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长沙激战 8、左宗棠荐贤

 《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太平军撤离长沙,阖城官绅大大地舒了一口气,穷苦百姓却深感惋惜。他们巴不得大军进城来,多杀掉几个贪官劣绅,为穷人出气伸冤。听说药王庙里出了明朝的传国玉玺,长沙城内和四乡的百姓,都认为今后的江山是太平军的,对将来的日子有了指望。许多家中无牵挂的年轻人随着太平军走了。他们要跟着洪杨去打天下,建新朝。

  张亮基以巡抚名义大摆宴席,犒劳这两个多月来为守长沙城出力的全体官绅,并特地请黄冕、孙观臣、贺瑗和欧阳兆熊坐在第一席上,并保证立即申报朝廷,偿还他们借的十二万两银子。又封那座立了功的炮王为“红袍大将军”。又循鲍起豹之请,为城隍菩萨重新塑像,封它为“定湘王”。又要左宗棠赶紧起草奏章,题目就叫做“长沙大捷贼匪败窜北逃折”,向朝廷邀功请赏。

  左宗棠却不像张亮基那样喜形于色,他在深思。这些年来,左宗棠以一个旁观者的身分,对朝廷的腐朽、官场的龌龊、绿营的窳败,看得非常清楚。他知道洪杨起事,是由于走投无路而被逼上梁山,其战斗力非同小可,况且又得到百姓的拥护。长沙城的守住,并非是由于官军的力量,而是因为洪杨志不在此。天下从此将要大乱,不可乐观过早。河西之役失败后,他就想到今后与洪杨作战,不能指望绿营。看来只能仿照过去与白莲教打仗的样子,组织团练,从团练中练出一支劲旅来。现在,长毛已退,必须赶紧筹办这事。各县都要像湘乡、新宁、湘潭等地那样建团练,省里由一人统领。谁来筹办此事呢?他首先想到罗泽南。

  罗泽南是个出名的理学家,但他并不空谈性理,而注重经世致用,他的弟子中能人不少。从去年以来,他在湘乡主办团练,集合了一千多人。由于练勇有功,已被保举候补训导。不过,罗泽南虽然办团练有经验,但毕竟位卑人微,长沙不是湘乡,他难以在此站住脚。自己出面吗?也觉资望尚浅,恐别人不服。这个大任,由谁来担负呢?他想起江忠源,但长沙城防离不开他。郭嵩焘呢?他是个典型的书生,不堪烦剧。欧阳兆熊呢?此人太不讲法规,不能充当领袖人物。想来想去,无一人合适。左宗棠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突然把脑门一拍,大喜道:“我怎么一时忘了此人!”

  他急忙走到签押房,以少有的兴奋情绪对张亮基说:“中丞,这主办省团练的人有了。”

  “谁?”张亮基高兴地问。

  “中丞看,正在湘乡原籍守制的曾涤生侍郎如何?”

  “涤生侍郎的什么人亡故了?”

  “他的母亲在六月间就已去世。他由江西主考任上折转回籍奔丧,回家已有两个来月了。”

  “这段日子给长毛冲得六神无主,也不知道涤生兄回籍来了,真正对不住。要是由他来主办,那当然是太好不过的事。”

  略停一下,张亮基说,“不过,听说曾涤生为人素来拘谨,最讲名教,他正在服丧期间,能出山办事吗?”

  “这点我也虑及了。墨绖从戎,古有明训。涤生重名教,但更重功名事业。只要大人作书恳请,一面上报朝廷,请皇上下诏,我看他会出山的。”

  “好,我这就修书,请你拟个折子。”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不管部部长”(下) - 来自《潘汉年传奇》

香 港 两 年 半   从1946年夏天国民党军进攻中原解放区开始,国内局势 急剧恶化。国民党军队从一连串的军事攻势中,抢占了东北 的四平街、长春等战略要地。9、10月间,又先后占领了张家 口、安东和苏北以及山东的大片土地,国共和平谈判之门已 被堵死,全面内战的幕布已被拉开。在这种情况下,以周恩 来为首的中共代表团一面在南京、上海分别举行记者招待会, 揭露国民党破坏和谈、挑起内战的阴谋,一面做好应变和撤 退的准备,周密细致地部署好国统区的各项工作。   根据周恩来的部署和安排,中共在上海和南京的干部大 部分转入地下;……去看看 

5-3 三进洪湖之谜 - 来自《十大元帅之谜》

南昌起义失败后,贺龙取道香港抵达上海。中共中央决定派他同刘伯承、林伯渠等一起,前往苏联学习政治和军事,但因机关被破坏,未能成行。南昌起义前,贺龙曾对徐特立说过:“我不怕失败。南昌暴动无论胜利与否,我都干,如果失败了,我就上山。”于是,不愿离开革命的贺龙出生入死,回湘鄂西拉队伍,以洪湖为中心,“导演” 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史剧。   3.1 初进洪湖   南昌起义后,贺龙的部队被打散了。对于南昌起义的失败,贺龙是极不甘心的,早在流沙会议上,他即表示要卷土重来。他也曾对徐特立说过:“张发奎无用,怕失败。我不怕失败,南昌暴动无论……去看看 

1934——中华民国二十三年甲戌(1)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1.1(一一,一六)  甲、行政院长汪兆铭发表元旦纪念词:以建设求统一,以「均权求共治」;「治标莫急于清除共匪,治本莫急于生产建设」。  乙、胡汉民通电要求南京及福建停战。  丙、江西完成碉堡二千九百座。  丁、刘桂堂叛军窜扰北平西北之明陵及大小汤山,万福麟军及关麟征师夹击之。  戊、四川剿匪军田颂尧部克仪陇,陈万仞师克黔江。  己、莫斯科消息,新疆盛世才已将马仲英、张培元完全击败(马仲英部马虎山曾败红军于马屯河岸)。  庚、中央银行国库局成立。  1.2(一一,一七)  甲、刘桂堂部经高丽营南窜至通州北平间,商……去看看 

第23篇 应该有一个独立的货币当局吗? - 来自《弗里德曼文萃》

这篇文章的主题,用普安卡雷的著名评述来表达就是;“货币大重要了,以致于不能让它为中央银行所管理。”引出这一主题的,是这样一种问题:在一自由社会里,对于货币政策的控制来说,应建立什么样的安排.信仰自由社会的人——即“自由主义者”(以这一词的最初意义而言,而不是以这一词现在在美国的语义而言)——从根本上害怕集中起来的权力。他的目标是要使每个人分别地保持最大程度的自由,而这种最大程度的自由与不妨碍他人自由的个人自由是一致的。他相信:这一目标要求权力分散,应该防止权力集中在任何个人或任何集团手中。  在货币领域……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