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前言

 《价格理论》

  《价格理论》一书的作者米尔顿·弗里德曼是当今世界著名的经济学家之一,货币主义的创始人,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他曾先后在美国芝加哥大学等多所院校任教,参加了美国许多学术团体和组织,是美国经济协会、数量统计协会、经济计量协会、蒙特·佩莱林学会的会员。1967年出任美国经济协会会长,1970年出任美国蒙特·佩莱林学会会长。现在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任高级研究员。1980年和1988年曾两次来我国访问,对我国的通货膨胀问题和价格改革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弗里德曼的论文和著作丰厚,《价格理论》是他微观经济学思想的全面体现,我国经济学界对他的宏观经济学理论即货币理论了解较多,而对他的价格理论所知甚少。弗里德曼始终认为,作为一个真正的经济学家,应该掌握整体经济理论,即包括两个分支:价格理论和货币理论,他一直在这两方面努力探索,而且价格理论是他货币理论的基础。因此,我们要想全面把握弗里德曼的经济思想,无疑要了解他的价格理论。

  弗里德曼是美国芝加哥学派的领袖,他一直遵循芝加哥学派的传统,主张经济自由主义,被称为反凯恩斯主义的先锋。因此,《价格理论》一书中芝加哥学派的特点十分鲜明,书中多处对其它经济学派提出质疑和批判。弗里德曼曾对译者这样介绍芝加哥学派与其它经济学派之间的区别,他说:“我相信芝加哥学派与其它经济学家之间的区别是非常不同的另一种东西。它更多地与对‘价格理论’的态度有关。芝加哥学派在方法上是马歇尔式的,是把经济理论看作用于分析具体问题的一部发动机;而瓦尔拉斯学派及其它学派则倾向于强调抽象理论本身的意义。”因此,本书的翻译出版有助于我们了解经济学领域中的重要学派——芝加哥学派的基本观点。在《价格理论》一书中,弗里德曼还引入一些货币理论,将宏观经济理论应用于微观经济分析,因此,该书具有新意。

  弗里德曼作为一名西方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站在其自身的立场上,在本书中对马克思的经济学理论有几处议论,读者在阅读本书时要注意鉴别。

  对《价格理论》在中国的翻译出版,弗里德曼教授给予了热情的支持,并给该书的中文版写了序言,他希望这本书在中国的出版,能对中国正在进行的经济体制改革有所贡献。该书各章节的译者:鲁晓龙(序言、第一章、第二章)、邵虹(第三章、第四章)、曹建军(第五章、第十一章)、李明哲(第六章、第七章)、卢凤霞(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李黎(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和姜润宇(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本书后的附录未译出。全书的译文校订由过庚吉、李黎、鲁晓龙负责。由于译者们的水平有限,且弗里德曼的论文以内容深奥、文字晦涩而闻名,难免有翻译不正确的地方,希望读者指正。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1 经义 - 来自《选举社会及其终结》

历代考试内容的演变  在从西汉到南北朝的察举时代,是以推荐为主而以考试辅之。西汉自孝文至孝武的举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上皆亲策之,“问以政事经义,令各对之,而观其辞定高下矣。”,1 其时的名策有晁错、贾山、公孙弘等人的对策,而尤以董仲舒的天人三策最为著名并影响深远,但当时举贤良方正的主要目的本在求言,而非以考试来定入仕,试策者多已是官员。常科的举孝廉在西汉一般不用考试,至东汉渐人多为患,于是不得不用考试来黜落,左雄改制更明确分两途考试∶“诸生试家法,文吏课笺奏”2 或“儒者试经学,文吏试章奏”,3 至此,我们实已可见明……去看看 

华清惊梦 - 来自《张学良传》

蒋介石在未来西安之前,对于此行可能会栽个大筋斗,甚至形成差一点被别人一脚跺翻这个令人沮丧的结局,是没有料到的,如果他能料到,就不会冒这个风险了。但是不是毫无所知,没有一点觉察呢?那也不是。蒋介石不是马大哈,不是那种粗心大意的人,这从他后来写(实际是陈布雷代笔)的《西安半月记》中,也略见端倪。他谈到在他未来西安之前,“即已察知东北军剿匪部队思想庞杂,言动歧异,且有勾通匪部自由退却等种种复杂离奇之报告,甚至谓将有非常之密谋与变乱者”,所以,他来西安后,是有提防的,这明显地表现在他很注意分析研究东北军和十七路军的军情,频繁……去看看 

第十四章 反温情 六亲不认 - 来自《阳谋》

如此大规模地抓人斗争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中共似乎轻而易举就做到了。它究竟是怎么「成功」的呢?   当然是靠严密的组织和铁的纪律。反右中,邓小平(当时是中共中央总书记)曾代表中共中央指示全党:「在反右派斗争中,必须像对待党外右派份子一样,一视同仁地对待党内的右派份子。但是,现在还有一些同志,在反对党内的右派份子的斗争中,表现了较严重的温情主义,特别是对一些应该划为右派的老党员更加惋惜、心软、下不了手。这种情绪必须加以克服。」(注1:一九五七年九月二十三日,邓小平在八届三中全会上《关于整风运动的报告》。)   这样,……去看看 

第23章 我不愿意承认是牺牲品 - 来自《一百个人的十年》

1967年32岁 男 T市某电车公司工人   我是头一批起来造反的——“电车红旗”手下重兵三千——闻名全国的六0九大武斗— —江青一闹,大联筹趴蛋了——凭白无故被判无期徒刑——咱是用自己两条腿走出监狱的— —你把毛主席叫来,他也说不清。   我给你写信,是拿块砖砍你一下,看你敢不敢写我。   十年来写“文革”的作品不少,不知为嘛,总透着“假”气,不叫人信服。造反派一出 现,就一帮打手,五大三粗,惨无人道,勾上脸谱啦,使我们这些屈死鬼啼笑皆非,嗤之以 鼻,我们好像验收过的猪肉,屁股上盖个戳,撂在案板上,谁想吃哪块就切一块。  ……去看看 

序言 - 来自《宽恕?!》

1976年,《宽恕?!》一书的英文版由体肯图书公司第一次在美国出版。该书出版时,许多大学,中学和讨论班开始把(纳粹对犹太人)“大屠杀”(Holocaust)的问题列入课程表。由于《宽恕?!》是一本鼓励大家对该问题进行讨论的书籍,所以不久就在教学中被广泛采用了。西蒙·威森塔尔(Simon Wiesenthal)讲述了他在集中营中的一次亲身经历,并问如果你处在他当时的位置你会怎么做。这个问题涉及到宗教,政治,道德和个人的价值取向。许多神学家,政治领袖,道德领袖和作家分别从他们自己的角度回应了他所提出的问题。不出所料,回应的看法形形色色,各具特色。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