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图书

凡勃伦的《有闲阶级论》的主旨在于讨论作为现代生活中一个经济因素的有闲阶级的地位和价值,但是要把讨论严格地限制在这样标明的范围以内是办不到的。因此关于制度的起源和演进以及一般不列入经济学范围以内的一些社会生活特征,这里也不得不给以相当的注意。书中,作者标榜自己与正统经济学不同之处是要寻找和分析经济行动的非经济意义。他指出了炫耀消费行动的显功能和潜功能,分析了有闲阶级、企业营利者和机器操作者之间的矛盾冲突,希望出现工程师集团来管理社会。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02章 - 来自《机关滋味》

曾经,南州就是他的命,他爱南州,这个地方令他着迷。四年大学,他轻轻易易地拿了两次一等、一次两等奖学金,第四个学年没得拿,是因大家都毕了业。按这个成绩,考个研究生是没问题的,他偏又脑子出了鬼,讨厌极了读书,觉得自己再读它几年,不小心再赚个博士来读,一熬就三十岁了,半辈子耗在书本上,人活在世上究竟图个什么呢?况他的英文又是弱项,现在的研究生考试其实是在比英文,要耗一股劲去对付那蚯蚓般的洋鬼子文字,想想更没劲了。他只是不想离开南州这地方。黄三木做书生的年代缺少了点做官福份,早先只做过两年学习委员和几年课代表,入了大学,瞎撞……去看看

第四章 心理学的结构 - 来自《结构主义》

11·心理学中结构主义的开端与“格式塔”理论   我们可以认为,心理学里的结构观念的出现,是在本世纪初,当时,维尔茨堡(Wu rzburg)学派的“思维心理学”反对(同时有法国的比奈[Binet]和瑞士的克拉帕莱德(Claparede]也反对)联想主义;联想主义企图用先存在成分(感觉和印象)之间的机械联想来说明一切。另外,特别今人注意的是,从这个时期开始,比勒(K.Buhler)就已经用严格的实验方法证明了结构的主观性质,从此、现象学就经常引用这种结构的主观性:意向和意义(这些现象学概念相当于我们在第1节里已经介绍过的客观定义中的具有自身调节作用的转……去看看

65 公道自在人心 - 来自《国家公诉》

王长恭当真激动起来,身不由己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叶子菁,照你这么说,我王长恭就从没做过什么好事吗?我从一个大学生成长为一个党和国家的高级领导干部,就这么一天到晚做贼吗?这是一个辩证唯物主义的态度吗?是事实吗?”   叶子菁长长吁了口气,“王长恭,你不要这么激动,你坐下来,坐下!”   王长恭看了看身边的看守人员,被迫坐下了,坐下后仍是激动不已的样子。   叶子菁也回到审讯桌前坐了下来,调整了一下情绪,平静地说:“王长恭,我并没说你从没做过任何好事,也没说过你一天到晚像做贼!你能从一个中文系大学生走到今天这个位置,是做过……去看看

第三篇 社会制序的型构(上) - 来自《社会制序的经济分析导论》

显而易见,对社会学来说,从“习俗”到“惯例”,从“惯例”到“法”,其过渡界限是模糊的。——韦伯(Weber,1978,参中译本上册,页362) 在我们实现我们的智识所能构设的图画(pictures)这一有意识的努力与制序、传统以及习惯的运作之间,存在着持续不断的互动;而制序、传统和习惯这三者会常常混合在一起发生作用,从而产生出某种与我们旨在实现的目标差之万里的东西。——哈耶克(Hayek,1960,p.22) 5 习俗的生发与演进 经验可能的条件同时也是经验对象可能的条件。——康……去看看

第三章 力和知性、现象和超感官世界 - 来自《精神现象学(上卷)》

在感性确定性的辩证过程中,意识发现听、看等感觉消失了,并且在知觉阶段中它达到了一些观念,但这些观念最初被它概括为无条件的共相。这个无条件的共相,如果被当作静止的单纯的本质看来,本身不是别的,只是自为存在的极端那一面;因为与它相对立的,正是非存在。但是如果那无条件的共相与非存在相联系,那它自身就会成为非本质的,而意识便不能从知觉的幻觉中解脱出来,但是这种共相证明了它自己是曾经从有条件的自为存在中解脱出来,并返回到它自身的东西。——这个今后是意识的真正对象的无条件的共相,仍然是意识的对象;因为意识……去看看

第廿四章 北平方式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四卷》

92.和平解放的脚步声愈来愈近  和平解放北平是一种不流血的斗争方式,这并不意味着不用斗争就可以解决问题。毛泽东深深地感受到这种斗争的尖锐、复杂和微妙。正在进行的第三次谈判是和平解放北平的关键,任何一个事件或任何一个细节处理不好,都可能造成历史的遗憾。连日来,毛泽东在西柏坡与周恩来、朱德等密切注视着谈判的进程,并不断给平津前线指挥员发出指示。16日18时,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了致林罗聂的电报,提出关于与傅方谈判的补充意见。  毛泽东指出:傅方要求军队出城,不要开得太远及各部驻地不要过于分散,这是惧怕缴械……去看看

后记 - 来自《现代化的陷阱》

追寻学者生命的真谛  这些年常有朋友问到同一问题:不少和我生活在同一地方的学者都感叹,这地方没法做学术研究,我为什么还能坚持做下去?每逢听到这问题的时候,我总是半开玩笑地回答说,可能因为我是女人,金钱和权力的吸引力有限。因为要说真实原因,恐怕有张扬之嫌。   记得尼采说过,有的人是将自己的伤痛化为哲学,有的人是将自己的富足化为哲学。我想,这句话的意思对学者来说,无非是说一个人的治学思想莫不与其生活经历有关。对于我个人来说,经历和秉性使然,即使是在这个视权势和金钱为生命一切意义的地方,我也设法将自己变成一架……去看看

第五章 理性的确定性与真理性 - 来自《精神现象学(上卷)》

当意识获得了个别的意识自身即是绝对的本质这样的思想时,意识便返回到了它自身。对于苦恼的意识来说,自在的存在乃是它自己的彼岸。但是这个意识的运动已经使它在自身中得到了这样的变化:它将充分发展了的个别性,或者说,将现实的意识这个个别性,当作它自己的否定物,即当作和它对立的极端;或者说,它将自己的自为的存在发挥出来作为一个客观的存在;并且,就在它的这个运动中,意识也自觉它与这个共相或普遍的东西已形成了统一,这个统一在我们看来,不再落于意识以外,因为被扬弃了的个别的意识就是这个普遍的东西,同时,因为意识既然保持自己于……去看看

1985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 来自《历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当前的经济形势和经济体制改革——1985年3月27日在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 赵紫阳各位代表:  刚刚过去的1984年,是我国各族人民在实现八十年代以至九十年代的三大任务方面取得伟大成就的一年,是全国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条战线的形势越来越好的一年。  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们继续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同世界各国的友好关系,反对霸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使我国的国际地位有了新的提高。  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们根据“一个国家、两种制度”这……去看看

我的蔷薇 - 来自《尼采诗选》

是的!我的幸福——要使人幸福     确实,一切幸福都想使人幸福!     你们想要把我的蔷薇采去?     那就得在岩石和荆棘围篱之间     弯下你们的身体、躲在那里,     并且常常舔舔你们的手指!     因为我的幸福——它喜爱打趣!     因为我的幸福——它喜爱恶作剧!     你们想要把我的蔷薇采去?     钱春绮 译……去看看

第二章 长沙激战 8、左宗棠荐贤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太平军撤离长沙,阖城官绅大大地舒了一口气,穷苦百姓却深感惋惜。他们巴不得大军进城来,多杀掉几个贪官劣绅,为穷人出气伸冤。听说药王庙里出了明朝的传国玉玺,长沙城内和四乡的百姓,都认为今后的江山是太平军的,对将来的日子有了指望。许多家中无牵挂的年轻人随着太平军走了。他们要跟着洪杨去打天下,建新朝。  张亮基以巡抚名义大摆宴席,犒劳这两个多月来为守长沙城出力的全体官绅,并特地请黄冕、孙观臣、贺瑗和欧阳兆熊坐在第一席上,并保证立即申报朝廷,偿还他们借的十二万两银子。又封那座立了功的炮王为“红袍大将军&rd……去看看

上篇 第17章 幸福的人 - 来自《幸福之路》

幸福,正如前已揭示的那样,部分依靠外界环境,部分依靠个人自身。在本书内,我们考察了依靠个人自身的那部分,并且得出这样的结论,在与个人自身相关的范围内,幸福的诀窍是十分简单的。许多人——我想前已提及的克罗齐先生也应包括在内——认为,如果没有一种多少带有宗教色彩的信仰,那么幸福是不可能的。许多自己并不幸福的人认为,他们的忧伤有着复杂而高度理智化的原因。我不相信这些是幸福或不幸的真正根源,我认为它们只不过是表面现象而已。一个快乐的人通常会信仰快乐的东西,而一个不快乐的人则往往采用不快乐的信仰,两者都将自己的……去看看

序言 - 来自《旧制度与大革命》

法国历史学家亚历克西·德·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 ,1805—1859)的名著《旧制度与大革命》,经冯棠翻译,桂裕芳教授校阅,最后由我审订,终于同读者见面了。原著出版于18 56年, 135 年后才有汉译本,似乎委屈了这部“经典著作”。但是即使在欧美,托克维尔的名声和学术地位也是近几十年才最后确立的。   托克维尔的成名作是1835年问世的《论美国的民主》第一卷,第二卷出版于1840年,次年他就荣膺法兰西学院院士,仅36岁。此后15年他没有发表什么重要著作,只在从政之余思索新著的主题。   托克维尔虽出身贵族,但在政治上倾向于自……去看看

第十二章 谁解其中味 - 来自《中国制造》

一九九八年七月二日七时 省城 高长河家  车进省城,高长河才从矇眬的睡梦中醒来了。这时,仲夏早晨的阳光正透过中山大道林立楼厦的间隙,透过车窗,不断铺洒到高长河身上。阳光广场,月光广场,和平公园……省城街头熟悉的景致接踵撞入高长河的眼帘,让高长河一时间感到有些奇怪,他怎么跑到省城来了?这一大早的!  司机回过头问:“高书记,是不是直接去省委?”  “去省委?”高长河这才骤然记起了昨夜发生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才想起自己是要向省委书记刘华波反映情况。当即感到了不妥:昨夜真是被姜超林气糊涂了,招呼都没打一个,就自说自……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