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图书

本书以丰富的史料和周密的考证分析,对中国中古历史中的门阀政治问题作了再探索,认为中外学者习称的魏晋南北朝门阀政治,实际上只存在于东晋一朝;门阀政治是皇权政治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出现的变态,具有暂时性与过渡性,其存在形式是门阀土族与皇权的共治。本书不落以婚宦论门阀士族的窠臼,对中国中古政治史中的这一重要问题提供了精辟的见解,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说明 - 来自《东西文化及其哲学》

著者于1917年担任北京大学讲师后,受当时文化论战的影响,开始对东西文化作比较研究。1920年秋,他在北大就此问题作连续性讲演,并于10月起在《北京大学日刊》连载讲演记录。1921年8月,又就此题于济南作四十天讲演,同时印发记录稿。此后,著者 于两次记录基础上编撰成书,于10月由北京财政部印刷局出版。自1922年1月起,本书 改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至1930年,商务印书馆共印行八版;初版为大字本,二版始改为小字本,并删去原附著者告白。1989年,本书收入《梁漱溟全集》第一卷,加入本书原附著者告白及晚年跋记,删去以前各版所附《时论汇编》。……去看看

中篇 第08章 性知识的禁忌 - 来自《幸福之路》

在企图建立一种新型性道德的时候,我们应该反躬自问的第一个问题,不是男女间的性关系该如何规范,而是与性有关的事实,人为地使男人、妇女和孩子们无知,是不是就好?我将这一问题置于首位的理由是,如我将在本章说服读者的一样——对此类事实无知,于个人是极其有害的,因此,任何一个制度,其永远执行这样的愚民政策,都是不应该的。我必须说,性道德应该向受到良好启迪的人“推荐”它自己,不可在需要性道德的时候仍然去依仗无知。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法则的一部分,尽管它并未被政府或警察所奉行,但从理智的角度,它似乎是毋庸置疑的。那个法则是……去看看

第一编 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之比较 - 来自《古代人自由与现代人自由》

先生们:  我希望提请大家注意两种类型自由的某些不同,这是一件全新的尝试,人们迄今尚未注意到这些不同,或者,至少还没有充分讨论这些不同。第一种类型的自由是古代人十分珍视的自由,第二种则是近代民族视为弥足珍贵的自由。如果我没有错的话,我的探讨从两个角度看都会是很有意义的。  第一,对这两种类型的自由的混淆一直在我们中存在。在著名的大革命时期,它是许多罪恶的肇因。法国被一些毫无益处的实验折腾的精疲力竭。这些实验的始作俑者由于缺乏成功而懊恼,于是力图强迫法国享受她不愿享受的好处,却不让她享受她希望享受的……去看看

“我们保卫了郭村” - 来自《陈毅传奇》

1940年6月28日,李长江在韩德勤的挑唆下,纠集13个团兵力,悍然对新四军挺进纵队驻地郭村发起全面围攻,新四军奋起反击,击退李军多次进攻,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指挥陈毅从江南亲临郭村决策,打下了塘头,收兵于泰州城下,力促二李中立,争取了主动权,从而取得政治与军事的双重胜利。   6月26日,陈毅接到挺进纵队管文蔚、叶飞发来的电报:二李将大举进攻郭村,挺纵决心迎战。陈毅非常焦急,他担心挺纵实力不足,形势危急。迅速发出两份急电:一份发给陶勇、卢胜,令他们立即率领苏皖支队从天长、仪征地区星夜驰援郭村;一份发给管文蔚、叶飞,“我6月28日便衣……去看看

第50章 - 来自《机关滋味》

秋去冬来,冬去春来。转眼间,又一年过去了。在黄三木三十一岁这年春天,青云市动了一批干部,其中,市地质矿产局局长将升任市商业局局长。矿产局是二级局,局长属副局级,但油水很足。商业局是一级局,现在效益却不怎么样。矿产局长已经当了好几年,要吃也吃够了,很想再上个台阶,市委书记包伽就满足了他的要求。在派谁去接替他担任矿产局局长这个问题下,市委常委们发生了争论,人人都想把自己熟悉的人推荐上去,包伽一下子定不下来。最后,市委副书记洪一之跟市委书记包伽说了:既然大家争来争去,不如再换个人。包伽说:这个人应当是大家不会有意……去看看

第三版的重要增补和修改(1849年)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正文中所标的阿拉伯数字右面括有圆括弧的注号,如1)、2)、3)、……是表示魏特林在第三版上作了重要的增补或修改。增补和修改的句段现在汇集在这里。本书在1849年出版第三版时’魏特林作了很多改动,第一部分有三百二十九处,第二部分有四百五十处,其中绝大部分是文字上的改动,牵涉内容的重要改动将近四十多处。原书将所有的改动都汇集印出,并在重要的改动处加标星点,中译本只是译出了加星点的重要增补和修改四十五处,其余改动部分没有译出。  中译本编者  第一部分  1)(增补):甚至在今天,还有千百万不幸的有色人……去看看

第二篇 分配 第13章 再论补偿低工资的方法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人口问题舆论的有害方向  那么,对付贫困,应当采取什么办法呢?低工资的弊害,应当怎样消除呢?如果人们常常为此推荐的对策不适用,那么,不能想出其他对策吗?这个问题是不可能解决的吗?政治经济学除了反对任何事情、证明任何事情都属无益以外,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了吗?  如果是这样,那么,政治经济学的工作固然必要,但毕竟是可悲的和徒劳的。要是人类的大多数总是象现在那样,成为与自己没有利害关系、因而感觉不到兴趣的辛苦工作的奴隶,只是从早到晚为了获得仅能维持生命的食物而忙碌;这种辛苦的工作,既不需要智慧和道德,也无从提供精……去看看

法律如何信仰?——《法律与宗教》读后 - 来自《论法律活动的专门化》

“我们不能靠掩盖思想中的怀疑因素来建立一种虚伪的信仰。”——叶芝一.  整整十年前,梁治平翻译了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伯尔曼教授的《法律与宗教》。这本薄薄的书不仅简要地讨论了历史上法律与宗教的复杂关系,而且在学理上分析了法律与信仰之间的“内在的”、“深层的”联系。一些精彩的语句,例如“没有信仰的法律将退化成为僵死的教条”,“而没有法律的信仰……将蜕变成为狂信”,简洁且深刻。特别是“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将形同虚设”,这样的句子至少当年获得了许多法律学子的心。记得我回国教学头一学期期末,学生交来的“论……去看看

1-14 关于文学的商业性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民主制度不仅使实业阶级染上了文学爱好,而且把商业精神引进了文学界。在贵族制度下,读者吹毛求疵,人数不多;而在民主制度下,却不难迎合读者的心意,但读者的人数众多。因此,在贵族制度的国家,文人要想获得成功,就必须付出巨大的努力,这种努力可能使文人得到很高的荣誉,但决不会使他们赚取大量的金钱;而在民主制度的国家,一个作家却可以通过廉价推销作品获得大大的财富和小小的名气。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不需要人们的钦佩,而只要受到人们的欢迎就可以了。由于读者越来越多和需要日新月异,所以没有什么价值的书也能畅销。在民主时代,读者大……去看看

Lecture 06 : The Declaration of Paris - 来自《国际法(英文版)》

One point of considerable interest in International Law is the very different degree of durability which the various parts of the system have proved to possess. The oldest rules which belong to its structure are simply rules of religion and morality ordinarily applied between man and man, but so modified by the international writers as to be capable of application between state and state. By the side of these are borne rules which have been inherited from the oldest stratum o……去看看

尾声 - 来自《圣雄甘地》

   2009/10/01
甘地的去逝完成了他一生为之奋斗的事业。在印度各城镇和农村,教派之间的相互杀戮从此宣告结束。   但是,双方之间的对立情绪依然存在,它以两国军队在战场上公开进行冲突的传统形式出现。比尔拉寓所内发生的暗杀事件,是印度两年来饱尝国内和宗教战争之苦的最后祭品。   刺客纳图拉姆·戈德森及其杀人凶器当场被抓获。他束手就擒。不久,其他同谋犯也被一一逮捕。纳拉扬·阿卜提和维斯努·卡卡雷由于一位女人的缘由,最后落入警察设下的圈套。二月十四日是情人节。这一天,阿卜提躲在孟买一家旅馆内,突然听到有人敲他的房门。他……去看看

引子 周恩来不是帅才 - 来自《走下圣坛的周恩来》

一位日本人看过我的《走下神坛的毛泽东》,对我说:中国在半个多世纪里是属于 “神圣”的,这个神是毛泽东,这个圣是周恩来。   他的目光分明是问:你把毛泽东请下了神坛,是否打算把周恩来请下圣坛?   所谓请下“坛”,其实就是他们回到人间,回到尘世;不但可敬,而且可亲。他们的伟大、高尚、英明,绝非可望不可即。他们生前不曾须灾离开人民,他们死后,精神融于民众,决不该成为人民顶礼膜拜的偶像。   比如,在我们5千年的文明史中,“禅让”是受到最高赞誉的大公无私的圣人之举;没有几个人能做到,所以也没有几个敢称圣人。   于是,便有许多……去看看

第六章 美国、日本和德国(下) - 来自《资本主义与二十一世纪》

德国——国家主义支持资本主义,还是新资本支撑国家?  欧洲的民族国家每个历史背景不同,符合着“各有千秋”的概说。当中最奇特之处,无逾日耳曼民族和新兴德国之关系。此二者既非两位一体,又不能分割。虽然互相重叠,可是又不能首尾一致。历史上之日耳曼民族由东向西南迁徙,在意大利则成伦巴底人(Lombards),在法国则为诺曼(Normans)及勃艮第(Burgandians)人,在英国则称盎格鲁萨克逊人(Anglo-saxons)。此外瑞典、挪威、丹麦、荷兰的土著也算日耳曼民族。这些在德国以外之人民,各自树立了他们个别的民族性格,事实显然不在话下。可是迄至1871……去看看

疯癫与文明 第七章 - 来自《疯癫与文明》

大恐惧  “一天下午,我在那里默默地观望,尽量不听别人讲话。这时,这个国度里最古怪的一个人向我打招呼。上帝不会让这里缺少这种人的。这个人集高傲和卑贱,才智和愚顽于一身。”  当思想上的疑问陷入重大困境时,笛卡尔认为自己并没有发疯。尽管他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承认,各种非理性的力量伺伏在他的思想周围,但是,作为一个哲学家,他既然敢于提出疑问,他就不可能是“疯人中的一员”。然而,拉摩的侄子却十分清楚地知道自己疯了。在他的种种转瞬即逝的判断中,只有这一点是最固执的。“在他开始说话之前,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双手举……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