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记 图书

宋庆龄,伟大的爱国主义、民主主义、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战士,举世闻名的二十世纪的伟大女性。她青年时代追随孙中山,献身革命,在近七十年的革命生涯中,坚强不屈,矢志不移,英勇奋斗,始终坚定地和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站在一起,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为妇女儿童的卫生保健和文化教育福利事业,为祖国统一以及保卫世界和平、促进人类的进步事业而殚精竭力,鞠躬尽瘁,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受到中国人民、海外华人华侨的景仰和爱戴,也赢得国际友人的赞誉和热爱,并享有崇高的威望。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章 原始状态(上) - 来自《正义论》

在这一章中,我要讨论一下初始状态这个为人们所偏爱的哲学上的说法。我把这种说法称作原始状态。首先,我要概略地描述一下有关赞成某些正义观的论据的性质,并说明一下怎样提出可供选择的正义观,以便各方能够在一批明确的传统的正义观中进行选择。接着,我还要在几个标题下描述一下作为这种初始状态标志的各种条件,这些标题是:正义的环境,对正当概念的形式上的限制,无知之幕和立约各方的理性。在每一种情况下。我都试图指出,从哲学的观点看,为这个人们所偏爱的说法所选定的特征为什么是合理的。其次,在考虑这些正义观的相对优点之前,还……去看看

第37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昨天居委会贴出公告,接到煤气公司通知,因维修管道需要,中断供气两天。所以今天一大早,廖红宇就找出一把破扇子,上楼道里去生护子了。刚出家门,却见黑黢黢的楼道里游动着几个人影。她忙收回跨出门去的那只脚,大叫了一声:“谁?”正在屋里忙着收拾自己的廖莉莉此时也闻声急忙跑出来,喝问:“怎么了?怎么了?”     黑影中有声音忙应答:“廖主任,是我们呀!”     廖红宇赶紧去开亮了过道灯,再一看,那“黑影们”却是橡树湾的一些干部群众。廖红宇这才松了一口气,嗔责:“我的天!这鸡不鸣狗不叫的,鬼头鬼脑做小偷呢!” 然后把这群人让进屋,赶紧……去看看

第35章 - 来自《永不瞑目》

当天晚上,当欧阳兰兰那辆墨绿色的宝马轿车出现在帝都夜总会大门口的时候,夜总会里的迪斯科音乐刚刚震天动地响起来。欧阳兰兰下了车,拉着同车而来面色阴沉的肖童。步上夜总会门前高高的台阶。  圣诞节即将来临,这里到处装点着灯光闪烁的圣诞树,树下堆放着许多五颜六色的礼品盒,那些徒有其表的盒子其实都是空的,无非虚应着圣诞老人的传说。但墙上挂着的松圈上,那些饱满的松子倒神形兼备可以乱真。大舞厅里装潢得像个欧洲的城堡,大柱子上画着白雪公主和七个矮人。一个装扮成圣诞老人的魁梧的胖子,扛着口袋吆喝着向进来的客人发放……去看看

用灵魂的力量抵御暴力 - 来自《我也有一个梦想》

卢兄:你好!   上次给你的信,聊到了南方彻底变革的突破口。我有时候也想,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开始突破呢?这里显然有一个历史时机的成熟问题。这个成熟,包括时代的进步,包括我上次提到的黑人力量的积聚。如果象在此之前的所有的推动那样,只是北方的白人在那里推,而南方的黑人自己没有力量的话,很难产生本质的变化。但是现在,南方的黑人在表面的无声无息中,渐渐地成熟了。他们成熟的标志,就是他们开始自觉地逐渐熟练地运用这个制度的操作程序,来争取这个国家所寻求的理想中,属于他们的一个部分,属于他们的一份权利。   在"分离并且平等"……去看看

第五十章 一位文人大学士 - 来自《停滞的帝国》

   2009/10/01
(1793年10月8日-10日)  沮丧之外,又增添了无聊。通州,都已经见过。船只,也已经见过。然而,马戛尔尼写道:“准备工作还需要好几个小时;但是它们进行得如来时一样认真。”人们感到他下决心要使自己放心,就像一名观察军官食堂的将军。在普通士兵方面,安德逊则不那么热情高涨。还是一片混乱:“没有人能认出自己原来乘的船。行李还扔在岸上,因为缺少足够的苦力把它们搬运上船。在来时对特使给予的照顾此时都已消失不见了。”托马斯补充道:“我们将沿河而下,但这些船只不如来时那么漂亮了。”丁维提也谈到了仓促混乱的场面。一二船,这位头……去看看

第四章 来了日本兵 - 来自《李光耀回忆录》

我沿着泥路,最多走了20米,便看到两个人穿着暗褐色的制服,跟英军所穿的绿色和 棕色制服不同。他们就是我最早看到的两个日本兵。他们绑着腿,脚穿胶底布靴,大脚趾和 其他脚趾隔开,就像他们的凉鞋一样……我呆了几秒钟,才想到他们原来就是日本兵,顿时 汗毛直竖……   1941年12月8日凌晨,这完全出乎意料之外,日本飞机空袭新加坡。当时,街灯居然 还亮着,空袭警报也没响,等到投下的炸弹爆炸后街灯才熄灭,警报才响起来。谁都没料到 日本会发动攻击。   我跟我的同学一样,认为英国无论如何是不会被征服的。所以,跟全世界作对的德国人 吃败……去看看

第19章 思想底各种情状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二卷)》

1 感觉、记忆、思维等——人心在反观内照,思维自己底行为时,最初就发现有思想(thinking)。在思想方面,人心可以看到有多数的变化,它并且由此接受到许多清晰的观念。一种知觉,如果现实地伴随着并且附着在外面物体在身体上所加的印象上,并且同其他的思想情状厘然各别,则它所供给于人心的清晰观念,我们叫做·感·觉。任何观念所以能由感官进入理解中,亦就是由于这个门径。这个观念复现时,原来的物象如果在外官上并没有起了作用,那就叫做·记·忆(remembrance)。人心如果先追求它,并且费上辛苦才把它找到,那就叫做·回·忆(recollection),如果……去看看

第二章 坦克战专家 - 来自《朱可夫元帅》

   2009/10/01
T·K·朱可夫为提高自己的军事技术和领导艺术所作的努力,对于他在武装部队中的迅速晋升,起了很大作用。苏联传记作家H·斯维特利申记述朱可夫的成长过程时指出:“T·R·朱可夫的杰出的指挥才能、他为提高自己的文化程度坚持不懈地、刻苦地学习,以及他对他的部队的战斗准备和政治准备的关注,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1928年,朱可夫指挥萨马骑兵第1师第39团,担任师长的是有才干的n·Q·塞尔基奇①。塞尔基奇师长在给朱可夫做的鉴定报告中写道:“一名精力充沛的、果断的指挥员。由于他在部队的教育和战斗训练方面的工作,使全团在……去看看

1937——中华民国二十六年丁丑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1.1(一一,一九)  甲、全国热烈庆祝新年。  乙、杨虎城在西安阅兵,声言决联合红军,贯彻主张。  1.2(一一,二0)  甲、蒋委员长自南京飞抵奉化。  乙、日本军用飞机在青岛散布五色小旗及荒谬传单。  丙、甘军马步青师克山丹,红军西南趋。  丁、中英会勘滇缅南段界务委员梁宇皋、张祖荫、革乐思、陶乐尔在老厂开第二届首次会议,中立委员长仍为伊思林。  1.3(一一,二一)  甲、日本飞机在济南散发荒谬传单。  乙、宋子文到奉化(明日飞京访张学良)。  丙、胡适发表「新年的几个期望」(实行宪政,望蒋介石为一宪政的中国领……去看看

第六篇 关于各州不和所造成的危险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2009/10/01
为《独立日报》撰写第六篇(汉密尔顿)致纽约州人民:本报最近的三篇论文中,已经详述了我们在不联合的情况下将会招致外国武力和诡计的种种威胁。我现在继续论述另外的一些也许更加惊人的威胁,这些威胁多半来自各州之间的纠纷,来自国内的派别斗争和动乱。凡此种种已在某些实例中略加讨论,但是还值得更详细、更全面地加以研究。只有沉迷于乌托邦式幻想的人,才会真正对下列看法产生怀疑:假如这些州完全分裂,或者只联合为几个局部的邦联,那么它们所分成的各部分,彼此会经常发生激烈的斗争。假如把缺乏这类斗争的动机作为反对斗争存在的理……去看看

中国哲学简史 出版说明 - 来自《中国哲学简史》

《中国哲学简史》是冯友兰先生于1947年在美国宾夕凡尼亚大学讲授中国哲学史的英文讲稿,后经整理,于1948年由麦克米伦公司出版。此书出版后,又有法文、意大利文和南斯拉夫文的译本出版,在欧美颇有影响。此书过去没有中文本,现由著者的学生涂又光同志据英文本译为中文,供从事中国哲学史教学与研究工作的同志参考。中文译本对英文本所引中国古代文献中的文句,——作了核实。 自序     小史①者,非徒巨著之节略,姓名、学派之清单也。譬犹画图,小景之中,形神自足。非全史在胸,易克臻此。惟其如是,读其书者,乃觉择焉虽精而语焉犹详也。……去看看

第四二章 论教权(上) - 来自《利维坦》

为了了解教权是什么,以及操在谁手中,我们就要把救主升天后的时期分成两段;第一个时期是国王和具有世俗主权的人皈依基督教之前的时期,第二个时期是他们皈依之后的时期。因为在基督升天以后很久还没有任何国王或世俗主权者皈依并公开承认基督教的教义。     在中间这一段时期中,教权显然操在使徒手里,继他们之后则操在受他们所任命去传布福音、使人皈依基督教、并指导皈依于救恩之道者那些人手中;继这些人之后则又操在这些人所任命的人手中,任命时是按手于被任命者的头上,这意味着将圣灵或上帝的灵献与他们任命来发展上帝国……去看看

第18章 信仰和理性以及其各自的范围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四卷)》

2 我们必须知道它们底界限——我们在前边已经说过,(一)我们如果缺乏观念,则我们必然得不到任何知识。   (二)我们如果没有证明,则我们便得不到合理的知识。   (三)我们如果缺乏明白的,决定的物种观念,则我们便不能得到概括的知识和确实性。(四)我们如果没有自己底知识,没有他人底证据,来安立自己底理性,则我们便不能得到概然性,来指导自己底同意。   我们既然提到这些事情,因此,我想我就可以把理性和信仰底界线分开。世界上许多纷乱,纵然不是由于人们不知道这层分别起的,至少许多激烈的争辩,和荒谬的错误,是由这种原因起的。因为我们如……去看看

第九章 - 来自《国画》

星期一,朱怀镜在二办公楼前碰见方明远。方明远说:“袁小奇回来为灾区捐款。皮市长接见了他,还请他吃了饭。昨天中午,袁先生请你、我、皮杰、公安厅严厅长、宋达清等几位吃饭。我找不到你,没办法。袁小奇我真佩服,严尚明那个人最不好打交道,可他同袁小奇就像兄弟样的,说话很随便。袁小奇提出让他在荆都的分公司挂靠公安厅,严尚明一口答应了。皮杰平时在你我面前还算不错,他在别人面前却是衙内派头。可他对袁小奇也不错。”方明远说着很是感慨。朱怀镜知道上次大家见面,严尚明一副水泼不进的架势,对人爱理不理的,这回就同袁小奇兄弟一……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