要求和支持下,广东国民政府遂决定北伐。五月间,首先派出第四军叶挺……去看看

3-4 银行行长们的发言 - 来自《预言与劝说》

   2009/10/01
(1924-1927年)  一、1924年2月   在这个国家里有一个值得称道的传统,五大银行行长,每年都要抽出一天的时间举行一次聚会。平时他们一直忙于劝说他们的客户接受贷款,向大家解释银行业务的理论依据;而在这一天他们却可以抛开这些繁琐之事,彼此处于平等的地位,以语言为武器,畅谈他们的观点。每逢此时,大家都怀着浓厚的兴趣。这种聚会的意义还不止于此。他们都是金融界的代表人物,提出的都是关于金融的时尚蓝图。那么,关于货币政策,他们在这一年里说了些什么呢?   只有威斯敏斯特银行的华尔特·利夫先生一个人完全没有发言,其他的四……去看看

第一章:解读中国社会发展的一把钥匙 - 来自《外资与中国的过去现在未来》

20世纪后半期的中国是一本厚厚的书。如今,无论是专家学者、文人墨客,抑或普通百姓,都试图从各种不同角度来解读它。回顾自己的过去,审视自己的现在,展望自己的未来,这是中华民族进步的表现。那么,在这过程中,用什么作为切入点和基本线索来打开这本书的每一章呢?有人认为是意识形态上的变化,有人主张是政治上的变动,有人提出是经济上的变革,也有坚持说是文化上的变型,还有人强调是社会上的变迁。我认为,在变化、变动、变革、变型和变迁的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那就是对外开放。作为一种政策,对外开放是一种无形的,但是,它的重要载体则是有形……去看看

第一部分 第五章 战争的发生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争端愈来愈严重,发展成为一种流血的争斗;主要是因为,人们逐渐把武器的使用变成了一种手艺,而这种手艺对于那些爱好自由的自然人来说,要比那不平等的、不规则的劳动更有兴趣。在这种争斗里不只掠夺动产,并且人们也互相夺取已经成为私有财产的土地,并且把这称为占领。为了从这种占领中获得期望的利益,人们把这些土地的原业主赶走,或是连同他们的家族一齐屠杀掉。害怕自己的产业被人掠夺的恐惧心,日益促使私有主们结合起来,并且教会他们。为了保障大家的生存,在危难的日子里应该如何克制他们的个人利益。  这样,对于许多部落这种危险……去看看

第06章 - 来自《永不瞑目》

下午,欧庆春给在市局预审处工作的一个警院的老同学打了个电话,求他帮忙找找这几年比较大的贩毒案件的顶审材料看看,那老同学问她想干什么,她说手里有个案子想找点线索。老同学说,审讯材料作为证据都进了犯人的档案,档案起诉前就转给了检察院,判刑以后又随着犯人转到劳改单位去了。你要看得找劳改局才行。  庆春问:“劳改局你有熟人吗?”  同学说:“你们开着介绍信直接去查就行。”  庆春说:“我们这儿不大重视这个案子,我想自己弄。”  同学说:“噢,想偷着立一功。”  庆春说:“帮个忙吧,你肯定有熟人。”  同学说:“我们和……去看看

前言 - 来自《经济解释(卷一)》

大师的教诲 不解的缘份一九七一年的一个晚上,午夜思回,忍不住爬起床来,走到书桌前坐下,在稿纸上用英语写呀写的,写了几个小时。跟着交给女秘书,隔行打字二十多页。我为这文稿起了一个名目:《交易理论与市场需求》(The Theorem of Exchange and Market Demand)。于今回顾,那应该是我今天要写的《经济解释》这本书的前身。 当年在西雅图华盛顿大学任教职,文稿给几位专于价格理论的同事看。他们读后哗然,不约而同地说:「是那样简单的理论,为什幺书本从来不是那样说?」书本怎样说是书本的事,要是我同意书本所说的,就用不着在午夜起来动笔了……去看看

第七次十字军战争 - 来自《十字军的战争》

1245年,教皇英诺森四世在里昂宗教会议上号召对弗雷德里克二世进行征讨,而法国国王路易九世觊觎的是埃及,于是这位国王在1248~1249年带领法国骑士开始向埃及进攻,这便是所谓的第七次十字军战争。为了这次侵略战争,路易九世倾其国家所有,所有的军队和财力,据说行进在塞浦路斯海面上的船只达1800艘(这个数字可能有些夸张),乘员包括朝圣者少说也有五万之多,而更加夸张的说法是有9500名骑兵和13万步兵。  十字军抵达埃及之后,一番攻击就令穆斯林放弃了达米埃塔, 比照第五次十字军战争基督徒耗时近17个月才拿下这座城市,这次对于路易九世……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