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理论》暂用本的序言

 《价格理论》

  自从本书的内容初次油印并在芝加哥大学用作价格理论课本以来,已有十余年了。在此期间,我之所以极不愿意让人将此书稿普遍出售,是由于我对这些拼凑起来的东西不满意,我打算以此为基础进一步对价格理论作更详尽、更令人满意的论述,并乐观地相信自己总能够立即着手准备一部更完满的论稿。然而,作为一个经验经济学家,我不能忽视十年中积累的经验。很清楚,我必须拒绝这样一种假设,即认为更详尽的论述就在眼前。而且,不使这个油印本广泛流传也是行不通的。因此,尽管我一直对它不满意,似乎最好的办法看来还让人们能够普遍得到它。

  这个书稿来源于大卫·I.范德的企业家式的能力,当时他还是芝加哥大学的学生。他说服沃伦·J.格斯特斯与他合作写我1946年以来在芝加哥大学讲的两个学期的价格理论的概要。我审阅了全文,并作了详细修改,对有的地方进行了改写,有的地方换用了从前写的但未发表过的资料,另外,在当时和以后的时间里,还插入了一些特别有关的、已发表过的资料。这个书稿若无范德和格斯特斯的努力是永远不会问世的,我对他们非常感激。

  在这个版本中,重新排印的资料包括一篇“所得税和执照税的福利效应”的文章;此文最初刊登在《政治经济学杂志》上,此次重印是从拙著《实证经济学论文集》中选出的改写后版本,选自我的“企业集中和价格政策”一文中论述统计成本曲线的若干页,由大卫·麦科德·赖特编辑的《工会的冲击》中的我的文章的一部分,以及一篇论“选择,机会,与收入的个人分配”的文章,选自《政治经济学杂志》。芝加哥大学出版社,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和大卫·麦科德·赖特同意我重印这些资料,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自从使用这本教材讲授价格理论以来,我发现其中存有几项缺陷,在课堂上必须加以补充:(1)关于收入在当前消费与财富积累之间的分配的理论;(2)产出组织,特别是有关单个厂商经济学方面的问题;(3)关于收入的规模分配的实践与理论;(4)利润理论;(5)资本理论——这个问题原有的最后一部分写的太简单和过于凝炼,特别是这段中在有关收入流量和资本价值之间关系的计算以及存量——流量分析问题方面;(6)一般均衡理论。

  在本书中我增加了两个附录,也许有助于弥补上述缺陷,并对本书内容有所补充。附录一列举了我在讲授中使用过的阅读书目。附录二辑录了我规定学生在我们所谓阅读时间做的一些习题。第一部分要求第一学期做,第二部分要求第二学期做。由于缺乏更好的安排,我只好在每部分习题的安排上遵循过去布置作业时的时间顺序。第一部分的习题主要用来弥补上述第(2)个缺陷,因此,这些习题大多是阐述工业实践的。其中某些习题的答案现已可从经济文献中找到,但我并未提供参考答案的出处。正如每个教师都知道的那样,课堂习题和试题几乎是共有的财富。我除了知道自己厚颜地借用了亨利·J.阿伦和乔治·J.施蒂格勒的材料,并大为受惠外,对大多数习题的来源我是无法查出的。  

  米尔顿·弗里德曼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结论 - 来自《结构主义》

在要概括这本小书从一些主要的结构主义的立场里所力求阐发出来的论点时,我们首先应该指出,如果说这个方法的许多运用都是新的,那么结构主义本身出现在科学思想史上却已有很长的历史了;虽则它同演绎和实验结合起来相对来说是晚近才形成的。之所以要等待这么久才发现有可能使用这种方法,那不言而喻,首先是因为人类智慧的自然倾向是从简单到复杂地逐渐进步的,因而在分析工作遇到困难叫人不能不承认之前,是不知道有种种相互依存关系和各种整体系统的。其次,是因为结构之为结构是观察不到的,结构所处的不同水平,必须通过抽象出形式的形……去看看 

第三章 得关东者得天下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一卷》

9.毛刘周朱任看好关东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是走向国内和平,还是走向内战,是建立一个新型的民主国家,还是重走蒋介石专制主义制度的老路,这是摆在中国人民面前的两种命运和两种前途。  在这两种命运、两种前途的大决战中,东北地区以其优越的经济条件、重要的地理位置,以及突出的军事、政治价值,成为美。苏两国十分关注的热点中的热点和国共两党极力争夺的战略区域。如果国民党占领这一地区,那它就能利用东北雄厚的工业基础,同华东、华中相配合,南北夹击中共及其解放区。反之,如果中共控制东北,就可以形成……去看看 

第五章 致命的自负 - 来自《致命的自负》

传统道德无法满足理性主义的要求  前面提到的四条要求——凡是没有得到科学证实的,或没有被充分理解的,或目的缺少充分说明的,或有些不为人知的后果的,都是不合乎理性的——十分符合建构论理性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想的口味。这两种立场本身,都来自一种对人类合作的扩展秩序的机械论的或物理主义的解释,即来自对秩序的这样一种理解:只要能够掌握团体中的成员所知道的全部事实,人们就可以对一个群体进行安排或控制。然而扩展秩序不是、也不可能是这样的秩序。  因此我愿意事先承认,传统道德和资本主义的大多数信条、制度和行为方……去看看 

第一辑 黑乌鸦(三) - 来自《黑乌鸦与折断的日子》

“复杂世界”的随想  与友人闲聊,说起牌匾的装潢和设计来,他便感叹说学校的那几个告牌其实是不必花那么多钱求外人做的,他便可以做得很好。但他却谢绝了领导的安排,他是宁愿白干也不可以去挣那钱的。原因很简单,虽然是在学校里的知识份子堆中,嫉妒的红眼病仍是很泛滥的。他不愿被指指点点成为人们无聊的谈资。当然了,原因还有别的,那便是人际关系太复杂,以至于"谈虎色变",一脸苦相了。  人们都很喜欢(尤其是年轻人!)的台湾女作家三毛,生前曾发过这样的感慨,可谓给我以很深的感触。我想,她的颇受人偏爱的原因,也许就在于她的单纯和率……去看看 

2-3 今天所谓的政府管理监督乃是旧制度的一种体制 - 来自《旧制度与大革命》

在法国,城市自由在封建制度崩溃后依然存在。当领主已不再治理乡村时,城市仍保持自治权。直到17世纪末,还能遇到这种自治城市,它们继续组成一个个小型民主共和国,行政官由全体人民自由选举,对全体人民负责,公共生活活跃,城市为自己的权利感到自豪,对自己的独立无比珍惜。   直到1692年才首次普遍取消选举制度。城市的各种职务从此可以鬻买,就是说国王在各城市向某些居民出售永久统治他人的权利。   这就把人民福利和城市自由一起牺牲掉了;因为,当问题只涉及法官时,卖官鬻爵往往是有益的,因为好的司法的首要条件即是法官完全独立;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