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十字军的战争》

  自11世纪末至13世纪下半叶,西方基督教世界在教皇的号召下,以从东方异教徒手中夺回圣地为借口,对地中海东部的中、近东地区进行了前后间断或持续性的、近两百年的战争。参加这些战争的基督徒身缀红十字标记,故称十字军。 虽然名义上这种战争是宗教性的,但是其实质是西方封建社会向外扩张和获得财富的手段;说其挂羊头卖狗肉可能有些过分,但是宗教的确为它披上一层欺骗世人与愚弄信众的光环。无论从战争对当地人民生活所产生的破坏,还是从战争的过程来看,十字军战争都是非正义的、彻头彻尾的侵略战争。即使在当今十字军的后代处于经济强势和政治霸权地位的时候,他们对这场战争的“正义”性也是羞于启齿的。

  一些西方历史学家例如诺曼·坎特,试图把十字军战争的原因归结为穆斯林在西班牙的存在,但是这很难令人信服。穆斯林是在公元八世纪初进入伊比利亚半岛的,不久便在那里建立了摩尔人的文明。这无疑是处于黑暗之中的欧洲少有的一些光明。当伦敦还是一个破旧的村落的时候,伊比利亚半岛已经拥有欧洲第一盏路灯、最发达的灌溉系统和最大的图书馆了。很难想象,一方面西方最好学的基督徒例如英国人罗杰·贝肯等人,云集到西班牙学习摩尔人的科学知识,而另一方面,十字军需要通过发动对东方的战争来结束穆斯林在西班牙的存在。其实讨伐异教徒不过是西方基督教世界的一块幌子。当西班牙最后一处摩尔人的堡垒在1492年被攻克之后,他们甚至连讨伐异教徒的幌子都不用戴,便在美洲、非洲、亚洲,在世界上他们能够去的任何地方继续杀人。

  不仅穆斯林是十字军侵略战争的受害者,犹太人甚至许多基督徒也惨遭十字军的屠杀和洗劫。例如,第四次十字军战争就不幸成为君士坦丁堡的劫难日,野蛮的十字军窃贼把这座拜占廷的历史、宗教名城糟蹋的面目全非,珍贵的宗教器物和历史文物被装进他们的背囊(即使今天罗马天主教会或其分支仍保有某些此类宗教器物和历史文物);此劫过后,拜占廷帝国元气大伤,势力不复从前,而巴勒斯坦,他们(十字军)则是连影子都未见到。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61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新成立的联合专案组设在江对岸一幢四层的灰砖旧楼里。     据说这里原先是军工所属的导弹工厂厂部所在。导弹工厂拆迁后,这楼就一直这么空闲着。这些年,周围陆陆续续建起不少新楼、饭店、娱乐场、商场,它却一直还这么空关着,倒也算得个闹中取静的地方。这些日子进驻了专案组,从外表上仍然看不出它和往日的自己,和同类型的旧楼旧院落有什么不同。     反而觉得它的大铁门比以往关得更严实了。再多的人进出,也只开一个小边门。但只要是进得门去,就会发现,这里的安全保卫工作极其严密,确实与众不同。首先,不管什么人出入,你得……去看看 

第47章 - 来自《机关滋味》

表弟阿成来过好几次了,他对化工厂的工作还比较满意,厂里离市委不远,他有空就钻到市委里,找表哥聊天。有一次,他说他有个高中同学的表姐,人长得很漂亮的,可惜现在没了工作,想托人找个工作。黄三木说:自己工作刚找到,又开始做好事了?阿成说:好事该做的还是要做,就看你是不是帮得上忙。黄三木说:帮得太多也不好,要考虑周围的影响。黄三木把这事忘了,阿成却很起劲。那天,他刚和何国英通完电话,阿成就把那个女的带来了。这一带,就非同小可,再一次改变了黄三木的命运。这个女的,不是别人,正是一年前他在市委门口看见、后来几次跟踪过的大美人!青……去看看 

第二十二章 科技宫 - 来自《停滞的帝国》

(1793年8月23日-24日)  在这次由陪同带领的游览过程中,并不是一切都是令人愉快的。在游览结束时,钦差大臣又出现了——这使马戛尔尼感到非常吃惊,因为他以为钦差大臣“突然又得宠了”。徵瑞是鞑靼人,他一定是利用在朝廷里的关系了,这使我们的朋友王和乔不得不对他十分敬重;他们再也不敢想为我们说好话就为我们说好话了”。  马戛尔尼是外交生活里一种传统现象的牺牲品。他把陪同者的地位想象得比实际高。中堂对王和乔的情况毫不了解……中国人也犯了一个相应的错误:“查英吉利国贡单内称,”一封8月6日的朝廷信件写道,“正贡使……去看看 

第14章 判断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四卷)》

1 我们的知识因为有所缺陷,所以我们就需要一种别的东西——人类之赋有理解能力,不独是要供他思辩玄想,而且是要指导他底生活,因此,人如果除了具有真正知识的确实性的东西以外,便不能再有指导自己底东西,那他就茫然不知所措了。因为真正的知识既然是缺乏而稀少的,因此,人在缺乏了明白而确定的知识时,如果便没有可依凭的东西,则他会完全处于黑暗中,而且他底一生的行动亦多半会停顿起来。一个人如果在解证出食物能益人以后方肯来食,在确知了他底事业能够成功以后,才肯来动,则他便不能做任何事情,只有坐以待毙而已。   2 这种黄昏的状……去看看 

第六章 - 来自《国画》

朱怀镜早早地赶到办公室,打开水、拖地板、抹桌子。柜子顶上那个瓷筒好久没抹了,就取下来小心地抹着。不料他手一滑,瓷筒哐当一声掉在地上,摔了个稀烂。他顿时一身冷汗。这时柳秘书长正好进来,笑道:“碎碎平安啊。”朱怀镜到底还是拘束,说:“可惜了。”柳秘书长不再同他说这事,只说:“我过会儿来叫你,带你去财贸处,与同志们见个面。你就正式过去工作了。任命文件下了,你看见了吗?”朱怀镜还没有见到任命文件,却只好说:“哦哦,看见了。”又说:“我那天去医院看了余姨,她精神很好哩。”柳秘书长笑道:“谢谢你啊。”  柳秘书长一时没有来,做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