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图书

自11世纪末至13世纪下半叶,西方基督教世界在教皇的号召下,以从东方异教徒手中夺回圣地为借口,对地中海东部的中、近东地区进行了前后间断或持续性的、近两百年的战争。参加这些战争的基督徒身缀红十字标记,故称十字军。虽然名义上这种战争是宗教性的,但是其实质是西方封建社会向外扩张和获得财富的手段;说其挂羊头卖狗肉可能有些过分,但是宗教的确为它披上一层欺骗世人与愚弄信众的光环。无论从战争对当地人民生活所产生的破坏,还是从战争的过程来看,十字军战争都是非正义的、彻头彻尾的侵略战争。即使在当今十字军的后代处于经济强势和政治霸权地位的时候,他们对这场战争的“正义”性也是羞于启齿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陕西太白山自然保护区 - 来自《黄祸》

逐级递选制的优势在于,它解决了有关选举的最令人困惑的悖论,即精英要由庸众裁定和推举。若要追根溯源,“灵魂纪念馆”的主意出自欧阳中华,创建的具体工作却大部分是陈盼做的。可直到这场大雪封了太白山所有下山的路,她才第一次进入这灵魂世界。从黄帝陵迁来的只占纪念馆一小部分,安置在顶层最干燥的洞室。几十个防潮防虫的特制金属箱,每箱大约有一百份装在密封套里的回忆录手稿──也就是纪念馆保存的灵魂。欧阳中华认为回忆录是人类的一大发明,它能把随肉体死亡而烟消云散的灵魂用文字固化下来,让灵魂与肉体分离,独立地留存于世……去看看

27 赵紫阳就任总书记 - 来自《邓小平的晚年之路》

由于各种社会矛盾日益尖锐化,特别是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走社会主义道路和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日益发展,作为总书记的胡耀邦首当其冲,被迫“辞职”了。成为“邓小平时代”下台的第二位党中央的主席或总书记,尽管两者的情况不同,或者说截然不同。胡耀邦辞职并不等于这些矛盾解决了或自动缓解了。赵紫阳就任总书记同样的难题仍然摆在他的面前。  一九八七年一月十二日,国务院宣布撤消管惟炎、方励之的中国科技大学校长、副校长职务。  一月十三日,中共上海市纪委决定开除王若望党籍。决定指出,王若望自一九七九年以来……去看看

国会网住了总统 - 来自《总统是靠不住的》

卢兄:你好!   上封信我讲到“水门事件”在司法审理过程中,终于炸开了一个缺口。但是,聪明的法官西里卡虽然还不知道他到底将拖出多大的一条鱼来,可他至少知道,鱼越大就越难网住。因此,他丝毫没有因为手里捏着麦克考尔德的信,就以为万事大吉了。   他不仅知道自己还有不少沟沟坎坎要跨,而且他还想到,如果在这条线索后面是一条真正的大鱼,那么单靠司法分支的力量肯定是不够的。问题很明白是出在政府权力的行政分支这一部分。所以,他首先考虑的,就是在促使立法分支对行政监督的这个方向,他再上去猛推一把。   法官西里卡的顾虑绝……去看看

第十一章 又入云雾 - 来自《江青传》

“政治夫妻”  江青在第三次“露峥嵘”——批判俞平伯《红楼梦》研究之后,又处于云遮雾障之中了。   江青从前台又一次退到幕后,是因为她再度犯病了。   她定期作身体检查。这一回,全身检查结果,表明心肺正常;肝胆正常,血液正常,肠胃消化稍弱。然而,在作妇科检查时,北京协和医院的大夫认为,子宫颈口长期糜烂发炎,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生长肿瘤,需要进行治疗。   肿瘤?癌症?刚刚步入不惑之年的她,听到这消息如五雷轰顶!   性命第一。她不得不把政治上的野心搁在一边,忙着治病保命。   她再一次要求去苏联治疗。保健大夫为她写……去看看

17 - 来自《灵山》

你走到村子的尽头,有一个中年女人,长袍上扎着个围裙,蹲在门前的溪水边,用刀子在刮一条条比手指长不了许多的小鱼。溪水边上燃着松明,跳动的火光映着明晃晃的刀子。再往前去,便是越见昏暗的山影,只在山顶上还剩一抹余霞,也不再见到人家。你折了回来,也许就是那松明子吸引你,你上前去打听可否在她这里留宿。  “这里常有人米歇脚。”这女人就看透了你的意思,望了望你带来的她,并不多话,放下刀,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进屋里去了。她点亮了堂屋里的油灯,拿着灯盏。你跟在她后面,楼板在脚下格支格支作响。楼上有一股稻草的清香,新鲜的刚收割的稻……去看看

第09章 到国家军事学院深造 - 来自《我的美国之路》

我还在韩国时,有5位将军在华盛顿开会研究挑选出一批陆军军官送军事学院深造。我幸运地被选中了。陆、海、空三军都有各自的声望极高的学院,我要去的很可能是陆军军事学院。选拔委员会主席朱利叶斯·贝克顿中将是我的一位导师,他认为我应该去位于首都华盛顿麦克奈尔堡的国家军事学院。国家军事学院堪称军事教育系统的哈佛大学,每年招收约140名学员,从军队的各军种和地方如国务院、中央情报局和美国新闻署等额选拔。贝克顿自己就是国家军事学院的毕业生。   当我在韩国完成12英里行军唱着乔迪之歌时,国家军事学院对我像天上……去看看

序言 - 来自《科索沃危机的历史根源及其大国背景》

龚文庠  若干年前,在讨论中美文化差异时,一位研究国际关系的学者打趣说:美国人关心国际事务,对身边邻居的隐私则不问不闻;中国人对世界大事没多少兴趣,却很喜欢打探左邻右舍的家长里短。      然而,在改革开放后的今天,情况全然不同了。远的不说,近几个月来,中国人就都在谈论“远在天边”的南联盟和科索沃。5月8日,袭击中国驻南使馆的北约导弹如同一声炸雷,从天边劈到了眼前。爱好和平的中国人愤怒了!学生和市民走上街头游行示威,群众包围美国和北约国家驻华使领馆,示威者向使领馆扔鸡蛋、石头,焚烧美国国旗…抗议的浪潮以多年未……去看看

第18章 - 来自《永不瞑目》

庆春也有过一个多梦的年龄。在她还是个中学生的时候,她也是一个最狂热的追星族。  她心中第一个热恋的对象是齐秦,他的《大约在冬季》。《玻璃心》和《外面的世界》,倾倒了她无数个日夜。随后她转而投向了童安格,这位情歌王子有很长一段时间也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她最后一个心逐的对象是黎明,但对那张娃娃脸的迷恋非常短暂,因为这时她已迈入梦醒的年龄。  多梦时节之后,她又走得格外极端,几乎拒绝了一切遥远的幻想,在大学毕业以前她己变得极其现实。她最终能喜欢上老成持重的胡新民,最说明她已远离了那种少年式的浪漫和激情……去看看

第十五章 狠处理 殃及妻孥 - 来自《阳谋》

在一九五六年的中共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刘少奇作了个政治报告,提出:「革命的暴风雨时期已经过去了,新的生产关系已经建立起来……完备的法制就是完全必要的了。…… 必需使全国每一个人都明白,并且确信,只要他没有违反法律,他的公民权就是有保障的,他就不会受任何机关和任何人的侵犯。如果有人非法地侵犯他,国家就必然地出来加入干涉。」   所有的人都注意到了这段话,所有的人都表示满意,但是所有的人都忽略了一个问题:宪法明文规定中国是在共产党领导之下,如果中共认为某人反对它,那么此人是否违反了法律?刘少奇宣布保障公民权,前……去看看

写在前面的话 - 来自《张学良传》

将军的遗憾——写在前面的话  人们常说,电影是遗憾的艺术,影片一旦拍成,很难改动,所以遗憾的艺术每每留下艺术的遗憾。   其实,岂只是电影,人生又何尝不是也常会有这样和那样的遗憾呢。唐代后期杰出的诗人李商隐诗云:“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①这不是说连传说中的仙人也有遗憾吗!   由此,使我很自然地想起举世闻名的张学良将军。众所周知,他是因为同杨虎城将军在五十年前发动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而被长期幽禁的,若说遗憾……去看看

第五章 幕府才盛 2、今日欲为中国谋最有益最重要的事情,当从何下手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过一会,曾国藩穿戴整齐,坐在小客厅藤椅上,赵烈文、杨国栋、彭寿颐等人分坐两侧。他拿起放在茶几上的两张名刺,见一张上写着:长洲王韬紫诠。“这是个名士呀!”曾国藩笑着说。  “此人在上海墨海书馆替洋人做了十多年的事。”赵烈文说。  “墨海书馆?”杨国栋问,“那不是跟壬叔在一起共过事吗?”  “是的。”彭寿颐回答,“李壬叔说起过他。”  “此人怎样?”曾国藩问彭寿颐。  “据李壬叔说,此人聪明异常,中文洋文都很好,但生性放荡,喜寻花问柳,……去看看

第五章 “如此疯狂又如此通情达理的人”(1922—1923) - 来自《希特勒传》

(1)   到了1922年,希特勒已在自己周围集中了各个阶级的人士,他们的文化程度与职业也大相径庭。尽管程度有所不同,所有人都与他一样,赞同民族主义,恐惧马克思主义。其中有两名飞行员:赫尔曼·戈林,此人曾是一流的战斗机飞行员,是赫赫有名的“里希特霍芬飞行团”的最后一名指挥官;另一名是鲁道夫·赫斯,此人在战争初期是希特勒所在团的一名军官,战争结束时成了一名飞行员。虽然两人都出身富裕家庭,两人都坚信希特勒是德国之前途的答案,但两人在外貌上,性格脾气上都显著不同。   戈林为人轻浮,装腔作势,性格外向,易与人交友,且常常能左右……去看看

第十五章 评韩非 - 来自《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

1.说韩非是法家的“集大成”者,我总觉得抬高了他。   “教民耕战,富国强兵”是法家的积极的贡献,因为历史上秦皇汉武的对内大一统、对外开拓疆土得益于此,然而韩非对此没有贡献什么。“王子犯法,庶民同罪”,以及废除贵族,实行二十等爵等等,是把专制君主一人而外的一切人都平等化了,这也有其积极的一面,对此,韩非没有贡献什么。在“法术势”三者之中,韩非的贡献在术势两者,也许势还是他的创造发明,他的术是君主充分运用势的术,比申不害的术要厉害得多。所以他的贡献,似乎不外是:(1) 君主阴险残酷的御下之术;(2) 君主有权无限纵欲的说教……去看看

33 贫贱夫妻百事哀(Ⅲ) - 来自《九死一生》

一   到了1969年夏天,雪媛的身体显得更加瘦弱了。一天下午来了一场夹着大量冰雹的 暴风雨,满街的冰雹足有两寸深。她抱着为伟从工厂走到家,只觉得凉气从脚底直窜心 窝,全身冷得直哆嗦,而且双腿双臂都发麻,到家时几乎晕倒,第二天就病了。她自己 很清楚,这是生为伟时失血太多,躺在病床上又被大雷雨的凉气吹了一夜的缘故,见凉 风、遇冷水,全身发麻心哆嗦,已是常事了。   “月子里的病,要月子里才能带走。”院子里的老太太们都这样对她说。   这使她动了心。她觉得“文化大革命”的暴风雨已经过去了,生活已渐渐有了些规 律,如果能坐……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