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历史性的言和

 《解放战争全记录第一卷》

  6.最高级别的谈判

  毛泽东这位在中国现代历史上能与蒋介石对手达18年之久,而不曾低头和输过的中共领袖终于亲飞重庆了。1945年8月28日下午3时许,一架三引擎巨型飞机徐徐降落在重庆九龙坡机场0在张治中、赫尔利陪同下,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等走下飞机。到机场迎候毛泽东一行的有;蒋介石的私人代表周至柔。国民参政会正副秘书长邵力子、雷震,各党派领导人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张澜、沈钧儒、左舜生、章伯钧、陈铭枢、谭平山、黄炎培、冷御秋、郭沫若等,此外还有各界群众代表和中外记者。尽管没有鲜花,没有仪仗队,但毛泽东一行的抵渝,无疑是抗战胜利后中国政治生活中的特大喜事。

  《大公报》著名记者彭子网记述了当时对毛泽东的印象:毛泽东先生,52岁了。灰色通草帽,灰蓝色的中山装,蓄发,似乎与惯常见过的肖像相似。身材中上,衣服宽大得很,这个在9年前经过四川的人,今天踏到了抗战首都的土地了。……他的手指被香烟烧得焦黄,一当他大踏步走下扶梯的时候,我看到他的鞋底还是新的。无疑的,这是他的新装。

  毛泽东准备的书面讲话是由周恩来代发的。在书面谈话里毛泽东宣称:“现在抗日战争已经胜利结束,中国即将进入和平建设时期,当前时机极为重要。目前最迫切者,为保证国内和平,实施民主政治,巩固国内团结。”

  车辆将毛泽东等送往“和平将军”张治中官邸桂园。

  毛泽东在此稍事休息,即会见当时以文学家、历史学家。无党派人士身份居住重庆的郭沫若及夫人于立群和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王世杰。并赴红岩村八路军办事处参加中共南方局欢迎晚会。

  蒋介石作为国民政府主席即尽地主之谊于当晚8时在自己的山洞住处——林园官邸举行盛大宴会,欢迎毛周等一行。作陪者有张群、陈诚、吴国桢、王世杰、周至柔、蒋经国、赫尔利、魏德迈。应蒋介石邀请,当晚在林园下榻。

  在重庆谈判,毛泽东除刚到和临别时有3日是住在林国外,其余时间全部住在红岩村的八路军办事处二楼,与周恩来、王若飞等住在一块。张治中为方便毛泽东会客,把自己的寓所上清寺桂园让出来,作为毛在城里会客、工作和休息之所。但毛无论再忙,晚上仍回红岩村过夜。

  毛泽东亲赴重庆,整个山城沸腾起来了。《大公报》8月29日的社论指出:“毛泽东先生来了!中国人听了高兴,世界人听了高兴,无疑问的,大家都认为这是中国的一件大喜事。”外国记者普遍认为,毛泽东此行是世界大事件。

  国共两党最高级别的谈判拉开了帷幕。8月29日上午,由周恩来、王若飞在林国同张治中具体协商和安排,毛泽东于当日下午同蒋介石第一次直接商谈。

  毛泽东说:“和为贵”,蒋介石也对毛泽东表达了这种愿望。据当年与毛泽东一起赴重庆的胡乔木回忆,蒋对毛泽东说:“我们二人能合作,世界就好办。国共两党,不可缺一,党都有缺点,都有专长。我们都是五六十的人了,十年之内总要搞个名堂,否则对不起人民。”他还对毛泽东说:共产党最好不搞军队,如你们专在政治上竞争,那你们就可以被接受。毛泽东回答说:完全赞成军队国家化,军队应变为国防军,只为国防服务,不为党派服务,党则全力办政治。

  在这次会谈中,由于国民党方面事前并无充分准备,一时拿不出具体方案。蒋介石居高临下地对毛泽东、周思来说:“政府方面之所以不先提出具体方案,是为了表明政府对谈判并无一定成见,愿意听取中共方面的一切意见。希望中共方面本着精诚坦白之精神,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毛泽东接过蒋介石的话头说道:“中共希望通过这次谈判,使内战真正结束,永远的和平能够实现……”‘当着毛泽东这位老对手之面,蒋介石又重提所谓中国无内战的说法。毛泽东在原则上的坚定性是极其坚强的,从来不会在大是大非面前让步,他立即驳斥了蒋介石的观点,列举了十年内战和抗日战争中的大量事实。毛泽东说:“说中国没有内战是欺骗,根本不符合事实,即使三岁的娃娃也不会相信。”

  在史实面前,蒋介石无言可对。最后提出谈判三原则即:(一)所有问题整个解决;(二)一切问题之解决,均须不违背政令军令之统一;(三)政府之改组,不得超越现有法统之外。

  第一次最高级别的交手,仅以讨论原则为主。晚上,毛泽东的主要助手周恩来、王若飞同张治中、王世杰、张群等继续作一般性交换意见。应蒋介石之请,毛泽东等再宿林园。

  第一次会谈,确定了双方谈判代表。中共方面是周恩来和王若飞;国民党方面是王世杰、张群、张治中、邵力子。

  王若飞,与周恩来一样均为著名的中国共产党人。五四运动后到了法国参加勤工俭学运动,并由法共党员转为中共党员,并与赵世炎等人创立了中国少年共产党,即后来的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旅欧支部。1923年,王若飞赴莫斯科。1925年由苏联回国,第二年担任中共中央秘书长。1931年他被捕入狱,直到抗战爆发前夕才获释。1944年作为中共中央代表与国民党谈判,并主持中共中央南方局工作,是中共党内的谈判高手。

  国民党方面对于这次谈判阵容也是经过精心安排的,不乏该党优秀人才。

  张群,系政学系骨干成员。早年赴日留学,是蒋介石的同窗好友。辛亥革命时又与蒋介石同为陈其美属下,与蒋用私交甚笃形容实不为过。在国民党内张群地位显赫,历任军政部常务次长、上海市长、外交部长、行政院副院长、四川省政府主席等职。与共产党包括苏联打交道多年,是国民党内最理想的谈判人选之一。

  时任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的王世杰,原为汪精卫派,后成为政学系重要成员。历任国民政府法制局长、教育部长、国民参政会秘书长、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等要职。不久前参加过中苏谈判,与斯大林打过交道,是蒋介石进行和谈的倚重人物。

  国民党方面的另一位代表是邵力子。是老资格的同盟会员和国民党员。也曾经参加过共产党,是中共早期党员。大革命时期,担任过黄埔军校秘书长和政治部主任。1926年下半年作为国民党代表赴莫斯科出席共产国际执委会第七次全会时,中共中央主动提出解除其中共党籍,但希望其今后继续与中共合作。邵力子曾担任过省府主席、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驻苏大使。与中共关系较好,蒋介石只要一打共产党的牌,就必然想到邵力子。

  中共代表团的和谈活动是卓有成效的。就在8月30日这一天,毛泽东致电刘少奇并转告中共中央,下月初准备向国民党提出*条意见:(一)在和平。民主、团结基础上实现全国的统一,建设独立、自由和富强的新中国,彻底实现三民主义。

  (二)拥护蒋先生,承认蒋先生在全国的领导地位。

  (三)承认国共两党及抗日党派的平等合法地位,确立长期合作、和平建国方针。

  (四)承认解放区部队及地方政权在抗日战争中的功绩和合法地位。

  (五)严惩汉奸,解散伪军。

  (六)重划受降地区,解放区抗日军队参加受降工作。

  (七)停止一切武装冲突,各部暂留原地待命。

  (八)实现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党派平等合法。

  (九)政治民主化的必要方法:由国民政府召集各党派及无党派代表人物的政治会议,各党派参加政府,重选国民大会;由中央推荐陕甘宁边区及热河、察哈尔、河北、山东、山西五省省府主席,绥远、河南、江苏、安徽、湖北、浙江、广东及东北十省副主席,北平、天津、开封、上海四特别市副市长;推行地方自治,实行普选。

  (十)军队国家化的必要办法:公平合理的整编全国军队,确定分期实施计划;解放区部队编成16个军48个师,驻地集中于淮河流域及陇海路以北地区;中共及地方军事人员,参加军委会及其他各部的工作;设立北平行营及北方政治委员会,任中共人员为主任。

  (十一)党派平等的必须办法:释放政治犯,取消一切不合理禁令,取消特务等。

  这是一份极为重要的和平文件,实际上是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开展和谈的基础性文件。

  这一文件与毛泽东赴渝之前中共中央所有公开发表的文件相比,作出了许多明显的让步。而其中最主要的让步是,中共不但放弃了抗战以来坚持了多年的要求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主张,而且明确表示愿意实行1924年国民党一大宣言阐述的三民主义,同时拥护“蒋先生”的领导地位,承认国民党的第一大党地位。整个方案有两大特点:一是政治上坚持了和平、民主、团结的方针;二是作出了巨大的让步。只是在军队和解放区问题上,中共开价较高,但并未脱离实际去漫天要价。之所以开价较高,是为了尽可能地保存中共在抗战中所取得的成果,同时也为同国民党讨价还价留有一定余地。

  为什么中共作了如此大的让步呢?固然由于国民党是国内第一大党,又处在执政地位,其政治。经济和军事实力比中共要强大得多,中共必须承认这一基本事实。但是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中共中央向往和平和对于和谈具有很大的诚意。

  当然,面对一个强大的对手,为了共产党自身的利益以及人民的根本利益计,毛泽东、周恩来等在这11条意见中也堂堂正正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其主要内容是:确定和平民主的建国方针;承认中共领导的解放区和军队;承认各党派的合法平等地位;停止一切武装冲突;迅速结束党治,采取必要的措施,实现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和党派平等合作等。总之,这一方案在整个重庆谈判中的影响不可估量,它使毛泽东、周恩来始终在和谈中处于主导地位。

  历史进至20世纪40年代中期,随着重庆国共两党最高级别的谈判的实现,给予了蒋介石再好不过的机会,只要其放弃旧有的封建专制主义,一改以往的错误政策,顺应新的历史潮流,采纳中共意见,不仅中国的和平统一有望真正实现,他本人也可能成为各党各派和国内民众所共同的领袖。其何去何从,中国共产党人拭目以待。

  9月2日,毛泽东亲自出马约王世杰到桂园商谈,对谈判提出了八点原则意见:(一)在国共两党谈判有结果时,应召开有各党各派和无党派人士代表参加的政治会议;(二)在国民大会问题上,如国民党坚持旧代表有效,中共将不能与国民党成立协议;(三)应给人民以一般民主国家人民在平时所享有之自由,现行法令当依此原则予以废止或修正;(四)应予各党派以合法地位;(五)应释放一切政治犯,并列人共同声明中;(六)应承认解放区及一切收复区内的民选政权;(七)中共军队须改编为48个师,并在北平成立行营和政治委员会,由中共将领主持,负责指挥鲁、苏、冀、察、热。绥等地方之军队;(八)中共应参加分区受降。

  毛泽东的上述8点原则性意见与其在8月30日所拟定的11条意见的基本精神是完全一致的。实际上是将中共将提出的和谈方案的主要内容,预先向国民党方面作一通报。

  9月2日晚,蒋介石在林园举行晚宴。宴毕,蒋介石与毛泽东就中共领导下的军队编组数目和驻地、解放区、政治会议、国民大会代表等问题举行了第二次直接商谈二中共方面的11条意见这一重要和谈文件是9月3日经毛泽东等略加修改后由周恩来、王若飞面交张群、张治中、邵力子转蒋介石的。当蒋介石得知中共的11条意见后,即在当日的私人日记上写下了“脑筋深受刺激”六个大字。9月4日,他将其自拟的《对中共谈判要点》交张群、王世杰、张治中。邵力子四人,要他们对毛泽东等9月3日所提方案拟出复案。

  蒋介石的《要点》一开始便指出:“中共代表们昨日提出之方案,实无一驳之价值。倘该方案之第一、二条尚有诚意,则其以下各条在内容上与精神上与此完全相矛盾,即不应提出。

  蒋介石自拟的要点是:(一)中共军队之编组,以12个师为最高限度。

  (二)承认解放区,绝对行不通。

  (三)拟将原国防委员会改组为政治会议,由各党派人士参加。

  (四)原当选之国民大会代表,仍然有效,可酌量增加名额。

  蒋介石年龄和资历长毛泽东和周息来一辈,从其根深蒂固的封建等级和尊卑观念上讲,根本是看不起中共党人的。但是他又不敢小视中共的实力。所以当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周恩来等的方案第一、第二条表示要实行三民主义,拥护蒋介石的领导地位时,蒋介石当然心里舒坦感到满意。然而,除此之外,所有民主要求一概拒绝,不予中共任何商讨问题和平等地位的余地。他只允许中共有服从其领导的自由,而不允许有争取正当民主权利的自由,这是其顽固的专制主义本质特性的又一次充分暴露。

  在蒋介石这个“要点”‘中,蒋介石还对如何答复毛泽东及中共所提出的几个具体要点定了调子。

  毛泽东提出,中共在抗战中已生长起来的100多万军队,至少应改编为16个军48个师。蒋介石却认为,最多只能编为12个师。他还声称:这是“中共所能允许之最高限度‘。

  毛泽东要求国民政府应承认解放区政权组织;蒋介石则一口拒绝,指出“中共方面所提解放区,为事实所绝对行不通”,根本不愿考虑。

  毛泽东指出,应由各党派派出代表参加中央政府,并立即对政府进行改组,使之民主化,这才是国内和平的真正保证;而蒋介石一口予以否定。他坚持国民党政府之组织和人事,暂不更动,必须待国民大会开过之后,才可“依法接纳”各党派和无党派人士进入政府。但是,此时的蒋介石变换了策略,给中共留下了一个诱饵,即“中共方面如现在即参加中央政府,中央亦可予以考虑”。

  毛泽东为确保政治民主,提出国民大会的代表应根据民主原则重新选举,抗战前国民党一党包办“选出”的代表宣布无效;蒋介石则坚持现有国大代表继续有效,但中共方面可考虑酌量增加代表名额。

  事实证明,时代进步了,但蒋介石那落后的、顽固的封建政治思想观念没有多少变化。与抗战胜利前国共两党的谈判立场相比,国民党方面的僵硬立场没有多少改变。

  对于蒋介石这个人,毛泽东是研究得再透彻不过了。因此在思想和性格方面都作了十分充分的准备。当年担任毛泽东身边副官的蒋泽民回忆说,无论谈判多么尖锐、争执多么激烈,“毛泽东的表情是平静的,举止是从容的,讲话时语调也都是温和的”。毛泽东是在尽自己最大努力来争取走可能的和平之路的蒋介石在整个谈判中,始终是以居高临下的“一国之君”的姿态出现的。就在9月4日晚,当国共两党政见出现了碰撞之时,他第三次与毛泽东进行了直接商谈,并继续施加其“领袖”的“压力”。

  自8月29日下午起,至9月2日晚、9月4日晚、9月12日中午、9月17日中午、10月9日中午、10月10日下午和晚上以及10月11日晨,国共两党顶级领袖毛泽东和蒋介石共进行了9次最高级别的和平谈话。然而,“据理力争”则是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代表团的既定策略,原则是一定要坚持的,。绝不能屈服于蒋介石的压力;但要顾全大局,甚至不惜作出一定程度的让步,以换取和平的成功。

  作为中国国内一大政党领袖的毛泽东此时也展示了其伟人风范。他本人并不直接参加国共两党间的具体谈判活动,而由周恩来、王若飞具体出面与国民党代表张群、张治中、邵力子直接谈判。由此形成了自9月4日开始至10月5日为止的为中外所极为关注的两党间的12次正式谈判。

  经过双方顶级水平的互换意见后,9月4日晚起周思来和王若飞在中山四路的德安里101号与国民党代表就实质性问题展开了第一轮正式会谈。

  谈判开始后,张群认为,中共方面所提请项与国民党方面的所提相距尚远,其中数点根本无从讨论。邵力子对此也认为,中共的提案对国民党“成见过重”。

  对此,周恩来以其政治家和外交家的杰出审视力和口才明确告之中共已尽可能作了让步。这些让步主要为:第一,不再提出联合政府的要求,而仅仅只是要求各党派参加政府;第二是不再提出国民党认为有推翻国府顾虑的召开党派会议以产生联合政府的要求;第三是中共不再坚持普选国民大会代表的主张(当然也不放弃),并不反对参加国民大会,以此保证谈判的成功。

  张群虽对周恩来所言“让步”问题表示“了解”,但仍坚持认为中共提案之第九、十两条即军队改编办法和解放区处置办法蒋介石等难以接受,如实行之将与政令统一相违背,势必导致领土分裂和人民分裂。

  对此,周恩来雄辩地对答到,中共之所以坚持解放区解决办法的主张,主要因为:一是中共已对国民大会的选举作了让步;二是中共仅为少数党地位,在国民大会和政府中俱难以保持应得的政治地位,所以才坚持凡中共力量占多数的省市必须由中共担任主要行政长官的主张。王若飞补充说,今日我党客观之事实如何?即拥有。125万军队,19个解放区政权。此种事实,如不承认,而要用武力解决,则不仅为今日国情所不容,而且为我党坚决反对。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辑 乌鸦的变脸(三) - 来自《黑乌鸦与折断的日子》

走过鹤乡  春天总是叫人不能太久地安坐,那一两缕细细的柔风抚弄着你的眼角和眉梢,你不得不微微地笑了。虽然仍旧是春寒料峭的季节,但是万木复苏了,那嫩嫩的芽苞吸引了太多凝视的眼睛来注目,灿烂的阳光和蓝得眩目的天空叫人想入非非。到底是春天了,人们在肥厚的衣服里躲藏得太久了,连身体也充满了欲望,要去呼吸一下田野里满含着泥土芬芳的空气。   这就是春天,我们要踏着春色,到鹤乡里走一遭!  挤满了差不多三十人的伊维柯一路颠簸着,摇晃着我们怦怦跳动的心,一路碾下满含着焦灼的期待和欣喜的痕迹。如水先生几乎就要晕倒了,不……去看看 

附文5 中国的国际观从何而来 - 来自《中国不高兴》

本文作者:郑永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中国和西方世界围绕着奥运会的种种冲突,表明中国的国际关系处于一个极其重要的拐点。问题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些人所说的中国如何对国际事务做出反应和如何处理和西方冲突。  很多中国人开始从这次冲突中认识一个真实的外在世界。他们从对西方的幻想中醒悟过来。他们也不再简单地认为整个世界会欢迎中国的崛起。  同时,对西方来说,他们也面临一个真实的中国。很多西方人也曾经幻想改革和开放政策能够促成中国成为一个类似西方那样的国家。但现在他们也意识到中国是不能被……去看看 

前言 - 来自《白银资本》

我认为,学者应该回顾他们的工作是如何展开的,给我们提供一份有关的记录。这倒不是因为他们的工作十分重要(它们最终可能是无足轻重的),而是因为我们需要更多地了解历史写作过程。……历史的撰写者并不是旁观者。他们本身就是这种活动的一部分,因此需要看看他们自己是如何活动的。                          费正清   在这部著作中,我用一种“全球学的”视野(这个术语出自阿尔伯特·伯格森1982年的那篇文章)来颠覆欧洲中心论的历史学和社会理论。我将从一种涵盖世界的全球视野来考察近代早期的经济史……去看看 

1934年罗姆暴动 - 来自《希特勒女秘书的遗著》

例如1934年6月底,就有许多神秘勾当。希特勒在1934年6月下旬到埃森市,为给纳粹党区领袖特波文作证婚人。1934年6月28日晚上,我在柏林接到一个电话通知,要我在夜间乘Ju52型飞机由滕珀尔霍夫机场出发去戈德斯贝格。飞机大约是凌晨三点钟起飞,机上还有戈培尔部长和他参谋部的几位先生。这是我首次进行高空旅行,朵朵白云犹如大海的浪滔在我的脚下飘荡。这次旅行简直使我着了迷。   当我还在默默地回味着这种经历的时候,不觉已到了德莱森旅馆。到这里来的目的是尽快将思路拉回到无情的现实中来。首席副官布吕克纳布置我立即用电话……去看看 

通俗与高雅的壁垒 - 来自《当代眉批》

电视台习惯根据收视率判断节目优劣,企业家常依据产品的市场占有率证明自身的成功,然而,当文学家试图以作品印数或再版数炫耀自己时,我们通常会感到好笑。你只管数钱得了,没必要在人前一颠一颠的。鉴于畅销与优秀已被世人区分得过于分明,事实上也没人将文学成就捆绑在发行数上,正如没人会把肥胖作为财富的象征一样。当今百万富翁大抵体态清癯,身上并无多余脂肪上下波动。倒是相反的例子日益成了共识,即一部书如果印数奇少,往往更有资格僭称为“曲高和寡” 的精英大作。电视剧导演将失败的理由怪罪于观众素质太低,只会使人哑然,因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