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图书

本书中,作者的任务并不是着眼于去解决某个具体的学术问题,自然更不是企图解决所有的问题,而是希望能够提出某些真问题。更精确地说,本书甚至没有提出具体和精确的学术问题,而只是希望能够通过对我们的生存境况的某种整体领会的营建来展示一个使人文社科领域的真问题有可能得以提出和被理解的意义域境。这可以说是某种前科学和前学术的工作,它的作用是为真正的社会科学和学术研究的诞生酿造土壤和奠打基础。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26节 法学院能传授什么知识? - 来自《道路通向城市》

面对这种变化,这种知识的需求,法学界和法律界的一般回应是要提高法官的素质,包括文化素质和专业素质,而这两个素质都是用文凭来衡量的。  然而,我们必须问的是,目前的法官不合格的问题能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可以,通过法学院的教育培训来解决?这第一个问题实际上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如果法官的不合格是教育培训不足造成的,那么可以通过法学院的教育培训来回答;而如果这个问题无法通过教育培训来回答,那么培养合格的法官就必须考虑新的途径。而另一方面,即使这个问题原则上可以通过教育培训来解决,剩下的问题就是,我们现有的教师和他……去看看

13 - 来自《追日》

回到房子后,朵玉告诉布风,状元弄的项目已经定了,让钱克的宏大公司开发……   布风脸色煞白,那鸭子浜呢?   朵玉说,规划也做了,不过,要等状元弄工程结束以后。   布风勃然大怒,不行!   朵玉说,高加进了常委,又有赵友作后盾,你这么硬顶恐怕不行———其实那天晚上你在省城我就想对你说了,怕影响你的情绪,才等到你回来再说的。   布风不想听这个,他说,你赶紧写个关于状元弄和鸭子浜情况的报告———注意,态度要明朗,口气要婉转,写好后马上送给赵书记!   正说着,高加的电话来了,说有急事找布县长。朵玉走了,高加随后到了县长办公室。 ……去看看

第23章 - 来自《梅次故事》

高速公路项目总算最终订下来了。遂了梅次的意,走东线方案。其实不论梅次或吴市,负责跑这项目的人从中也捞了不少好处。可是就连他们也都烦了,私下里说,上面有些人赚钱也太容易了,只要在地图上多划一条线就行了。说归这么说,谁也不会在这种事上太认真。  缪明找朱怀镜商量,请他去北京,再一次向有关部门和领导汇报,感谢他们对梅次的关怀和支持。事成定局,汇报就只是走过场了,要紧的是再拜一次码头,不能事情办好了,就把上级给忘了。这同做生意是一个道理,一锤子买卖是做不得的。这个项目原来一直是陆天一亲自跑的,他说最近忙,建议朱怀镜……去看看

第08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从海口飞来的波音747 喷气客机20点零5 分准时降落在省城正西方向20公里的禅树机场的时候,一场罕见的大雪也在无声地降落着。省委副书记顾友才亲自带人带车等候在飞机的舷梯下,迎接章恒书记。没用多长时间,那漫天飞舞的雪花便把那三辆黑色大奥迪车的车顶全部覆盖了。当章书记和海南方面派来专程护送他的两名医护人员一起出现在机舱门口时,顾副书记忙不迭地跑上舷梯,搀住章书记说道:“你看你,非要亲自赶回来听汇报。一路上还行吧?没什么异常吧?”     “有什么异常!”章恒从老顾的搀扶中,抽回自己的胳膊,说道,“这雪下多长时间了?……去看看

第廿一章 风云突变 - 来自《麦克阿瑟》

冷战热点在朝鲜,出兵干涉败大田;   急调援兵稳阵脚,只把釜山当巴丹。   话说麦克阿瑟在日本掀起"清共"运动之际,突然与之隔海相望的朝鲜半岛点燃了冷战的干柴,成为世人注目及东西方斗争的焦点。   朝鲜原是个统一的国家,1905年日俄战争后沦为日本的保护国,1910年被日本正式吞并。直到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苦难深重的朝鲜人民才从日本的奴役下解放出来。但不幸的是,这个半岛随即又被人为地分成南北两个部分,以北纬38度为界分别由美军和苏军进驻,接受日军投降。然而,就是这条最初并不引人注意的临时划定的受降线,后来却不知不觉……去看看

北京中央军委总部 - 来自《黄祸》

这是王锋最满意的一手,在把“温和派”全盘打垮的同时,让“强硬派”也跟着垮台,只剩下陆浩然一个光杆。王锋是中央候补委员。三年前那次代表大会,他只是国防科工委一个年轻主任,给个候补就算照顾了。中央办公厅没通知他参加这次特别会议。他们对他心里没底。“候补”是可以灵活对待的,有的得到通知,有的没得到。但是政治局“二号”亲自给他打过电话摸他的态度。他代表主席表示军队绝对服从党,谁当选新总书记军队就听谁指挥。为了表示忠诚,他又提出用旅游车把部分军队埋伏在天安门广场以防暴乱和保护会议的建议。建议被“二号”感……去看看

第三编 交换 第01章 论价值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绪言  我们现在将要讨论的问题,在政治经济学上占有非常重要和令人注目的地位,因此,某些思想家以为,它的界限就是这门科学本身的界限。一位杰出的著述家曾建议将政治经济学称为“Catal-lactics”,或交换学,另一些著述家则建议称之为价值科学。如果我认为这些名称在逻辑上是正确的,我就必定在我们的研究开始时讨论有关价值的各种基本法则,而不延缓到第三编才讨论;这个问题可以这样长久地展缓讨论,就充分证明,有关政治经济学性质的这种看法过于狭窄。确实,在前两编中,我们就不得不预行讨论价值理论的一个部分,特别是……去看看

第二章 乡野童年 - 来自《李光耀回忆录》

小时候,我们取乐的方法很简单。我们捉蜘蛛,也捉褐色的身体光滑的“叩头虫”…… 然而我们的时间却大部分花在比较粗野的游戏上……这些游戏,能培养一个人的战斗精神和 争取胜利的意志。我不晓得这是否为我日后从事政治活动预先做好准备,但这对于一个人的 生存能力倒是一种很好的训练。   我至今记得最清楚的一件最早的童年往事,就是两只耳朵被扯着,头给按在一座房子围 篱内的井栏上。这座房子就在现在的登百灵路。当时我们全家都住在那儿,而我大约只有4 岁。   我向来很顽皮。那次我把父亲一瓶价钱不便宜的4711牌浅绿色芳……去看看

第10章 - 来自《省委书记》

46  修小眉一路带着小跑,快步走出小别墅的大门。张大康随后就追了出来。“… …喂;你的大衣……还有车……车,你也不要了?”   是的,没拿大衣,还有那辆白色的桑塔纳……修小眉终于站了下来。一站下来,她就感到了一阵阵寒意,毕竟是深秋。深秋的深夜,在这平均气温要低于市内三四度的郊外休闲区,在忘了穿大衣的情况下,骤然跑出温暖如春的房间,又加上内心的忿懑和疼痛,打寒战自然是要发生的事。   “唉,真是贡家大院出来的人,一个瓜子壳里嗑不出两种仁(人)儿,都是属爆竹的。”   张大康替修小眉披上大衣后,想搂她一下,再劝她回别墅去,但……去看看

17 - 来自《灵山》

你走到村子的尽头,有一个中年女人,长袍上扎着个围裙,蹲在门前的溪水边,用刀子在刮一条条比手指长不了许多的小鱼。溪水边上燃着松明,跳动的火光映着明晃晃的刀子。再往前去,便是越见昏暗的山影,只在山顶上还剩一抹余霞,也不再见到人家。你折了回来,也许就是那松明子吸引你,你上前去打听可否在她这里留宿。  “这里常有人米歇脚。”这女人就看透了你的意思,望了望你带来的她,并不多话,放下刀,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进屋里去了。她点亮了堂屋里的油灯,拿着灯盏。你跟在她后面,楼板在脚下格支格支作响。楼上有一股稻草的清香,新鲜的刚收割的稻……去看看

第七章 各种解答 - 来自《健全的社会》

   2009/12/28
在19世纪,目光深远的人就看到了,在繁华、富裕以及政治权力的后面,西方社会经历着一个衰败及人性堕落的过程。其中一部分人顺应需要而转向了野蛮,另一些人表示还有另外的出路可选择。不过,不管他们采取什么立场,他们的批评都是以宗教和人本主义关于人和历史的概念为基础的。他们不是相对论者——相对论者认为,只要社会正常运转,这个社会就是好的、健全的社会;只要个人适应了他所在的社会,他就是精神健康的人。就伯克哈特、蒲鲁东、托尔斯泰、波德莱尔、马克思或克鲁鲍特金而论,他们关于人的概念从本质上讲,是一种宗教的以及……去看看

2-15 我爱你,你知道吗 - 来自《与神对话》

   2009/10/01
我爱你,你知道吗?我知道。我也爱你。去看看

Introduction - 来自《国际法(英文版)》

INTERNATIONAL LAWA SERIES OFLECTURES DELIVERED BEFORE THEUNIVERSITY OF CAMBRIDGE1887BY HENRY SUMNER MAINE, K.C.S.I.LATE MASTER OF TRINITY HALL, CAMBRIDGE, ANDMEMBER OF THE INDIAN COUNCILTHE WHEWELL LECTURESSECOND EDITIONNEW IMPRESSIONLONDONJOHN MURRAY, ALBENARLE STREET, W.1915NOTICE.The following Lectures were delivered before the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in Michaelmas Term 1887, by the late Sir Henry S. Maine, then Professor of International Law on the foundation of Dr. Whew……去看看

72 - 来自《灵山》

"这不是一部小说!"  "那是什么呢?"他问。  "小说必须有个完整的故事。  他说他也讲了许许多多的故事,只不过有讲完的,有没讲完的。  "全都零散无序,作者还不懂得怎么去组织贯穿的情节。  "那么请问怎么组织?  "得先有铺垫,再有发展,有高潮,有结局,这是写小说起码的常识。  他问是不是可以有常识以外的写法?正像故事一样,有从头讲到尾的,有从尾讲到头的,有有头无尾的,有只有结局或只有片断讲不下去的,有讲也讲不完的。没法讲完的,可讲可不讲的,不必多讲的,以及没什么可讲的,也都算是故事。  "故事不管你怎么讲,总还得有个主……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