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吃一夹二看三

 《解放战争全记录第四卷》

  57.先打邱、李还是先打黄维

  西柏坡的清晨,好久没有这么宁静了。桔红色的太阳从东方升起,一抹红霞在德沦河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在朝阳的抚慰下颤颤抖抖。乳白色的晨雾给远山和丛林围上了一截素净的墙裙。偶尔,一两声鸡鸣犬吠来自白雾深处,使这静谧的山村更加活然。

  黄百韬这块硬骨终于啃下来了。毛泽东十分欣慰,于11月23日亲自拟电祝贺:“庆祝你们歼灭黄百韬兵团十个师的伟大胜利。……十六天中,你们消灭了刘峙系统正规军十八个整师……并给邱清泉、李弥、孙元良、刘汝明四个兵团以相当打击,占领徐州以南、以东、以北,以西广大地区,隔断徐蚌联系,使徐敌处于孤立地位,这是一个伟大胜利。在战役发起前,我们已估计到第一阶段可能消灭敌人十八个师,但对隔断徐、蚌,使徐敌完全孤立这一点,那时我们尚不敢作这适中估计。”

  前线的辉煌成果超过了毛泽东的估计,他鼓励说:“望华野、中野全军,在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五人总前委(邓为书记)统一领导下,争取新的大胜利。”

  毛泽东在歼灭黄百韬兵团以后并不手软,立即指挥部队将战争向纵深推进,以取得新的更大胜利。

  要取得新的更大胜利,下一个目标是谁呢?蒋介石损失了18个师,还有50个师盘踞淮海平原,打哪一个兵团最为有利?包括毛泽东在内的五大书记在思索,总前委五虎将也在不时向统帅部报告新情况新思路。为选择第二个目标,毛泽东与总前委通过无线电波紧急磋商。

  在这战局瞬息万变的关键时刻,远在西柏坡的毛泽东和淮海前线各位指挥员都在苦苦思索下一步的作战方向。

  淮海战役第一阶段作战后期,敌军主力被分割在三个互不关联的地方:邱清泉、李弥、孙元良三个兵团在徐州及其以东;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在蚌埠及其以北;黄维兵团进到南坪集以南。根据这一态势,刘陈邓提出下一步作战设想:将中野和华野一部转用于南线,打击黄维或李延年、刘汝明兵团。

  早在战役打响不久,统帅部与前线就讨论过第二阶段行动方案。

  毛泽东认为邱、李两部不敢轻举妄动,老蒋可能对刘汝明不放心而将黄维兵团调至蚌埠地区,遂于11月11日17时,致电刘、陈、邓、粟等,在分析上述形势后,指示他们说:“在此种形势下,只要你们歼灭黄百韬孙元良两兵团,占领宿县及徐蚌段铁路,徐州就处于被我包围中,就可以准备第二步歼灭邱李,夺取徐州。”“在黄孙被歼,邱李被围的情况下,蒋介石有令邱李向南或向西突围,而令黄维接应他们突围之极大可能。因此,在歼灭黄百韬、孙元良后,粟陈张、谭王李所部,除以一部位于徐州以东外,主力应迅速移至以宿县为中心之徐蚌路及其两侧,中原我军及华野3、广两纵,则应待粟谭到达徐蚌路后,迅速移至水城,商丘之间,隔断黄维与邱李之联系,完成攻徐作战之战略展开。”

  面对华野数十万部队一直与黄百韬兵团鏖战的艰难处境,刘、陈、邓忧心如焚,11月14日10时致电军委,称:“黄维集阜阳、太和后有三种可能:一是暂停观变,然后决定行动;二有出毫州、涡阳向永城,或出涡阳、蒙城向宿县;三是东开蚌埠,掩护南京。我之方案:1.如敌出永城或宿县,我以集中1、2、3、4、6、9及华野3等八个纵队,破击黄维为上策。……2.如华野一时尚难歼灭黄百韬主力,而我们又不能不以4、3、广纵拉住邱孙两兵团,再定行动。3.如黄维暂在阜阳、太和等八军,我则监视之。如黄维移蚌埠,我则仅以一部钳敌,2、6等纵主力移至蒙城地区待机。”

  但那时毛泽东最关心的是徐州集团,仍然设想诱使邱清泉、李弥东援以利歼击。11月18日24时,他致电刘、陈、邓并告粟、谭说:现刘峙令黄维由蒙城向宿县,令李延年率39军。99军由蚌埠经固镇、大店集向诸兰,以上两路均为攻击兵力,令刘汝明由蚌埠向宿县,为宿蚌段的守备兵力。对于上述敌人,我们意见:甲。完全同意刘陈邓办法,以1纵在蒙城、宿县间作下面防御,以2、6纵组成突击集团,打黄维后尾,只要能歼其二三个师,就可停止其前进。这是最主要的一着。乙。以九纵对付刘汝明,节节阻止他,不和他打硬仗,着重写信派人劝告刘汝明、刘汝珍、曹福林反蒋起义,同时展开公开的政治攻势。丙。以3纵、4纵再加叶飞1纵对付李延年,不要打得太早,先以小部接敌,逐步后退,放敌进入大店集一带地区,达到全部歼灭该敌之目的。此战胜利,即协同9纵歼灭刘汝明,打开南线局面。

  谭王指挥之4、6、8、9及13纵,于歼灭黄兵团余部后,迅速移至徐州、宿县间,作为南线的预备队,准备协同南线各纵歼灭黄维。只要南线各敌约有一半左右被歼,无法北进,北线各敌就成瓮中之鳖,可以逐步歼灭。

  应尽一切努力,控制徐蚌路一段于我手中,务必隔断南北两敌,使之不能会合。

  你们意见望告。

  按照中央军委意图,在歼灭黄百韬后,淮海战场上将北打邱清泉、李弥,南打李延年、刘汝明,同时进行两个歼灭战,而中野只剩下第1、2、6纵队共六个旅不足6万人将对付黄维的12万军队。眼下,歼灭黄百韬的战斗不能迅速结束,而黄维兵团已占领蒙城,离宿县仅70公里,如让其通过中野防线,后果不堪设想。

  在淮北小李家总前委作战室,刘伯承、陈毅、邓小平召开中原野战军纵队以上干部会议。

  邓小平本来就有烟瘾。这些天,他寝食俱废,烟却是一支接着一支,半天就积一缸烟蒂。紧紧拧在一起的眉头,如铁钩相挂,没有松开的时候。刘伯承不再有往日诙谐的谈笑,拿个放大镜在地图前看个不停,一站就是大半天。本来好走动的陈毅,这几天更坐不住了,整天低着头,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根据战局的发展,总前委认为在华东野战军歼灭黄百韬之后,必须将战役的第二个目标指向黄维兵团。

  黄维兵团是1948年国民党在各个战场上连连失利的情况下新组建的一个主力兵团,是蒋介石的精锐部队,下辖第10.14、18、85共四个军及一个快速纵队,总兵团约12万余人,其中以胡琏指挥第10、18军为骨干。第18军为陈诚一手培植,美械装备,军官都是军校毕业生,是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

  本来这个兵团司令应由胡琏担任,可是由于第12兵团的主力归华中“剿总”统属,白崇禧不愿意让蒋介石十分宠幸的胡琏担任兵团司令。胡琏是黄埔四期毕业,生性剽悍,为蒋介石所喜爱。胡琏自恃是蒋的亲信,经常不听白崇禧的调遣,因此为白所忌。在组建第12兵团时,白崇禧坚决不准胡琏担任第12兵团的主官,理由是如果胡琏担任兵团司令,不利于他对第12兵团的指挥,在他的反对下,蒋介石不得不考虑另找人选。蒋介石反复权衡,征求了在上海养病的陈诚的意见,经陈诚推举,决定让黄维出马挂帅。

  黄维,黄埔军校一期毕业生,资格老。在“八一三”淞沪抗战中,仗打得很漂亮,有勇有谋,老成持重,在国民党军中很有些名气。不过,此人性情孤僻,不会溜须,学究气很浓,为同僚所恶。而且他脱离第一线作战部队已经很久,正在筹建“新制军官学校”,准备仿照美国西点军校体制建校,培养国民党陆、海、空三军军官。当蒋介石找他谈话时,他感到很为难,便推托说:“校长,我已经多年不同共军打交道了,恐怕不能胜任。”

  听了黄维的推托之词,蒋介石不高兴地说:“现在再不齐心协力消灭共产党,我们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就这样,黄维出任第12兵团司令官。

  这一任命在第12兵团内部也引起一场风波。首先是被任命为副司令官的胡琏,因为没有当司令官而大为不满,一气之下,借故老父在武汉病重,离职省亲去了。其次是第12兵团的许多国民党将领,曾多次与黄维共事,熟知此人严峻冷漠,一贯对其不满;这次又来领导他们,无不灰心丧气,特别是由于黄维久离部队,对内战是一个外行,这些将领都害怕前途会断送在他手里。黄维也知自己在第12兵团中的处境,多次流露他只当六个月司令官即交与胡琏,自己还是去搞政治。

  由此可知,黄维兵团内部并不是一个完整的战斗集团,兵团主官与属下之间勾心斗角,决定了国民党的这支主力部队要在内战的战场上一败涂地。

  淮海战役的序幕刚拉开后,黄维兵团来势太凶。黄维严格执行蒋介石“打通徐蚌,会师徐州”的命令,拼命攻击,兼程东进。可是,黄百韬兵团一开始就陷入了我军的重围,蒋介石为了解救黄百韬,把黄维第12兵团投由河南确山和驻马店人淮海战场,作孤注一掷之举。

  58.总前委再次陈述决心先打黄维的理由

  当黄维兵团东进淮海战场时,刘伯承立即组织中野部队进行阻击。

  中野第1纵第20旅在阜阳颖河东岸顽强阻击两天后,稳步后撤。从11月18日起,中野第1、2纵开始了对黄维兵团的正面阻击。

  蒙城黄家阻击战算是第一个回合。

  这一天,黄维以其中坚第18军第11师等部为前锋,在强大炮火支援下,强渡涡河,向东突击。中野第1、2纵从第一线阵地到第二线阵地,与敌反复争夺。这一仗持续了两天两夜,黄家一带片瓦无存,浓黑的烟云散发着尸体烧焦的糊味。

  黄维兵团突破黄家,以第14军第85师为前锋,向板桥集发起攻击。昨天,这里还是中野第1纵司令部,司令员杨勇在这里指挥黄家阻击战。而此刻炮火硝烟之中的板桥集,再也寻不到昨日的形迹了。

  又是一场苦战。黄维动用了飞机、坦克、大炮,能用的重武器都用上了,企图以双方无法想象的强大火力冲开一条血路,却未能如愿。

  与此同时,华野歼灭黄百韬兵团的战斗还在艰苦地进行,李延年兵团又步步逼近。

  11月19日和22日,是第一阶段作战最紧张的时刻,也是毛泽东与总前委五虎将频繁磋商决策先打谁的关键时期。

  此时,邱、李两兵团正全力东援,而李延年、刘汝明两部正集中固镇附近,李企图攻击解放军侧背,黄百韬所剩兵力不多,但凭坚固守,华东野战军难以同时兼顾,黄维十几万大军已逼近蒙城东西地带。

  19日10时,毛泽东致电华野并告刘陈邓,指出:“你们集中2、3、7、10、12、冀11、苏11及鲁中共八个纵,精心组织一次对邱李之作战,以歼其四五个师为目标,心愿不要太大,你们觉得兵力是否足够。我们觉得最好是使用这样多的兵力,不要增多,以便将谭王五个纵于结束黄百韬后,迅速移至曹村、夹沟地区休整,准备打黄维。刘峙令黄维戌贫到宿县,他是没有估计到中野1纵在蒙城、宿县间的阻击及2、6纵准备对黄维后尾的打击在内,事实上黄维大约要二十三四日才能到宿县,如果我中野1、2、6纵作战得力,还可能使黄维多推迟几天到宿县。如果我陈谢、叶飞准确地歼灭了李延年,又歼灭了或者驱逐了刘汝明,则黄维在宿县即处于我谭王(在夹沟)、陈谢、叶(在固镇)的包围之中,尔后即可全力歼灭黄维,如像在碾庄歼灭黄百韬那样,获得一个伟大胜利。这时对于北面之邱李等部,则取钳制手段,待歼灭黄维后,再打邱李。我们认为你们应按这个方针去部署兵力。假如今晚明晨解决了黄百韬,则奇马两日谭王五个纵在碾庄附近休息,养梗两日即移至曹村、夹沟地区,准备休整一星期左右,即协同中野全力打黄维。这样部署是否适当,望考虑电告。”

  这封急电发出不久,毛泽东接到粟、陈、张18日21时来电,称华野全力在北线打黄、邱、李兵团,目前不能分兵协力中野打南线之敌。据此,毛泽东于当天17时再电刘、陈、邓。粟、陈、张并谭震林、王建安:“顷接粟陈张18日21时电,已知华野全军用于北线打黄、邱、李,目前不能分兵协力中野打南线之敌。应即照粟陈张部署实施。请刘陈邓适当应付南线之敌。但请粟陈张注意对邱、李各军不要打得太多,以先歼一部为宜。”

  而在此之前的19日9时,即毛泽东发出19日10时电之前,刘、陈、邓向军委建议:“综合我当面之敌,有黄维十一个师(第54军未计人)。我们的打法,须从整个会战和三五个月时间着眼。如华野能于12日夜以前解决黄百韬,即可过关。届时如果已将邱、李包围,自应继续歼击。如果邱、李缩进徐州,或仅包围一部则我应歼灭已包围之部,主力位于徐州以南、以东休息,抽出四五个纵队协同我们歼击黄维、李延年运动之敌,尔后攻击徐州。如果于歼黄百韬后,以七八个纵队钳制邱、李,以六七个纵队先打黄维、李延年,似为上策。以我们现有六个纵队,单独对付两路大军困难颇多。如取正面防御,必须分散兵力,不能歼敌,且仍有一路透过增援徐州之危险。如采取机动作战,不受保障徐州作战之限制,则可逐个歼敌,但对粟陈张作战不无影响。如果实行钳制黄维,打李延年五个军,至少需五个纵队,但以一个至两个纵队钳制黄维均无把握。依我军态势,如李延年沿津浦东侧急进,很不顺手,故我们仍拟只以九纵与李、刘五个军周旋,集中五个纵队,先歼黄维一两个军,再协同华野对付李延年。实行此方案必须粟陈张对李延年预有处置。是否妥当,请军委速示,粟陈张提出意见。”

  8个小时之后,也就是毛泽东发出第二封电报的同时,19日傍晚,刘、陈、邓再次申述他们先打黄维的决心和对战局的分析,电报说:“1.我们决心先打黄维的理由,已详19日9时电。2.徐东作战据我们观察,歼黄百韬使用了华野六个较能攻坚的纵队,历时已十二昼夜,尚未解决战斗。如再以其余部队,其中只有两三个较能攻坚纵队,加以部队必已相当疲惫,刀锋似已略形钝挫,以之歼击较黄为强的邱、李,诚非易事。我们认为,徐海作战必须从三五个月间着眼,必须分作三四个战役阶段,每阶段都需要有休息,整补俘兵,才能保证必胜。因此,在目前情况下,特别是李延年黄维北进的条件下,最好力争迅速歼灭黄百韬,尔后即将主力集中于徐东、徐南,监视邱李孙三兵团,争取休息十天半月,同时以尚未使用之五个纵队或三个纵队用于南线,协同我们歼击黄维、李延年,这个步骤最为稳当。如我们不这样,过低估计本身困难,而在南线又无保障,两路大敌不北进的情况下,我们六个纵队,除4纵外均六个团,9纵只来五个团,平均每纵不到两万人,炮兵很弱,故只能用于一处,马上打邱、李,既无胜利把握,且可能陷入被动。如何?请考虑。”

  毛泽东在西柏坡仔细倾听来自淮海前线指挥员的声音,决定让中野全力打黄维,而由华野第6纵接替中野第9纵负责对付李延年,遂于19日19时发出了当天有关打黄维的第三封电报:“刘陈邓并粟陈张,告谭王:19日9时电悉。我们18日24时电和19日10时电的基本方针是和刘陈邓大体上一致的。本日下午接粟陈张18日21时电,以华野全军使用于打北线邱李孙(我们早几天亦有此主张),并且已经部署好,所以我们于本日下午昨电又认为可以按照粟陈张部署,而将对付南线黄刘李全责委托刘陈邓。现接刘陈邓19日9时电,知刘陈邓以主力歼击黄维,以一个纵队对付刘汝明,而无力顾及李延年。在此种情况下,粟陈张方面必须将对邱李孙之作战,在目前短期内只限制于歼敌四五个师的范围,以便抽出必要兵力对付李延年。我谭王五个纵除为解决黄百韬残部所必须之兵力外,余部应即速西移,担负歼灭李延年的任务。只有歼灭了至少阻止了李延年,粟陈张的侧翼才不受威胁,才能保证继续歼灭邱李孙。此事请粟陈张妥善处理,是为至盼。”

  收到此电后,粟裕、陈士辑张震于20日2时致电军委,表示说:“我们完全拥护军委指示对南线先打李延年,再打黄维之方针,并已准备派11纵及13纵于20日晚南下,21日晚可到时村东西地区待机。为求得迅速歼灭李延年,明(21日)晚我们尚可从攻碾庄部队中抽一至两个纵队南下,参加歼灭李延年军之末期作战。估计以中野3、4、9纵,加华野两个纵队,可以首先发起战斗。如中野尚有三个纵队担任阻击黄维兵团,尔后攻碾庄之4、6、8、9纵中,可抽出两个或三个纵队,加到对付黄维兵团方面去。我们对邱、李兵团难于截断其退路,只能争取歼其一部,故只使用八个纵队包围、钳制徐州之敌即可。”

  到这时,关键性决策已有了眉目,刘陈邓、粟陈张两个野战军前线统帅与最高统帅部毛泽东和军委共同制定了打黄维兵团的方针,他们都感到黄维兵团就要从淮海战场上消失了。

  59.粟裕通宵谋划,陈毅说等到把淮海的敌人全部解决了再打个盹吧

  但是,战局的发展并不容乐观,黄维这块骨头并不好啃。11月21日5时,毛泽东提醒粟、陈、张说:“现在我们所担心的,是你们歼灭邱、李四五个师(或更少一点),将邱、李打得不能动弹,以便迅速抽出八个纵的主力,连同打黄百韬的各纵主力,去打李延年,这件事是否做得恰好?”

  华东野战军根据毛泽东的指示调整了部署,电告军委和刘陈邓称:决定以七个纵队监视徐州近郊之邱、李、孙兵团,采取逐次削弱,坚决阻击其南窜,以保证刘陈邓中野歼灭黄维兵团,南线我军歼灭李延年兵团。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四章 西洋中国印度三方哲学之比观 - 来自《东西文化及其哲学》

平常人往往喜欢说:西洋文明是物质文明,东方文明是精神文明。这种话自然很浅薄,因为西洋人在精神生活及社会生活方面所成就的很大,绝不止是物质文明而已,而东方人的精神生活也不见得就都好,抑实有不及西洋人之点。然而却也没有方法否认大家的意思,因为假使东方文化有成就,其所成就的还是在精神方面,所以大家的观察也未尝不对。因此我们对于中国文化及印度文化之积极面目须在本章讲精神方面时才能表白。还有中国文化与孔家,印度文化与佛教,其关系重要密切非同寻常,所以我们要观察两方文化,自不能不观察孔家与佛教,因此也必须从哲学方面……去看看 

第三章 虚有其责的特例 - 来自《彼德原理》

当形势转坏时,嫌疑犯会竭力编造   脱罪的理由,并使法官感到为难。   一一丁·德莱顿   很多人不愿意接受我的“彼德原理”。他们处心积虑地挑毛病,有时白以为能从我的层级组织学中找到缺大,针对这一点我要提出警告:请不要被虚有其表的特例愚弄了。 特例之一:冲击式晋升   “沃特·布拉基的晋升是怎么问事?他是那么不胜任、那么碍事,所以经理人员干脆用晋升的方式把他一脚踢开。”   找经常听到这类问题,且让我们来探讨这种我称之为“冲击式晋升”(Percussive Sublimation)的现象。布拉基由不胜任职位晋升到能胜任职位……去看看 

3-19 把每一个人都看作是自己 - 来自《与神对话》

其祂星球上的生物在体形上是什么样子?不胜枚举。物种的繁多就和你们星球上一样。其实,比你们的还多。有没有跟我们很相像的?当然有。有些看起来和你们一模一样——只是小有不同。祂们怎么生活?吃什么?衣服穿成什么样子?怎么互相沟通?我想要知道所有的一切。说啦,通通说出来!我了解你的好奇心,可是这几本书不是为了要满足你们的好奇。这番对话的目的是要把讯息带到你们世界上。我只再问几个问题。这不只是出于好奇,而是我们可以从这里学到一些事。或说得更正确些,可以回忆起一些事情。这真的是更为正确。因为你们没有需要学习的;你们……去看看 

第四篇 第五章 战斗的意义 - 来自《战争论》

我们在前一章中考察了战斗的绝对形态,也就是把战斗当作整个战争的缩影进行了考察。现在,我们把战斗作为一个更大的整体的一部分来研究它同其他部分之间的关系,首先我们要探讨一下战斗的直接意义。   既然战争无非是敌对双方相互消灭的行为,那么双方就都要集中自己的全部力量,并用这些力量在一次大规模的冲突中解决一切问题。在理论上,这似乎是极为自然的,在现实中,似乎也是这样的。这种看法也确实有许多正确的地方。而且,如果我们坚持这种看法,把最初的一些小战斗只看作是象刨花一样不可避免的损耗,那么,总的看来这也是十分有益……去看看 

第九章 十四个秀英 - 来自《南京大屠杀》

太沉重了,我简直无力掀开它的扉页。这是三十万死难者的灵与肉,这是过去了的岁月!一千多位老南京,以历史见证人的身份,写下了有关“南京大屠杀”的经历和见闻。每一位证人的干仇万恨,都浓缩在一页铅印的表格上。我久久地翻阅着这一千七百多张表格汇集成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受害者、目睹者花名册》。每翻动一页,我的心就一阵悸动。这是一本黑笔书写的史册。黑色的字里行间,开放着几朵秀美的花——李秀英、刘秀英、马秀英⋯ .我草草数了数,发现有十四个秀英:徐秀英 女 棉鞋营44 号 父亲被日军杀害,弟弟被日军电触死。金秀英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