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序言

 《价格理论》

  五十多年来,作为一个职业经济学家,我一直对一种明显自相矛盾的状况感到百思不得其解。一方面,相对价格理论的基本原理极其简单,甚至明晰到令人苦恼的程度:一种商品相对于另一种商品的价格较高,则抑制该商品的消费而鼓励其生产,如果其他条件相同的话,任何一件商品的成本就是为得到它所须放弃的东西,个人将试图以这样一种方式来支出他们的收入,即在一个项目上额外支出一元钱将得到和在任何其他项目上额外支出一元钱同样的满足,如此等等。另一方面,在那些没有专门受过经济理论方面的系统教育的人当中,很少有人会觉得这些原理是显而易见的、非常自然的,至于能够把它们正确应用于具体问题的人就更少了。

  关于上述第二个命题,在一些大众新闻媒介、甚至在一些理应属于深奥复杂的出版物上刊登的关于经济问题的文章中,我再三地见到人们在分析问题时关于该命题所犯的一些简单的错误。我指的是那些简单的谬误,而不是指那些因偏见或是为了维护某种特殊利益所犯的错误。作为一种经历,在经济理论方面接受了训练,可以使人获得一种观察问题、分析问题和思考问题的方法,这对于那些没有这种经历的人来说,仅仅是偶然才会无师自通的。

  上述那种矛盾的情况以及与之相关的、经济问题分析上的一些通病的根源之一,我想就是,对于整个社会而言是正确的东西,对于个人来说通常恰恰相反。试看一个简单的例子,当你去一个自由市场购买一种不是配给的、而是可以随意买到的产品时,例如卷心菜,典型的情况是该产品有一个标价,根据这一标价,你想买多少就可以买多少。对你来说,该产品的价格是固定的,数量则是可变的。然而,对于整个市场来说,情况正相反。在你买卷心菜的那一天,或者实际是在卷心菜的整个种植季节,市场上的卷心菜数量是相对固定的。如果不论是由于什么原因,突然兴起一股抢购卷心菜的风潮,使得在起初的标价水平上,消费者要求购买两倍于可以买到的数量,那么,将会出现什么情况呢?显然,价格将上涨。如果这一风潮仅局限于一个市场,其他市场上的卷心菜就会一拥而入以获高价之利。但是,假定这一风潮遍及全国。那么,卷心菜的数量即使能增加的话也是杯水车薪。就整个市场来说,数量是固定的,价格则可变。对于这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是如此,对于范围十分广泛的其他经济问题也是如此。

  经济理论的构造像数学的构造一样具有美学的感染力。它是一种和谐完满而又深奥复杂的整体,向人们提出了许多智力上的难题。但是,本书在其自身的范围内并不试图把经济理论表述为一种纯粹抽象的数学构造,用艾尔弗雷德·马歇尔的话说,而是想把它当作对具体问题“进行分析的发动机”,当作一种工具,用来解释运用和分配稀缺资源以满足各种不同需求方面不断变化的情况。

  从这一观点来看,经济理论像物理理论一样没有意识形态方面的内容。正如我在本书第一章中所说的,它是关于“一个特定的社会如何解决其经济问题的……对于每种社会都需要有一种不同的经济学或经济学中的一个不同章节。”

  在几十年观察和研究各种社会——原始的、欠发达的、高度发达的;市场导向的或中央控制的,民主的、封建的、寡头政治的、独裁的、社会主义的——的过程中,我的一个观点一次又一次地得到印证,即我在上述引文之后所说的一句话是站得住脚的:“实际上各个章节之间有许多共同点,但是这些共同点不能事先得到,毋宁说它们是经济科学的结论之一。”

  每个社会,实际上每个由个人组成的利益相连的群体都相信,它自身是独一无二的,它的问题也是只有它才经历过的。就生活的某些方面而言,这无疑是正确的。但是就经济学来说,我发现其中在各个方面的共同之处远比独特之处多得多。同样的问题以不同的形式出现,正如人们用不同的语言来描述它们,但其经济内容却完全相同一样。可以解决问题或加重问题的措施的选择范围是相同的,而且是有限的,人们犯同样的错误,也取得同样的成功,这些都是在表面上很不一样的条件下进行的。

  经济学家艾尔弗雷德·马歇尔曾把下面这句话作为他的一本书的引语:“多寓于一,一寓于多”,这正是经济理论的力量和吸引力所在。它赋予经济学家以理论上的工具,可以用来识别决定一个单独事件的诸多不同的力量,在表面繁纷各异的情况中找出共同的因素,从一个经济问题的若干互不相关的特点中分离出最本质的东西,以及预测——不是精确地、也不是从数量上着手,而是从提供情报的角度进行——用以解决该问题的措施的种种后果。

  最后,请允许我说,我的书能够出中文版我是多么高兴啊!在今后的几十年中,没有几个国家比中国面临着更大的经济上的挑战,而且没有一个国家在改善这么多人的日常命运时具有如此之大的潜在能力。每一个怀有善意的观察者都必定会祝愿中国能够很好地迎接挑战并发挥其潜力。我希望本书中文版的出版能够对实现这一结果有所贡献。  

  米尔顿·弗里德曼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  

  1889午8月25日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与罗马的冲突 - 来自《自由与权力》

[1]在近些年给教会带来耻辱的原因中,没有一个比它与科学和文学的冲突更致命的作用,它们导致人们质疑它的权威的能力、正义或智慧。这种冲突尽管较少,但它们唤醒了天主教的捍卫者无法缓和的一种特殊敌意。它们导致人们怀疑教会在热衷于镇压谬误的同时,也压制了对于真理的进步至关重要的思想自由。对于它无法冠以谬论恶名的那些信念,它允许对其进行行政干预,并且宣称有权限制知识进步,有权为无知的顺从正名,有权促进谬误,甚至有权改变被提出作为信仰的教义。凡是被归于天主教名下的错误或谬见,几乎都曾被个别的天主教徒犯下或坚持……去看看 

第38章 - 来自《至高利益》

钟明仁思索着说:“这一来,也让赵启功同志钻了空子嘛,当他的政治利益受到威胁的时候,他就把这张牌打出来了,现在,我们把空子堵了,看他以后还打什么牌!”转而又问,“东方同志,造污企业逐步关闭后,这么大一个园区怎么办啊?你们考虑过没有?要破还要立嘛!”  李东方道:“这事我们还没来得及和您汇报。家国同志有个建议,我认为很好:利用现有的基础设施搞国际科技园,西川大学的华美国际公司准备带个头,把公司总部迁到园区来,对原园区一些科技含量比较高、污染比较小的企业,我们准备逐一审查,保留一批——当然,一定要在园区现有污水处理能力的范围内……去看看 

第五章 西班牙人与葡萄牙人 - 来自《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

英国人为了要在最巩固的基础上建立国家繁荣的结构,足足忙了几个世纪,而西班牙人与葡萄牙人却凭了他们的新发现,一下子就发了财,在极短促时间内拥有了巨大财富,但这是浪子手里的财富,是中了头奖得来的;而在英国人手里的财富刚好比是一个克勤克俭的家长辛苦集聚起来的。前者是暴发户,浪费过度,任意追求奢侈享乐,可能一时看上去似乎比后者值得羡慕,但是在他手里的财富只是供作取快一时的手段,而后者则把财富看作主要是为后代争取精神与物质幸福奠定基础的一种手段。   西班牙很早就有了品种优良的羊群,这使英国的亨利一世远在1172年……去看看 

第四章 关于客观精神的理论(上) - 来自《客观知识》

我认为,我们哲学家的主要任务是帮助提出想象的同时又是辩论的和批判性的理论,最好是具有方法论意义的理论,以丰富我们对世界的认识。西方哲学很大部分是由以身心二元论为主题的各种各样世界图景组成的,也包括与这些图景有关的方法论问题。脱离这个西方二元论主题的主要倾向,就是企图用某种一元论来取而代之。在我看来,这种企图过去没有成功,而且在一元论的面罩后面仍然隐藏着身心二元论的身影。  1.多元论与三个世界的论点  然而,不仅存在一元论的偏向,而且还存在几种多元论的偏向。我们只要想一想多神论,甚至只要想一想它的……去看看 

8 饥馑之年 - 来自《吃蜘蛛的人》

1959年,天灾人祸席卷大地,大跃进不了了之。然而也有很多人把大跃进看作是这场灾祸的诱因。且不论孰因孰果,到了是年末,粮食突然严重短缺,猪肉、鸡、鱼、糖、点心、干果鲜果、罐头食品、菜蔬……,一句话,凡是可吃的东西,全都从货架上消失了。很快食物开始凭五花八门的票券供应,粮票、油票、肉票、鸡蛋票、豆制品票。糖票、烟票、布票、棉花票,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每一票证对城市居民的生活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   这些票券使整个社会发生了变化,钱不再是万能的了,我的曾祖父要是地下有知,准得气得再死一回。如今是没有票证,即便有大……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