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图书

《资本论》,是马克思的著作,是以唯物史观的基本思想为指导,通过深刻分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 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规律,同时也使唯物史观得到了科学的验证和进一步的丰富和发展。《资本论》运用唯物史观的观点和方法,将社会关系归结为生产关系,将生产关系归结于生产力的高度,从而证明了社会形态的发展是一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历史过程。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一篇 第二章 战争中的目的和手段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我们在前一章里了解了战争的复杂而多变的性质以后,现在再来研究战争的性质对战争中的目的和手段有什么影响。   如果首先问一下,整个战争追求什么样的目标才能成为达到政治目的的合适的工具,那么我们就会发现,战争的目标正如战争的政治目的和战争的具体条件一样,也是多变的。   如果还是先从战争的纯概念淡起,那么我们就得承认,战争的政治目的本来就不包含在战争领域内。因为战争既然是迫使对方服从我们意志的一种暴力行为,它所追求的就必然始终是而且只能是打垮敌人,也就是使敌人无力抵抗。虽然打垮敌人这个目的是从概念中……去看看

一、四个阶级的联盟 - 来自《斯大林与中国革命》

   2009/10/01
斯大林对中国革命的政策,是建筑在"四个阶级联盟"这一理论之上的。下面,是在柏林出版的流亡孟什维克[1]派机关报对这种政策的赞扬:    「四月十日(一九二七年)马丁诺夫[2]在「真理报」上,极有力地并且……十分"孟什维克"式地,论证了官方立场的正确。就是说,确认了保持四个阶级联盟的必要;确认不要急于打倒联合政府,因为在这个政府里,工人正与大资产阶级坐在一起主持工作;确认不能过早地把「实现社会主义」的任务放在联合政府的面前。」(「社会主义报道」第八号第四页,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三日。)   与资产阶级联盟的政策,究竟像个什……去看看

第一章 殉道者 - 来自《省委书记》

1 骚动的路营村   生与死,肯定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除去不懂事的孩子和失语的老人,恐怕这是世界上最不容易搞错的一件事情。可是,有时它也是十分模糊的,模糊得还会让人感到吃惊:有的人明明活着,好像已经死了;有的人已经死了,却仿佛还活着。   丁作明已经死了,他的死不能说是“重于泰山”,但在他死后八年的二00一年二月十日,当我们走进淮北平原出了名的贫困县利辛县,向许多人打问去纪王场乡路营村的路怎么走时,回答我们的,首先不是去路营的路应该如何走,而是好奇地反问,问话的内容又几乎众口一词:“你们是到丁作明那儿去?”   丁作明不……去看看

六 寡头垄断 - 来自《产业组织》

   2009/10/01
在产业中,严格的纯粹竞争或垄断的条件即使存在,也是很少见的。就连常常为人引为竞争性厂商典型例证的农场主也保留存货。而且,同一种商品在不同地区的价格差距有时也高于运输成本。另一方面,即使一种产品或服务只有一个卖者,它也必然面临替代品的竞争。因此,垄断和竞争的纯粹形式最好被看成在一个系列中的两端。例如,我们可以把垄断竞争(下章将讨论)归为一个有着许多竞争模型特征的模型、在这个系列的另一端,我们又发现可以归入寡头垄断范畴的模型,这主要由在一个产业中的厂商数来区分。尽管当前尚无寡头垄断理论,各寡头垄断模型都……去看看

第八章 土地 - 来自《革命的年代》

   2009/10/01
我是你们的领主,而我的领主是沙皇。沙皇有权对我下令,而我必须服从,但他不能下命令给你们。在我的领地上我是沙皇,我是你们在人间的上帝,因此我必须对你们负责……你们必须先用铁梳把马梳10次,然后再用软刷刷毛。而我只需把你们粗略地梳理一下,而且谁知道我有没有认真用刷子。上帝用雷和电净化空气,而在我的农庄里,当我认为必要时,我也将用雷和火来净化。——一位俄国领主对其农奴的训话  拥有一两头牛、一只猪和几只鹅,自然会使农民兴高采烈。在他的观念中,他的地位是处于同一阶层的弟兄们之上……在跟着牛群闲逛之中,他养成了懒……去看看

第十一章 断层线战争的动力 - 来自《文明的冲突》

认同:文明意识的增强  断层线战争都经历加剧、扩大、遏制和中断的过程,然而却极少得到解决。这些过程通常是相继发生的,但也常常是重合的,并可能重复出现。断层线战争一旦发生,就像其他社会群体的冲突一样,趋于呈现出自己的生命力,并按照行动一反应模式发展。以往曾经是多重的、随意的认同,现在变得集中和强化了。社会群体的冲突被恰当地称为“认同战争”。随着暴力冲突的扩大,最初的关键问题往往被笼统地重新定义为“我们”对抗“他们”,集团的内聚力和责任感也得到了增强。政治领袖扩大和深化了他们对种族和宗教忠诚的号召力……去看看

第三辑 乌鸦的变脸(二) - 来自《黑乌鸦与折断的日子》

老婆的头发与出土文物  当我写《不娶老婆不亦快哉》的时候,我的确忘记了陪老婆盘头也是一件苦不堪言的事情。  "你到底来不来接我?你到底来不来?"电话那头是老婆咄咄逼人的声音。我从来没有听见过的声音。   "你是二涛么?"我疑惑地问。  电话撂了。  这是昨天晚上的事情。  今天是星期六,我陪老婆去盘头。算做立功赎罪。  看着年轻的理发师围着老婆的脑袋转来转去,我就眼晕。我拿过来随便一本书,胡乱看下去。  可是我又不能不抬头看两眼。老婆圆圆的脑袋被拉长了,眉眼舒展开了。  年轻的理发师依旧飞快地围……去看看

5-21 抓住恩宠的片刻 - 来自《与神对话》

   2009/10/01
现在是你决定的时候。现在是你选择的时刻。你——如你选择的——已来到一条岔路口。你将选择在眼前的几日、几周、几月和几年里,你想要如何过你在地球上的生活,或你到底还想不想要在地球上生活?你将选择,要不就要继续的活在你创造的幻觉中,将它当成是真的一样,或是反过来,选择自幻觉中走开,将它视为幻觉,并利用幻觉以便体验世上的天堂,及你真正是谁的终极实相。下面是我给这世界的讯息你能创造一种新的文明。你能寻求一个更新的世界。一切的选择权在你。时机已到了。这是你恩宠的一刻。要利用这一刻。要抓住今天。让你醒来时,以看……去看看

第二部狼烟四起 5、“黄色计划” - 来自《二战全景纪实》

当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还弥漫着呛人的硝烟时,希特勒又对比利时、荷兰拿起了屠刀。  比、荷是卡在德、法之间的两个小国,其总面积约74万平方公里,总人口2200多万。地理学家们在有关欧洲的地理著作中,常把比、荷放在一起叙述。由于比、荷濒临北海和英吉利海峡,同卢森堡以及北部的部分地方称为“尼德兰”,即“低地”,所以1830年比利时脱离荷兰独立后,人们仍称比、荷为“低地国家”。  荷兰境内绝大部分为平原,1/4的土地低于海平面,1/3的土地仅高出海平面1米。中部是丘陵地带。南部与比利时接壤处是……去看看

第12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两天来,方雨林一直心乱如麻。吃过早饭,他收了碗筷准备拿到院子里的水龙头底下去洗。因为小妹不在家,洗碗涮锅这样的粗杂活儿,就得由他来干。小妹也不知怎么搞的,这两天天天一早围上她那个大红围脖儿就出门走了,说是去医院照顾妈了,但也不知道到底在外头瞎张罗啥。父亲见方雨林手上包着绷带,就说:“你手坏了,搁着,我洗吧。”昨天下午他在交警中队又跟中队长闹了一档子不大不小的事儿,一不留神还把手弄流血了。一点小伤,当然不能让父亲洗碗。方雨林随手抄了个短木棍,把洗碗布绑在木棍的一头,三下五除二地就把碗洗了,受伤的手还一点没沾水……去看看

疯癫与文明 第八章 - 来自《疯癫与文明》

新的划分  19世纪初,所有的精神病学家,所有的历史学家都被同一种愤怒情绪所支配。我们到处看到相同的义愤,相同的谴责:“居然没有人因把精神病人投入监狱而脸红。”埃斯基罗尔(Esquirol)历数了波尔多的阿城城堡,图卢兹和雷恩的教养院,在普瓦捷、康城和亚眠依然存留的“比塞特尔”以及昂热的“古堡”,然后写道:“而且,几乎没有一个监狱里没有胡言乱语的疯人;这些不幸的人带着手铐脚镣与罪犯关在一起。这种混杂是多么可怕!平静的病人受到的待遇比罪犯还要糟糕。”  整个19世纪都对此做出呼应。在美国,图克一家成为自己先辈工作的历……去看看

附记 - 来自《苍天在上》

一九九0年二月二十六日,原章台市代理市长黄江北在老同学夏志远的陪同下,就万方公司使用劣质煞车管、造成梨树沟小学师生死伤三十六人一案,向有关方面自首。不久他被停职反省。省人民检察院将他起诉到省高级人民法院。省高法以渎职罪,判处他有期徒刑四年。八个月后,尚冰因病死去。     由于种种难以想象的原因,黄江北希望夏志远去万方任职的设想没能实现,一直在市政府里担任着市长助理的职务,人们问他为什么。他不说。但谁都知道。他是为了什么。黄江北服刑期间,他和单昭儿一直把小冰带在身边。小冰每个月都去黄江北服刑的地……去看看

第四章 自由主义的衰落 - 来自《极端的年代》

   2009/10/01
第一部 大灾难的年代第四章 自由主义的衰落  纳粹现象超乎理性范围所能分析。其首领以上天之口吻谈世界霸权及毁灭;其政权,以最恶劣的种族仇恨意识为基础;其国家,却是欧洲文化经济最先进的国家之一。然而这样的国家却一心为祸,灭绝5000多万人口,犯下骇人听闻的暴行无数——其恶行之极至,竟以机械化手法屠杀犹太人达数百万众。史家面对奥斯威辛(Auschwitz),只能哑然无语不知从何说起。  ——克肖(Lan Kershaw,pp.3-4)  为祖国、为理想献出生命!……不,光死不足以成事。即使在最前线,杀敌才是第一。……死算不得什么,死并不存在。……去看看

第18章 浪漫主义运动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三)》

从十八世纪后期到今天,艺术、文学和哲学,甚至于政治,都受到了广义上所谓的浪漫主义运动特有的一种情感方式积极的或消极的影响。连那些对这种情感方式抱反感的人对它也不得不考虑,而且他们受它的影响常常超过自知的程度以上。在这一章里我想主要就一些不确定算是哲学上的事情,简单讲一讲浪漫主义观点;因为这种观点乃是我们眼下要涉及的一段时期中大部分哲学思想的文化背景。   浪漫主义运动在初期跟哲学并不相干,不过很快就和哲学有了关系。通过卢梭,这运动自始便和政治是连在一起的。   但是,我们必须先按它的最根本的形式……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