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小淮海变大淮海

 《解放战争全记录第四卷》

  46.毛泽东打三仗的战略构想

  11月4日上午8时,华野司令部在曲阜发布了《淮海战役攻击命令》。命令分析了徐州敌军的态势和企图,指出中野各部为了配合华野作战,已由陈毅、邓小平率主力东进,并指挥华野第3纵和广纵两纵队从西面和南面威迫徐州,以钳制和吸引徐州以西的敌人。攻击命令明确规定全军11月8日发起战斗,于11月5日隐蔽进入到鲁南邹县、膝县、临沂地区一线的开进出发位置。

  国民党方面似乎已经乱了方寸。

  当李延年还不清楚撤退海州的军事机密时,新浦盐店总经理唐革却早就知道了。11月5日天黑不久,唐某来找李延年,劈头第一句话就是:“老总(即刘峙)要我随司令官一道回徐州。”

  李延年还满头雾水,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回徐州万‘后某说:”不要海州了!“原来唐某是替刘峙经营食盐生意的,由于这种关系,他的消息竟比一个兵团司令官还灵通得多。

  李延年一听,才恍然大悟,对在座的蒋介石“钦差”李以前道:“刘经扶看钱财比国家的事还大,真是岂有此理!这样泄露军事机密,不败何待!”

  李延年一直等到夜里12时50分,才接到刘峙的电报,要他立即撤退。

  在开始撤退的11月6日,李延年又接到刘峙的电报,着令44军到达新安镇后,即归黄百韬第7兵团指挥。

  11月5日,顾祝同在徐州“剿总”召集会议之后,各兵团开始向徐州收缩,黄百韬立即赶回新安镇部署西撤行动。就在这时,刘峙却打来电话,命令他在新安镇等待从海州西撒的第44军,于是黄百韬将西撤时间推迟了一天。11月7日,第44军赶到新安镇,列人黄百韬兵团序列。

  李延年兵团第M军从海州撤往新安镇的动向立刻被华东野战军察觉。

  6日21时,华东野战军向中央军委报告了这一新情况,并同时决定当晚提前发起战役。电报说:“淮海战役决仍按已定方针执行,为着驱逐与解决沂河以东沿岸少数土顽,便于掩护架桥和主力开进,今(6)日晚即以鲁纵围歼那城、大埠之王洪九顽部;6纵围歼马头及南北沿河岸之敌;7纵围歼峰县。枣庄之敌;10纵包围临城,逼独立旅(土顽改编的)起义”:“广纵及冀鲁豫独立旅向丰县、杨山线前进,以求扫清敌外围。明晚即迫近敌人,封锁消息,8日晚即完成分割包围,明晨开始攻击。已令淮海分区派队迫近新浦、海州,确实查明情况。如敌确已撤退,好布置接收人城,维持秩序纪律,掌握政策,并控制连云港,向海上布置警戒。另以一部配合滨海地方武装及苏北兵团一部,严防敌44军之西进,使其不能迅速与黄兵团会合配合作战。”

  毛泽东对于自己的将领们怀有充分的信心与自豪。他在10月10日的《中共中央关于九月会议的通知》中说:“一九四五年四月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以后,中央委员会和全党领导骨干,表现了比较抗日时期更为良好的团结。这种团结,使得我党能够应付日本投降以后整三年内国际国内所发生的许多重大事变,并在这些事变中使中国革命向前推进了一大步,摧毁了美帝国主义在中国广大人民中的政治影响,抵抗了国民党的再一次叛变,打退了它的军事进攻,使人民解放军由防御转到了进攻。”

  此时,参加淮海战役的人民解放军共约60万人,虽然在数量上仍少于国民党军,但上下思想统一,指挥统一,士气旺盛,华东、华北两大解放区连成一片,人力、物力、财力、运输力都有了基本保障。人民解放军箭在弦上,具备了歼灭刘峙集团的必要条件。

  毛泽东于第二天晚20时起草军委复示,表示完全同意攻击部署,“望你们坚决执行。非有特别重大变化,不要改变计划,愈坚决愈能胜利。在此方针下,由你们机断专行,不要事事请示,但将战况及意见每日或每两日或每三日报告一次。”并进一步明确了淮海战役第一仗和第二仗的歼敌任务。电报说:“第一仗估计需要十天左右时间,力争歼灭黄百韬十个师(包括44军),李弥一个至两个师,冯治安四个师(包括可能起义者在内),刘汝明六个师(包括可能起义者在内),以上共计对个至22个师。如能达成此项任务,整个形势即将改变,你们及陈邓即有可能向徐蚌线迫,那时蒋介石可能将徐州及其附近的兵力撤至蚌埠以南。如果敌人不撤,我们即可打第二仗,歼灭黄维、孙元良,使徐州之敌完全孤立起来。”

  “为了连续作战歼灭大量敌人之目的,你们应仿照济南战役之办法,对我各作战部队随战随补,随补随战,使部队经常保有充足的兵员和旺盛的士气,此点甚为重要。为此,应将后方补训兵团移到接近战场的位置,以便将已经训练好的新兵及俘虏能够迅速补充部队,同时将此次战役中所获俘虏迅速接收训练及补充部队。”

  这封电报表明,毛泽东已将歼击目标指向刘峙集团全部了。

  47.苦将黄百韬苦不堪言

  11月的黄淮平原,已经是霜秋季节。这年的霜冷来得格外早,天气也显得特别的阴冷。在阴冷的霜风中,一辆美式吉普车在一队全式美装的摩托兵的簇拥下,急驰在海州至新安镇的大道上,第九绥靖区司令官李延年和徐州“剿总”高参李以励并肩端坐在车上。两人满脸阴沉,一言不发。

  还是李以助最先打破沉默,他说:“吉甫兄,陈毅部全力南下,形势也十分明朗了。7兵团和九绥靖区形势十分危急,为什么统帅部还要急令13兵团撤,这样7兵团和九绥靖区岂不是危在旦夕了?”

  李延年轻轻叹了口气,说:“统帅部长期不诸军情,一切还不是刘经扶(刘峙)的所为。这位老滑头是担心徐州有失,他请示统帅部,要求统帅部不仅令邱疯子(邱清泉)回防徐州,而且也要13兵团立即回防徐州,只要他徐州无事,他可不管我们的死活哟!”

  李延年在海州接到放弃海州、连云港,向徐州靠拢的命令后,立即着手准备逃向徐州。就在这时,粟裕指挥华东野战军经过近一个月的休整,已经兵强马壮,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开始向鲁南集结。华野在南进途中,一举歼灭了李延年兵团王洪九部sop余人。国民党统帅部据此判断解放军将首先出击海州李延年的第九绥靖区,为此令黄百韬第7兵团速派第100军由新安镇星夜开往海州,加强海州、连云港的防务。

  就在黄百韬第100军东进途中,徐州方面又发现华东野战主力由鲁西南直扑台儿庄、新安镇一线。刘峙又着了慌,忙令东进的100军中途折回,以确保第7兵团的安全。

  同时,国民党统帅部又决定派海军将李延年部从海路接走。谁知就在命令下达的当天,因海军兵舰不能凑齐,统帅部又改令,李延年部火速滑陇海线西撤。为了保证李延年西撤的安全,统帅部特今黄百韬的第7兵团在陇海线以北担任掩护。

  统帅部朝今夕改,使得李延年十分狼狈,气得李延年直骂娘,说:“举棋不定,亡国之征!”

  不过,骂娘归骂娘,既然统帅部指定了他向西撤走,他只好驾车来到黄百韬的驻地新安镇,与黄百韬商谈撤退计划。

  第7兵团是国民党军的主力兵团之一。兵团司令官黄百韬,字焕然,是顾祝同的心腹爱将。早年在皖南“围剿”新四军时,黄百韬为顾祝同立下了汗马功劳,深得顾的赏识。在解放战争爆发初期,黄百韬是顾祝同部队第25军的军长。1948年6月,在豫东战役中,国民党第7兵团司令官区寿年被俘,顾祝同为培植自己的势力,特地保举黄百韬为第7兵团司令官。

  黄百韬是国民党军中少有的几个能战的将领之一。在豫东战役中,国民党军主力部队被粟裕率领的华东野战军包围,蒋介石命黄百韬率第25军前去增援。结果,黄百韬部也陷入了解放军的重围之中。为了逃命,黄百韬率部死战8天8夜,才得以突出重围。为此,蒋介石亲自授给黄百韬青天白日勋章一枚,并称赞黄百韬“骁勇善战”。

  蒋介石对杂牌部队出身的黄百韬大加赞赏,引起了蒋介石亲信邱清泉的不满。邱清泉认为黄百韬虽然突破了重围,但是并没有解救出被围的部队。他对于蒋介石给黄百韬授勋一事很不服气,从此埋下了邱、黄两人不和的种子。

  正是由于黄百韬在豫东战役中的“突出表现”,当顾祝同保举黄百韬任第7兵团司令官,蒋介石立即表示同意。为了加强第7兵团的战斗力,顾祝同还将他起家的嫡系部队第25军划归黄百韬指挥。在徐蚌会战前,蒋介石为了阻止苏北地区的解放军北上和鲁南解放军南下,截断徐(州)、海(州)交通,特命黄百韬兵团集结在徐州以东的新安镇附近。

  为了稳住徐东的局面,顾祝同和国民党国防部第三厅(作战厅)厅长郭汝瑰以统帅部的名义令邱清泉火速从徐西撤回徐州,李弥也做好了从碾庄撤至徐州的准备。

  在对邱、李两兵团下达后撤的命令后,顾祝同又专门召见了黄百韬,命令他再在新安镇呆两天,掩护李延年部队西撒。条件是将李延年的第44军划归黄百韬节制。

  黄百韬看到邱、李两兵团都撤回徐州,而让他的兵团在新安镇担任掩护任务,心中非常生气。但是,碍于顾祝同是他的老上级,又是他的靠山,不敢当面顶撞。回到新安镇后,他对一切都不顺心,动不动就大发脾气。

  远在海州的李延年得知这些情况后,生怕黄百韬一气之下西撤而去,扔下他不管,于是,一面指挥部队星夜向徐州撤退,一面拉上正在海州的国民党总统府少将参军、战地视察官、黄百韬的好友李以助赶赴新安镇探听黄百韬的虚实。

  李延年一见黄百韬,就紧急地抓对方的双手,说道:“焕然兄,你可不能抛下我不管呀?”

  黄百韬本就对顾祝同让他在新安镇等待李延年窝了一肚子气,现在看到前来求助的李延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但他还是耐住了性子,定眼看了李延年好久,才回答说:“吉甫兄,何出此言?你我同在危急之中,共同的形势逼迫,你我只有共命运方有出路,总长也一再嘱咐我要与吉甫兄联手,我岂能弃你不顾?”

  走进会议室,黄百韬指着作战地图说:“陈毅的部署是想先打第7兵团,现在兵团战略位置非常不利,在新安镇打则孤军无援,如避敌西进,到不了徐州就会遇敌。且徐州工兵团迄今未来架设运河桥梁,我已命第63军从窑湾镇强渡,其余各军明早西行,转进太迟了,要掩护第44军从海州西撤,不能贻误战机,否则全兵团将被围,陷全局于不利。国防部作战计划一再变更,处处被动,正是将帅无才,累死三军。这次会战如垮,什么都输光了,将来怎么办?国事千钧重,头颅一掷轻,个人生死是不足惜的。”

  听了黄百韬的陈述,李延年一直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他连忙附和着黄百韬说:“是啊,将帅无才,累死三军。我们第九绥靖区何尝不是如此?一会儿让我们从海上走,一会儿又让我们从陆上走,简直是瞎胡闹。”

  发完牢骚,李延年告诉黄百韬,他的第九绥靖区部队在路途中已经遇到小股共军,请求黄百韬派兵接应。黄百韬当即指示第100军派出一个师的兵力在新安镇东北南警戒接应海州方面撤下来的部队。

  当晚,黄百韬看望李延年、李以助后,又将李以助单独请到自己住处。一边喝酒,一边发牢骚。黄百韬对李以助说:“刚才告辞回来,心中觉得十分憋气,无法人睡。想想当前的战局和各军争相逃命的丑态,就十分痛心。所以请你来正要与你说上几句心里话。来,我们先干了这杯。”说着,先一饮而尽。接着他又为自己斟上一杯,又一饮而尽。

  李以助伸手拉住了黄百韬,按住他说:“焕然兄,我们是多年的交情,有话请讲。”

  黄百韬悲愤地说:“据说,陈毅主力十多个纵队均南下,先头部队已到部城、郊县、费县地区集结,南下时分无数纵队急行。由此判断,共军不让我兵团西撤集结,先打我兵团是肯定的了。刚才我给徐州刘老总汇报了情况,而刘老总已经吓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后来,又打电话给李弥,得知李弥不等我军到达,就开始向西撤退了,形势已经十分危急了。”

  听了黄的话,李以助大吃一惊,急切地问:“形势怎么发展得这么快?是谁让13兵团提前撤回的?”

  黄百韬叹了口气,说:“这是作战厅郭汝瑰、许朗轩、张宗良等人作出的决定,这太令我伤心了。大军作战,时常变卦,动摇军心,影响士气,难道他们不知道么?兵团主力十几万人,陈毅主力达30多万人,如果集中来攻,我兵团必败。尤以西撤途中,侧面受敌,随地应战,立足未定,各个击破,最堪忧虑。请告刘老总注意,要其他兵团快点集结,迟了就会误大事。如我被围,希望别的兵团来救。古人说,胜则举杯同庆,败则死力相救。我们是办不到的,这次战争与以前战役性质不同,是主力决战,关系存亡。请告刘老总,注意激励各级战场指挥官,否则同归于尽,谁也走不了。请你面报蒋总统,我黄某受总统知遇之恩,生死早置之度外,绝不辜负总统期望,我临难是不苟免的。请记下来,一定要转达到呀厂停了一下,黄百韬又感慨地说:”国民党是斗不过共产党的,人家对上级指示奉行彻底,我们则是阳奉阴违。“

  李以助深深同情黄百韬,但他手中无一兵一卒,无法助黄一臂之力,只有报以同情的苦笑。

  面对吉凶未卜的大战,黄百韬、李延年和李以助在新安镇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杜聿明后来评述说:“这样,在淮海战役序战一开始,由于蒋介石集团的基础腐朽透顶,未能实施预定计划(哪怕是最不好的计划),及时集中兵力应战,在解放军变化莫测、运用极妙的战略战术下,就形成了打被动战的局面,使国民党军内部慌乱一团,手足无措。加以蒋介石的个人独裁指挥,不论大小情况的分析、大小部队的调动,都要通过蒋的决定指示。而蒋本人又不能集中精力掌握全盘情况,每日仅凭一次所谓‘官邸会报’来决定指挥部署,或凭他本人‘灵机’一动,乱下手谕。因之一切指示到了前方,不是过时失策,即是主动武断。前方部队不遵从,即有违命之罪;遵从则自投罗网。蒋介石集团中封建派别关系互相掣肘,任何一个情况出现,都只是顾小集团不顾整体;只想救自己,不顾全局。结果每一战役都是因小失大,决策一再变更。这种矛盾斗争贯穿着国民党军作战全部过程,加速了国民党军的灭亡,同时也大大缩短了解放战争的过程。”

  48.兼程追击,围逼徐州

  粟裕的华东野战军司令部迁至距黄百韬兵团司令部新安镇不远的部城西北马头镇。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打破了野司指挥部短暂的沉寂,骑兵通讯员急匆匆走进指挥部,从前线带来的消息说:国民党第7兵团第M军已经通过新安镇,第25军已撤离阿湖地区;第64军已撤离高流,往西逃去。我先头部队有三名侦察员化装成国民党军官兵混入敌内部侦察,因拿的是在济南缴获的敌军空白介绍信,结果被敌军一名师长看出破绽,在新安镇西边被杀害。

  华野代司令员、代政委粟裕听完汇报后,立即召集了各纵队领导会议。陈土辑唐亮、谭震林、宋时轮、王建安等先后到达临时会议室。

  会议一开始,粟裕指着标有蓝红箭头的作战图对大家说:“我们已经倾力南下,现在刘峙、黄百韬已经完全知晓了。看形势,刘峙要收缩兵力,黄百韬也将全力西逃,如果在徐州附近的敌邱、李、孙、黄四个兵团云集在一起,将对我们展开作战十分不利。在此,我要申明我们的目标是快速前进,全力南下,拖住黄百韬,绝不让他逃跑。现在在徐州东北的张克侠。何基洋两将军已经派人前来联系,他们将在今晚举行起义,洞开防区。这样,我军就可以由此直插徐东,截断黄百韬西逃路线。为此,我们要树立全面作战的观念,务必完成任务,至于各纵队的行军方向和作战目标,野司根据情况做了相应的调整,下面由张副参谋长给大家传达。

  身材修长、显得非常精干的张震站了起来,手中拿着一支铅笔,指着地图对大家说:“在运河以东新安镇的国民党军第7兵团司令黄百韬,闻听我全军南下,出击徐州与新安镇之间的台儿庄和郊县,惊恐万分,生怕被断了退路,已经下令部队火速向徐州收缩。本来,蒋介石命令黄百韬兵团在新安镇等待三天,接应海州的李延年第九绥靖区第44军撤至徐州,现在敌第九绥靖区部队已经撤过了黄百韬的防区。从刚刚得到的消息,黄百韬已经开始向西逃跑了。新安镇与徐州间有一道运河隔着,在运河上有一道铁桥,可以通过部队,黄百韬在等待44军时,没有想到要在运河上再架设一道桥,现在10多万人要想通过一座铁桥过运河,谈何容易!我们必须利用这一机会,抓住黄百韬兵团,争取一举将其包围在运河附近,决不让其逃回徐州。”

  11月6日,粟裕指挥部队发起围歼黄百韬兵团作战。中原战鼓敲响了!

  这一天,傅秋涛率鲁中南纵队等部,包围都城,歼灭了第9绥靖区王洪九部5000余人,拉开了淮海决战的序幕。

  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在东西两个方向同时展开行动。

  华东野战军叶飞第1纵、王必成第6纵、聂凤智第9纵、韦国清第2纵,以及傅秋涛鲁中南纵、中野王秉璋第11纵。张国华豫皖苏独立旅等部,从东北方向向新安镇、阿湖地区挺进;华东野战军陶勇第4纵、王建安第8纵和驻苏北地区的管文蔚第门纵、江淮军区的两个旅,南北对进,夹击运河车站及以西地区,切断黄百韬和李弥兵团的联系;华东野战军成钧第7纵、宋时轮第10纵、周志坚第13纵进攻韩庄、台儿庄敌第三绥靖区,尔后强渡运河,直出陇海,拦截黄百韬兵团的退路;与此同时,中原野战军除一部暂留平汉路西牵制敌黄维第12兵团和张涂第3兵团外,主力四个纵队外加华野何以祥纵。两广纵队及冀鲁豫军区部队等部,向徐蚌线开进,经黄口、杨山向宿县地区迂回,然后再由南向北,进逼徐州。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廿四章 经济正当程序 - 来自《法律的经济分析》

24.1作为宪法原则的契约自由   在19世纪30年代后期之前的50年里,依据联邦最高法院所解释的美国宪法第四和第五修正案,契约自由(liberty of contract)一直是正当程序的一个关键因素;而且,契约自由原则是联邦最高法院废除(虽然并没有一直这么做)许多管制经济活动的州和联邦法律的理由。由于古典经济理论的一个主题思想是自愿交易总会增进福利,而阻止这种交易的管制总会减少福利,这样,古典经济理论就被提到了宪法原则的地位。联邦最高法院之所以确认了反托拉斯法和对垄断者实施最高费率控制的法律的合宪性,只是因为这些法律是保护自……去看看 

门阀政治的终场与太原王氏 - 来自《东晋门阀政治》

[B]一 小  引[/B]东晋门阀政治中起过重大作用的士族,在琅邪王氏、高平郗氏、颍川庾氏、谯国桓氏、陈郡谢氏之后登上舞台的,是太原王氏。太原王氏影响东晋政局的时间,是在淝水战后至桓玄之叛的约二十年中。由于淝水战后司马皇室力图振兴皇权和相权,由于太原王氏作为当政的士族已经没有兵权和没有足为时局重心的人物而不同于前此的王、庾、桓、谢诸族,所以太原王氏只能是依附于而无力超越于皇帝(孝武帝)或相王(会稽王司马道子)的权威而起作用,我们可以说,太原王氏居位的门阀政治,实际上是回归皇权政治的过渡的一步,是东晋严格意义的……去看看 

魔术师的礼帽 - 来自《苏菲的世界》

只有一个条件:要有好奇心……  苏菲很肯定那位写匿名信的人会再度来信。她决定暂时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如今,在学校上课时,她变得很难专心听课。他们所说的仿佛都是一些芝麻绿豆的事。他们为何不能谈一些诸如:“人是什么?”或“世界是什么,又何以会存在?”这类的事呢?她生平第一次开始觉得无论在学校或其他地方,人们关心的都只是一些芝麻琐事罢了。世上还有更重要的事有待解答,这些事比学校所上的任何科目都更重要。  世上有人可以解答这些问题吗?无论如何,苏菲觉得思索这些问题要比……去看看 

第19章 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一)》

阅读任何一个重要的哲学家,而尤其是阅读亚里士多德,我们有必要从两个方面来研究他:即参考他的前人和参考他的后人。就前一方面说,亚里士多德的优点是极其巨大的;就后一方面说,则他的缺点也同样是极其巨大的。然而对于他的缺点,他的后人却要比他负有更多的责任。他生当希腊思想创造时期的末叶;而他死之后一直过了两千年,世界才又产生出来任何可以认为是大致能和他相匹敌的哲学家。直迄这个漫长时期的末尾,他的权威性差不多始终是和基督教教会的权威性一样地不容置疑,而且它在科学方面也正如在哲学方面一样,始终是对于进步的一个严重……去看看 

理想国 第八卷 - 来自《理想国》

苏:很好,格劳孔,到这里我们一致同意:一个安排得非常理想的国家,必须妇女公有,儿童公有,全部教育公有。   不论战时平时,各种事情男的女的一样干。他们的王则必须是那些被证明文武双全的最优秀人物。   格:这些我们是意见一致的。   苏:其次,我们也曾取得过一致意见:治理者一经任命,就要带领部队驻扎在我们描述过的那种营房里;这里的一切都是大家公有,没有什么是私人的。除了上述营房而外,你还记得吗,我们同意过他们还应该有些什么东西?   格:是的,我记得。我们原来认为他们不应当有一般人现在所有的那些个东西。但是由于他们要训练……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