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8——中华民国七年戊午

 《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1.1(一一,一九)

  (1)云南督军唐继尧电数段祺瑞罪,并质询冯国璋。

  (2)英向日本提议,英日美共同出兵海参崴,以日军为主力。

  1.2(一一,二0)

  (1)广东督军莫荣新捕杀大元帅府卫队官兵六十余人(上月曾枪杀孙中山所委派之招兵委员多人)。

  (2)湖北旅长张联升脱离黎天才,自樊城走老河口。

  (3)河南淅川兵变,与襄阳之独立军合。

  1.3(一一,二一)

  (1)孙大元帅命豫章(舰长吴志馨)、同安(舰长温树德)军舰炮击广州督军署(原拟策动海军及粤军滇军驱逐广东督军莫荣新,未获程璧光同意,粤滇军观望,莫荣新亦未还击,翌日由各方调停,和平解决)。

  (2)军政府派滇军第四师长方声涛攻福建,与臧致平部战于诏安。

  (3)黑龙江境内中东铁路各站哗变俄兵被遣送出境。

  1.4(一一,二二)

  (1)李纯、王占元、陈光远通电主解散临时参议院。

  (2)安徽督军倪嗣冲、四省剿匪司令张敬尧等电请武力解决湘事。

  (3)王天纵在河南汝州称河南靖国军总司令,与湖北之黎天才、石星川、陕西之郭坚联络。

  (4)北京通缉浙江之蒋尊簋、周凤岐等。

  (5)派交通次长叶恭绰暂代部务。

  (6)吉林省人民反对履行去年10.12交通部与日人所订之吉长铁路合同。

  1.5(一一,二三)

  (1)段系督军再会于天津,请下讨伐令。

  (2)招商局「普济」轮船在吴淞口被撞沉,溺毙乘客二百余人。

  (3)修改现行进口税则委员会在上海开会(中国代表为曾述棨、李景铭、赖发洛,此会本应于一九一二开)。

  1.6(一一,二四)

  (1)北京财政总长王克敏与日本横滨正金银行订立第二次善后借款第二次垫款合同,款额一千万日元,整顿中国银行纸币,以盐税担保(西原借款之一)。

  (2)孙大元帅任命林祖密(林朝栋之子)为闽南军司令。

  (3)绥远五原、萨拉齐及包头发生时疫。

  1.7(一一,二五)北京财政部向日商三井洋行订立印刷局借款日金三百万元,以财政部印刷局作抵。

  1.8(一一,二六)

  (1)美总统威尔逊宣布对于将来欧洲和会之十四项主张(外交公开,海洋自由,民族自决等)。

  (2)财政部停付俄国庚子赔款,暂行存储。

  (3)西南各省联合会议在广州举行开会式。

  1.9(一一,二七)

  (1)唐继尧电质冯国璋何以擅令曹锟、张怀芝出兵及以刘存厚、龙济光扰乱川粤。

  (2)熊克武就任四川靖国军总司令。

  (3)孙大元帅招待各界人士,说明1.3炮击广州督军署事件真相。

  (4)陆荣廷电程璧光等,请速组织护法各省联合会议。

  (5)龙济光军占领广东廉江。

  (6)湖南第三旅陈嘉佑部第五团哗变(受前任师长陈复初运动),为程潜缴械。

  (7)俄使库达摄夫抗议中国停付庚子赔款。

  (8)定绥远之五原、萨拉齐等处为防疫施行区域。

  1.10(一一,二八)北京陆军部参谋部电令第一路总司令曹锟、湖北督军王占元、河南督军赵倜进攻荆州襄阳之靖国军(冯国璋对主战派之让步)。

  1.11(一一,二九)

  (1)江苏督军李纯以受主战派军人攻击,电请辞职。

  (2)革命党人蔡济民(军政府所委之鄂军总司令)袭据湖北武穴、黄梅(时阳新、大冶、鄂城、广济亦有骚动)。

  (3)荆襄外侨组织义勇队,宣言自保。

  1.12(一一,三0)

  (1)粤军总司令陈炯明在广州誓师援闽(原名征闽军,从林森议,改称援闽军)。

  (2)北京陆军部与日本订军械借款条约(价值四千万元,由日商三井、高田、大仓三洋行承办。按此系照段祺瑞前购日本军械之欠款作为借款)。

  (3)冯国璋宣布俟临时参议院通过国会组织法修正案,即进行国会选举。

  (4)俄旧党之政府在西伯利亚鄂穆斯克成立。

  1.14(一二,二)

  (1)唐继尧、程璧光、谭浩明、莫荣新、刘显世、李烈钧、程潜、黎天才、陈炯明、石星川、熊克武通电坚主恢复旧国会,不满北方之停战状况。

  (2)长江上游总司令吴光新及湖北督军王占元部(第十八师王懋赏,第三混成旅卢金山)进攻荆州,第三师吴佩孚、南阳镇守使吴庆桐进攻襄阳。

  (3)第十六混成旅长冯玉祥自浦口通电,和战听命中央(时陆建章在南京,谋扶冯主和)。

  1.15(一二,三)

  (1)西南护法各省联合会议在广州成立,以拥护约法,保障国会,征讨祸首,戡定内乱,以巩固统一之根基,促进宪法之成立为宗旨,并以为护法各省最高政务执行机关(对抗孙中山之军政府)。

  (2)孙大元帅饯援闽粤军将领陈炯明等。

  1.16(一二,四)

  (1)南军谭浩明、程潜、赵恒惕分路进向岳州(因北军已向荆襄进攻)。

  (2)曹锟、张怀芝、张作霖、倪嗣冲、阎锡山等通电坚主对南方下讨伐令(不满1.10对荆襄之局部讨伐)。

  1.17(一二,五)

  (1)英美商船及炮船在湖北及岳州附近被陆上炮击,英美公使向外交部抗议。

  (2)十四国中国关税修订会议在上海举行。

  1.18(一二,六)

  (1)俄新政府(广义派)函中国公使刘镜人,否认驻华俄使库达摄夫,要求中俄共同清理中东铁路问题。

  (2)俄外部通知中国使馆,派该部远东股长伏时涅新斯基为驻华代表。

  (3)北京内务部与英法日俄银行团订立防疫借款七十二万佛郎,以盐税余款为担保。

  (4)龙济光占领广东化州,高雷镇守使隆世储战死。

  (5)陈炯明通电出师援闽。

  1.19(一二,七)

  (1)奉天督军张作霖电请对南方下讨伐令。

  (2)巴西新公使卜蓝道呈递国书。

  (3)俄外部远东股长伏时涅新斯基与中国使馆秘书李世中晤谈,谓俄将撤销在华领事裁判权,交还租界,请中国勿支持霍尔瓦特,另组中俄混合委员会商讨解决中东铁路办法。

  1.20(一二,八)

  (1)日本政友会、宪政会、国民会发表宣言,指责政府对华外交(干涉中国内政,助成内乱,招致人民怨恨。按三党党魁为原敬、加藤高明、犬养毅)。

  (2)孙大元帅任李烈钧为总参谋长。

  (3)孙大元帅连日宴滇军及海军将领(为炮击督署事)。

  1.21(一二,九)

  (1)四川熊克武会同滇军顾品珍、黔军王文华、袁祖铭,连占荣昌、隆昌、富顺、遂宁等县,进向成都。

  (2)北军吴光新败湖北靖国军石星川占沙市。

  (3)孙中山分函日人头山满、菊池宽、萱野长知等,盼赞助中国护法,勿再援段。

  1.22(一二,一0)

  (1)北军吴光新部占荆州,靖国军石星川及团长容景芳、营长夏斗寅走湘西。

  (2)徐树铮电告张作霖、倪嗣冲、阎锡山等谓冯国璋、王士珍与西南密议,实施南北划分之策,何日实行,一听日本消息。

  (3)外交部电东北、新疆、外蒙地方当局,严防俄过激党(广义派)遣人来华宣传。

  1.23(一二,一一)

  (1)中国俄使馆秘书李世中再与伏时涅新斯基会谈,并晤外次波里瓦诺甫,谈哈尔滨、中东路、外蒙古等问题。

  (2)北京任命刘存厚兼陆军第二十一师师长。

  1.24(一二,一二)

  (1)冯国璋访徐世昌,段祺瑞、王士珍亦到,商对南和议(以旧法召开新国会,以西南人物督湘,复以陆荣廷为两广巡阅使并兼粤督,滇黔军留驻四川,段祺瑞力持不可)。

  (2)冯国璋宣布定于1.26亲往各处检阅军队。

  (3)徐树铮电告张作霖、倪嗣冲,谓冯国璋亲出另有诡谋。

  (4)哈尔滨英领事建议改哈尔滨为公共商埠,以杜日人对中东铁路之觊觎。

  (5)湖北靖国联军总司令黎天才及刘公、王天纵战败,自襄阳西走(上月黎部旅长张联升、团长赵荣华已叛离)。

  1.25(一二,一三)

  (1)北军第三师师长吴佩孚、旅长张学颜、南阳镇守使吴庆桐占襄阳(北京以张联升任襄阳镇守使)。

  (2)陕西陆军第一混成旅第三团营长张养诚(义安)、董威(

振五)在三原举兵,讨陈树藩,号靖国军(寻第三团团长胡景翼,及驻渭南蒲城之第一团团长曹世英均加入,胡、曹称总司令。又汉中之第二十二混成旅长管金聚亦有联络)。

  (3)北京财政部呈准指定延期交付协约各国之庚子赔款,发行「民国七年发交国家银行短期公债」定额四千八百万元,全数发交中国银行交通银行,由其自行经募,以归还两行垫欠各款(约八千万元)。

  1.26(一二,一四)冯国璋出北京,当晚抵天津,与直隶督军曹锟晤谈,并检阅军队(拟往南京依江苏督军李纯,以抗段祺瑞)。

  1.27(一二,一五)

  (1)冯国璋自天津过济南南下,山东督军张怀芝随行。

  (2)谭浩明、程潜、赵恒惕之湘粤桂联军占岳州,北军总司令兼第二师师长王金镜等退临湘。

  (3)曾毓隽在奉天晤张作霖,本日返抵北京(曾系奉段祺瑞徐树铮命于1.25到奉天,说张作霖派兵入关)。徐树铮即电张,告以日本军械到达秦皇岛日期,盼杨宇霆早日来京接洽。

  (4)桂军林虎败龙济光部,夺回恩平。

  1.28(一二,一六)

  (1)冯国璋至蚌埠为安徽督军倪嗣冲所阻。

  (2)护法联合会推唐继尧、程璧光、陆荣廷为军事总代表,岑春烜为议和总代表,伍廷芳为外交总代表,唐绍仪为财政总代表。

  (3)李纯再电主南北调和。

  (4)湘桂军前敌将领程潜、韦荣昌、陆裕光、赵恒惕、刘建藩等通电收兵,不出湘境。

  (5)开复冯德麟陆军中将原官(冯国璋拟以冯德麟牵制张作霖)。

  1.29(一二,一七)

  (1)冯国璋自蚌埠回北京。

  (2)梁士诒自日本回抵香港。

  (3)湘军刘建藩部入鄂境,败安武军于通城通山崇阳。

  (4)陈炯明率粤军自广州抵汕头。

  1.30(一二,一八)

  (1)冯国璋令北军总司令曹锟、张怀芝、张敬尧进兵湘鄂,并特派曹锟为两湖宣抚使,张敬尧为攻(援)岳前敌总司令,褫夺湖北襄阳镇守使陆军第九师师长黎天才、湖北陆军第一师师长石星川官职。

  (2)苏鲁豫皖四省剿匪总司令第七师长张敬尧通电攻诋李纯、王占元主和,兼及冯国璋。

  (3)谭浩明、程潜分电李纯,已令前方停止进攻,不入鄂境(

另有电向王占元作同样表示)。

  (4)特任曹锐署直隶省长。

  1.31(一二,一九)

  (1)李纯电孙中山等调停南北时局,主停止战事(2.9岑春烜、谭延闿,2.11陆荣廷通电赞同)。

  (2)陆荣廷电称岳州战端由荆襄起衅,不碍和局,已嘱谭浩明勿再动作。

  (3)湘桂军占湖北蒲圻(2.2后撤)。

  (4)冯国璋派殷鸿寿为前敌各军总执法处处长。

  2.1(一二,二0)

  (1)令各省保护外人生命财产(因击伤英美轮舰事)。

  (2)徐树铮电皖系督军,奉军即将入关,强请罢免李纯,再进而去王士珍、徐世昌,段祺瑞均赞许。

  (3)陕西北路东路靖国军张养诚等占临潼。

  (4)中东铁路督办公所成立。

  (5)江苏省凤凰山铁矿筹备处成立。

  (6)中华汇业银行开业(中日合办,陆宗舆为总理)。

  (7)讨龙军林虎、魏邦平克阳江。

  2.2(一二,二一)

  (1)程璧光、唐绍仪、伍廷芳邀孙大元帅及莫荣新会商改组军政府办法。

  (2)陕西郭坚在凤翔独立,称陕西西南路护法军总司令。

  (3)王占元将苏赣鄂联合条件密告徐树铮,声明决不阻北军通过汉口。

  (4)任命陈遐龄为川边镇守使。

  (5)冯国璋通电否认主和密令。

  2.3(一二,二二)驻俄公使刘镜人宣示中国对于中东铁路之立场。

  2.4(一二,二三)从曹锟等呈请,取消洪宪帝制犯梁士诒、朱启钤、周自齐通缉令。

  2.5(一二,二四)

  (1)冯国璋布告对南用兵停战经过,及此次战事再开之不得已,并自责。

  (2)冯国璋命将广西督军谭浩明褫夺官职及勋位勋章,江西督军陈光远不进援湖南,褫去上将衔陆军中将,前湖南督军傅良佐交军法会审,省长周肇祥交惩戒委员会惩戒,第八师师长王汝贤、第二十师长范国璋褫夺军官勋章勋位,总司令王金镜褫夺勋位勋章撤销上将衔总司令。

  (3)任命吴佩孚署理陆军第三师师长。

  (4)徐树铮电阎锡山,续商由奉军截留新购军械事(2.1已电商,以其中有阎氏之械)。

  (5)冯国璋特赦陈锦涛三年有期徒刑。

  (6)日本参谋次长田中义一与中国公使章宗祥商共同防俄事。

  2.6(一二,二五)

  (1)李纯通电声明对和战问题毫无成见。

  (2)黑龙江省设置中东铁路临时警备司令,派张焕相兼任。

  2.7(一二,二六)

  (1)岑春烜、谭延闿自上海通电主和。

  (2)北军第一路司令曹锟自天津赴湖北。

  (3)京汉铁路兵车在湖北花园因桥断遇险。

  2.8(一二,二七)

  (1)张作霖电责李纯首倡调和。

  (2)广东警备军统领魏邦平等谋推程璧光为广东督军,莫荣新改任讨龙军总司令。

  2.9(一二,二八)

  (1)外交部函国务院,对俄新旧两党不可有所偏袒。

  (2)陕西西路靖国军张养诚、董威会同东路曹世英、高峻攻西安(东路为陈树藩所败)。

  2.10(一二,二九)

  (1)李纯电诋张作霖对南主战。

  (2)孙中山电覆李纯,盼一切依法解决。

  (3)孙中山函孙洪伊,请鼎力进行长江方面之事。

  (4)江西督军陈光远电请辞职,并主南北调和。

  2.11(一,一)

  (1)美总统威尔逊再向国会发表其将来和议原则。

  (2)任命王怀庆帮办直隶军务,王占元暂兼第二师师长(王金镜免职)。

  (3)陆荣廷电主南北和平。

  (4)任命夏诒霆为驻巴西公使,兼秘鲁公使。

  (5)黑龙江望奎设治局改为望奎县。

  2.12(一,二)

  (1)交通总长曹汝霖与日本横滨正金银行订立四郑铁路短期借款合同日币二百六十万元(西原借款之一)。

  (2)王士珍电覆谭延闿,促请回湘(2.13谭覆允)。

  (3)北军攻岳总司令第七师师长张敬尧由徐州赴汉口。

  2.13(一,三)闽粤桂苏浙鄂赣等省地震(以泉州潮州为最烈)。

  2.14(一,四)

  (1)北军第十六混成旅旅长冯玉祥在湖北武穴电请罢兵,指冯国璋之讨伐令系出于胁迫(陆建章所策动,冯原奉令援闽,本月初改令援鄂)。

  (2)以俄乱蔓延,外交部令库伦都护陈毅,如外蒙请求派兵,当力为筹划。

  2.15(一,五)

  (1)新疆喀什噶尔沿边回民受俄国新党煽惑蠢动。

  (2)清季名御史江春霖卒于福建蒲田,年六十四岁。

  2.16(一,六)四川督军刘存厚、省长张澜因熊克武及滇黔军之压迫,宣言与西南各省一致。

  2.17(一,七)公布修正国会组织法及选举法(临时参议院议决,参议员由274人减为168人,众议员由596人减为406人)。

  2.18(一,八)

  (1)四川师旅长刘湘、陈能芳、刘成勋等推熊克武为四川靖国军总司令(刘湘属第一师徐孝刚,徐在泸州被困辞职,熊克武委刘为第二师长)。

  (2)冯玉祥自湖北武穴再发主和电,并扣留招商局轮船(谣传冯将夺取安庆)。

  (3)令内务部筹备国会选举事宜。

  (4)俄新党占领赤塔(齐都)。

  2.19(一,九)

  (1)国务总理王士珍辞职。

  (2)日公使林权助提议中日共同出兵西伯利亚防敌(中国同意)。

  2.20(一,一0)

  (1)特任内务总长钱能训兼代国务总理(王士珍请假)。

  (2)四川靖国军总司令熊克武之前敌总指挥吕超及滇黔军攻占成都,四川督军刘存厚省长张澜北退(川南滇军赵又新等亦再占泸州叙府)。

  2.21(一,一一)

  (1)特派张怀芝为湘赣检阅使。

  (2)孙中山函劝湖南督军张敬尧协同护法。

  (3)北京海军部与日商三井洋行订立无线电台借款合同,款额五十三万六千二百镑(双桥无线电台借款,西原借款之一)。

  (4)库伦都护陈毅电请派兵屯驻乌得滂江,以备援护外蒙。

  2.22(一,一二)

  (1)奉军第二十七师张景惠旅入关,抵滦州,张作霖之参谋长杨宇霆及徐树铮同到秦皇岛,即将北京购自日本之步枪二万七千枝截留(即1917.11﹐15中日军械借款应付者。山西阎锡山部份放行,另以三千枝分给直隶、福建,余均用以装备奉军)。

  (2)孙大元帅通电说明时局主张,赞同李纯和平救国之议。

  (3)陕西靖国军曹世英、胡景翼等与刘镇华之镇嵩军(自豫西来援陈树藩)战于临潼蒲城,不利(围攻西安之张养诚等亦西退)。

  2.23(一,一三)

  (1)日外相本野与中国公使章宗祥商共同防敌(俄),主不分畛域。

  (2)新疆呼图壁县左改升县缺。

  2.24(一,一四)

  (1)徐树铮电约香港梁士诒到奉天商大局。

  (2)湘赣检阅使张怀芝由津浦路赴南昌。

  (3)龙济光部再陷广东阳江,败林虎部。

  (4)任命冯耿光为中国银行总裁(代王克敏,副总裁仍为张嘉璈)。

  2.25(一,一五)

  (1)徐树铮自秦皇岛到渖阳晤张作霖。

  (2)北京免第十六混成旅旅长冯玉祥职,交曹锟查明核办(3.1冯部全体官兵电请收回成命,如不获准,愿与同去,李纯曾质问免职理由,曹锟复代请留任,所部开湖南)。

  (3)公布督办参战事务处组织令。

  (4)李根源就任驻粤滇军总司令(统朱培德、杨益谦等部)。

  2.26(一,一六)

  (1)广州军政府海军总长程璧光被刺殒命(桂系莫荣新主使,由第一舰队司令林葆怿代行程职权)。

  (2)段祺瑞电请张作霖交还所扣留之军械。

  (3)日本参谋次长田中义一向章宗祥提出共同防敌办法。

  (4)北京派刘承恩为陕西宣慰使。

  (5)驻俄公使刘镜人离俄京东返。

  (6)香港跑马场大火,观客伤毙千余人。

  2.27(一,一七)

  (1)张作霖电覆段祺瑞,拒绝交还所扣军械。

  (2)孙大元帅任命吕超为成都卫戍司令,暂代四川督军(唐继尧另任命熊克武为督军兼省长)。

  (3)改编第九师(黎天才部)为第十七、十八两混成旅,以张联升、赵荣华分任旅长。

  2.28(一,一八)从曹锟等呈请,开释复辟罪犯雷震春、张镇芳,发交曹锟军前,随营效力。

  3.1(一,一九)

  (1)段祺瑞之督办参战事务处成立,靳云鹏任参谋处长,张志潭任机要处长,罗开榜任军备处长,陈箓任外交处长,各部总长为参赞,次长为参议。

  (2)暨南学校成立于南京。

  3.2(一,二0)

  (1)国务院电驻日公使章宗祥,关于中日共同防敌,由两国军事当局委员规划。

  (2)任命马玉仁为淮阳镇守使,张仁奎为通海镇守使(均徐宝山旧部)。

  3.3(一,二一)

  (1)谭延闿自上海到南京,与李纯商湖南问题(谭主南军退出岳州,北军不进驻,未获结果)。

  (2)俄德订立和约(即布列斯特--立托夫斯克条约)。

  3.4(一,二二)

  (1)孙中山函勉冯玉祥,盼恢复国会。

  (2)福建靖国军占领乐县。

  (3)上海时事新报之「学灯」副刊出版(十四年十一月停刊)。

  3.5(一,二三)

  (1)广州国会电巴黎各国代表,请将二十一条及段祺瑞与日本所订一切密约协定宣布废止。

  (2)张作霖通电,拥护中央,戡平内乱。

  3.6(一,二四)

  (1)财政总长王克敏奉冯国璋命到蚌埠,托倪嗣冲转询张作霖意见。

  (2)奉军大队(四旅)陆续开拔入关(由北京中南银行胡笔江拨款二十万元)。

  (3)黑龙江添编第十九混成旅,由督军鲍贵卿兼任旅长。

  (4)第七师张敬尧部抵鄂南汀泗桥长岳铁路兵车相撞。

  3.7(一,二五)

  (1)张作霖电倪嗣冲,对政局只求得一完全巩固之责任政府,盼速行办定,徐树铮亦称,但选任一坚强有力之责任总理,纠纷不难片言而解。

  (2)冯国璋电各省督军省长等,说明危殆情形,及求去之意,请筹商办法。

  (3)奉军开抵北京附近之廊坊及天津附近之独流。

  (4)曹锟、张怀芝分电张作霖,欢迎奉军入关。

  (5)段祺瑞派之王揖唐、王印川、光云锦、刘恩格、田应璜等组织安福俱乐部(中和俱乐部之变身,实际控制者为徐树铮,给以财政支持者为曹汝霖)。

  (6)李烈钧任广东讨龙联军前敌总指挥。

  (7)吉林派兵赴满州里,防俄兵骚扰。

  3.8(一,二六)

  (1)国务总理王士珍出京赴津。

  (2)吴鼎昌到奉天商拥段祺瑞组阁事。

  (3)张作霖电冯国璋勿怀退志,请组织完全内阁。

  (4)孙大元帅任命熊克武为四川督军,杨庶堪为省长,杨未到任前由黄复生代理(熊杨均为四川省议会推举,熊不就,仍以总司令名义统军民两政)。

  (5)日本内阁决定中日军事协定订立计划。

  (6)美国铁路工程师二人在河南舞阳叶县附近为匪掳去,美使向外交部交涉(3.25出险)。

  3.9(一,二七)

  (1)孙大元帅以北军将进攻岳州,和平绝望,电勉各军一致进讨。

  (2)俄国新旧两党在阿穆尔激战。

  3.10(一,二八)

  (1)北京政府因库伦政府之请,令察哈尔、绥远派兵进驻内蒙交界之乌得滂江,防俄国过激党。

  (2)北军进攻湘鄂间之羊楼司,与湘军程潜部接触。

  3.11(一,二九)

  (1)张作霖函电主由段祺瑞组阁。

  (2)阿穆尔旧党败走黑河,被解除武装。

  3.12(一,三0)

  (1)张作霖以徐树铮为奉军副司令,代行总司令职权。

  (2)安徽含山讨倪(倪嗣冲)军,占领县城。

  3.13(二,一)

  (1)藏番进犯川边昌都、察雅各县。

  (2)陕西靖国军张养诚(义安)为陈树藩及刘镇华之镇嵩军所败,阵亡于鄠县。

  (3)龙济光军再陷广东恩平。

  3.14(二,二)日使林权助自日本到奉天,晤张作霖、徐树铮,表示对华政策及扶持段派宗旨始终不变。

  3.15(二,三)

  (1)奉军司令部设于天津附近之军粮城。

  (2)张作霖电冯国璋,要求以段祺瑞组阁(皖系各督军应之。时盛传张作霖将督直隶,倪嗣冲督苏,张怀芝督赣,曹锟督鄂,张敬尧督湘)。

  (3)冯国璋访段祺瑞,告以皖、豫、浙三督来电,盼其再出。

  (4)南军克湖北监利。

  (5)蒋中正在汕头就任粤军总司令部作战科主任。

  (6)取消洪宪帝制及复辟犯杨度、康有为等通缉令。

  (7)察哈尔都统田中玉派骑兵一营进驻乌得。

  (8)瞿鸿禨卒于上海,年六十九。

  3.16(二,四)

  (1)北军第三师师长吴佩孚败湘军程潜部赵恒惕、刘建藩,占领羊楼司。

  (2)徐树铮自奉天抵军粮城。

  (3)广东讨龙第三军刘志陆部克恩平。

  (4)派陆宗舆为龙关铁矿公司督办。

  (5)新任法国驻华公使柏卜呈递国书(一作4﹐26)。

  3.17(二,五)

  (1)冯国璋访徐世昌,商段祺瑞组阁事(靳云鹏、段芝贵等劝段避嫌)。

  (2)倪嗣冲电徐树铮,暂勿免李纯职(曹锟、张怀芝均代李疏通)。

  (3)奉军郭瀛州旅自天津开抵韩庄。

  (4)徐树铮晤天津日军司令石光(石光对此次奉军行动有烦言)。

  3.18(二,六)

  (1)曹锟、吴佩孚及第二舰队司令杜锡珪攻占岳州(桂军不战)。张敬尧进向平江。

  (2)徐树铮电张作霖,主段祺瑞再出,另电倪嗣冲,商处置李纯事(拟俟段祺瑞组阁后去李)。

  (3)徐树铮检阅独流静海奉军(翌日检阅廊坊奉军)。

  (4)准第十六混成旅旅长冯玉祥留任,交由曹锟节制调遣。

  (5)广州国会议员议决定期开正式会议。

  3.19(二,七)

  (1)日公使林权助提出中日共同出兵西伯利亚条件。

  (2)黑龙江中东铁路警备司令张焕相与俄新党协议,俄军不犯华境,华军不助谢米诺夫。

  (3)曹锟(直)、张作霖(奉)、倪嗣冲(皖)、王占元(鄂)、杨善德(浙)、卢永祥(沪)、李厚基(闽)、阎锡山(晋)、陈树藩(陕)、张怀芝(鲁)、赵倜(豫)、鲍贵卿(黑)、张广建(甘)、姜桂题(热)、田中玉(察)、蔡成勋(绥)等十五省联电请段祺瑞组阁(徐世昌即命田文烈劝告冯国璋,非段出恐兵变)。

  (4)徐树铮电曹锟、王占元,盼向李纯切实开布疏解,消释嫌怨(李纯反对段祺瑞复出,徐因托曹、王劝解)。

  (5)徐树铮电贺吴佩孚攻克岳州。

  (6)孙大元帅电促唐继尧就元帅职,并进兵陕西。

  3.20(二,八)

  (1)日公使林权助访徐世昌,劝段祺瑞毅然再出。

  (2)冯国璋电倪嗣冲,谓段祺瑞不允出任总理。

  (3)徐树铮电李纯解释误会,奉军进驻韩庄,在壮剿匪声势。

  3.21(二,九)

  (1)日公使林权助约晤王邦隆,劝段祺瑞独断独行,又晤段祺瑞,切劝复出(即由曾云霈转徐世昌、段祺瑞,徐命田文烈往见冯国璋,冯云俟长沙攻下再议)。

  (2)徐树铮分电曹锟、张作霖等,请再电促段祺瑞组阁(冯国璋拟再待湘战演变)。

  (3)徐树铮电请陈光远与张怀芝出兵萍乡醴陵,夹攻长沙。

  (4)李纯以奉军许兰洲旅将由津浦路南下,派兵一旅开赴徐州。

  (5)嘉奖攻克岳州之曹锟、张敬尧、杜锡珪。

  (6)奉天军队由津浦路开赴湘鄂。

  3.22(二,一0)

  (1)沪宁交通阻断,徐树铮分电倪嗣冲、杨善德、卢永祥严备。

  (2)皖鄂交界不靖,英山失守。

  3.23(二,一一)

  (1)复任段祺瑞为国务总理(是日由内阁阁员先将命令办好,送请冯国璋盖印发表,翌日任张志潭为国务院秘书长)。

  (2)特任刘镇华署陕西省长(刘于3.28抵西安)。

  (3)军政府通告各国,不承认国会解散后北京非法政府与各国缔结一切契约借款。

  3.24(二,一二)

  (1)梁士诒自香港到天津,晤徐树铮。

  (2)奉军将领杨宇霆、张景惠、吴俊升等到天津。

  3.25(二,一三)

  (1)日外相本野与中国公使章宗祥成立共同防敌换文。

  (2)徐树铮电徐世昌、段祺瑞,请慎选财政总长,并以方枢代张志潭为国务院秘书长(不满段芝贵)。

  (3)奉军第三混成旅开抵安徽宿州。

  (4)李烈钧督粤桂滇军克广东阳江,大破龙济光。

  (5)山西增设方山县。

  3.26(二,一四)

  (1)北军第三师吴佩孚、第七师张敬尧占长沙(谭浩明先退)。

  (2)徐树铮电李纯,共释前嫌,津浦路奉军两旅(即张怀芝第二路援军)暂驻临城韩庄及宿州固镇(3.23李有电致徐)。

  (3)徐树铮、梁士诒、周自齐在天津商定财政总长由总理或曹汝霖兼任,另以吴鼎昌为次长。

  3.27(二,一五)

  (1)特任张敬尧为湖南督军兼省长。

  (2)曹锟电徐树铮,指摘陆军部、财政部于军费械弹推延支吾(徐即转段祺瑞)。

  3.28(二,一六)

  (1)特任蓝建枢为海军总司令。

  (2)俄新党拟在哈尔滨起事,中东路会办高士傧即派军弹压。

  (3)孙中山函覆日人头山满、犬养毅,不克东去,另派朱执信前往(3.10头山等有信来)。

  3.29(二,一七)

  (1)特任陆征祥、钱能训、段芝贵、刘冠雄、傅增湘、朱深、田文烈、曹汝霖为外交、内务、陆军、海军、教育、司法、农商、交通总长,曹兼署财政总长(原任财长王克敏、司法总长江庸去职,第三次段内阁成立)。

  (2)特任孟恩远为吉林督军(孟前以与李纯通被免职,并未交代),田中玉仍回察哈尔都统本任。

  3.30(二,一八)徐树铮电吴佩孚祝捷。

  3.31(二,一九)任命吴鼎昌为财政次长。

  4.1(二,二0)任命马麟署甘肃提督,马廷勷署凉州镇总兵。

  4.2(二,二一)

  (1)孙大元帅电唐继尧,论改组军政府问题,声明如能达护法目的,无不可退让。

  (2)授曹锟、张敬尧、吴佩孚勋位勋章,并赏前方将领三十万元。

  4.3(二,二二)

  (1)徐树铮到北京,与段祺瑞、徐世昌商进兵广东,即由国务院致电湘赣闽浙督军及张怀芝。

  (2)张怀芝部施从滨师攻占湖南醴陵。

  (3)日本使馆武官齐藤告徐树铮、曹锟,请日政府向南军再提和谈。

  4.4(二,二三)山东鲁南一带土匪猖獗,共分五大股。

  4.5(二,二四)

  (1)北京海军部派军舰至海参崴,并由吉林派陆军前往。

  (2)日英军登陆海参崴。

  4.6(二,二五)绥远时疫肃清。

  4.7(二,二六)安徽督军倪嗣冲到北京,力劝段祺瑞、徐世昌继续用兵(4.5徐树铮迎之于济南,4.15回蚌埠)。

  4.9(二,二八)徐树铮调奉军两旅南下。

  4.10(二,二九)

  (1)广州护法联合会向非常国会提出军政府组织大纲修正案(

废大元帅职改设总裁)。

  (2)黑龙江黑河警备总司令部成立,巴英额任司令,防俄乱。

  4.11(三,一)

  (1)孙大元帅邀国会议员谈话,反对改组军政府。

  (2)李烈钧督林虎、刘志陆、魏邦平、朱培德等克广东电白,再破龙济光部(龙军副司令黄棠兴降)。

  (3)陈炯明之援闽粤军自汕头进驻三河坝,决进攻福建。

  (4)外交部电黑龙江督军鲍贵卿严禁谢米诺夫在满州里一带招募华工。

  4.12(三,二)川边镇守使陈遐龄向北京请援。

  4.13(三,三)

  (1)北京劝业场被焚。

  (2)曹锟请调吴佩孚部回驻岳州。

  4.14(三,四)曹锟自汉口电冯国璋、段祺瑞,辞宣抚使并请给病假(传徐树铮谋夺其直隶地盘)。

  4.15(三,五)

  (1)北军第二路张怀芝部师长施从滨攻占湖南攸县。

  (2)内务部召集全国河务会议。

  (3)英教士在福建被海盗戕杀。

  4.16(三,六)日人在山东所设民政署正式成立,山东省议会请速向日使交涉。

  4.17(三,七)

  (1)浙江第一师师长童葆暄由温州海道援福建。

  (2)陇海铁路火车在砀山被劫。

  4.18(三,八)

  (1)赣南镇守使兼攻粤总司令吴鸿昌、赣军旅长丁效兰、王庆余攻占广东南雄(谋援龙济光)。

  (2)李烈钧克高州,龙济光军弃城走(李旋北去,龙部黄承北守雷州,历八十余日始下)。

  (3)驻豫鄂间之奉军第四、第五混成旅编为第一支队,张景惠任支队长。

  (4)徐世昌出京返河南辉县。

  (5)毛泽东、蔡和森、何叔衡等组织之新民学会成立于长沙。

  4.19(三,九)

  (1)谭延闿自上海到广西武鸣,晤陆荣廷(寻派张其煌入湘,与吴佩孚接洽)。

  (2)藏番陷昌都,边军统领彭日升降。

  (3)库伦都护陈毅电告外交部,外蒙已拒绝俄红党领事。

  4.20(三,一0)

  (1)国务总理段祺瑞偕吴鼎昌、曾毓隽、叶恭绰自北京赴汉口。

  (2)徐树铮自天津到汉口(次日偕奉军支队长张景惠等赴信阳迎段祺瑞)。

  (3)北军吴佩孚部萧耀南旅占领湖南衡山。

  4.21(三,一一)

  (1)段祺瑞抵汉口,河南督军赵倜同行,晤曹锟、王占元,商湘粤军事。调奉军两旅南下。

  (2)桂军谭浩明自衡阳退永州。

  (3)广东滇军第三师张开儒部败赣军,夺回南雄。

  (4)全国商会联合会在天津开会,请求息争,及宣布中日共同出兵西伯利亚条件。

  (5)公布侨工出洋条例。

  4.22(三,一二)大成张库汽车公司开车。

  4.23(三,一三)

  (1)北军吴佩孚占领湖南衡阳。

  (2)段祺瑞偕王占元赴汉阳,查看兵工厂。

  (3)奉天财政厅长王永江向日本朝鲜银行订借日金三百万元,整理奉省官银局。

  (4)后藤新平任日本外务省大臣。

  4.24(三,一四)

  (1)段祺瑞在汉口召曹锟、张怀芝、王占元、赵倜会议,并晤日法英领事(张怀芝今自江西至,李纯、陈光远、张敬尧未到)。

  (2)湘军师长赵恒惕、零陵镇守使刘建藩大败北军施从滨,占领攸县。

  4.25(三,一五)

  (1)段祺瑞由汉口东去(随行之「楚材」兵舰在黄州附近撞沉招商局之「江宽」轮船,溺毙约四百人),当日抵九江,江西督军陈光远来晤。

  (2)广东讨龙军林虎等克广东化州(4.26沉鸿英、刘达庆克广州;4.28克遂溪)。

  4.26(三,一六)曹锟、张怀芝、倪嗣冲电请冯迅速召集新国会。

  4.27(三,一七)

  (1)段祺瑞抵南京,与江苏督军李纯、安徽督军倪嗣冲、上海护军使卢永祥会议。

  (2)公布民国七年六厘短期公债条例,总额四千八百万元。

  (3)中东铁路公司股东会在北京开会,选举董事七人,总公司迁设北京,中俄人分任总协理。

  4.28(三,一八)

  (1)段祺瑞自南京回抵北京。

  (2)徐树铮自汉口抵长沙(5.1回汉口;5﹐4抵北京)。

  (3)湘军师长赵恒惕及零陵镇守使刘建藩再败北军第二路张怀芝部鲁军第一师长施从滨、苏军第六混成旅长张宗昌及安武军李传业,占领湖南醴陵,湘西南军亦败北军陈复初,占常德(南北军纪律均极恶劣,醴陵受祸尤重)。

  (4)北军吴鸿昌、丁效兰等再占广东南雄(军政府以李根源为粤赣湘边防军务督办御之)。

  (5)东京中国学生千余人开会,反对中日共同防敌协定,遭日警干涉。

  4.29(三,一九)

  (1)库伦都护陈毅电告外交部,外蒙于中央派兵进驻,已不坚拒。

  (2)山东土匪侵入直隶南部。

  4.30(三,二0)

  (1)交通兼财政总长曹汝霖与日商中华汇业银行订立有限电报借款二千万日元,作扩充西北电信及修理旧有电台与添设无线电之用,许以将来电信借款之优先权,以政府已设之电信及其收入金全部为担保(西原借款之一。法、丹公使曾抗议)。

  (2)湘军赵恒惕部进占株洲,败北军第七师,奉军第五混成旅阚朝玺部自岳州来援。

  5.1(三,二一)

  (1)曹汝霖向日本订立济顺铁路借款二千万元,以该路为抵押。

  (2)发行民国七年短期公债,总额四千八百万元,又长期公债四千五百万元。

  5.2(三,二二)

  (1)日使要求认可本年三月湖南省与日商订立之售卖水口山铝矿合同。

  (2)苏玄瑛(曼殊)卒于上海,年三十五岁。

  5.3(三,二三)

  (1)督办京畿一带水灾河工善后事宜熊希龄与美商订运河借款垫款美金二十万元。

  (2)李烈钧自广州到韶关,部署粤北军事。

  (3)俄红军连日侵入唐努乌梁海。

  5.4(三,二四)

  (1)广州非常国会通过军政府组织大纲修正案,改设七政务总裁,孙中山即向该会辞海陆军大元帅职,并发宣言斥责武人争雄。

  (2)北京国务院通电否认由临时参议院代行国会一切职权。

  (3)任命陈箓为外交次长(代高而谦)。

  (4)派严式超为乌梁海调查员。

  5.5(三,二五)湘军自醴陵退往攸县(湘军受北军第十一师李奎元截夺,5.1零陵镇守使刘建藩在株州落水死,赵恒惕退耒阳郴州)。

  5.6(三,二六)东京中国学生救国团(5﹐5成立)开会反对中日共同出兵防敌协定,被日警殴打拘捕。

  5.7(三,二七)北军再占湖南醴陵攸县。

  5.8(三,二八)

  (1)奉军第一支队长张景惠到长沙(辖阚朝玺、邹芬两旅,即进驻醴陵)。

  (2)湘军夺回宝庆(5.12再为张敬尧部所占)。

  (3)外交部通知俄使馆,本月起暂停付俄国部份之庚子赔款。

  (4)特派章宗祥与瑞士签订通好条约。

  (5)东京中国学生愤日警凌辱,开始罢学归国。

  5.9(三,二九)

  (1)江苏督军李纯派兵援江西。

  (2)湖南督军张敬尧电段祺瑞主暂行停战,从事调和(5.12段电复不允,坚主平粤或占粤要隘)。

  5.10(四,一)

  (1)援闽粤军左路许崇智由蕉岭进占福建武平下坝(中路陈炯明由大埔进,右路邓铿守黄冈饶平)。

  (2)日本代办芳泽谦吉为中国学生反对中日共同防敌协定,要求中国外交部禁止。

  5.11(四,二)广东督军莫荣新拘捕滇军第三师长兼军政府陆军总长张开儒,枪毙次长崔文藻(开儒曾通电拥护孙中山,复不服从唐继尧命令,莫荣新诬以侵吞军饷)。

  5.12(四,三)

  (1)罢学回国之留日学生在上海设立救国团本部,王兆荣、阮湘、曾琦、喻育之、温晋城、龚德柏等主之,天津等地有支部,旋刊行救国日报。

  (2)日使林权助通知外交部,俄国已将老少沟至长春铁路售与日本(5.16俄使库达摄夫对外交部已有同样通知)。

  5.13(四,四)广东中国银行停止营业。

  5.14(四,五)龙济光败遁广州湾。

  5.15(四,六)

  (1)伍廷芳、陆荣廷、唐继尧、林葆怿、刘显世、谭浩明、熊克武、程潜、李烈钧、李根源、陈炯明、莫荣新电冯国璋,反对段祺瑞与日本订立密约,并主组织和平会议,解决一切(梁士诒与西南已有接洽)。

  (2)中东铁路俄工罢工(5.17复工)。

  5.16(四,七)

  (1)中日陆军共同防敌军事协定签字(徐树铮在京促成。1919.3.14发表)。

  (2)徐树铮电请淞沪护军使卢永祥悬赏缉捕密谋煽惑之陆建章、孙洪伊。

  5.17(四,八)禁止与敌国通商。

  5.18(四,九)

  (1)天津全国商会联合会通电反对中日军事协议,并推代表向北京请愿。

  (2)广州国会非常会宣布修正军政府组织大纲。

  (3)伍廷芳、林葆怿、莫荣新、吴景濂通电说明改组军政府原因。

  (4)北京京报抨击中日军事协定,斥段祺瑞卖国(京报主编陈友仁因是被捕)。

  5.19(四,一0)

  (1)中日海军共同防敌军事协定签字(1919.3.14发表)。

  (2)四川靖国军熊克武、吕超占领川北昭化,败刘存厚、钟体道。

  5.20(四,一一)

  (1)广州国会非常会议选举唐绍仪、唐继尧、孙文(中山)、伍廷芳、林葆怿、陆荣廷、岑春烜七人为军政府政务总裁,岑春烜兼内政部长(后改为任可澄,由次长冷遹代),伍兼外交部长,陆兼陆军部长(莫荣新代),林兼海军部长,孙兼司法部长(未就,由徐谦、谢持相继代),唐绍仪兼财政部长(未就,由伍兼代),唐继尧兼交通部长(赵蕃代),李烈钧为参谋部长(章士钊为军政府秘书长,张群为副官长)。并推居正、焦易堂为代表,敦请孙中山就总裁职。

  (2)吴佩孚等电曹锟,谓武力解决非易,请速谋结束,曹锟据以转告冯国璋、段祺瑞。

  5.21(四,一二)

  (1)孙中山不就军政府政务总裁职,离广州。

  (2)留日归国学生联合北京大学及各专门学校学生二千余人向总统冯国璋请愿废除中日军事协定(天津、上海、福州等处学生亦有表示)。

  5.22(四,一三)俄国共党侵入外蒙古恰克图、三音诺颜等处。

  5.23(四,一四)徐树铮自北京到汉口,曹锟告以所部不能再任前敌,并力请去陆军总长段芝贵(段联络张敬尧、吴光新,共抗直系,曹大不悦)。

  5.24(四,一五)

  (1)徐树铮电吴佩孚,目前不宜划界停战。

  (2)孙中山抵汕头,许崇智部攻占福建上杭。

  (3)日本议员团分组先后抵北京、广州、济南、天津、上海、汉口。

  5.25(四,一六)湖南前线南北军会商停战。

  5.26(四,一七)

  (1)孙中山到粤东三河坝,晤陈炯明。

  (2)广州国会非常会议参众两院议长林森、吴景濂电请孙中山就军政府总裁职。

  (3)川边藏蕃进犯同普,进逼巴塘。

  (4)徐树铮到衡阳晤吴佩孚。

  5.27(四,一八)徐树铮与吴佩孚商定,允直接拨付吴部二十万元,另给以将军名号,俟奉军抵茶陵安仁,吴即进向韶关,直下广州。

  5.28(四,一九)

  (1)徐树铮、吴佩孚接洽情形,即电段祺瑞报告,并离衡州北返。

  (2)冯国璋接见岑春烜之代表章士钊,商南北和议(6.7二次接见)。

  5.29(四,二0)

  (1)英美日三使照会外交部,要求湖南督军及将领个人应负外人所受之任何损失(美使芮恩施复口头要求严命各将领负抢掠之责)。

  (2)徐树铮电段祺瑞,请财政部即电令汉口中国及交通银行归还吴佩孚借款二十万元(实交八万元,是日徐自衡州抵汉口)。

  (3)直隶督军兼第一路司令曹锟以不满徐树铮衡州之行,称病离汉口北去。

  (4)驻广东香山警卫军统领袁带受北方运动,叛变,与护沙军统领林警魂战(6.6省军败袁带,克香山)。

  (5)匪劫直隶栾城县。

  5.30(四,二一)

  (1)中日军事协定说明书发表。

  (2)援闽粤军左路许崇智占永定。

  (3)驻京英使抗议陕西破坏禁烟条约。

  5.31(四,二二)

  (1)奉军许兰洲开往豫西,准备入陕援川(因陕军在川北失败)。

  (2)龙济光到北京请援。

  (3)裁撤第十七师,改为湖南陆军第一旅,朱泽黄任旅长。

  6.1(四,二三)

  (1)徐树铮电奉、皖、湘、浙、晋、陕、豫、鄂、闽、鲁、黑各省,布署国会议员选举。

  (2)孙中山离汕头赴日本。

  (3)陆荣廷宣布就军政府总裁职。

  (4)新疆督军杨增新宣布戒严(因俄国革命党与回人在新疆边境冲突)。

  6.2(四,二四)

  (1)徐树铮自汉口到北京,即电吴佩孚,告以段祺瑞允授以「

孚威」将军名号。

  (2)李烈钧督滇军成桄克南雄,败赣军吴鸿昌等。

  (3)江西匪陷鄱阳(6.6又陷都昌)。

  (4)广东西江大水为灾。

  6.3(四,二五)

  (1)各省省议会代表会议宣言要求南北停战。

  (2)福建北军臧致平师攻占广东黄冈。

  (3)授吴佩孚为孚威将军。

  6.4(四,二六)梁士诒、朱启钤、周自齐等主调和南北,推徐世昌斡旋。

  6.5(四,二七)吉林督军孟恩远派兵赴哈尔滨防守中东路。

  6.6(四,二八)

  (1)援粤闽浙军童葆暄师占广东饶平。

  (2)徐世昌到北京。

  (3)吉林方正县为匪所陷。

  6.7(四,二九)

  (1)徐树铮电请直、鲁、豫、奉、黑、鄂、湘、浙、闽、晋、陕、甘各省禁阻省议会代表赴南京(各省议会代表定6.3在南京开会,请早息内争)。

  (2)徐树铮电阎锡山、陈树藩,布署国会议员选举,严防民党人士入选。

  (3)段祺瑞拒绝留日归国学生宣布中日条约之要求。

  (4)闽军夺回永定。

  (5)英与日本商共同出兵西伯利亚问题。

  6.8(四,三0)

  (1)山东督军兼第二路司令张怀芝自江西回济南(时段祺瑞拟任张为援粤司令,将第一、第二两军合并)。

  (2)奉军司令孙烈臣到长沙,张景惠电徐树铮,谓粮草告匮,菜蔬断绝,请严饬整顿。

  (3)徐树铮到渖阳。

  (4)留日归国学生在上海开全体会议,筹开国民大会,拒绝中日军事协定,提倡国货。

  6.10(五,二)

  (1)四川熊克武部第五师吕超再败刘存厚、钟体道,占领广元(6.8),刘等退陕边宁羌(旋乘原驻陕南之第二十二混成旅长管金聚北去,占有汉中)。

  (2)孙中山到日本门司。

  6.12(五,四)

  (1)徐树铮与曹锟、张怀芝、龙济光会于天津,商对南战事(

6.14安徽督军倪嗣冲抵津,劝曹、张再战)。

  (2)广州国会议员开正式会议(仍不足法定人数)。

  6.13(五,五)

  (1)驻日公使章宗祥与瑞士代表在东京订立中瑞通好条约(仍许与领事裁判权)。

  (2)陕西靖国军樊钟秀部占潼关(翌日退出)。

  6.14(五,六)

  (1)前陕西督军炳威将军陆建章因反对对南用兵,被徐树铮枪毙于天津奉军司令部(此事与倪嗣冲有关)。

  (2)徐树铮电令长沙孙烈臣,命在湘奉军第三旅克日进驻安仁茶陵以南地区(孙藉口势孤不进)。

  (3)第十六混成旅旅长冯玉祥占湖南常德。

  (4)冯国璋代表张一¡,段祺瑞代表靳云鹏及各部总长赴彰德为袁世凯举行祭礼。

  (5)日本银行团向国际银行团要求满蒙除外,作为参加国际银行团之条件(6.23美反对)。

  6.15(五,七)

  (1)「新青年」杂志易卜生专刊出版。

  (2)吴佩孚通电与湘军划界停战言和。

  (3)冯国璋接见唐继尧之代表任可澄。

  6.16(五,八)英使馆因4.15英教士在福建被海盗戕杀,迄未破获,自派军舰往剿。

  6.17(五,九)

  (1)湖南奉军司令孙烈臣电徐树铮、杨宇霆,谓各路将领漫无系统,战守莫衷一是,请辞湘东司令。

  (2)徐树铮电直隶省长曹锐,告以段祺瑞允助曹锟为副总统。

  (3)上海孙毓筠、李征五、孙洪伊派人运动湘皖陆建章旧部附和南方。

  (4)销去第十六混成旅旅长冯玉祥免职处分。

  (5)湖南督军张敬尧招抚山东巨匪郭安、史没臣等二十营。

  6.18(五,一0)

  (1)交通兼财政总长曹汝霖与日本兴业银行、台湾银行、朝鲜银行订立吉(吉林)会(会宁)铁路借款预备合同,款额一千万日元(西原借款之一 )。

  (2)北京政府与洋药(鸦片)公司订购买存土条约。

  (3)哈尔滨俄人特别(救国护法团)会议,决请协约国出兵援助。

  6.19(五,一一)

  (1)徐树铮电长沙奉军司令孙烈臣,吴佩孚允同心协助,共维大局,决无反复虞诈之虑,另电吴佩孚不可与南军划界停战议和。

  (2)徐树铮电杨宇霆,段祺瑞不允即赦张勋,请托袁金铠、王永江向张作霖解释,俟国会选举后赦免。

  (3)粤军许崇智再占福建永定。

  6.20(五,一二)

  (1)徐树铮电张作霖,中央正极力为奉天凑垫数十万元(共百万元,6.27先拨半数,7.15续拨五十万元,张又要索百万元)。

  (2)特派曹锟为四川、广东、湖南、江西四省经略使,张怀芝为援粤总司令,吴佩孚为援粤副司令(此系徐树铮、倪嗣冲与曹、张最近二日在天津所商定,传并许曹锟以副总统)。

  (3)粤军占赣南虔南县(6.23为赣军夺回)。

  (4)美国国务卿兰辛致书总统威尔逊,主由美国银行团参加对华借款(意在抗日)。

  6.21(五,一三)

  (1)美总统威尔逊批准6.20兰辛建议,准备对华借款。

  (2)日本于郑家屯设领事馆。

  6.22(五,一四)

  (1)特派李厚基为闽浙援粤军总司令,童葆暄为副司令。

  (2)倪嗣冲离天津返蚌埠,张怀芝回济南。

  (3)汉阳兵工厂炮弹厂炸裂。

  6.23(五,一五)奉军司令孙烈臣自长沙返抵天津(即去奉天,七月初返湘)。

  6.24(五,一六)

  (1)吴佩孚电徐树铮,解释与南军停战议和苦衷(6.30徐电覆勉以再战)。

  (2)扩充陆军第五混成旅为第九师,魏宗瀚为师长。

  (3)粤军许崇智占福建上杭。

  (4)定7.12为恢复共和纪念日(段祺瑞讨平复辟日)。

  6.25(五,一七)

  (1)各省省议会代表拟在南京开会,请愿息争(北京政府禁止)。

  (2)孙中山自日本到上海。

  (3)外交部与英美日三使商解除谢米诺夫军队武装及俄人请求出兵西伯利亚事。

  6.26(五,一八)

  (1)援粤之浙军团长陈肇英受吕公望策动与粤军联络(广东军政府参谋次长蒋尊簋曾派蒋鼎文前来)。

  (2)添设奉天省通辽县。

  6.27(五,一九)

  (1)援粤总司令张怀芝由济南赴汉口(7.1到)。

  (2)改山东第一师为两混成旅,以潘鸿钧、张克瑶分任旅长。

  (3)徐树铮电刘存厚,正积极援川。

  (4)孙中山电令陈炯明、蒋中正冒险进攻闽南。

  6.28(五,二0)

  (1)于右任应陕西靖国军之请,自上海到三原。

  (2)特任张树元护理山东督军兼省长。

  (3)徐树铮电覆冯玉祥,解释杀陆建章事。

  (4)自俄东来之捷克军占领海参崴,推倒该处之苏维埃政府。

  6.29(五,二一)

  (1)岑春烜自上海赴广州(7.2到)。

  (2)北军第二十师师长范国璋占湖南桃源。

  6.30(五,二二)

  (1)中日陕西实业借款成立(日金三百万元)。

  (2)王光祈、曾琦、李大钊、周无(太玄)、陈愚生等在北京商组少年中国学会。

  (3)徐州地雷爆炸。

  7.1(五,二三)

  (1)北京大学图书馆主任李大钊(守常)在「言治季刊」发表「法俄革命之比较观」,谓为二十世纪全世界人类心理变动之显兆。

  (2)将军府参军张钫在陕西雒南联合樊钟秀部,称靖国军南路司令(上月于右任已被推为陕西靖国军总司令)。

  (3)任命商震为山西第一混成旅旅长,张培荣为曹州镇守使。

  7.2(五,二四)

  (1)协约国决定由中日美英法及捷克共同进兵西伯利亚。

  (2)中瑞(瑞士)通好条约批准。

  (3)任命曹为蓟榆镇守使。

  7.3(五,二五)广州国会非常会议电请黎元洪南来行使职权。

  7.4(五,二六)苏俄外长翟趣林在第五次苏维埃代表大会宣称,愿放弃帝俄在华特权。

  7.5(五,二七)

  (1)唐继尧、伍廷芳、陆荣廷、林葆怿、岑春烜就任广州军政府政务总裁(孙中山、唐绍仪未就)。

  (2)财政总长曹汝霖与日本银行团订立第二次善后借款第三次垫款合同,款额一千万日元(西原借款之一)。

  (3)北京任命钟体道为第二十二师师长,田颂尧、赖心辉为第二十一师(刘存厚)旅长。

  7.6(五,二八)

  (1)陆荣廷电复梁士诒,商统一,主照旧约法选新国会。

  (2)山东定陶兵变。

  7.7(五,二九)山东汶、泗、沂各河泛滥,溃溢为灾。

  7.8(六,一)

  (1)日本公使要求开承德、朝阳、锦州、林西、开鲁等处为商埠,并从速实行开放归化、张家口、赤峰、洮南、葫芦岛、多伦诺尔六处。

  (2)美国摩根等八银行致书国务卿兰辛,建议组织英、法、美、日四国银行团共同对华贷款(7.9兰辛同意,翌日即向英、法、日提出)。

  (3)上海银行公会成立。

  (4)匪陷江苏萧县。

  7.9(六,二)霍尔瓦特在四站组织全俄临时政府。

  7.10(六,三)

  (1)俄白党(旧党)谢米诺夫战败退入中国境内,为吉、黑军解除武装,红党(新党)要求引渡,被拒。

  (2)福建浙军童葆暄占峰市,败粤军熊略部。

  7.11(六,四)四郑铁路通车。

  7.12(六,五)令新选之参众两院议员于八月一日齐集北京。

  7.14(六,七)

  (1)徐树铮电张作霖,解释中日吉黑林矿借款并不损害地方权利,全为军费需要。

  (2)日使抗议矿业条例。

  (3)海参崴之西伯利亚临时政府成立。

  7.15(六,八)

  (1)徐树铮电驻日公使章宗祥请向日方解释湘粤军事进行迟顿原因。

  (2)特派董康、王宠惠充修订法律馆总裁,罗文干为副总裁,姚震为大理院院长。

  (3)胡适「中国哲学史大纲」上卷完成(是年秋出版)。

  7.17(六,一0)

  (1)设驻罗马教廷特命全权公使,以驻西班牙公使戴陈霖兼任(以法国反对,教使不克来华,戴亦奉命暂不到任)。

  (2)徐树铮电湖北督军署参谋长何佩珞严防研究系加入新国会选举。

  (3)徐树铮电劝吴佩孚勿撤祁阳驻军。

  7.18(六,一一)

  (1)农商部呈准组织龙烟铁矿公司,派陆宗舆为督办。

  (2)广州军政府公布政务会议条例。

  (3)热河都统姜桂题派毅军统领常德盛部六营赴豫东剿匪。

  7.19(六,一二)

  (1)财政总长曹汝霖与日本银行团(横滨正金银行)续定延期偿还第二次善后借款第一次垫款合同(即财政部证券改借契约)。

  (2)徐树铮自天津到奉天说明中日吉黑林矿借款事,并调解张作霖与杨宇霆冲突(7.22西返),时徐张亦有龃龉。

  (3)福建北军臧致平师攻占广东大埔,粤军第一支队李炳荣退向三河坝。

  7.20(六,一三)

  (1)交通总长曹汝霖与美日电气公司订立合办电气公司合同正式成立(即去年10.20所订立者)。

  (2)督办京畿一带水灾河工善后事,熊希龄与美国广益公司订立之运河借款合同正式签字,款额美金六百万元(原名为运河七厘金币公债借款)。

  (3)北京外交部向英法日提议共同出兵海参崴(7.25日本同意)。

  (4)山西火药库爆炸。

  7.21(六,一四)云南水灾。

  7.23(六,一六)驻乌里雅苏台佐理员电告俄红党侵入乌境,拔去界碑。

  7.24(六,一七)

  (1)军政府总裁唐继尧等通电拥护约法,宣布段祺瑞罪状(旋又发表对外宣言,要求各国承认军政府)。

  (2)广东雷州龙济光部降于粤军。

  (3)全国高等专门学校校长在北京开会。

  (4)优恤前邮政总办法人帛黎。

  7.25(六,一八)国务会议准捷克军通过中东铁路(翌日通知协约国,即准捷克军自海参崴假道西返)。

  7.27(六,二0)

  (1)伍廷芳电请各国承认广州政府。

  (2)特派熊希龄兼任督办运河工程事宜。

  (3)上海、北京、天津学生筹组爱国会。

  7.28(六,二一)

  (1)奉天督军张作霖突至天津,晤直隶督军曹锟(徐树铮迎于唐山。时张对徐颇不满。7.29援粤总司令张怀芝至自汉口,7.31安徽督军倪嗣冲至自蚌埠)。

  (2)吉黑两省以俄国新党进逼满州里一带,电中央告急。

  7.30(六,二三)

  (1)美国务院训令北京美代办马慕瑞,美政府决定协助美银行团对华借款,并邀英、日、法银行参加。

  (2)谢米诺夫部战败退入满洲里海拉尔,我警备司令张焕相将其解除武装,新党允不犯境。

  (3)驻美公使顾维钧与美国管船部及摩根公司订立造船借款条约(船四只,在上海造)。

  (4)库伦都护使陈毅调兵一营来库伦,防俄乱党。

  7.31(六,二四)

  (1)奉天督军张作霖、曹锟、徐树铮与安徽督军倪嗣冲、山东督军张怀芝、黑龙江督军鲍贵卿等在天津会议,决定推徐世昌为总统,并促曹锟南下继续进攻。

  (2)蒋中正辞粤军总司令部作战科主任。

  (3)北京陆军部与日本泰平组合公司订立第二次军械借款,款额二千三百六十万日元。

  8.1(六,二五)

  (1)苏俄外长翟趣林电孙中山(复书),备致钦慕,盼共同奋斗。

  (2)改订关税则例开始实行,切实值百抽五。

  (3)南北军战于湖南祁阳宝庆。

  8.2(六,二六)

  (1)农商总长田文烈、财政总长曹汝霖与日本汇业银行订立吉黑两省金矿及森林借款合同,款额三千万日元(西原借款之一)。

  (2)日本宣布出兵西伯利亚,尊重俄国领土完整,不干涉俄国内政。

  8.3(六,二七)

  (1)因法日两使之要求,续付俄国庚子赔款,仍延付三分之一(8.9由外交部照会俄使)。

  (2)美国宣布出兵西伯利亚,援助捷克军(是日英军在海参崴登岸)。

  (3)命海容舰长林建章节制派赴海参崴陆海军队。

  (4)匪劫广东新会。

  8.4(六,二八)

  (1)日美发表共同出兵西伯利亚宣言。

  (2)粤军陈炯明夺回广东大埔(8.6夺回峰市、永定)。

  8.6(六,三0)法使抗议中国添设驻罗马教廷公使。

  8.7(七,一)驻湘第三师师长吴佩孚电李纯,反对援粤攻川,痛斥国会选举违法及借款杀害同胞,请会同鄂赣两督提倡和平,停止内争。

  8.8(七,二)

  (1)日公使林权助与段祺瑞商中日共同向满洲里出兵。

  (2)外交部向英使抗议喀什噶尔英国领事署添驻卫兵。

  (3)粤军许崇智占福建上杭。

  8.9(七,三)

  (1)陕西靖国军胡景翼、郭坚、樊钟秀、曹世英、高峻、卢占魁等推于右任为总司令,张钫为副司令(胡寻为陈树藩所诱执)。

  (2)安福俱乐部大会。

  8.10(七,四)

  (1)公布金币券条例及币制局官制(段祺瑞借此筹军费政费)。

  (2)法军在海参崴上岸,准备向西伯利亚出动。

  8.11(七,五)北京临时参议院闭会。

  8.12(七,六)

  (1)北京新国会开会(参议院议员原为二百七十四人,减为一百六十八人;众议院议员原为五百九十六人,减为四百零六人,大半属安福俱乐部,粤桂川滇黔未选,湘鄂陕系选派)。

  (2)冯国璋因代总统任期届满,通电表示无意恋栈,及竞争选举。

  (3)日军第十二师团到海参崴,准备向西伯利亚出动。

  (4)第一批假道中东铁路之捷克军抵哈尔滨(俄路工罢工,阻其西进)。

  8.13(七,七)

  (1)上海浦东日华纱厂女工罢工,要求增加工资,改良待遇(

明日解决)。

  (2)日军擅自入驻中东铁路,进向满洲里,并宣布中日共同防敌协定开始。

  (3)日本设立成都总领事馆。

  8.15(七,九)

  (1)英、法、美、日军队集海参崴,准备分三路经满洲一带向西伯利亚前进,日人为统帅,拟设司令部于满洲里(并未得中国同意)。

  (2)广东暴风雨为灾。

  8.16(七,一0)

  (1)英日俄法四国银行团抗议金币券条例及币制条例(因与改革币制有关,应与银行团协议)。

  (2)协约国公使照会外交部,请允在哈尔滨设置秘探总局。

  (3)日军在俄属庙街上岸。

  8.17(七,一一)

  (1)苏、浙、赣、鄂四省商民及公团反对以北京政府所收买存土,指销四省。

  (2)粤军参谋长邓铿函孙中山,报告战况,请以许崇智别领一军。

  8.18(七,一二)

  (1)北京派赴海参崴之军队出发(第九师,共四营)。

  (2)广州军政府开第一次政务会议。

  8.19(七,一三)

  (1)广州军政府推岑春烜为主席总裁(岑任刘彦为政务厅长,张群为副官长,杨永泰为广东财政厅长,钮永建为兵工厂监督)。

  (2)日军由哈尔滨进驻黑省,分驻中东路各站。

  8.20(七,一四)北京新国会选举王揖唐为众议院正议长(

明日选刘恩格为副议长)。

  8.21(七,一五)

  (1)驻湘北军第三师师长吴佩孚、湘南镇守使赵春廷、指挥官张宗昌、陈德修、旅长冯玉祥、王承斌、阎相文、萧耀南、张学颜、张福来、潘鸿钧、张克瑶等通电请冯国璋明令罢战,暂勿选举总统。

  (2)岑春烜就军政府主席总裁职。

  (3)广东东江西江水灾。

  (4)协约国在海参崴会议,拒绝美国派员接管西伯利亚及中东铁路。

  8.22(七,一六)

  (1)北京新国会选举梁士诒、朱启钤为参议院正副议长。

  (2)曹锟电斥吴佩孚(段祺瑞准备罢吴,以旅长张学颜代之)。

  (3)日兵由哈尔滨进驻满洲里,并派员管理长春哈尔滨一段铁路(此段路于去年十一月由俄国临时政府私以日金二千三百万元售与日本),美公使因美商在该路投有资本,向外交部抗议。

  (4)农商财政两部设立中华贸易股份有限公司。

  8.23(七,一七)

  (1)谭浩明、谭延闿电吴佩孚,赞成罢战。

  (2)日公使要求以江苏米谷供给日本。

  8.24(七,一八)

  (1)国务院发表西伯利亚(海参崴)出兵宣言。

  (2)满洲里中日军队冲突(因日军迫华军后退)。

  (3)段祺瑞电斥吴佩孚,命勿再妄谈政治。

  (4)四省经略使曹锟自天津移驻保定。

  (5)奉天督军张作霖自天津起程回渖阳,并通电主对南续战。

  (6)任命张景惠为奉军第一师师长(张部驻湘)。

  (7)因法使之抗议,延期派遣驻罗马教廷公使。

  8.25(七,一九)倪嗣冲通电主继续对南用兵。

  8.26(七,二0)

  (1)吴佩孚驳复8.24段祺瑞电,并指责张作霖阴谋复辟。

  (2)曹锟通电责吴佩孚受人挑拨,破坏北洋团体。

  (3)驻常德之北军旅长冯玉祥否认列名8.21之主和电。

  (4)川边军分统刘赞述因宁静英国副领事窦锡孟之调停,在昌都谈判和议,窦锡孟拟约十三款。

  8.27(七,二一)

  (1)北京政府与英商马可尼无线电有限公司订立借款六十万,装设军用无线电话。

  (2)赈河南福建水灾。

  8.28(七,二二)

  (1)吴佩孚电段祺瑞,谓倡议和平,实出本心,非受人嗾使。

  (2)徐树铮电责吴佩孚反复。

  (3)广州国会开宪法谈话会。

  (4)广东「广通」巡舰兵变。

  8.29(七,二三)山东巨匪白天祖连陷濮阳、阳谷、莘县,围攻曹县、博平、冠县、朝城、观城、范县。

  8.30(七,二四)

  (1)军政府主席总裁岑春烜电复吴佩孚,赞成其促进和平主张。

  (2)粤军许崇智占领福建龙岩。

  (3)英日法俄四使向外交部质问金券条例。

  8.31(七,二五)

  (1)非常国会宣言继续召集护法会议,选举总统,否认北京政府缔结对外条约及公布法律。

  (2)广州军政府通电否认北京新国会选举总统(仍承认冯国璋之代理为合法)。

  (3)段祺瑞通电,声明俟总统改选,政局重新,即及时引退,命前敌各军严防煽惑。

  (4)广东督军莫荣新通电响应吴佩孚和平主张。

  (5)粤军陈炯明占领福建漳州(并占南靖、漳浦、长泰、云霄、同安各县,时浙军团长陈肇英正式归附南军,军政府派为浙军第一师长,吕公望为浙军总司令,粤军乘机前进)。

  (6)外交部同意协约国在哈尔滨设置秘探总局。

  9.1(七,二六)

  (1)许崇智任粤军第二军长(辖熊略、李炳荣、邓本殷、罗绍雄部),兼前敌总指挥。

  (2)奉天胡匪陷辑安县。

  9.3(七,二八)北京总统预选会,到国会议员三百八十四人,投徐世昌票者三百八十三人。

  9.4(七,二九)

  (1)北京新国会选举徐世昌为总统(到会议员四百三十六人,徐得四百二十五票)。

  (2)广州非常国会宣言不承认北京选举之总统。

  9.5(八,一)

  (1)徐世昌通电辞总统。

  (2)北京新国会选副总统,以不足法定人数未成(段派原许曹锟,徐世昌、梁士诒派主从缓,以待南方)。

  (3)湖南浏阳团练驱逐北军。

  9.6(八,二)

  (1)中日陆军共同防敌协定实施上必要详细协议签字,中日共同出兵西伯利亚,协助捷克军。

  (2)段祺瑞电劝徐世昌就职,冯国璋亦通电盼南北一致拥戴新总统。

  (3)日公使林权助离北京返国。

  9.7(八,三)

  (1)特派张作霖为东三省巡阅使。

  (2)汤化龙在美国西雅图为华侨王昌所刺死,年四十五岁(1874至1918,或云事在9.1,一说9.12汤在加拿大维多利亚被暗杀。时化龙在美考察,一说代北京政府借债)。

  (3)美代办访外部,要求由美国驻西伯利亚铁路委员会代管中东铁路,以防落入日本之手。

  9.9(八,五)

  (1)北京内务、财政两部派禁烟特派委员办理运销存土。

  (2)英公使朱尔典访外长陆征祥,劝南北议和,以免危及中国在国际地位。

  9.10(八,六)

  (1)国务会议派刘镜人为驻西伯利亚高等委员,前赴海参崴。

  (2)徐树铮电张作霖,辞奉军副司令,并荐孙烈臣接任。

  9.12(八,八)赈湖南水灾。

  9.(八,初)唐继尧到重庆,召集护法军将领熊克武、王文华等会议(熊对唐不满)。

  9.13(八,九)

  (1)吴佩孚电劝徐世昌勿就非法国会选出之总统,毅然出任调人领袖,以谋统一。

  (2)捷克军司令在哈尔滨发布命令,镇压罢工,并设立临时军事法庭裁判处,裁判罢工人员,中国抗议(旋撤消)。

  9.14(八,一0)

  (1)广州军政府电复冯国璋,指北京总统选举非法。

  (2)曹锟通电征求停止内争及时局意见。

  (3)绥军团长高在田部前队抵库伦(9.17高本人亦到,全军于9.24到齐)。

  9.16(八,一二)

  (1)岑春烜、伍廷芳劝徐世昌勿就总统。

  (2)徐世昌接受北京国会所送之新总统当选证书。

  (3)武长铁路通车。

  9.17(八,一三)

  (1)北京特派萨镇冰督办福建全省清乡事宜,黄培松会办。

  (2)准备开赴福建之「振武新军」(龙济光所招鲁匪顾德麟部)在山东齐河晏城哗变。

  9.18(八,一四)

  (1)英使兼协约国领衔大臣朱尔典以黑河道尹张寿增辅助俄国新党,向外交部抗议,要求将其褫职。

  (2)任命梁朝栋、郑殿升、蔡平本、王良臣、刘晋九为奉天第一、二、三、四、五混成旅旅长。

  9.19(八,一五)

  (1)广州军政府公布修正政务会议条例。

  (2)库伦都护使陈毅因俄过激党东进,日本亦觊觎外蒙,电请政府自行担任库恰出兵防敌事。

  9.20(八,一六)

  (1)日本照会中国,依据中日陆军共同防敌协议,日军在北满将采取必要行动。

  (2)旧俄使库达摄夫要求外交部撤回派往外蒙军队。

  (3)驻湘北军吴佩孚、李奎元、冯玉祥等通电响应曹锟9.14电,请早息内争,促成和局。

  9.21(八,一七)

  (1)以俄国新党败遁,黑龙江中东铁路临时警备总司令部改组为警备司令,并设国防筹办处。

  (2)日本外务大臣后藤新平照会中国公使章宗祥,声明于适当时期拋弃庚子赔款之请求权。

  9.22(八,一八)广州军政府免李耀汉职,以翟汪代理广东省长,古日光代理肇阳镇守使(翟、古均李部将)。

  9.24(八,二0)

  (1)驻日公使章宗祥与日外务大臣后藤新平成立中日满蒙四路换文。

  (2)章宗祥与日外务大臣后藤新平成立高徐及济顺铁路换文及山东问题换文。

  (3)李纯拆毁滁州以南路轨,阻徐树铮部参战军第一旅王永泉部(奉军)开往福建。

  9.25(八,二一)

  (1)英美公使抗议中国政府收买存土,谓此举为一种退化表示,大失信用于英美诸国。

  (2)陕西靖国军连占数县,督军陈树藩出守渭南。

  9.26(八,二二)

  (1)湖南南军将领谭浩明、谭延闿、程潜、马济、李书城、韦荣昌、张其锽、陆裕光、赵恒惕、林修梅、宋鹤庚、鲁涤平及北军将领吴佩孚、李奎元、赵春廷、张宗昌、冯玉祥、王承斌、阎相文、萧耀南等通电,请冯国璋速颁罢战命令,新国会当以法理为依归,盼徐世昌勿为非法所利用。



  (2)蒋中正任粤军第二支队司令官(所部千人驻福建长泰)。

  (3)京师地方审判厅判决暗杀宋教仁案,处洪述祖以无期徒刑。

  9.27(八,二三)

  (1)英向日本提议由英日美法共同劝告中国南北和好(日婉拒,谓为期尚早)。

  (2)外交部答覆英日俄法四使质问,否认金券条例有损银行团利益(四使仍不满意)。

  (3)中国否认捷克军任命之中东路司令。

  (4)美总统威尔逊在纽约演说,重申其和议原则。

  (5)奉天督军署参谋长杨宇霆免职(因与徐树铮勾结)。

  9.28(八,二四)

  (1)驻日公使章宗祥与日本兴业银行、台湾银行、朝鲜银行订满蒙四路(洮南至热河,长春至洮南,吉林经海龙至开原,洮热路之一端至海港)借款草合同,款额二千万日元(西原借款之一)。

  (2)章宗祥与日本兴业、台湾、朝鲜银行订立济顺、高徐两路借款草合同,款额二千万日元(西原借款之一)。

  (3)章宗祥与日本兴业、台湾、朝鲜银行订立参战借款二千万日元(西原借款之一)。

  (4)李盛铎当选为北京新参议院全院委员长。

  9.29(八,二五)

  (1)孙中山电贺俄国革命成功。

  (2)北京内务部公布指定敌国人民移居地管理处章程。

  (3)日本原敬内阁成立,内田康哉任外务省大臣(西原借款至是告一结束)。

  9.30(八,二六)北京国务院驳斥南北将领9.25电。

  9.毛泽东等自长沙到北京,筹划赴法国勤工俭学(毛在北京大学旁听,并任职图书馆)。

  10.(1)北京大学文科教授陈独秀、图书馆主任李大钊等组织社会主义研究会。

  (2)北京大学图书馆职员毛泽东加入少年中国学会。

  10.1(八,二七)黑龙江成立国防筹备处。

  10.2(八,二八)

  (1)张作霖驳斥9.25南北将领电。

  (2)徐树铮电张作霖,即日起卸去奉军副司令之职,经手欠款三百二十余万元自行清理。

  (3)杨庶堪在重庆就任四川省长。

  10.3(八,二九)

  (1)湖南前线南北将领谭浩明、谭延闿、程潜、赵恒惕、张其锽、吴佩孚、冯玉祥、王承斌、萧耀南、阎相文等联合通电诋段祺瑞无和平诚意,并电徐世昌勿就总统职。

  (2)段祺瑞致书参议院议长梁士诒、众议院议长王揖唐,主选曹锟为副总统(意在笼络吴佩孚)。

  10.4(八,三0)

  (1)前线南北将领联电各省,谓总统大权旁落已久,盼徐世昌勿登台。

  (2)粤军克琼州儋县,败龙济光部(已围攻甚久)。

  10.5(九,一)山东督军张树元向日本泰平公司订购军械合同,价值六十九万日元。

  10.6(九,二)

  (1)安福俱乐部干事会议,徐树铮说明推举曹锟为副总统原因。

  (2)北京宣言承认捷克军队为对于德奥正式从事战斗之盟军交战团。

  10.7(九,三)

  (1)冯国璋电述一年中经过情形及时局现象,盼和平解决。

  (2)岑春烜等通电响应南北将领10.3及10.4电。

  (3)驻闽海军第二舰队「肇和」军舰舰长林永汉宣告与西南一致,率舰抵广东。

  (4)驻安徽宿州之龙济光新编振武新军哗变。

  10.8(九,四)

  (1)安福俱乐部国会议员会议,王揖唐演说,主选曹锟为副总统。

  (2)美代办马慕瑞照会外交部,币制改革须与美国相商。

  (3)美国务卿兰辛照会顾维钧,拟由美日英法组织新银行团进行对华借款(同日照会日英法)。

  10.9(九,五)

  (1)北京国会再开副总统选举会,仍未成(交通系、研究系议员均不出席)。

  (2)特任财政总长曹汝霖兼币制局督办,陆宗舆为币制局总裁,任命曾毓隽为交通次长(原任次长叶恭绰反对西原借款,与交通总长曹汝霖不和)。

  (3)广州国会宣言,次任总统暂缓选举,十月十日起委托军政府代行国务院职权,摄行大总统职务。

  10.10(九,六)

  (1)广州军政府宣言不承认徐世昌为总统,由军政府代行国务院职权,摄行大总统职务(10.12由外交部长伍廷芳照会北京公使团)。

  (2)徐世昌在北京就任大总统,宣言以诚心谋统一,以毅力达和平(梁士诒亦遣人致书陆荣廷疏通)。

  (3)徐世昌准国务总理段祺瑞免职,以内务总长钱能训暂行兼代。

  (4)外交团觐见徐世昌。

  (5)美总统威尔逊电贺徐世昌,劝息争统一,负起国际会议中之正大任务。

  (6)全国学生救国会在上海成立。

  (7)全国教育联合会在上海开第四次会议。

  10.11(九,七)

  (1)梁士诒与徐树铮、王揖唐、王郅隆、曾毓隽、吴炳湘等商选举副总统事,主留缺与南方。

  (2)匪陷山东肥城。

  10.13(九,九)

  (1)徐世昌复美总统电,当首谋国家统一,国民幸福,并与美国共同实现最高理想。

  (2)梁士诒在天津宴国会议员,商南北和平问题。

  (3)参战军王永泉旅经疏通后抵浦口。

  (4)北京大学学生傅斯年、罗家伦、康白情(鸿章)等商组新潮社。

  10.14(九,一0)

  (1)全国中学校校长会议在北京开幕。

  (2)美法军随捷克军开驻满洲里。

  10.15(九,一一)

  (1)广州国会议员二百五十九人声明反对以军政府行大总统职权。

  (2)梁士诒、朱启钤、周自齐商组和平期成会。

  (3)北京令各省整顿吏治,防剿盗匪。

  (4)湖北督军王占元再与日本泰平公司订购军械合同,价值一百七十九万日元(第一次在8.20)。

  10.16(九,一二)

  (1)北京新国会三开副总统选举会,复流会(交通系、研究系议员仍不出席)。

  (2)上海日华纱厂罢工(本月二十五日解决)。

  10.17(九,一三)川边镇守使陈遐龄复以英副领事窦锡孟之调停,派韩光钧与藏军订立停战条约于绒霸岔(一作10.10)。

  10.18(九,一四)

  (1)美公使芮恩施谒徐世昌,劝速谋统一。

  (2)总统府顾问美人韦洛贝提出南北调和意见书。

  10.19(九,一五)

  (1)派黑龙江督军鲍贵卿兼滨黑铁路督办。

  (2)裁撤甘肃提督,改设甘州护军使,以马安良任之。

  (3)广州参议院改选林森为议长,代王家襄。

  10.20(九,一六)

  (1)湖南耒阳桂军(李宗仁营)闹饷。

  (2)徐树铮筹设西北边防处,准备在河南安徽招兵。

  10.21(九,一七)

  (1)英法俄日四国银行团代表晤财政总长曹汝霖。

  (2)奉天马贼陷柳河县。

  10.23(九,一九)

  (1)兼代国务总理钱能训电岑春烜、陆荣廷、唐继尧、李烈钧、熊克武、刘显世等,请先就事实,设法解决时局纠纷,法律问题,俟之公议。

  (2)准张勋免予通缉(曹锟、张作霖等呈请)。

  (3)熊希龄、张謇、蔡元培、王宠惠、庄蕴宽、孙宝琦、周自齐、张一¡、王家襄、谷钟秀、丁世峄、王克敏、梁善济、籍忠寅、徐佛苏、文群等二十四人通电发起「和平期成会」。

  (4)李纯电岑春烜,主南北言和。

  (5)美公使芮恩施照会外交部,重申美国对于中国币制改革借款之关怀,要求参加。

  10.24(九,二0)徐世昌令各方尊重和平。

  10.25(九,二一)

  (1)日本向英美法义建议由各国联合向中国南北当局劝告和平统一。

  (2)交通总长曹汝霖与中日实业公司订立电话扩张借款合同(

参看11.18)。

  (3)英使朱尔典照会外交部,要求立将黑河道尹张寿增褫职(

以张不允拘禁德奥俘虏)。

  10.27(九,二三)长沙水灾。

  10.28(九,二四)徐世昌布告各省地方军民人士,协助协约国。

  10.29(九,二五)

  (1)全国和平联合会成立。

  (2)日本阁议决定缓付中国借款。

  (3)日本以小幡酉吉为驻华公使。

  (4)冯国璋出北京,回河间原籍。

  10.30(九,二六)

  (1)协约各国公使向外交部提出说帖,指责中国参战不力。

  (2)岑春烜等电北京主张开南北对等会议,各派同数代表。

  10.31(九,二七)

  (1)徐世昌再与美使芮恩施谈南北和平统一问题,决先与南方军人接洽。

  (2)爪哇土人袭击华侨,焚掠华人房屋,死伤数十人。

  11.1(九,二八)

  (1)特任张树元署山东督军,并兼署省长。

  (2)教育部召集全国专门学校校长会议。

  (3)外蒙政府向北京财政部借款一百万元。

  (4)改察哈尔商都招垦设治局为商都县。

  11.2(九,二九)

  (1)北京参众两院追认对德宣战案。

  (2)美政府向日本抗议日军在西伯利亚之行动(日谋久占)。

  (3)岑春烜电复李纯,言和首在使南北无所轩轾。

  11.3(九,三0)

  (1)国务院通电各省,限制增募军队。

  (2)北京政府令整肃仕途。

  (3)和平期成会在北京成立,熊希龄、蔡元培为正副会长。

  (4)外交部答覆英美公使收买存土抗议,谓收买之土除制药外,余均销毁。

  11.4(一0,一)

  (1)派徐树铮赴日观操(12.16回国)。

  (2)陕西靖国军张钫、郭坚、卢占魁合自四川北来之滇军叶荃攻占凤翔。

  (3)日本允取消在山东济南、潍县、周村设立之民政署。

  11.5(一0,二)

  (1)国务院电岑春烜等,允南北各派代表十人议和。

  (2)财政总长曹汝霖函告英法日俄四国银行团代表,允将币制实业借款协议延长六个月。

  (3)任命冯玉祥为常德镇守使,吴新田为岳阳镇守使。

  11.7(一0,四)

  (1)英法银行团代表通知美国大使,中国已允将币制借款协议展期,盼美国代表立即参加。

  (2)安福俱乐部王揖唐宴来京之督军张作霖。

  11.8(一0,五)北京政府电驻法公使胡惟德,决加入协约国巴黎粮食会议。

  11.9(一0,六)

  (1)北京允鲁直皖三省运盐赴日。

  (2)李纯电徐世昌,南北言和,应法律事实兼顾。

  11.11(一0,八)

  (1)世界大战终止,协约国与德国签订休战条约。

  (2)日本外务、大藏、农商大臣及小幡酉吉会商对华借款问题。

  (3)川滇陕靖国军连占陕西镇巴、宝鸡,甘肃平凉、天水各县。

  11.12(一0,九)北京政府决定召开南北和平会议。

  11.13(一0,一0)粤军(林虎)克琼州,肃清龙济光残部。

  11.14(一0,一一)本日起,北京学校放假三日,庆祝协约国胜利,蔡元培及北京大学教授举行演说大会。

  11.15(一0,一二)

  (1)北京政府召集直隶督军曹锟、奉天督军张作霖、安徽督军倪嗣冲、吉林督军孟恩远、河南督军赵倜、湖北督军王占元、江西督军陈光远、山西督军阎锡山、淞沪护军使卢永祥,绥远都统蔡成勋等开会,徐世昌及全体国务员、参战督办段祺瑞均出席,讨论停战撤兵,应付外交,被兵各省善后,收束军队,整顿财政等问题(十一月初,张作霖等应徐世昌召,已抵北京,以曹锟迟迟不到,今日始克举行会议)(11.16继续举行)。

  (2)代理国务总理钱能训,劝岑春烜、陆荣廷、唐继尧等撤兵。

  11.16(一0,一三)

  (1)北京政府令前方军队罢战退兵。

  (2)美国赞同10.25日本建议,并主借款与统一后之中国政府。

  11.18(一0,一五)

  (1)孙中山电美总统威尔逊,必须国会得完全自由行使正当职权,南北方能和平。

  (2)交通部与中日实业公司订定电话借款增资合同(原定日金三百万元,增至一千万元,10.25合同已签字,本日始成立)。

  (3)俄白党阔尔察克(库尔查克)控有鄂穆斯克政府。

  11.19(一0,一六)广州美国领事向军政府提出说帖,劝告息争。

  11.20(一0,一七)

  (1)广州国会议员向岑春烜质问,擅派欧洲和会及南北和会代表及鄂陕闽停战事。

  (2)徐世昌电唐绍仪,盼促成南北和平。

  11.21(一0,一八)

  (1)派陈箓暂代外交部部务。

  (2)陕西靖国军总指挥井勿幕为陈树藩诱杀于兴平(井到凤翔晤叶荃,东返途中遇害)。

  (3)特任龚心湛为安徽省长。

  11.22(一0,一九)

  (1)曹锟等在北京举行「庆祝国际荣誉合肥(段祺瑞)首勋大会」。

  (2)广州军政府通令前敌休战,与北方依法和平解决。

  (3)阿尔泰蒙古王公呈请将阿尔泰改隶新疆。

  11.23(一0,二0)

  (1)美公使芮恩施函国务院,报告与中国外交部官员商谈巴黎和会中国应采取态度,劝中国只可要求尊重独立及领土完整之共同宣言。

  (2)教育部公布注音字母表。

  (3)天津新开河工竣。

  (4)盐务署会办丁恩任满回国(民二善后大借款成立后,丁恩依条约任盐务署会办)。

  11.24(一0,二一)

  (1)北洋督军在北京组织「戊午(1918)同胞社」,以巩固北洋团体,曹锟为社长(旋改为参战同志社)。

  (2)史达林发表「不要忘记东方」。

  11.25(一0,二二)国务院组织之战时国际委员会撤消。

  11.26(一0,二三)李纯电岑春烜,北京同意南北各派代表在南京举行善后会议(此系北方督军之主张)。

  11.27(一0,二四)江苏督军李纯与日本泰平公司订购军械合同,价值六十五万元。

  11.28(一0,二五)全国举行庆祝协约国战胜大会(三日)。

  11.29(一0,二六)领袖公使朱尔典向外交部质问段祺瑞组阁消息(曹锟、张作霖、倪嗣冲曾向徐世昌要求恢复段内阁)。

  11.30(一0,二七)

  (1)曹锟、张作霖、倪嗣冲要求徐世昌以段祺瑞组阁。

  (2)岑春烜、伍廷芳、陆荣廷、唐继尧等电徐世昌,主在上海租界开和平会议(反对在南京召开善后会议)。

  12.1(一0,二八)

  (1)外交总长陆征祥启程赴欧,出席和会。

  (2)北京政府发行白皮书(关于对德宣战之文件)。

  (3)中国银行与外蒙行政厅订约,在库伦设立分行。

  (4)孙中山之代表曹亚伯在柏林活动,说德国政府与广州政府合作。

  12.2(一0,二九)

  (1)日、英、美、法、义五公使劝告南北政府速谋和平统一,并声明不干涉中国内政(是日五公使决定在南北统一前,不对中国作政治借款)。

  (2)李纯电劝岑春烜担任南方代表领袖。

  (3)北京参议院改选田应璜为副议长。

  12.3(一一,一)

  (1)徐世昌召段祺瑞、曹锟、张作霖、王占元、倪嗣冲、张怀芝、孟恩远及全体阁员会议,商南北和议问题,并宣读五国公使昨日来文。

  (2)日政府声明停止对华借款及其他财政上之援助。

  (3)北京政府令将前次收买存土在上海销毁。

  12.5(一一,三)

  (1)徐世昌、钱能训电复岑春烜等,仍主在南京举行善后会议。

  (2)因江苏督军李纯调停,定南北和会名为和平善后会议(12.11南方同意)。

  (3)孙中山函覆蔡元培,谓和平须实行法治,尊重国会。

  (4)京师高等审判厅将洪述祖上诉案驳回(洪不服,仍上诉)。

  12.6(一一,四)

  (1)粤军总司令陈炯明与福建督军李厚基成立停战协定。

  (2)四川靖国军熊克武部吕超攻占陕西褒城,刘存厚部守汉中(熊与宝鸡之管金聚旅相约,夹攻刘存厚,吕超等于上月入陕南,围攻汉中十余日不下,复退回川北)。

  (3)美国务院令驻华公使芮恩施与各国商讨不以资金及军火供应中国。

  (4)英日法俄公使三次抗议金券条例。

  12.7(一一,五)

  (1)京绥铁路局与日本东亚兴业会社订立借款三百万日元。

  (2)北京国会议决延长会期两月。

  12.8(一一,六)

  (1)农商部接收井陉矿产(原为中德合办)。

  (2)粤军支队司令蒋中正克福建永泰。

  12.9(一一,七)

  (1)熊希龄等在北京组织协约国国民协会。

  (2)王揖唐召集安福系国会议员会议,主通过钱能训内阁(12.12再度集会)。

  (3)美公使芮恩施向日、英、法、义公使提议,共同宣布在中国统一政府未成立前,不以资金及军火供应中国。

  12.10(一一,八)

  (1)美公使芮恩施电告国务院,主即对华借款,俾徐世昌完成其和平统一政策(12.18国务院电复,须与英、法、日共同担任)。

  (2)财政总长曹汝霖与日本正金银行续订借款条约(即一月六日借款再延期一年)。

  (3)外交部派陈广平驻扎莫斯科,办理总领事事务(1921.2.3始到任)。

  12.11(一一,九)

  (1)北京阁议派朱启钤(交通系)为南北和平善后会议北方总代表,吴鼎昌(与安福系交通系近)、王克敏(直系,代表冯国璋)、施愚(代表李纯)、方枢(代表段祺瑞)、汪有龄(与交通系、安福系近)、刘恩格(安福系,代表张作霖)、李国珍(研究系)、江绍杰(安福系,代表倪嗣冲)、徐佛苏(研究系)九人为代表(不再坚持善后会议名称,原拟以李纯或梁士诒为总代表,段祺瑞派反对,要求以王揖唐任之,为徐世昌所拒)。

  (2)岑春烜等电北京抗议认陕西护法军为土匪,如有议和诚意,应指定南北驻兵地点。

  12.12(一一,一0)

  (1)广州军政府谘请非常国会同意派孙中山、伍廷芳、汪兆铭、王正廷、伍朝枢、王宠惠为出席欧洲和平会议代表。

  (2)参谋陆军部电各省禁招军队。

  12.13(一一,一一)孙中山派胡汉民为讨论和平代表。

  12.14(一一,一二)北京众议院通过钱能训内阁总理案(

十八日参议院通过)。

  12.15(一一,一三)

  (1)总统府外交委员会开会,汪大燮任会长。

  (2)福建督军李厚基败粤军,夺回永泰。

  12.16(一一,一四)

  (1)国务院电岑春烜等,认福建、陕西之战事为剿匪。

  (2)新疆督军杨增新呈覆将阿尔泰改隶新疆。

  12.18(一一,一六)

  (1)全国和平联合会在北京开成立会。

  (2)唐绍仪电徐世昌,坚持以上海为南北和议地点。

  12.20(一一,一八)

  (1)特任钱能训为国务总理。

  (2)广州军政府决定唐绍仪为南方议和总代表。

  (3)国务院电驻美使馆,商妥召开和平统一会议,惟陕闽事尚待解决,请告美邦要人。

  (4)与各国订立修改中国进口关税协定。

  (5)谢米诺夫武力夺取满洲里税关存款。

  12.21(一一,一九)

  (1)总统府设财政委员会,以周自齐为委员长。

  (2)北京参议院议长梁士诒辞职,李盛铎继任(梁因反对选举副总统,与安福系失和)。

  12.22(一一,二0)

  (1)陈独秀、李大钊之「每周评论」在北京发刊(1919.8.30被封)。

  (2)修改现行进口税则委员会闭会。

  12.23(一一,二一)

  (1)总统府设善后讨论会(为南北和议而设),钱能训为委员长。

  (2)张謇等发起之「主张国际税法平等会」在上海开会。

  12.26(一一,二四)

  (1)蔡元培、王宠惠等组织之「国民制宪倡导会」在北京开会。

  (2)陕西靖国军总司令于右任致书孙中山,告陕局濒危。

  12.27(一一,二五)新任驻华日使小幡酉吉呈递国书。

  12.28(一一,二六)

  (1)广州国会议员谈话会,又质问军政府以南北和议事。

  (2)徐世昌接见北方议和代表团。

  (3)湖南督军张敬尧通电否认破坏和平。

  12.29(一一,二七)

  (1)北方议和总代表团自北京赴南京。

  (2)梁启超自上海前往欧洲,蒋方震、张君劢、刘崇杰同行(

丁文江、徐新六等亦参加)。

  12.30(一一,二八)孙中山之「孙文学说」完成(「建国方略」之一部份)。

  12.31(一一,二九)旧俄使抗议中国派官派兵入唐努乌梁海。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Book 21 : Of Laws in relation to Commerce, considered in the Revolutions it has met with in the Worl - 来自《论法的精神(英文版)》

1. Some general Considerations. Though commerce be subject to great revolutions, yet it is possible that certain physical causes, as the quality of the soil, or the climate, may fix its nature for ever.We at present carry on the trade of the Indies merely by means of the silver which we send thither. The Romans carried annually thither about fifty millions of sesterces;1 and this silver, as ours is at present, was exchanged for merchandise, which was brought to the west. Ever……去看看 

第34章 - 来自《十面埋伏》

罗维民默默地盯着眼前的赵中和。   看得出来,赵中和显得心力交瘁,但他依然同罗维民在僵持着。   尽管罗维民已经把单昆的态度告诉了赵中和,并一再地告诉他,如果没有正式的文件,没有两个以上的监狱领导在场,他是绝不会给他交接工作,更不会把武器库的钥匙交给他的。但赵中和却丝毫不为所动,仍然像看管犯人一样在监视着他。   一直等到后来,大概是罗维民不断的问话让他感到不耐烦了,赵中和才对他说道,你什么话也别再对我说,我什么也不会再听你的,我现在根本就不相信你。既然你不想交接工作,那就老老实实地在这里呆着。你不是要等……去看看 

Part 3 : Sections 21 - 30 - 来自《雅典法典(英文版)》

Section 21The people, therefore, had good reason to place confidence in Cleisthenes. Accordingly, now that he was the popular leader, three years after the expulsion of the tyrants, in the archonship of Isagoras, his first step was to distribute the whole population into ten tribes in place of the existing four, with the object of intermixing the members of the different tribes, and so securing that more persons might have a share in the franchise. From this arose the saying ……去看看 

《“禁书”过关诉讼始末》(记者:李宗陶) - 来自《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

如果不是碰上一个律师,如果这个律师不是那么“执着”,这一切,也许不会发生。这场官司打赢所提示的是:行政执法除了程序合法之外,应当事实清楚,定性准确,正确适用法律,亦即“行为有据”。零点已过,首都机场依然灯火通明。律师朱元涛乘坐的港龙航班由香港抵达北京,他取到行李箱,准备出机场。这时,一位40来岁的机场海关女关员请他停步。她先用仪器扫了一遍行李箱,随后,决定开箱检查。打开箱子,一本2000年由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运动的来龙去脉》(以下简称《红》书)赫然放在最上面。没有任何提问,也没……去看看 

附录二 - 来自《万历十五年》

(万历皇帝于1590年2月5日与申时行等召对纪录。全文照《神宗实录》卷219排印。)  上御毓德宫,召辅臣申时行、许国、王锡爵、王家屏入见于西室。御榻东向,时行等西向跪,致词贺元旦新春。又以不瞻睹天颜,叩头候起居。  上曰:“朕之疾已病矣。”时行等对日:“皇上春秋鼎盛,神气充盈,但能加意调摄,自然勿药有喜,不必过虑。”上曰:“联昨年为心肝二经之火,时常举发,头目眩晕,胃隔胀满,近调理稍可。又为雒于仁奏本,肆口妄言,触起朕怒,以致肝火复发,至今未愈。”时行等奏:“圣躬关系最重,无知小臣狂戆轻率,不足以动圣意。”上以雒于仁本手授申时行……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