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图书

这是一部有关中国自先秦至元末历史的漫笔集。《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一书,列举了从春秋战国到元顺帝北撤约2000年历史中的几十个重要人物,细致入微的分析了中国历史进程因果。以人物为中心,通过其人其事及在历史关键处的作为,探究中国历史和文化的特点,并以今天的立场加以分析。作者治史,每每从常人不经意的细节处入手,挖掘出极富启发性的新见,娓娓叙来,发人深省。《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所包括的内容自先秦至元末。其重点则在用“大历史观”论述中国历史,及表彰中国历史有它的特色,经过各朝代及政治上分裂的阶段,前后连贯。各篇虽大致以人物传记之体裁为主,所叙事之影响,已远逾当时人之人身经验。本书和黄仁宇的其他作品一样也较好地体现作者深厚的知识底蕴及其对中国历史的深刻领悟,亦深刻表现了作者的“大历史观”。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二、幸遇广义本体论哲学体系 - 来自《当代哲人李正天》

本来,李正天在思想史上的地位由李一哲事件已经确立,但仅此还不能使他成其为后来的李正天。人难能可贵者在于超越自身,超越民族本位、家国本位,人类本位,向未知领域和自由王国不断探索,使有限化为无限。七十年代末平反出狱后,民主与法治成了一个为世人公认的命题,各种颂扬与赞誉接踵而来。他意识到自己长期与社会脱节,看到自己学识上的局限性,也深刻地看到历来大民主所造成的社会恶果,因此谢绝了海外一些著名大学请他出国讲学的邀请,一头钻进图书馆中“补课”。这使他能跳出传统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框架。八十年代初,当国人还沉浸在佛洛……去看看

第十章 为什么最坏者当政 - 来自《通往奴役之路》

所有权力都易腐化,绝对的权力则绝对地会腐化。——阿克顿勋爵我们现在必须审视一下一种看法,正是从这种看法中许多把极权主义的到来看作是不可避免的人得到了安慰,并且,这个看法大大削弱了很多其它如果彻底了解极权主义的性质,就会尽最大努力来反对它的那些人的抵抗力。这种看法就是认为极权主义政权最令人讨厌的特点应归之于这一历史的偶然巧合。即这种政权是由流氓和杀人犯的集团建立起来的。有人说,德国极权主义政权的建立导致了施特赖歇尔和基林格尔、莱伊和海因斯、希姆莱和海德里希之流的当政,这或许可以证明德国人性格……去看看

1-2 伙夫头之谜 - 来自《十大元帅之谜》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正象四川口音几十年如一日始终未变一样,朱德非凡的精神内核一直隐藏在一种朴素的装束之下,没有华丽的盛装,没有刻意的雕琢,猛一看,仿佛内容压倒了形式。我们百思不解的是:这种“不修边幅”的装束是某种习惯的自然流露,还是朱德本人的刻意追求?如果是后者这其中又暗示着怎样一种心态呢?   2.1 有眼不识总司令   西德友好人士王安娜在访问了延安之后,在《中国——我的第二故乡》中,写道: “初次和朱德见面时,我想他实际上还不到五十岁。但看起来却显得苍老。……这个 ‘匪首’,怎么看也不象英雄……去看看

廿五 理论上的反思 - 来自《未来中国的选择》

中国共产党人领导的革命的确完全不同于中国历史上任何一次改朝换代式的“革命”或农民起义,它所带来的是中国社会的真正质变:新中国的成立向全中国人民展示了一种不同于以往任何一个剥削社会的全新的制度;就在她成立的同时,宣告了剥削制度在中国土地上的彻底垮台。人民无论在官方的说辞上还是在社会现实中,终于成了真正的主人。在第十八个问题里,我们曾经分析过,社会主义在中国的建立是历史必然的。然而,迄今几乎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建设实践却都告诉我们,社会主义革命的成功和社会主义制度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一个国家的确立,并不……去看看

第四部 美国的利益(2)——夏威夷的意义 - 来自《海权论》

2·夏威夷的意义  这样的情景吸引着战略家:独享一个关键据点,没有什么竞争对手,在一个广阔的范围内也不存在对这个据点的替代物。  在夏威夷长期存在的麻烦突然地——至少或迄今就一般的公众反映而言——达到了顶峰[1],那儿的革命政府——我国在当地的代表已将其正式承认为事实上的政府——取得的进展经报道已为美国国内所知晓。历史已提供了不少有意义的事件,如今又多了一例。正处盛年的人可能骤逝,沐浴于太平盛世之中的国家也可能发现自己正遭遇着意想不到的分裂之源和利益冲突。其后果或可能是战争,或可能是为躲避一个……去看看

序 - 来自《蒙哥马利》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战争。在这场以法西斯轴心为一方,以反法西斯同盟为另一方的大战中,双方投入的兵力兵器之多、战场波及范围之广、作战模式之新、造成的损失之大、产生的影响之深远都是前所未有的。尽管大战结束近50年来,物换星移,事过境迁,但它仍以其恢宏的气势、深刻的内涵、丰富的底蕴,磁铁般吸引着中外众多的军事家、历史学家去探究和著述。由军内外一批学有专长的中青年军事史学、作者撰写的这套《二战八大将帅》丛书就是这方面的又一新作。   战争可谓人类所能参加的最惊险、最激烈,最残酷的……去看看

第六章 高处不胜寒 - 来自《红墙内外》

毛泽东已经服过两次安眠药,仍然睡不着。他躺在木床上,床的一半摆满一尺多厚的书。天气热,他只盖一条白布单。那是普通的白漂布,上面可以找出三四块补丁。荞麦皮做的枕头上,绑一块同样补着补丁的枕席。枕席上又垫了两张报纸。他就枕在报纸上。   他已经不着文件,也不再看报。随手从床上抓起那本<楚辞》翻阅。他苦恼、不安、烦躁。这都是为了睡觉。   毛泽东一生都在为“睡一觉”奋斗。   我用掌心握住他的小腿,轻柔地向大腿推去,一次又一次。这种按摩是为了帮助他入睡。在睡眠上,毛泽东有时像个孩子。孩子要身边有人拍打着……去看看

22 一起铁肩担道义 - 来自《国家公诉》

距市委要求的起诉时间只有几天,检察院竟然把两个涉嫌放火的案子全案退回。公安局这边一下子炸了锅,局长江正流什么汇报也不听,什么材料也不看,要具体主持办案的副局长伍成义马上去找叶子菁,问问叶子菁和检察院到底想干什么?江正流很恼怒地告诉伍成义:叶子菁和检察院这是在搞名堂,是在故意出公安局的洋相!案子的全部侦查过程检察院都清楚,检察院也提前介入了,许多疑点还是检察院要查的,放火也是两家一起定的,现在突然翻过来,简直岂有此理!   伍成义只得奉命行事,紧急赶往市检察院找叶子菁交涉质询。   见了叶子菁,伍成义脸一虎,首先……去看看

第83章 - 来自《苍天在上》

到傍晚时,田卫东突然来约黄江北,有些不能在电话里说的事,要跟黄市长说。     “什么事电话里不好说?”     “煞车管的事给您招了这么大的麻烦,实在不好意思。”     “不要跟我再谈这件事。”     “最高方面来的人,正式找您谈话了没有?”     “这不是你该过问的。”     “黄叔叔……”     “如果没有别的事了,那请回吧,我不有别的事。”     “今天检察院突然采取行动,带走了田卫明,也通知我,暂时不准离境,等待专讯,并且冻结查封了有关田家的一切银行账户和不动产。”     “噢,你感到意外……去看看

1990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 来自《历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为我国政治经济和社会的进一步稳定发展而奋斗&mdash;&mdash;1990年3月20日在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 李鹏各位代表!  现在,我代表国务院,向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请予审议。  一、一九八九年的回顾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史册上,1989年是很不寻常的一年。在这一年里,我国各族人民经历了惊心动魄的斗争和严峻的考验,战胜了重重困难,在拥有11亿人口的中国巩固和发展了社会主义阵地,取得了历史性的伟大胜利。  我们在去年取得的胜利和成绩,集中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制止了动乱和平息了反革命暴乱;二是,治理整……去看看

第七章 刑法(下) - 来自《法律的经济分析》

   2009/10/01
7.4犯罪意图   刑事被告的主观意图或心理状态是刑法中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这对经济学家来说是迷惑不解的;因为一个人可能读了许多经济学的著作而毫不涉及意图问题。实际上,意图(intent)这一刑法中的概念具有三方面的经济功能:认定纯粹的强制性转让;估量查获和定罪几率;决定刑事制裁是否会是一种控制不受欢迎的行为的有效率(成本合理)手段。另一经济功能在下一节讨论。   如果我鲁莽地从餐馆拾起一把认为是我自己的伞并将其拿回家,但结果不是我的,这就不是盗窃;但如果我知道伞不是我的而将它拿出,那么我就成了盗贼了。其经济差……去看看

第三章 强围安庆 3、夜袭黄州府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陈玉成本只是路过桐城,见捻军已退回皖北,便趁着打胜仗的机会,在一个月黑星隐的夜晚,率部悄没声息地离开了桐城战场,继续西进。临走前,他们将成千上万面各色旗帜插在山坡上,绑在树梢上。这一招果然起了作用。直到五天过后,多隆阿、鲍超才知道他们确已离开,但去向不明。  陈玉成的部队经黄家铺、官庄山过岳西县,打听到湖北巡抚胡林翼扎营太湖,便改道穿越司空山,绕过英山县,队伍进入了大灵山。周国虞对陈玉成说:&ldquo;殿下,南边忠王殿下的人马还没有出江西省,我们必须在黄州府渡口过江,才能由南岸强攻武昌。&rdquo;  陈玉成说:&ldquo;……去看看

十七 论“优秀的中国人”:马立诚等人的“勇敢”是在挑战民族底线 - 来自《中国不高兴》

   2010/06/14
本文作者:宋强  2003年的样子,诗人、供职于社科院文学所研究法国文学的树才带来一位法国人和我们一起喝酒。这个法国人有点来头,长期供职于法国国防部,在中东地区工作了很多年。关于国际关系和中东局势,我们谈了很多,当谈到小布什关于&ldquo;十字军东征&rdquo;的著名&ldquo;口误&rdquo;时,国防部的前专员挑着眉头,用一种不耐烦的口气说:人们太天真了,其实,在布什和美国利益集团的头脑里,任何非基督教的文明,都属于&ldquo;泛伊斯兰文化&rdquo;,一定要除掉或钳制为后快的。还有什么可多说的呢?  法国前专员的话,在座的人多年以后都能……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