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 什么是资本?

 《萨谬尔森《经济学》批判》

  [按]本章是书稿第七章。一般认为土地、劳动和资本是三大基本生产要素。作者认为这种看法过于狭窄,土地和劳动都可以称为资本。“广义地说,资本是在复杂的经济和社会关系中,个人拥有的可以不通过劳动而获得报偿的货币、物品、技能、信息、特征、权力等”。为什么可以“不劳而获”呢?原因在于资本所有者在各种经济、技术和社会关系中取得了主导地位。主导性地位越强,即资本额越大,可获得的“利润”就越多。反之,资本额大小等价于主导性地位的强弱。

  萨氏定义:“资本,即一种被生产出来的要素,一种本身就是由经济过程产出的耐用投入品。”“资本在本质上意味着时间的耗费和间接的生产手段。”“资本是三大生产要素之一。另外两种是土地和劳动,通常被称为基本生产要素。”(P26)

  这一定义恐怕是太窄了。事实上,土地也可以被称为资本,甚至劳动都可以称为资本。所谓土地入股,其实就是将土地当作资本来处理。所谓职工持股,按股分红,其实就是将劳动当作资本来处理。当然还有技术入股、权力入股。在一切都被经济化的时代,我们懂得,父母让孩子接受教育是长期投资,孩子刻苦学习则是自我投资,学成以后则是拥有了知识或文凭资本;对于女子来说,面容姣好是天生的资本,美容则是追加投资,因此美容店也可以被看作是使资本增值的加工工厂。某位公务员妥善地处理了一件令上司头疼的案子,得到普遍的赞扬,人们说此人增加了政治资本。和重权在握的领导人一起吃过饭,这就是资本,足以受到周围人的追捧,或高薪就聘于大公司;歌星成名之前,不计报酬地赶场唱,混个脸熟声熟,占据观众视听空间;等观众接受了,成名了,就可以一首歌要10万元出场费,即开始回收投资,享受红利。迈克尔·乔丹练就了一身投篮绝技,这绝技就成了乔丹的资本,他可以一年获得上亿美元的收入。还有广告明星,有的是凭一张大众情人式的脸蛋,有的是凭多年在电影电视上积累的公众形象,都可以获得丰厚的报酬。

  因此,什么是资本呢?广义地说,资本是在复杂的经济和社会关系中,个人拥有的可以不通过劳动而获得报偿的货币、物品、技能、信息、特征、权力等。

  这里特别需要强调的是“复杂的经济和社会关系”,因为离开社会关系,钱、土地、技能等等就都不是资本。对于鲁宾逊来说,无论是他的知识还是劳动技能,还是他盖的土房,种的水果疏菜,都不是资本。直到一无所有的“星期五”出现以后,所有这一切才成了资本,即成了鲁宾逊可以支配“星期五”的依据。“星期五”要吃饭,鲁宾逊说,可以,但是你得给我耕地施肥。“星期五”要挡风避雨,鲁宾逊说,可以,但是你得给我砍柴挑水。

  土地成为资本,其资本量的大小,都取决于技术、经济和社会关系。众所周知,一块荒芜贫瘠的土地,本来一钱不值。但由于新规划的高速公路要经过,立刻身价百倍。因为土地主人获得了可以与公路建筑商讨价还价的权力。如果土地主人拥有绝对所有权,则原则上他可以要到公路改线费用一半的收入。但正如萨氏所说:“尽管我们的社会以私有财产为基础,但产权还是有限的。……即使你的家也不是你的堡垒:你必须遵守城市规划方面的法律,如果需要的话,你必须为建筑道路而拆迁你的房屋。”(P27)也就是说,由于社会关系(法律就是社会关系的一种形式)的限制,土地主人没有不出卖土地的权力,从而丧失了谈判中的最大法码,不得不接受所谓“青苗费”一类极低的地价。相似的例子是地下资源的所有权问题。在地主拥有土地绝对所有权时,当地下发现石油,土地价格就会暴涨。但在许多国家都规定,地下资源不属于土地主人,而属于国家,这样政府就可以极低的代价获得资源开采权。石油资源具有流动性,在两国边境附近就经常发生石油争端。例如,伊拉克和科威特之间的石油战争。由于战争及其后果的不确定性,边境石油区的地价就会大起大落。

  货币或机器厂房成为资本,其资本收益的大小,同样取决于技术、经济和社会关系。钱可以购物,也可以用来雇人,更可以组织起企业、公司。当钱用来购物时,例如家庭主妇买菜,这钱不是资本。但如果用来雇用保姆,则这钱就是资本。买菜的过程中,家庭主妇非常精明,主导了买卖,以低价买到了好货,这时家庭主妇所掌握的信息、讨价还价的技巧是资本,钱不是资本。但在雇用保姆时,讨价还价的技巧等仍然是资本,用以压低保姆的报酬。但主要的资本则是钱,这是雇主得以支配保姆的依据。

  在一对多或多对多的关系中,例如企业中,情况无疑更复杂些,但也可以分为这两类。在谈论投资人兼经营人企业主时,企业主往往强调利润是经营劳动所得,而工人往往强调利润是货币资本所得。其实是两类兼有。银行存款(或股票等)是货币作为单纯的资本,体现出存款人对银行的主导权。因为存款人可以存,也可以不存,可以存这家银行,也可以存那家银行。为了吸引存款人,银行常常各使绝招吸引客户,而最基本的招数则是提供较高的利率,或在利率相同的情况下提高服务质量(这同样压缩了银行的利润空间)。除此以外,投资者总是或多或少地监控(董事)或直接经营着企业。在企业内部,企业主无疑据有主导地位。但在企业与同行企业、供应商、销售渠道、税务机关、消费者、广告商打交道时,该企业主完全有可能缺乏足够的能力,在各个环节上被对手牵着走,即在各种关系中处于被动地位。也就是说,企业主有可能具有货币资本,却缺乏有效的信息、技能和理解力,从而被对手淘汰,赔光本钱。

  “形象使者”的脸蛋之所以成为资本,其实是由于这张脸在电视广告信息传播过程中的重要性。广告信息的传播离不开高度发达的电视网和公众的收看电视习惯,离不开采编录播发送接收一整套技术设施,离不开一定的收视率,当然就离不开提高收视率的电视剧、电影、体育、新闻等节目。但是在这一切都具备的条件下,一个广告的成功往往就取决于成功的策划和“形象使者”的选择。广告商选择“形象使者”时常常有一定的挑选余地,这就使脸蛋的价格不可能太高;但一旦选定了某一张脸作为“形象使者”,这张脸就会作为与所销售商品相联系的特征在一段时期内每天进入上千万上亿的观众视线,这样,“形象使者”就具有了对该商品的形象垄断权。凭着这个形象垄断权,“形象使者”就可以要求广告商或生产商提供高额回报。其额度取决于该广告所带来的销售额的增长,撤销该广告,更换“形象使者”所付出的代价,“形象使者”与媒体联系的程度——这是威胁广告商或生产商的实力,以及“形象使者”是否准备一次性消耗自己的形象。在特定的经济、技术、社会、文化的网络中,“形象使者”有一定的自由度,而这自由度又足以造成利益相关者的重大损益,这样“形象使者”就对利益相关者具备了主导权,正是这个主导权使“脸蛋”成为资本。广告商为了防止被“形象使者”所控制,在事先往往要订立协议限制“形象使者”的自由度,为此当然要支付远远超出拍广告所消耗的体力和表情的费用。对于广告商来说,这笔费用是值得的。因为一旦不支付这笔费用,不买断“形象使者”的自由度,则一旦“形象使者”按照个人利益最大化原则要挟广告商,损失就大了。

  从上述分析中可以进一步得出结论,资本其实是各种经济、技术、社会关系中的主导地位。占有了主导性地位,就可以获得对方的劳动或财富。失去主导性地位,自己的劳动或财富就会落入他人之手。主导性地位越强,即资本越额大,可获得的“利润”就越多。民选总统的主导性往往不如独裁总统的主导性地位强,因此民选总统可获得的额外收入就少一些。苏哈托夫人被印尼实业界戏称为“10%”夫人,即每一笔生意都要抽取“10%”的“税收”,靠的就是苏哈托军事政变起家独裁印尼长达三十多年的强力地位。根据独裁者是否利用其强主导地位谋取私人利益及其程度,我们也许可以将独裁分为私利独裁、公利独裁。苏哈托是私利独裁,而斯大林则是公利独裁。在强力私利独裁的政权中,政府官员按职位高低权力大小都可以获得程度不同的额外收入,政府往往成为社会财富的最大吸噬者,这是符合“看不见的手”逻辑的结果。公利独裁中往往包含着各层官员的善意,他们在主导性地位转化为额外收入时受到意识形态、良心和制度的三重制约。但公利独裁包含着私利独裁的因子,如果各层官员放肆追逐个人利益,则公利独裁有可能向私利独裁转变。这是主导性地位强弱等价于资本额大小的典型例子。

  反过来说,则是资本额大小等价于主导性地位的强弱。一个只拥有10万元的杂货铺主也许只能对一个伙计拥有主导性地位,对外则主要是受主导,所谓受气、受盘剥就是受主导的同义语;而拥有1亿资产的大企业主就能对几千人拥有主导性地位,对外可以主导很多关系,比如说让警察为自己服务,让政府制定对自己有利的政策等;在资本可以自由流动的前提下,那些拥有数百亿甚至上千亿资产的跨国公司事实上可以主导一国政府的重大经济政策;不仅如此,资本自由流动成为世界各国普遍采取的政策,正是跨国公司作用的结果。这意味着跨国公司拥有了巨大的自由空间,而各国政府的政策空间却被缩小了。

  以技术、知识等的主导性地位来谋取额外利益的典型情境是知识产权。由于知识和技术在现代经济和社会生活中的重要性,靠这一类型的主导权谋取额外利益的可能性极大地增长了。比尔·盖茨之所以能够成为身价百亿美元的暴发户,靠的就是视窗软件的专利,即在微机操作系统上的技术和法律的主导地位。和一切法律一样,专利法的本质是一种社会关系的法律化,它所规定的是专利发明者、拥有者和使用者之间的社会关系。著作权、商标权的性质和社会意义与此完全类似。

  萨氏认为:“个人占有资本并能从中获取利润,是资本主义的实质所在。”(P27)但只有当我们将资本作广义理解时,萨氏此论才更加表达出资本主义的实质,也更符合每一个生活于其中的人的感受。这样,个人占有资本并从中获取利润,就等价于个人利用自身的一切有利条件谋取自己的利益,而这又进一步等价于亚当·斯密的“看不见的手”。这意味着,资本主义的实质就是每个人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反过来说,如果某人不利用可以有利条件谋取个人利益,比如有权不用,有身段不卖,不以学术为权贵阶层论证,在讨价还价中不欺骗对方,对年迈无能的父母不一脚踢开,不向有权有钱者讨好献媚,坦率真诚,一句话,还有良心,此人的某项特定行为就不符合资本主义实质,甚至是反资本主义的。从历史来看,欧美各资本主义国家之所以变得比较文明,恰恰是由于广泛地存在反对从而制约“看不见的手”的力量。本世纪七十年代以来,随着老的放任自由主义新装上市,随着市场重新被神圣化,“看不见的手”重新巩固并强化了主导地位,资本主义也就重新变得野蛮化。事实上,萨氏承认:“伴随对市场的重新强调而来的,是更多的无家可归者、更多的贫困儿童以及许多中心城市的贫困化。”(P29)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二、三个初步的问题 - 来自《万民法》

1在表明万民法能在何种范围内得以落实之前,重要的是首先得区分开“公平的正义”或其它近似的自由的与建构主义的正义观念的两个部分。一部分由应用于民主社会的国内制度,即它们的政体和基本结构,以及应用于公民的义务与责任来得出;另一部分则由应用于国际政治社会自身及各民族之间的政治关系来得出。当正义原则被运用于国内正义后,原始状态的理念就再次运用于接下来的较高层次中。此前,各派别是个人的代表,但现在它们是各民族的代表,民族的基本机制符合在第一层次使用的正义原则。我们从某些社会组成的大家庭出发,推出支配这……去看看 

5-4 典型的梦 - 来自《梦的解析》

一般而言,如果别人不供给我们一些他的梦中所隐含的意念想法的话,我们就无从对他的梦作一合理的解释,也因此而使得我们的释梦方法大受限制〔46〕。但与这一种特具个人色彩,鲜为外人所能了解的梦相对照的,另有一些例子,却几乎是每个人都有过的同样内容、同样意义的梦。由于这种“典型的梦”,不论梦者是谁,它几乎都来自同样的来源,所以这类梦的研究特别适合我们对梦的来源所作的探讨,也因此我拟在这章专文讨论它。     为何有这种困难,以及我们如何补救技巧上的困难,则留待下一章 再讨论。读者们将来自会了解我为何在本章只能处……去看看 

第廿二章 理想主义与民间立场 - 来自《中国当代文学史》

第一节 坚持民间理想的文学创作   民间理想主义反映了一种新的叙事立场,指90年代出现的一批歌颂民间理想的作家的创作现象。“民间”一词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有不同的解释。本文所用的“民间”,是指中国文学创作中的一种文化形态和价值取向。在实际的文学创作中,“民间”不是专指传统农村自然经济为基础的宗法社会,其意义也不在具体的创作题材和创作方法,“民间”所涵盖的意义要广泛得多,它是指一种非权力形态也非知识分子的精英文化形态的文化视界和空间,渗透在作家的写作立场、价值取向、审美风格等方面。知识分子把自己……去看看 

廿四 - 来自《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前些时候之所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是因为那时候天热,大家都冲淋浴,现在天冷下来了,苗岭秀她们肯定是受了西西的启发,也学会了使用盆浴,可是却没有学会擦干净浴盆。西西决心就这个问题和苗岭秀进行一次对话,否则事过境迁,现场一遭破坏,讲话就没有证据了。  西西尽可能温柔地叫道:“苗岭秀。”叫过之后发现毫无动静,这才猛然想起,人家不叫苗岭秀,人家叫段桂花。  “老段,段桂花同志。”  西西千载难逢叫人家苗岭秀一次,这一叫,苗岭秀竟有些慌乱,赶紧应声跑了来。说到底,苗岭秀内心深处对葛家这个幺女儿还是有些发憷的。  西西指着……去看看 

第24章 - 来自《英雄出世》

风掠过屋脊时发出刺耳的尖啸,旋到空中的积雪纷纷扬扬落。   天幕是凄冷的,月影和星光显得异常遥远。   巴庆达痴痴走到院里,抬头仰望着夜空,硬没让聚在眼中的泪淌下来。   风刺着他上仰的脸,落下的碎雪在脸上化成了水,冰凉冰凉,像许多小虫在爬。   巴庆达袖着手想,这时候自己不能哭,卜姑娘最看不起男人的眼泪。可他差点儿管不住自己的眼,在堂屋门口,听着卜姑娘和卜大爷说话,鼻子就发酸了;走到院里,西北风一吹,泪一下子就盈满眼窝。   他透过泪眼看到的天空没有星月,只是一团茫然的黑。   于那团茫然的黑中,看到了小时候的卜……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