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图书

据特别权威的专家预测,财富经历了土地革命、工业革命、商业革命和网络革命之后,即将到来的第五波将会是营养保健食品的革命。在这个发展过程中,从土地革命到工业革命,再到商业革命,都经历了相当长的发展历程。而网络革命,电脑由房间大小的体积演变为今天的台式电脑、手提电脑、掌上电脑;因特网由遥远的世界进入到我们的家庭,都仿佛只是一夜之间。这一切,只经历了不到短短的十年,就造就了以比尔盖茨为代表的一代富豪。这无疑应归公于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和技术革新的突飞猛进,当我们经历了电视机不断地由小变大、由黑白变彩色、由重变轻、由厚变薄;手机却在不断地由大变小的过程时,并饱含着照相、智能、大容量等3G功能,这中间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955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下) - 来自《历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四)关于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问题  现在我要说的是国家对于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社会主义改造中的若干问题,即关于改造的步骤问题,资本主义工业改造的部署问题,资本主义商业改造的部署问题,资本家必须遵守国家法律、接受改造的问题。  第一,改造的步骤问题。  我国目前还存在大量的复杂的私营工商业。以工业说,一九五三年私营工业(不包括个体手工业)的从业人员有二百多万人,其中十个职工以上的资本主义工业企业有四万五千多户,职工一百五十多万人。以商业说,一九五三年全国资本主义批发商的从业人员将近二十万人,资本……去看看

三、锋芒崭露的国大党领袖 - 来自《甘地传》

1914年7月18日,甘地偕夫人及好友卡伦巴赫,乘轮船前往伦敦。航行中他便得知欧洲局势紧张。船至伦敦的前2天,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8月8日,若干倾慕甘地的英印人士特地在西西大饭店举行招待会,为甘地接风洗尘。到会的有阿兰达·库玛拉斯瓦米先生、天才女诗人与杰出的社会活动家奈都夫人等,因故未能应邀前来而致函表示欢迎的有英国首相、印度事务大臣及其他各政界要人与社会名流。   因为“一战”爆发,甘地在伦敦期间组织了一支印度救护队,准备开赴前线,但此时他不幸染上肋膜炎,加上甘地夫人身体一直欠佳,最后甘地不得不接受大……去看看

第二十章 仁慈行善 - 来自《中国人的素质》

中国人把仁列为五德之首。仁这个字是由“人”与“二”构成的,据此推测,暗含着这样的看法;仁,是由发展于两个人之间的交往。这种理论尽管为字的结构所赞同,而在中国人的生活实践中却根本没有得到证实,我们对此不必多作评论,因为聪明的观察者自会留心。然而,一些应该了解真相的人却常作肤浅的考察,认为中国人当中不存在仁。这种看法远非正确。“恻隐之心”,孟子提醒我们,“人皆有之”,①但表达方式有很大不同。佛教教人温和、仁慈,这对中国人不是没有影响的。再者,中国人在各方面都有一种注重实际的强烈天性,他们“行善”之时,一定会有多……去看看

尾声 掘坟 - 来自《北京法源寺》

一九二七年二月二十八日,康有为离开法源寺后七个月,在梁启超带头为他庆祝七十大寿后二十三天,死于青岛。     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八日,康有为死后两个月,张作霖绞死李大钊、李十力等共产党员二十一人于北京。其中李十力移柩法源寺。他临上绞架前抬头望天,含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康先生,虽然绞刑使血流不出来,我也算先流了我们的血。”消息传出,大家不知 “康先生”何所指。     一九二八年七月四日,孙殿英为了盗墓,掘了西大后坟于北京。事后蒋介石扬言要查办,但是,当蒋介石的新婚夫人宋美龄收了赃品,并把西太后凤冠上的珠子……去看看

第五章 “反攻复国” - 来自《蒋介石宋美龄在台湾的日子》

一、“三民主义光复大陆”   1.“新”理论哲学基础   从1950年起,蒋介石便在台湾苦思失败的原因,由于军事上有大的作为还看时机,更多的是不可能,于是转而从理论着手。日月潭边的沉思,使他为自己的失败找到了好的理论借口:他说国民党缺乏“革命哲学作基础”,“思想不统一”,“徒有完善的主义、高尚的哲学(民生哲学)而不能实践笃行。尤其抗战胜利以来,我们一般同志精神堕落,气节丧失,把本党五十年来的精神道德,摧毁无余”,由此“致使党内理论分歧,思想复不集中,一般同志陷于错误的思想之中,而不知何去何从。”   他认为这样就必然导致……去看看

后记 - 来自《生死抉择》

永生永世为老百姓而写作——代后记  张平     在北京因《天网》和《法撼汾西》这两本书打官司时,几个临汾的老农民千里迢迢地赶来声援我。”七月的北京,像火炉子一样。他们挤着公共汽车好不容易问清地址赶到丰台法院时,法院的公开审理已经结束两天了。天知道他们是怎么打听到群众出版社并找到我的住处的。当我第一眼见到他们时,我的眼泪止不住地一下子就涌了出来。他们的衣着是那样的不入时,脸色是那样的黧黑,满脸的皱纹流露着深深的关切和焦急,浑身的汗渍浸透着一种赤诚和真挚。他们一见了我就忙不迭地问输了还是赢了,……去看看

起看星斗正阑干 - 来自《张学良传》

由于日军节节逼近,国民党军队多抱不抵抗主义,凤凰山不再是安全之地,特务队奉命将张学良转押往贵州修文县阳明洞,张学良又不得不搬迁了。   贵州修文的阳明洞,在县城以北的龙岗山,离修文县城五里,山不算高,却林木茂盛,风景优美。阳明洞不是人工开掘的,而是一座天然的宽阔明亮的洞穴。有趣的是,这里面还有些自然形成的石桌,石凳呢。至于名曰阳明洞,那是因为相传被贬谪的明代思想家、兵部主事王守仁曾在此读书讲学,由于他自称阳明先生,所以他住过的这个山洞,人们就称为阳明洞了。   张学良从湘西来到这里后,就住在阳明洞顶原有的一座木……去看看

3-08 有时候真理就寓含在矛盾中 - 来自《与神对话》

   2009/10/01
生命真的永远永远继续吗?很确定是。没有完的时候?没有。转世是事实?是事实。你可以在任何你想要的时候,以任何你想要的形态重返凡身——也就是,还会「死」去的肉身。是我们在决定什么时候回来吗?没错,「要不要」和「什么时候」。什么时候离开,也是我们在决定?是我们决定自己什么时候要死吗?没有任何事情是违背着灵魂的意愿而发生在它身上的。也就是说,那根本不可能,因为是灵魂在创造每一个经验。灵魂什么都不缺。灵魂具有一切。一切智能,一切知识,一切能力,一切荣耀。灵魂就是你那永不睡眠、永不遗忘的部分。灵魂会想要肉体死亡吗?不。……去看看

第28章 - 来自《十面埋伏》

罗维民和魏德华不到11点10分便备好了人员,并办好了所有应办的手续。   人员都是挑的最好的,一个是技术科的刘之辰,一个是预审科的黄光耀。年轻、机智、反应快、手脚利落,而且两个人都有一身好功夫。万一要是出了什么问题,至少不至于会出现无法招架的情况。连同罗维民一共4个人,以防万一,除了技术科的小刘外,其他的人都带了手枪。   食堂早已备好了四盒挺不错的份儿饭,每人两只鸡腿,一块牛排,四两米饭,一大碗豆腐汤。即使再一口不吃,也足以坚持到夜里12点以后。   11点40左右,一行人便赶到了古城监狱。   进监狱大门的时候,罗……去看看

前言 - 来自《碰撞》

1999年春以来,我国加快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脚步。4月份,朱镕基总理访问美国与加拿大,在绝大多数问题上与美国达成了一致。不巧的是,朱镕基总理回国不久,美国轰炸我驻南联盟使馆。国人议论纷纷,把加入WTO与轰炸南联盟两件事情联系起来,认为美国对我方的要求过于苛刻,体现了美国西化、分化中国的一贯立场,因此不宜急切以美国的条件加入WTO。6月初,外经贸部领导表示:“反正双方尚未签订任何协议,中国当然能收回所有承诺。”   中国应不应加入WTO?以何种方式加入?这是长期以来社会各界津津乐道的一个热门话题。基本的意见是,中国不……去看看

第九章 见钱眼开 - 来自《蒋介石宋美龄在台湾的日子》

一、从“空军之母”到“华航”后台   在宋美龄的口头禅中有一句话,叫“我的空军”。把“中华民国”的空军比作自己的私产,确实有些过分。不过也说明来美龄与“中华民国”空军的不解之缘。宋美龄最爱戴的徽式是“飞行徽式”,到台湾后,仍不放弃插手“中华航空公司”事务,成了实际上的后台老板。   1.空军情结   早在1920年,国民党政府就已建立了空军,1933年便制定了空军军官制,但当时飞机不多,更没有实践经验,远称不上一支有组织有效率的空军。它的主要作用只是载着蒋介石、宋美龄到中国各省去视察。蒋介石、宋美龄当年几乎走……去看看

第二部狼烟四起 3、东方战线 - 来自《二战全景纪实》

1939年8月23日,苏德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纳入了苏联的势力范围。9月28日,苏德两国签订友好和边界条约,立陶宛转入苏联势力范围。苏联从德国那里获得承诺后,立即着手兼并波罗的海三国。纵观全过程,可分为两大阶段。  第一阶段:签约控制阶段(1939年8月—1940年5月)。波罗的海三国对于两个强邻的接近极为担忧。苏联驻里加全权代表佐托夫向本国报告说:“里宾特洛甫到莫斯科签订条约一事,首先引起了各界的警惕,害怕苏德勾结……瓜分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8月31日,莫洛托夫否认与德国……去看看

第06部分 “一即是多”的世界 - 来自《希腊悲剧时代的哲学》

6.1 “一即是多”的感悟   当赫拉克利特的想象力以一个幸福的旁观者的眼光打量不息运动的世界,打量“现实”,看到无数对快乐的竞赛者在严厉的裁判监护下角逐的时候,一种更高的感悟袭上了他的心头。他不再能够把角逐的对手与裁判彼此分离开来观察,裁判自己好象也在竞赛,竞赛者又好象在进行裁判——是的,现在他压根儿只觉察到那永恒支配着的公义,以致他敢于宣告:“‘多’的斗争本身就是公义!而说到底,‘一’就是‘多’。因为,在本质上,所有那些质是什么呢?它们可是不朽的神灵?它们可是分离的、有始无终地为自己活动着的本质?如果我们……去看看

附录(二)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在讨论答复王室讲话的方案期间1848年1月27日于众议院的发言各位先生:我不想继续进行早已开始的专题讨论。我认为,当我们要在这里讨论监狱法时,会以更加有益的方式继续这一专题讨论。我现在登上这个讲坛的目的,是要讲些具有普遍意义的问题。今天讨论的第4节自然要使议会把注意力放在全部的对内政策上,特别是放在我的尊贵朋友米约先生已经提醒大家注意和要求修改的对内政策上。我今天来到议会,就是为的参加这一部分对内政策的讨论。各位先生,我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但我总觉得目前的形势,目前的舆论,目前法国的精神状态,都有使人不安……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