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图书

被世人公认为是集张五常平生学术功力之大成,也是具有深远影响的经济学经典著作。《经济解释》三卷本基本囊括了张教授的学术思想。1982年,张教授在港大的就职演说中倡导:让我们做经济解释的弄潮儿。这本集子,正是这一思想的贯彻。《经济解释》系列著作从经济学的角度出发,用科学的方法来解释现实生活中的经济现象和行为。融入了“新制度经济学”的研究成果——产权和交易费用理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希特勒身边的妇女们 - 来自《希特勒女秘书的遗著》

   2009/10/01
围绕着这个热门话题,外界流传着许多有关希特勒与女人交往的谣言。这可能是因为希特勒在1914年以前和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曾与女人发生过几次性关系的缘故。前面曾经提到希特勒曾驳斥过我的一个说法。那是1933年12月的一天,我说埃米莉是个难听的名字,他却说:“不对,不能这样说,埃米莉是个动听的名字,我最初的恋人就叫埃米莉!”   据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希特勒于1917年在法国曾抛弃过一个已经怀孕的18岁的法国女孩子,后来她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名叫让一马里耶·洛雷。让一马里耶·洛雷在他母亲死前不久才知道,谁是他的父亲——即……去看看

第26章 犬儒学派与怀疑派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一)》

知识优异的人们与他们当时社会的关系,在不同的时代里是非常之不同的。在某些幸运的时代里,他们大体上能与他们的环境调和,——毫无疑问他们要提出他们自己认为是必要的那些改革来,但是他们深信他们的提议是会被人欢迎的;而且即使是世界始终不曾改革的话,他们也不会因此就不喜欢他们自己所处的世界。在另一些时代里,他们是革命的,认为需要号召激烈的变革,但希望这些变革(部分地是由于他们忠告的结果)在不久的将来就可以实现。又在另一些时代里,则他们对世界是绝望的,他们觉得尽管他们自己知道什么是必需的,但却绝没有可以实现的希望。……去看看

3-1.10 背起了瓦斯检查器,走入犯人世界 - 来自《走向混沌》

晋普山在山西省煤矿中,是一座瓦斯含量最高的矿山,一旦引起瓦斯爆炸,晋普山也就不存在了。在井下听老煤黑子——我们的采煤组长阎恒宝说过,在60年代初期,大同有一座瓦斯煤矿大爆炸。事情惊动了中央,周恩来总理曾亲自飞往大同去处理这一问题。当时,死伤了许多矿工不说,由于当时技术上无法处理全矿的爆炸后遗症,只好把一个好端端的矿山给封堵死了——但这只是解决地上问题,无法解决地下的灭火问题;直到70年代,那口矿井下的煤层之火还在自燃。   这绝不是耸人听闻的消息。我到了煤矿才知道,煤的性格非常喜欢自燃,一旦燃烧起来,就很难扑……去看看

第八章 经济自由主义 - 来自《自由主义》

有两种社会主义是同自由主义毫不相干的,我称它们为机械社会主义和官僚社会主义。机械社会主义立足于对历史的错误解释,把社会生活和社会发展现象归于经济因素的单独作用,而合理的社会学的起点是把社会看作一个各部分都在其中相互作用的整体。从单独一点来说,经济因素至少既是科学发明的原因,也是科学发明的结果。如果没有世界范围的相互沟通的需要,就不会有世界范围的电报系统,但是要不是有决定高斯和韦伯的实验获得成功的科学兴趣,就压根本会有电报。再者,机械社会主义是奠基于一种错误的经济分析,把一切价值归因于劳动,否定、混……去看看

附录 主要参考书目文献 - 来自《红卫兵档案》

本书参考了以下书目文献,在此一并致谢。  王年一:《大动乱的时代》  文聿:《中国“左”祸》  晓地:《“文革”之谜》  高皋、严家其:《文化大革命十年史》  杨健:《文化大革命中的地下文学》  刘兴华、华章:《“文革”酷刑实录》  权延赤:《陶铸在文化大革命中》  周明主编:《历史在这里沉思》(1-6册)  冯骥才:《100个人的10年》  金石开:《文革死亡档案》  芭荼:《苍凉的回眸》  汉子:《中南海人物沉浮内幕》  [美]阿妮达·陈:《毛主席的孩子们》  [美]R·特里尔:《毛泽东传》  [英]克莱尔·霖林沃丝《毛……去看看

第05章 经济自由有多重要? - 来自《自由主义入门》

对于本世纪的中国人来说,争取自由似乎就是争取政治民主、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人权等这些政治自由,却几乎没有人提起过经济自由,倒是革命者更知道,只有分田地,才有追随者。更有甚者,中国现代那些最坚定自由主义思想家,却曾经非常认真地提出:要把英美的自由民主政治制度,与苏联的集权的国有经济制度结合在一起,他们认为,这样一来可以两全其美,得到两种制度的长处。因此,当新时代以用使暴力取消私有财产开始的那一刻,他们中的许多人也欢呼起来。  然而,事实证明,取消私有财产及市场经济,实行全面的国有和计划经济,是中国的一大灾难。二十……去看看

第廿八章 论赏罚 - 来自《利维坦》

惩罚就是公共当局认为某人做或不做某事、是违法行为、并为了使人们的意志因此更好地服从起见而施加的痛苦。     在我没有根据这一定义作出任何推论以前,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必须解答,这就是在任一案件中惩罚的权利或权力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因为根据前面所说的看来,任何人都不能认为受到了信约的束缚不得抵抗暴力。因此,不能认为他赋与了别人以使用暴力伤害自己的权利。在建立国家时,每一个人都放弃了防卫他人的权利,但却没有放弃防卫自己的权利。同时人们也有义务帮助具有主权的人惩罚别人,但却没有这种义务惩罚自己。不……去看看

第五篇 第四章 各兵种的比例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我们只谈三个主要兵种:步兵、骑兵和炮兵。   我们在下面所作的分析基本上属于战术范围,这要请大家原谅,因为这种 析可以使我们的思想更加明确。   战斗是由两个根本不同的部分组成的,火力战和白刃战(或单位战斗)。后者可能是进攻也可能是防御(进攻和防御在这里应该理解为完全绝对的两个要素)。炮兵显然只通过火力战发挥作用,骑兵只通过单个战斗发挥作用,步兵则通过上述两个途径发挥作用。   在进行单个战斗时,象扎了根一样固守原地是防御的实质,而进攻的实质是运动。骑兵全然没有前一种性能,但充分具备后一种性能,因而骑兵只适……去看看

第20章 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一)》

在亚里士多德的全部著作中,关于伦理学的论文有三篇,但是其中有两篇现在都公认是出于弟子们的手笔。第三篇,即《尼各马可伦理学》,绝大部分的可靠性始终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就在这部书里面也有一部分(即卷五至卷七)被许多人认为是从他弟子的某篇著作里收进来的。然而,我将略掉这些争论纷纭的问题,而把这部书当作是一整部书、并且当作是亚里士多德的著作来处理。   亚里士多德的伦理观点大体上代表着他那时有教育的、有阅历的人们的流行见解。它既不象柏拉图的伦理学那样地充满着神秘的宗教;它也不赞许象在《国家篇》里可以看到的……去看看

卷五 - 来自《政治学》

   2009/12/28
章一  对于我们预拟的研究程序业已说明了四项,现在我们应当考虑余下的末一个论题,即各政体发生变革的一般原因,并说明变革的原因为数有几以及各种变革的性质。 我们也须考虑各个政体所以衰亡的特殊原因,而研究一个政体要是趋于崩溃而必须有另外一个政体代之而起时,将以何者变入到何者最为适当。 此外,对如此保持一般政体或某一政体的稳定的各种政策我们也应有所建议,并分别给各个城邦指出维护其所行政体的最好方法。作为论辩的基础,我们须事先假定在各种政体的创始时,人们都企求符合正义和比例平等的原则——虽如曾……去看看

1 自由、市场与国家 - 来自《自由、市场与国家》

   2009/10/01
我记得“我的老师”弗兰克·奈特(Frank Knight)教授在许多场合说过,他从未能辨明市场反对派之所以反对市场,是因为他们认为市场是有效的,还是因为他们认为市场是失败的。正如弗兰克·奈特说过的许多话一样,这句话是颇值得深思的。我在此沿着奈特指明的线路,将市场或市场秩序反对派分成明显不同的两种人,进而根据他们对以经济理论为一方和以公共选择理论为另一方的潜在的接受态度,指出这两种人各自的特点。我是在解决了思考30多年的一个问题后才作这番论述的。1983年4月,我应邀作纪念沃伦·纳特(G·Warren Nutter)的演讲。在演讲中……去看看

第十六章 探究的预设 - 来自《认识与谬误》

第一节   在某一有限的环境里成长和生活的人,一而再地碰到具有完全恒久的大小和形状、颜色、味道、重量等等的物体。在他的环境和联想能力的影响下,他变得习惯于发现在一个地点和时刻结合在一起的相同的感觉。通过习惯和本能,他预设这种对他的生物学的福利来说变成重要条件的恒久的结合。这种恒久的结合聚集到一个地点和时间,以致必定作为绝对的恒久性或实物的观念的基础起作用,但它们并非是唯一的恒久结合。一个被强使的物体开始运动,它强使另一个物体并使之开始运动;倾斜的容器中的容纳物从中流出;松开的石头下落;盐溶解于……去看看

第二版前言 献给金和乔纳森、戴维及珍妮弗 - 来自《美国宪法概论》

   2009/10/01
出版本书第二版的目的是继续努力提供一部简短的当代宪法法纲要。第一版问世迄今已经4年,当时伦奎斯特法院尚在襁褓之中,现在已长成为一个虎虎生气的儿童。本版中收录了这届法院作出的可供司法裁定援引的部分判例,如关于赞助性行动的“克罗森案”,关于“罗诉韦德案”之不确定地位的“韦伯斯特案”,以及关于拒绝使用生命维持系统之权利的“克鲁赞案”。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案件中每一个案件的审理都是解决所述复杂问题的一次尝试。鉴于过去4年最高法院内人事的重大变动,这种尝试是可以理解的。在司法系统和学术方面有着非凡……去看看

第24章 忏悔录 - 来自《一百个人的十年》

1966年19岁 女  B市某歌舞团演员   我爸爸被打成右派时我十三岁——我给他写了一封居然没有称呼的狠巴巴的信——他在 北大荒用放大镜在画报的剧照上寻找我——六一年爸爸饿死——他的遗言像一条鞭子——每 次谢幕都是给爸爸鞠躬——他肯定听见我的忏悔了   哎,作家,我问你一个问题:人为什么不能重活一次?这是谁定的?人如果真的能重新 活上一遍,准能活得没有失误,活得聪明而真实,活得不留下任何遗憾,但为什么偏偏你只 能活一次悔恨重重,无从弥补,愈活愈沉重,最后不是死了叫人埋进黄土,而是沉重的心把 自己压到土里边去。我多……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