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记 图书

本书作者曾任周恩来总理的专职保健医师逾十年之久,而那十年恰恰是“史无前例”的年代。十年间作者与周恩来总理朝夕相处,经历了许多重大事件,亲眼目睹了周恩来在“文革”十年中的工作、生活情况。作者运用大量的第一手材料,详述周恩来支持邓小平复出、为保陈毅心绞痛发作、以自己独特方式与林彪“四人帮”一伙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冒着余震危险视察地震灾区……,同时介绍了周恩来晚年的生活、身体、精神状态以及周恩来逝世后骨灰处理的情况等。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六章 国家能力与国防 - 来自《分权的底限》

军队是国家的支柱。国家需要军队来防止外国入侵、维护国家统一、保证社会安定。简而言之,保境安民是军队存在的基本理由。在绝大多数现代国家,军费是由国家以税收形式向居民强行征集而来的,而不是由军队自行筹措的。其原因是,军队为本国居民提供的服务--国防--是一种“共享物品”(public goods), 而且是一种全国性的共享物品。   第三章已指出,希望居民个人或地方政府在自愿基础上提供充足的 国防费用是不现实的。此路不通,那么由军队自行筹措军费行不行呢?中外历史上,的确不乏其经费不是由中央财政提供的军队,但它们的功能都不是……去看看

4-1 附录 世界主义还是国家主义? - 来自《碰撞》

——李斯特《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摘录  陈万煦译,蔡受百校,商务印书馆,1991年11月 韩德强摘录说明  历史常常有着惊人的相似。今天,从经济学界到一般舆论都把全球化作为经济活动的合理化的代名词,并以上帝般的口吻断言,全球化将不可逆转。因此,一切主张资本管制的言论,一切主张建立本国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的人,一切贸易保护的做法,都显得那么不合时宜。1998年香港为了保卫联系汇率制,运用金管局的储备与国际金融炒家大战一场,挫败了金融炒家迫使港元贬值、并从中渔利的企图。但这一场保卫战被国际舆论普遍认为是违背了资本……去看看

第三章 虚有其责的特例 - 来自《彼德原理》

当形势转坏时,嫌疑犯会竭力编造   脱罪的理由,并使法官感到为难。   一一丁·德莱顿   很多人不愿意接受我的“彼德原理”。他们处心积虑地挑毛病,有时白以为能从我的层级组织学中找到缺大,针对这一点我要提出警告:请不要被虚有其表的特例愚弄了。 特例之一:冲击式晋升   “沃特·布拉基的晋升是怎么问事?他是那么不胜任、那么碍事,所以经理人员干脆用晋升的方式把他一脚踢开。”   找经常听到这类问题,且让我们来探讨这种我称之为“冲击式晋升”(Percussive Sublimation)的现象。布拉基由不胜任职位晋升到能胜任职位……去看看

第一章 时代的术语:政治地理学和地缘政治学 - 来自《地缘政治学》

保尔·克拉维尔在199e4年写道:“地缘政治学是时髦的术语”,而意识形态则变为了“过时的术语”。现在风向已变:二战以来在精神生活中经历数十年的实际禁锢后,地缘政治学复活了。克拉维尔认为这一命运的转变缘于世界态势的变迁,因为冷战已趋于终结,国际舞台的新轮廓开始成型。克拉维尔断言,伴随超级大国对抗的结束,东欧集团的崩溃已滋生了一种氛围,其中“地缘政治和地缘战略问题的反映显得更为重要”。  “地缘政治学”这一术语源于19世纪后期,一开始就引发了极大的争论。原因就……去看看

第04章 投身政治 - 来自《南非斗士曼德拉》

·温柔多情的伊弗林   ·“志同道合”与“患难之友”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南非   ·非国大精神领袖伦贝迪——“一个很有趣的人物——狂妄自大而又积极进取”   ·非洲主义哲学   1944年,曼德拉的个人生活发生了重大变化,他认识了他的第一个妻子伊弗林·恩托科·梅思。当时他还在读书,两人见面后,很快坠入情网,不久就结婚了。伊弗林是恩科波人,与西苏鲁既是同乡又是亲戚,当时亦住在西苏鲁的家里。她年轻漂亮。说话温柔,在市立深矿医院当护士。结婚后,曼德拉和伊弗林搬到伊弗林姐姐家去住,在那里生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去看看

7.非洲在我脚下 - 来自《狗娘养的战争》

以下这些关于非洲战役的日记由于当时的保密审查限制而很少涉及实际作战。因此对那些军事战役作一概述也许对读者会有所裨益。   1942年11月8日,包括西线特遣部队在内的三支特遣部队在北非沿海登陆人它的地面部队由巴顿少将指挥,司令部是按一文集团军的规模结构设立的。登陆后称为第5集团军司令部民西线特遣部队由三支特遣队组成:卢西安·K·特拉斯科特少将指挥北线特遣队在利奥特港登陆;乔纳森·W·安德森少将率领中央特遣队在费达拉登陆;欧内斯特·A·哈蒙少将指挥南方特遣队在萨菲登陆。空军部队由约翰·K·坎宁安准将……去看看

第42章 - 来自《梅次故事》

第二天下午,舒天将一封信摆在朱怀镜桌上。一看信封,就觉得怪怪的。注明朱怀镜亲收,而且在亲收二字下面加了着重号。舒天就不方便拆开了。朱怀镜拿着信,胸口禁不住发紧。他也算是见事颇多的人了,可最近总莫名其妙地紧张。打开一看,他的脑子轰地一响。里面是两张照片。抽出来时正好是照片反面,可他已预感到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了。心想难道他昨晚同舒畅在黑天鹅过夜,让人拍了照?太可怕了。   舒天见他神色异常,却又不便多问。他看出是两张照片,但不便凑过来看。朱怀镜不敢当着舒天的面看照片,只作没事似的将信封收进抽屉里去了。“朱……去看看

宋太祖赵匡胤 - 来自《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

中国历史中主要的朝代,每个不同,而尤以赵宋为显著。说也奇怪,各朝代创业之 主,虽凭军事力量夺取江山,只有赵匡胤是个职业军人。其他如汉高祖为亭长,唐高祖 和隋文帝是贵族,元太祖和清太祖是少数民族的领袖,明太祖是农民,他们的政治背景 在创立帝业时先声夺人。只有宋太祖赵匡胤以军功起家,即创立朝代之日,仍是现役的 高级将领,这与北宋之注重技术,企图在中国历史里打开出路,不因袭前朝作风的趋向 有很大的关系。   所以我们从《宋史》的本纪里看到赵匡胤幸造船务、观制造战舰、观水矶、阅炮车 、视察练习水战、亲授医官黜其艺之不……去看看

晚年孙中山(仅供参考) - 来自《孙中山研究》

有关对于孙中山的正面评价,已汗牛充栋,无须笔者再添多笔。相反,对于孙中山遗产的负面评价,现时的研究则是方兴未艾。例如自去年 2001 年起,《明报月刊》陆月号及拾月号就分别编辑了《重评近代史》专题和《辛亥革命九十年 ── 再论孙中山》特辑,而该专题和特辑的其中一学者广州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袁伟时在 7 月号的《明报月刊》刊登的〈对于孙中山史迹的质疑 ─ 护法与法治的历史经验〉一文却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对于孙中山历史地位评价问题的争论。而这场争论直至 2002 年 10 月号的《明报月刊》仍在延续。遗憾的是,这场争……去看看

第二首 - 来自《神曲》

但丁的困惑与恐惧 白昼在离去,昏暗的天色在使大地上一切生物从疲劳中解脱,只有我独自一人在努力承受这艰巨的历程和随之而来的怜悯之情的折磨,我记忆犹新的脑海将追述事情的经过。啊!诗神缪斯啊!或者崇高的才华啊!现在请来帮助我;要么则是我的脑海啊!请写下我目睹的一切,这样,大家将会看出你的高贵品德。我开言道:“指引我的诗人啊!在你让我从事这次艰险的旅行之前,请看一看我的能力是否足够强大。你说过,西尔维乌斯的父亲还活着时,也曾去过那永恒的世界,尽管他依然带有肉体的感觉。但如果说万恶之敌因为想到埃涅阿斯所必然产生的……去看看

第十三章 人力资本理论 - 来自《经济学方法论》

一、硬核与保护带   我们把正题转到一种已在很大程度上得到公认的理论,这种理论要求作出全力以赴的论述。1960年,西奥多·舒尔茨宣告了人力资本论的诞生。而该理论诞生本身,可以说是两年以后的事,那时,《政治经济学杂志》出版了它的1962年10月号增补卷,题为《对人的投资》。在这一卷里,在几篇开创性文章中,包括了加里·贝克尔1964年的专题文章《人力资本》的前几章内容。贝克尔的《人力资本》,自发表以来即成为这方面最常为人引用的文章。这样,人力资本论已伴随我们十五个多春秋,在这些岁月里,这个领域的文献,汹涌而出,从未有止,如……去看看

24.从鱼头到鱼尾 - 来自《沧浪之水》

事情的结局很富于戏剧性。从当天下午开始,在信上签名的人就纷纷找到马厅长那里去表示忏悔,声明自己受了骗,或是想潜伏下来看看舒少华的花招。过几天省委组织部的调查组下来时,这些人以最坚定的口气表示马垂章是怎么的好,而舒少华怎么不是东西,简直就是阴谋家。找我个别谈话时,我说得很平静,但句句话都在关节之处,连调查组的人都不住地点头。有马厅长在才有我池大为的活路,这种结盟是如此地坚固,又是如此地默契,圈子里就是这样,也只能这样。调查组回去后不久,省委组织部就下了文件,空缺了近一年的厅党组书记由马垂章同志兼任。舒少华打……去看看

6-1、“五·一六兵团”始末 - 来自《红卫兵档案》

“炮轰周恩来!”   在外国首脑和记者们的眼里,周恩来始终是一个谜。一位美国专栏评论员写道: “周恩来同毛泽东一起走,但落后三步。”此话不无道理。在文化大革命这样的情形下,很难想象周恩来如果不同毛泽东一起走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没有周恩来苦撑着越来越糟糕的局面,文化大革命的烂摊子必然会更加难于收拾。   出于对毛泽东的尊敬,出于对中国的热爱,周恩来“落后三步”地跟在毛泽东的身后,委屈求全,于危难中显示了他人格的力量。   事实上,周恩来对毛泽东所支持的红卫兵是不会怠慢的。   文革之初,他就频繁地出入于首……去看看

第三章 众说纷芸“维纳斯”(下) - 来自《挑战微软霸权》

六、数字论坛评维纳斯   做周树人还是做周作人   王俊秀   中国信息产业乃至世界信息产业的发展到了一个转折关头,后PC时代的来临使得信息制造业、传输业和内容业面临重新洗牌的机会。我们明白信息是没有国界的。但是,我们也同样知道,在国际资本主义的垄断性知识单向流动和新贸易保护主义的双重逼迫下,发展中国家在知识社会的活动余地已日益缩小。“维纳斯”的到来让我们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是不是这一次又是以空间换时间、以市场换技术的重演?既然“维纳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为什么我们中间的许多人要对它奉若神明?事实……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