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攻取武昌 10、一箭双雕

 《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曾国藩正在调兵遣将,准备整师东下的时候,却突然又从半路中杀出个多隆阿,令他心里颇不是滋味。多隆阿,字礼堂,呼尔拉特氏,满洲正白旗人。咸丰元年,多隆阿任盛京工部笔帖式,在京察未过堂之先,深夜至工部侍郎培成家,恳求优评。培成为人较正派,当面训斥他这种行为,并将他前次京察时所得之“卓异一等”考评亦予销除。多隆阿不死心,又在工部堂上当众哀求,培成大怒,上奏朝廷。多隆阿遭革职处分。多隆阿十分狼狈,到处托人找路子,结果投靠科尔沁札萨克多郡王僧格林沁行营,在与林凤祥、李开芳统率的太平天国北征军的战斗中,多隆阿接连打了几个胜仗,得到僧格林沁的赏识重用。僧格林沁打败太平天国北征军后,自以为天下无敌,眼角里非但没有太平天国数十万大军的地位,也没有朝廷的江南大营、江北大营的地位,江宁将军都兴阿原先也是僧格林沁的部下,僧格林沁便把多隆阿派到都兴阿那里,以加强都兴阿的力量,日后争得攻克江宁的首功。湘勇攻下武昌、汉阳,这是僧格林沁想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他对曾国藩十分妒嫉,密奏咸丰帝,要谨防这支掌握在汉人手中的人马,并建议速派多隆阿带一支部队赴武昌,名为加强东进兵力,实际上充当朝廷的监视人。僧格林沁的密奏深合咸丰帝的心意。一道密谕下来,多隆阿立即以副都统的身分统带三千精兵,星夜出发,从****进入安徽,再由英山进湖北境,然后从黄州溯江赶到武昌。

  尽管曾国藩对多隆阿从江宁赶来的意图很清楚,但他却不能得罪这位当今天子表兄手下的红人。湖北巡抚衙门花厅里,曾国藩摆了十二桌丰盛的酒席。鄂省绿营都司以上的将官,以及湘勇所有营官都前来赴宴。主宾席上,除多隆阿外,还坐着荆州将军官文、湖广总督兼署湖北巡抚杨霈、固原提督桂明和盛京兵部郎中德音杭布。曾国藩举杯向多隆阿敬酒,说:“多将军谋勇双全,这两年来在山东、河北一带屡败长毛,拱卫京师,功勋赫赫,现长毛林凤祥、李开芳已粮尽弹绝,毙命在即,多将军盖世之功,将永垂史册。”

  一贯以英雄自居的多隆阿骄矜地笑道:“这全是托皇上洪福、僧王伟谟,多某何功之有!”说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官文也起身向多隆阿敬酒:“这次我军东下,还须仰仗将军倒乾转坤之力,我敬将军这杯酒,但愿借得将军虎威,一鼓聚歼窃据江宁群丑。”

  “多谢,多谢。”多隆阿又昂然站起说,“多某和三千江宁绿营将士为皇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长毛末日已到。多某为激励士气,已许下明年上元节,将江宁全城歌女载到秦淮河上,为立功将士唱曲侑酒。”

  多隆阿话音未落,花厅里的绿营将官们早已欢呼雀跃,杯盏相碰。桂明接着说:“鄂省兵力单薄,经验不足,一切都要靠多将军指教。”

  多隆阿带着几分醉意,大大咧咧地挥挥手:“彼此一家,何必客气。”

  说罢,又端起酒杯喝了个底朝天。随着官文等人的频频举杯,出席宴会的绿营将官纷纷站起,呼喊着向多隆阿敬酒。

  多隆阿的倨傲,以及官文等人无视湘勇的神态,使得湘勇营官们大为恼怒。这些营官全坐在凳上不动,无一人站起。曾国藩见此情景,忙起身端酒杯,望着一动不动的湘勇营官们说:“诸位,我全体将士即将誓师东进,多礼堂将军亲率精兵前来,大增我军声威。今日此酒,一来为多将军等接风洗尘,二来也为诸位壮行色。各位请起,让我们为东进胜利满饮此杯!”

  湘勇营官们见曾国藩如此说,只得站起来,互相敬酒。酒席上重新响起一片吆五喝六的喊叫声,气氛渐趋热火。曾国藩见时机已到,满脸高兴地对大家说:“为助多将军和各位的酒兴,我请大家看一件稀世珍宝。”

  多隆阿最是贪财爱宝,一听这话,大添兴头。他放下酒杯,急切地问:“侍郎公有何珍宝,快拿出来,让大家一饱眼福。”

  这边王荆七已将申名标所送的紫檀木匣捧进花厅。曾国藩从中把玛瑙取出。

  “好一颗光美的玛瑙!”多隆阿情不自禁地赞叹。

  曾国藩笑着对大家说:“诸位看看,这玛瑙里面有什么?”

  多隆阿从曾国藩手里将玛瑙一把夺去,仔细看了一眼,大声说:“这里面有一朵好看的红牡丹。”

  官文、杨霈都凑过来,一齐称赞:“这朵红牡丹就像生成的真花一样。”

  玛瑙在酒席桌上传递,大家纷纷夸奖它的光泽之亮和颜色之纯,尤其对里面那朵鲜嫩欲滴的红牡丹赞不绝口。申名标坐在桌边,装出一副第一次看到的样子,心里却暗自得意。

  玛瑙最后又传到曾国藩手里,他诡秘地对大家说:“请各位将桌上的蜡烛吹熄。”

  众人都不知何故,遵令把烛火吹灭。曾国藩说:“请大家再看看这颗玛瑙。”

  借着月色,多隆阿好奇地再看时,那朵红牡丹早已蔫落,就像遭了霜打冰冻似地枯萎下来。多隆阿好生奇怪,揉了揉眼睛,拿着玛瑙走到窗边再看,红牡丹的确已凋谢!多隆阿这一惊非同小可。官文、杨霈、桂明、德音杭布及各位将官传看着这颗玛瑙,都对红牡丹的凋谢摇头不解。这时,曾国藩又吩咐再点燃蜡烛,灯火通明的酒席宴上,众人再看玛瑙时,都惊呆了:红牡丹又娇艳地盛开了。

  “稀奇!侍郎公,这可真是一件盖世奇物。”多隆阿不胜感叹。他家中收藏了不少珍宝,现在与这个玛瑙比起来,那些珍宝都成了废物。全花厅的人大大地开了眼界,申名标很快活。罗泽南纳闷:涤生一向不喜珍稀,今夜如何将一颗玛瑙当着多隆阿和各位将官的面如此炫耀,难道是武昌的胜利使他昏了头?

  “侍郎公,你这个宝贝是从哪里得来的?”多隆阿的眼神是毫无顾忌的艳羡,仿佛只要说出宝贝的出处,他就立即会到那里去寻找!

  “我手下一个营官送的。”曾国藩笑着回答,“他从长毛那里获得,又转送给了我。”

  “难得这样有孝心的部下。”多隆阿感慨起来,望了一眼坐在另外几桌的他的部属。

  “多将军,这正说明你的廉洁无私,你一身正气,部下不敢冒犯。”曾国藩一本正经地夸奖,使多隆阿心中一丝由嫉妒而生的怨怼化除了,高兴地笑道:“侍郎公过奖了。”

  “多将军,在你的面前我感到惭愧。我想请教,这颗玛瑙,我应怎样处置?”曾国藩的态度是认真的,多隆阿不得不放下酒杯。官文、杨霈、桂明等人也一齐放下酒杯。

  “我看你还是收下,别冷了部属们的心。”多隆阿竭力做出一副为他人着想的神态。官文、杨霈、桂明也都说:“收下吧,这是理所当然的。”

  申名标听了,喜得把杯中的酒一口喝光,又忙着给自己倒一杯。

  “各位不知,他这颗玛瑙要换我八千两银子哩!”

  “不是说送给你吗?”多隆阿先是一怔,立即又说,“那也值得,值得!”

  “八千两银子易得,稀世珍奇难遇。”官文是这方面的行家,他以略带夸耀的神色说,“去年暹罗一个珠宝商人向我兜售一个径长一寸的夜明珠,他开价就是三万。”

  “官将军家还有这样的奇宝,我一定要去看看。”多隆阿嚷道,眼色很贪婪。

  官文见状,自悔失言,忙赔着笑脸说:“不知多将军会来,我在上月让家人带回京师家中去了。下次再请你鉴赏吧!”

  “可惜上月没来得!”多隆阿很遗憾,转过脸又对曾国藩说,“官将军一颗夜明珠花三万,我看这颗玛瑙也不亚于他的珠子,八千两银子算是太便宜了。”

  “多将军你不知内情呀!”曾国藩收起笑容,正色道,“倘若此人像官将军刚才说的暹罗商人那样,明码实价,莫说八千两,就是八万两也由他漫天要价,买不起我不买就是了;倘若是真心真意敬重上司的僚属,为感激知遇之恩送来,也可说在情理之中。但此人不然。他去年利用监造战船之机,谎报工价物价,多领三千两银子,这次报开支单,又多报五千两。他想用这颗玛瑙来堵住我的嘴,不说出这八千两银子的冒滥,又想以这颗玛瑙为钓饵,以后好不断地从我这里把银子钓走。骗我私人的银子可恕,骗皇上的银子,国法难容!”

  酒桌上的军官们都不去管主宾席上的对话,依旧是一片乱糟糟劝酒劝菜的吃喝叫嚷。申名标却时刻在留心倾听,听到这几句话时,一颗心像被曾国藩抓住似的,紧张得透不过气来,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地坐在那里,如同受审一般。多隆阿、官文等人心里想:他不想得好处,白送给你?拿皇上的银子换来自家的财富,只有傻瓜才不干!但嘴巴上都说:“此人手段卑鄙!”

  曾国藩说:“所以我正要与多将军你们商量下,我有个主意,看行得通不?”

  “什么主意?”众人都凑过脸来问。

  “我想这种行贿受贿的风气,一定要在我湘勇中根绝,我今天正要借多将军虎威为我壮胆。”

  “侍郎公,你只管放心干,本都统为你撑腰!”多隆阿气壮如牛,俨然一个扶正压邪的英雄。

  “我要就多将军坐镇的好机会,当众将这颗玛瑙砸碎,以示国法军纪不可亵渎。”

  众人一听都大吃一惊,申名标觉得一把铁锤正击在他的头顶上,嗡的一声,眼前全变黑了。多隆阿忙说:“侍郎公,不能这样干,不能这样干!”

  官文等人也说:“矫枉过正了,矫枉过正了!”

  曾国藩说:“多将军,不如此不可根绝呀!”

  “侍郎公,这样的稀世珍宝不可多得,砸了可惜。将送玛瑙的人撤职查办就得了,玛瑙无罪,千万别迁怒于它。”

  官文等人忙附合:“砸了可惜,砸了可惜!”

  “好一个为国惜宝,多将军说得是。”曾国藩转怒为喜,对着满厅人说,“我湘勇全体将官听着,刚才多礼堂将军说了,今后若再有人学这个送玛瑙的人的样子,一概撤职查办;在座各位若有索贿受贿之事,一经查出,也严惩不贷。这次我听多将军的,为国惜宝,不砸了,请多将军代我将这颗玛瑙转给大内珍藏。”

  说完,曾国藩双手捧起紫檀木匣送给多隆阿:“多将军,拜托了。”

  多隆阿大出意外,真有喜从天降之感,忙站起双手接过,连声说:“一定效劳,一定效劳!”

  旁边官文、杨霈、桂明、德音杭布一个个眼红得不得了。

  那边申名标恨不得一头钻进地下去躲起来。酒席散后,他赶紧跪在曾国藩面前,坦白认罪,请求宽大处理。曾国藩撤了他的营官之职,留在亲兵营以观后效。

  这天半夜,德音杭布的卧室还亮着灯光。原来,德音杭布和多隆阿在盛京共事过一段时期,深知他的底细,鄙视他的为人。德音杭布并不知多隆阿奉密谕而来,在今天这场酒席上,他既看到曾国藩的不受苞苴,又看到多隆阿的贪财好货。他想了很久,决定向皇上上一道密折,把到湘勇大营这几天来所了解的情况作个禀报,既称赞曾国藩廉洁奉公,治军严明,又将多隆阿收下红牡丹玛瑙的事也写了进去。德音杭布睡着之后,蒋益澧把密折偷出来,送给曾国藩。曾国藩看完密折,露出快意的微笑,对蒋益澧说:“把它放回原处,让皇上早日看到它。”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文艺复兴 - 来自《苏菲的世界》

……啊!藏在凡俗身躯里的神明子孙哪……  苏菲喘吁吁地跑到乔安家的前门时,刚好过了十二点。乔安正站在他们那栋小黄屋前面的院子里。  “你去了快十个小时了!”乔安提高了嗓门。  苏菲摇摇头。  “不,我去了一千多年了。”  “你究竟到哪里去了?”  “.....”  “你疯了吗?你妈妈半小时前打电话来。”  “你怎么跟她说?”  “我说你到药局去了,她说请你回来时打个电话给她。不过今天早上十点我爸和我妈端着热巧……去看看 

第十章 - 来自《国画》

皮杰的天马娱乐城竣工开业了。朱怀镜和方明远都被邀请参加开业典礼。但皮市长关照两位不要去,免得无端地生出什么话来。他们只好同皮杰解释了。皮杰发了老头子一通牢骚,说过一段专门请二位一次。可司马副市长应皮杰恭请,去了,亲自为娱乐城剪了彩。他是分管财贸的市政府领导,参加开业典礼似也在情理之中。这已让皮杰挣足面子了。朱怀镜是过后才知道司马副市长去为娱乐城剪彩的,觉得中间的文章耐人寻味。官场上的事,按常人的思维往往是想不通的。天马娱乐城从开业那天起生意就很是红火。这里有高级餐厅、保龄球馆、游泳馆、歌舞……去看看 

前言 - 来自《自由人心路》

编这个文集,首先要想的是打算给读者看什么。重读我写过的文字,既无法以内容分类,又无法以形式分类。我不是某一学科的专家,写出来的文章可以按照专业一以贯之,我又不是某一种文体的专家,作品可以按小说、杂文之类的形式编在一起。我所写的,从内容到形式五花八门,让谁来编都会犯难。不过,这种杂乱本身倒也可以成为一个特点,有别于以某一种专家或某一种作家面貌所出的文集,因为我本人从来就不是某一种专家或作家,我所希望的,只是做一个自由人,迄今能被我视为自己人生成功之处的,也就是我一直在追求着成为自由人的理想。而这些既不是专家……去看看 

第三章 漫漫上访路 - 来自《我们仨》

1享受冷漠   一九九四年十月一日,这是共和国第四十五个诞辰。到处是欢歌笑语,到处是火爆的鞭炮声,安徽省临泉县白庙镇王营村村民王俊彬,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这里是河南省沈丘县留府镇李大庄,虽然离他的家乡只是近在咫尺,他却是有家不能归。   临泉县公安局于两个月前的七月三十日,下达了《关于敦促王俊斌等违法犯罪分子投案自首的通知》,《通知》上虽把他的名字都给写错了,但他十分清楚,随着这个《通知》的到处散发,他被剥夺了人身自由的同时,也被剥夺了声辩权,他已不可能再回临泉县申诉自己的冤情,回去申诉无疑等于自投罗网,结……去看看 

第二十章 蒋介石引退 - 来自《蒋介石传》

司徒雷登给蒋介石带来了国务卿马歇尔的口信,马歇尔说,我已告诉过你了,单单靠军事援助是医治不了中国的疾病的。     当蒋介石问司徒雷登大使马歇尔所说的是什么意思时,大使回答说:“权力必须通过授与来行使,人民的自由必须得以保护, 政府和人民之间建立密切联系”。     蒋介石说:“我明白了。”然而他确像以前一样,事实上什么措施都没有采取。   1946年,中国出现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局面一发不可收拾。   蒋介石就是在这种灾难性的经济危机下和共产党对峙的。   在上海,年底的商品批发价是年初的七倍。美元和中国货市……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