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6——中华民国十五年丙寅(2)

 《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9.1(七,二五)

  甲、蒋中正电令第三军长朱培德、第六军长程潜、第一军副军长王柏龄、第二军副军长鲁涤平,准备对赣军事。

  乙、浙江总司令卢香亭奉孙传芳命赴九江指挥军事,谢鸿勋师抵修水,杨震东旅抵铜鼓,大队自九江续进,邓如琢军于吉安萍乡布防。

  丙、晋军商震入归绥,国民军一部份改编,余西退。

  丁、张炽章(季鸾)胡霖(政之)吴鼎昌(达铨)接办天津大公报,本日复刊(该报发刊于 1902.6.17,创办人为英敛之,1925 年休刊)。

  9.2(七,二六)

  甲、蒋总司令到武昌城外南湖,李宗仁为攻城军司令,陈可钰为副司令。

  乙、北京外交部宣布10.26 中比条约期满后之临时办法五条,以六个月为限。

  9.3(七,二七)

  甲、革命军左纵队第八军(江左先遣队)何键、夏斗寅师自嘉鱼渡江占大军山及蔡甸,鄂军刘佐龙部不战东退。第七军夏威旅占鄂城。

  乙、革命军第四军(陈铭枢师)、第一军(刘峙师)猛攻武昌不下(第一次攻击,守军约一万余人)。

  丙、蒋总司令派何应钦为东路军总指挥。

  丁、冯玉祥自莫斯科抵库伦(9.11离库伦,于右任先行)。

  戊、东北江防司令沉鸿烈强制接收松花江、黑龙江之中东路附属船只,苏俄外长向驻俄代办郑延禧抗议。

  9.4(七,二八)

  甲、张宗昌等赴奉天,商奉鲁军援吴佩孚办法,临行宣布北京戒严,以李寿金为司令(王怀庆失势)。

  乙、驻江西瑞金第四师长赖世璜因熊式辉策动,响应革命军,袭据江西信丰。

  丙、广州罢工纠察队巡轮因干涉英商轮行驶,被英兵舰扣留,拘留纠察队,并驶入省河,架炮示威,派水手占据长堤码头。

  丁、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派吴敬恒、钮永建、张人杰、何成浚、叶楚伧、侯绍裘、朱季恂为江苏特务委员(驻上海。实际主持者为吴、钮、侯、朱)。

  戊、章炳麟电孙传芳,痛诋革命军,促孙传芳进攻。

  己、北京军警接收女子师范大学,与女子大学合并为女子学院。

  9.5(七,二九)

  甲、英国炮舰二只,武装商船二只,在四川万县击毙监视被扣英轮之宪兵三百余人,复以大炮轰城,焚毁民房商店一千余家,死伤军民约五千余,杨森部士兵还击,英舰被迫下驶,死四人伤十余人(万县惨案)(朱德于七月自德国回抵上海,此时在杨森军中为其策划)。

  乙、吴佩孚以英轮在长江上游逞凶肆虐,电请外交部向英方严重交涉。

  丙、革命军第七军(胡宗铎之第二路),会同第四、第一军,以奋勇队挟手枪炸弹,缘梯登城,二次猛攻武昌,卒被守军击退,牺牲极大,乃改用封锁政策,以第四军及第八军叶琪师困之。

  丁、革命军江左先遣队何键师进攻汉阳,鄂军第二师刘佐龙应之。

  戊、第七军(第一路夏威)克湖北鄂城,大破鄂军宋大霈、孙建业。

  9.6(七,三○)

  甲、蒋中正总司令对江西下攻击令,第二、第三两军由醴陵出萍乡(当日占领,败唐福山之江西第一师)进攻袁州万载,第六军自咸宁折向通城出修水,第一军第一师(王柏龄)自岳州趋浏阳出铜鼓,第十四军与第二军第五师及第五军之一团攻赣南。

  乙、孙传芳通电粤军攻赣,已令所部后退百里,如粤军不撤,将与周旋。

  丙、革命军第七军自武昌调赴鄂东,迎击陈调元部(9.7 陈可钰改任武昌攻城司令)。

  丁、革命军左纵队何键、刘兴、夏斗寅师攻克汉阳,破守军高汝桐师(靳云鹗部),吴佩孚、靳云鹗离汉口北退孝感(靳旋退鸡公山)。

  戊、国民政府外交部长陈友仁向广州英领事JohnBrenan抗议英水兵驱逐罢工纠察船舰占据长堤码头(此为英国对广州之强硬表示)。

  己、国民政府发北伐告民众书。

  庚、北京政府派王荫泰为中俄会议委员会委员长。

  9.7(八,一)

  甲、革命军左纵队占汉口。

  乙、革命军第六军程潜破孙传芳部第四师谢鸿勋部于江西修水马坳。

  丙、赣军第四师赖世璜袭据赣州,解决杨池生、杨如轩两师,迎接革命军第二军谭道源师。

  丁、孙传芳电蒋中正,限革命军二十四小时内退回广东,湘政还诸湘人。

  9.8(八,二)

  甲、孙传芳以邓如琢为第一方面军总司令,统赣军,任樟树袁州之线,郑俊彦为第二方面军总司令,卢香亭为第三方面军总司令担任南昌赣北之线(孙军主力),陈调元为第五方面军总司令,王普为副司令统皖军向武穴集中,周荫人为第四方面军总司令,统闽军窥潮梅,周凤岐为总预备队,守九江(时周或已与革命军接洽)。

  乙、蒋中正总司令限刘玉春、陈嘉谟二十四小时内开城,否则炮轰。

  丙、阎锡山以商震为绥远都统。

  9.9(八,三)

  甲、革命军第八军刘兴师占黄陂。

  乙、蒋中正电广州中央常务委员会代主席张静江及国民政府代主席谭延闿等,请北来武汉。

  丙、英军舰续行炮轰万县。

  9.10(八,四)

  甲、北京外交部向英使抗议炮击万县事件,同时英使向外部要求制止中国军队行动。

  乙、俄大使加拉罕离北京回国。

  丙、革命军第二军鲁涤平占江西袁州,第三军朱培德占万载。

  丁、革命军第八军刘兴师占孝感,吴佩孚退向信阳,第七军奉调武昌入江西攻九江。

  戊、蒋总司令任刘佐龙为第十五军军长。

  己、靳云鹗请冯玉祥速发宣言,响应革命军(?)。

  庚、商震占包头,国民军韩复矩、石友三等部降。

  辛、胡汉民自上海函蒋中正贺捷。

  9.11(八,五)

  甲、革命军第六军程潜克江西修水,大破孙军谢鸿勋部。

  乙、退集鄂东之粤桂湘鄂残军将刘志陆、马济、叶开鑫、方殿甲,电孙传芳请允加入五省联军,推孙为九省联军总司令,并推赵恒惕为粤桂湘鄂联军总司令。

  丙、张作霖电吴佩孚声明愿出兵援助,吴请先接济饷械。

  9.12(八,六)

  甲、蒋总司令电令右翼军总指挥朱培德督军猛进南昌。

  乙、蒋总司令任命河南之任应岐为第十二军军长,樊钟秀为第十三军军长。

  丙、北京外交部通知比使转比政府,容纳中国修改中比商约要求,从速准备一切。

  9.13(八,七)

  甲、蒋总司令驳孙传芳电,谓只知主义之异同,无分南北之界域,并令速撤驻赣各军,另通电各报馆宣布其罪状。

  乙、革命军第一师王俊部克江西铜鼓,击破孙军杨震东旅。

  丙、革命军第七军自武昌抵阳新,进向江西。

  丁、围攻武昌之革命军以飞机大炮进攻,刘玉春仍固守。

  戊、革命军第八军刘兴师克湖北广水。

  己、靳云鹏王占元运动张作霖孙传芳合作,援吴佩孚讨「赤」。张宗昌自奉回鲁,声明对孙取合作态度。

  庚、冯玉祥偕自绥远来迎之石敬亭离库伦赴五原。

  9.14(八,八)

  甲、张继致书俄大使加拉罕,请其劝告共产党员退出国民党,并促鲍罗廷离华。

  乙、英国运动日美协同对华压迫未成,英舰续向万县集中。

  丙、在广州长堤登岸之英水兵撤归军舰。

  丁、北京外交部再向英使抗议万县惨案(同时杨森派员与英领事在宜昌谈判)。

  戊、美炮舰Piglon在城陵矶与革命军冲突(翌日法舰亦在该地与革命军冲突)。

  己、蒋总司令电令岳州驻军扣留运载军火赴宜昌之英商江和轮船。

  庚、革命军第八军与由豫开来之田维勤军激战于广水之北。

  辛、革命军第三军克江西上高,第二军克分宜。

  壬、湖北工人代表在汉口举行工界恳亲会,成立武汉总工会。

  9.15(八,九)

  甲、冯玉祥、于右任由库伦抵五原。

  乙、蒋总司令与邓演达、嘉伦商调第二师入赣作战。

  丙、吴佩孚退郑州,留田维勤守信阳。

  丁、五省联军第四方面军总司令周荫人自福州赴厦门转漳州布置对粤军事。

  戊、孙传芳电蒋中正商和议。

  己、蒋总司令通令各将士保护农民利益,扶持农民运动。

  9.16(八,一○)

  甲、冯玉祥在五原发表宣言,历述其怀抱与献身革命之信心,即由于右任、孙岳、方振武、史可轩、弓富魁、张之江、鹿钟麟、宋哲元、徐永昌、邓宝珊等推为国民联军总司令(时在绥冯部约五万人,原定于右任为副总司令,不果)。

  乙、革命军第二军鲁涤平克江西新喻,败邓如琢、唐福山等师。

  丙、革命军第八军刘兴师克武胜关,夏斗寅师克平靖关,李品仙师克九里关。

  丁、蒋中正总司令通告汉口各国领事,即日起封锁武昌江面,往来商轮须受检查,禁止驶近武昌,否则炮击。

  戊、共产党人赵醒农在南昌被枪毙。

  己、调查法权委员会在北京居仁堂开末次会议,报告书签字,共四章。

  9.17(八,一一)

  甲、冯玉祥在五原宣誓就国民联军总司令职,接受国民党之主义,聘俄人乌斯马诺夫为政治军事顾问,以刘伯坚为政治部主任。

  乙、蒋总司令电复孙传芳要求先撤援赣之江浙诸军以为和平保障。

  丙、蒋总司令离武昌转江西督师,鄂事交前敌总指挥唐生智负责,并代理湖北临时政治会议主席,委邓演达为武汉行营主任,兼政务委员会主席,陈公博为财务委员会主席,陈可钰为武昌攻城司令。

  丁、革命军第六军占江西奉新。

  戊、吴佩孚因靳云鹗部之压迫自信阳北逃郑州(吴之卫队被靳缴械)。

  己、国民政府署外交部长陈友仁宣布,十月十日以前结束杯葛(

省港罢工)手续。

  9.18(八,一二)

  甲、革命军第六、第三军克江西高安,消灭杨云东旅残部。

  乙、蒋总司令电令邓演达与孙传芳代表蒋尊簋、陈其采等接洽。

  丙、湖北交涉员照会各国领事,请各国军舰即行下驶,勿在武汉战区附近停泊,并要求禁止船只自下午六时至上午六时间驶经武昌、汉口、汉阳(各国拒绝)。

  丁、蒋总司令再电张人杰、谭延闿,促中央委员、政府委员北来主持武汉政务。

  戊、国民三军旧部庞炳勋、梁寿恺等响应革命军,与田维勤军战于信阳。驻郾城之任应岐师(樊钟秀旧部)劫吴佩孚军火,焚其车。

  己、冯玉祥发表回国宣言。

  庚、河南周家口又为匪所陷,枪杀焚烧损失极大。

  9.19(八,一三)

  甲、革命军第六军第十九师杨源浚及第一师王柏龄部袭占南昌,学生工人应之。

  乙、蒋总司令到江西萍乡,第二军克清江,邓如琢部退樟树镇。

  丙、蒋总司令电覆褚辅成,如孙传芳军退出江西,党军决不进攻。

  丁、美炮舰Piglon过汉阳,与革命军冲突。

  戊、北京内阁总理杜锡珪、财政总长顾维钧因秋节军警索饷,被宪兵司令王琦围困两昼夜,得七十五万元始解围。

  9.20(八,一四)

  甲、英公使答覆北京外交部万县事件照会,谓责任全在杨森强扣英轮运兵。

  乙、北京内阁总理杜锡珪电各军领袖辞职,即不到院。

  丙、吴佩孚在郑州召靳云鹗、寇英杰等会议攻守,并调和靳、寇之争,无效。

  丁、周荫人于龙岩设第四方面军总司令部,决定三路攻潮梅,右翼李凤翔师孙云峰旅,中路刘俊李宝珩旅,左翼张毅师。

  戊、孙传芳代表门致中到广州求和。

  9.21(八,一五)

  甲、南浔铁路孙传芳军、卢香亭、郑俊彦及樟树镇邓如琢军向南昌反攻,革命军失利,第一师擅自撤退,邓如琢军夺回南昌,大杀学生工人(第一次南昌之役)。

  乙、蒋总司令电第七军李宗仁部速自大冶进向九江,并与该处驻军斯烈旅(周凤岐部)联络。

  丙、革命军第二军第六师占江西安福,第二军第五师占泰和。

  丁、革命军第四军第三次攻击武昌,仍不得手。

  戊、孙传芳代表杨文恺到济南与张宗昌、张学良等商援吴佩孚事。

  己、上海时事新报(属研究系)社论谓国民革命不会成功,无建设能力。

  庚、北京外交部总长蔡廷干因万县事件提出辞职,杨森电告所扣英轮已释放。

  9.22(八,一六)

  甲、孙传芳因江西战事紧急,自南京到九江指挥(孙部到赣者约六万,时蒋方震为孙策划,谋联络唐生智)。

  乙、蒋总司令电令朱培德、程潜、鲁涤平乘孙传芳气馁,猛攻取胜。

  丙、革命军第六军军长程潜自南昌脱险,第一师及第十七师之一部陷敌。

  丁、张宗昌之直鲁军准备入豫助吴佩孚,吴拒绝。

  9.23(八,一七)

  甲、国民政府决定自动取消封锁港粤政策,恢复省港交通,先一日由中央党部工人部长陈树人向罢工委员会宣布,本日由外交部长陈友仁函告广州英领事声明停止排英,省港罢工解决,惟海关进出口货附加税一事及取消罢工条件仍待继续交涉。

  乙、革命军第九军第十军(黔军)彭汉章、王天培及贺龙师,与鄂西吴佩孚系之卢金山、于学忠、王都庆军激战,旅长贺敦武阵亡,卒败之,卢等纷退宜昌沙市。

  丙、中国国民党国民联军特别党部在五原成立。

  丁、蒋总司令抵江西袁州。

  9.24(八,一八)

  甲、国民政府令撤消罢工委员会纠察队,恢复省港交通。

  乙、中国代表在国际联盟会议席上提出万县惨案。

  丙、革命军第六军程潜自南昌渡过赣江,所部向万寿宫集结。

  丁、革命军第二军第五师谭道源及第十四军赖世璜占江西吉安,击破赣军蒋镇臣师。第二军第六师占峡江。

  9.25(八,一九)

  甲、奉军第三、第四方面军团长张学良韩麟春委第十军军长于珍接收吴佩孚系王怀庆之北京卫戍司令部(王已先期离去),奉军确实占领北京。

  乙、华俄道胜银行在中国之十三分行奉巴黎总行电令,一律停业清理(内有中国资本五百万两,且与中国有存放关税款项及发行钞票关系)。

  丙、北京军警搜捕各大学学生,枪决十人。

  9.26(八,二○)

  甲、英国劳工总会宣言反对英国干涉中国内政,英舰炮击万县。

  乙、孙传芳军马登瀛旅在湖北黄石港登岸向大冶进展,其第五方面军陈调元王普部亦由武穴向黄州前进,驻阳新之革命军第七军李宗仁部不加抵抗,折往赣北。

  丙、蒋总司令进驻江西新喻,第十四军占吉水。

  9.27(八,二一)

  甲、齐燮元奉吴佩孚令往北京,要求奉军勿入河南,并暂缓接收保定大名(但直鲁联军已向保、大开驻,迫吴军退出)。

  乙、曹锟自保定到郑州,调停吴佩孚靳云鹗之争无效(寻赴开封暂住)。

  丙、中国国民党国民联军代表大会开幕(9.29 闭幕)。

  9.28(八,二二)吴佩孚以齐燮元、彭寿莘为军团长,王为蔚、王维城、田维勤、魏益三等为军长。

  9.29(八,二三)

  甲、比使致北京外交部备忘录不承认九月二日之临时办法。

  乙、冯玉祥率国民联军自五原向宁夏出动,决定援陕西(初拟入山西)。

  丙、蒋中正接汪兆铭书,辩明前事无嫌,即复之。

  9.30(八,二四)

  甲、北京政府派王宠惠督办中国境内道胜银行清理事宜,法顾问宝道为会办。

  乙、国民党中央党部代表甘乃光与省港罢工委员会协议变更罢工政策,以全国民众新的排英运动代旧式封锁政策,实行附加税以津贴工人,罢工纠察队仍存在。

  丙、革命军第七军(胡宗铎、夏威、李明瑞旅)围歼孙传芳军精锐第四师谢鸿勋于赣北武宁附近之箬溪,毙其旅长庞广荫,谢重伤(

后死于上海)。

  丁、蒋中正总司令到江西清江。

  戊、唐生智、邓演达电蒋总司令,孙传芳要求十月三日停战。

  己、孙军第二方面军郑俊彦,进攻南昌奉新间第三军之招山白仙岭等阵地,发生激战,第一军第一师自奉新后退。

  庚、冯玉祥接受国民党国民联军特别党部授予之党旗。

  辛、吴佩孚在郑州召集军事会议,谋向湖北反攻(所部靳云鹗、田维勤、魏益三不受命)。

  10.1(八,二五)

  甲、蒋总司令进向高安(10.2 到达,10.3抵奉新)指挥南路,猛攻南昌,白崇禧参谋长指挥北路由武宁再袭德安,谋摧破孙军主力。

  乙、孙传芳调鄂东陈调元、王普、马登瀛部向赣北出动,拟截断革命军后路。

  丙、武昌刘玉春谋突围接应黄石港之孙传芳军,被击回(革命军独立团叶挺部亦颇有损失)。

  丁、北京内阁改组,顾维钧继杜锡珪代理国务总理并兼外交总长。

  10.2(八,二六)

  甲、革命军第三军朱培德大破郑俊彦军彭德铨、杨赓和、李彦清、王良田四旅于南昌附近之万寿宫。

  乙、革命军第二军第四师张辉瓒,第一军第二师刘峙占江西新淦,败唐福山(赣军)、陈修爵(粤军)、杨池生(滇军)。

  丙、张宗昌部之直隶保安总司令褚玉璞赴保定,实行接收保定大名,吴佩孚系人员均被迫走。

  丁、驻外十三国公使汪荣宝等通电主和。

  10.3(八,二七)

  甲、革命军第七军胡宗铎、夏威、李明瑞等旅与孙传芳军第三方面军卢香亭师、颜景宗、李俊义、段承泽等旅激战于德安附近,双方各死伤千余人(革命军团长陆受祺阵亡),革命军卒占德安,截断南昌九江间之交通。

  乙、蒋中正到江西奉新,惩处第一师将领(第一军副军长兼第一师长王柏龄撤职,团长孙某处死刑)。

  丙、孙传芳因战事失利电上海全浙公会表示愿与党军停战言和。

  丁、蒋中正再电汪兆铭销假回国共荷艰钜,并请张人杰、李煜瀛往劝。

  戊、共产党计划联络张宗昌,使其助孙传芳抗蒋中正(李大钊派杨度与张宗昌联络)。

  己、因汉口商会调停,武昌开始放难民出城。

  10.4(八,二八)

  甲、浙沪代表蒋尊簋等电蒋中正运动和平。

  乙、孙传芳军全部自鄂东退往赣北。

  丙、革命军第一军第二师刘峙占江西永泰。

  丁、邓如琢以战败离职。

  戊、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第四期学生毕业(共二千二百余人)。

  10.5(八,二九)

  甲、攻占江西德安之革命军第七军因卢香亭、颜景宗之反攻及陈调元部刘凤图毕化东两旅在瑞昌之胁迫,自德安退箬溪,孙传芳升任颜景宗为第六方面军总司令。

  乙、革命军总参谋长白崇禧指挥第二军鲁涤平第一军刘峙师占领江西樟树镇(翌日进占丰城)。

  丙、蒋总司令电唐生智,须孙传芳先允撤兵,方可停战。

  丁、中国共产党发表「为英帝国主义屠杀万县告民众书」。

  10.6(八,三○)

  甲、革命军对江西孙传芳军再度总攻击,第三军(朱培德)攻牛行(孙军为郑俊彦),第六军(程潜)第一师(王俊)攻永修涂家埠(孙军为卢香亭),第七军(李宗仁)攻德安(孙军为颜景宗),第二军(鲁涤平)第二师(刘峙)围攻南昌(孙军为唐福山、岳思寅等),第十四军(赖世璜)出抚州(孙军为蒋镇臣)截击敌军东窜,蒋总司令在高安督师。

  乙、孙传芳以郑俊彦继邓如琢为江西总司令。

  10.7(九,一)

  甲、革命军第六军程潜及第一军第一师王俊占永修。因第七军已退出德安,遂转至白槎、林马附近,谋与第七军联络。

  乙、武昌陈嘉谟、刘玉春派员与革命军商开城条件(寻又中变)。

  10.8(九,二)

  甲、革命军第七军歼灭自瑞昌来袭之陈调元部刘凤图、毕化东两旅于王家铺,第三军败郑俊彦于牛行,第二军向南昌围攻。

  乙、镇守潮梅之革命军第一军军长何应钦因闽军周荫人之压迫,决先发制人,下令进攻,以独立第四师(张贞)在饶平守势,御闽军张毅师,何自率第三师(谭曙卿)第十四师(冯轶裴)进攻永定击周荫人之主力。驻蕉岭闽军第二师旅长曹万顺、杜起云响应革命军,受任为第十七军长、副军长。

  丙、武昌城内守军河南第三师长吴俊卿部团长贺对庭与革命军商定开城投降办法。

  丁、冯玉祥自五原到包头检阅石友三及韩复矩军,同时命方振武率第一路军自五原出发,会合在甘之孙良诚军援陕。并以郑金声为东路总指挥,防晋军追击。

  10.9(九,三)

  甲、周荫人、卢香亭、陈调元、郑俊彦、陈仪、周凤岐复汪荣宝等十三公使电,赞成停止战争,召集国民会议(一作10.7)。

  乙、张宗昌在山东征「讨赤特捐」一千五百万元。

  10.10(九,四)

  甲、武昌守军贺对庭团内应,第四军第十师陈铭枢入城,俘刘玉春、陈嘉谟,武昌克复。

  乙、革命军第一军何应钦部第三师谭曙卿攻克福建永定,俘获无算,周荫人越城遁走。第十四师冯轶裴亦破闽军刘云峰旅于芦下坝。

  丙、蒋总司令发表政纲三十三条。

  丁、广州香港间交通恢复,罢工委员会撤消。

  戊、湖北共产党发表告党员书,现暂利用新军阀,打倒旧军阀,对新军阀应切实督责,如反抗,即予痛快解决,自图新生命。

  己、湖北全省总工会在汉口成立(会员约五十万,纠察队三千人)。

  10.11(九,五)

  甲、国民政府实行征收海关附加税。

  乙、革命军第一军第二师及第二军第二次围攻南昌,缘梯登城,死伤枕藉,孙传芳军岳思寅、唐福山、张凤岐等师(均赣军)闭城固守,并纵火烧近城房舍,革命军第三军与郑俊彦仍在南昌西南激战(

革命军计划泄漏)。

  丙、革命军第十四师冯轶裴占领梅县峰市。

  丁、孙传芳覆汪荣宝等十三公使电,称如南军休战即行撤兵,由国民会议解决时局。

  戊、北京政客军人运动推张作霖为总统。

  10.12(九,六)

  甲、蒋总司令到南昌南门外,革命军继续围攻,阵亡团长三人(

第二师失利)。

  乙、革命军第七军李宗仁及第一军王俊,败陈调元部刘凤图、毕化东旅于箬溪北之王家铺(第七军团长吕演新战殁)。

  丙、革命军第十四军党代表熊式辉占江西崇仁宜黄(10.15 占南城)。

  丁、北京政府以潘复为财政总长,汤尔和为内务总长。

  10.13(九,七)

  甲、蒋总司令下令撤南昌围,令第一军第二师转往赣江西岸奉新,第二军转往抚州,协同第十四军消灭抚州孙军(是为第二次南昌之役。时盛传蒋中正重伤殒命,革命军即利用此谣言暂行停战,急调援军补充,孙传芳亦赴武穴查防,促陈调元王普向武汉进攻)。

  乙、革命军第一军何应钦指挥第三(谭曙卿)、第十四(冯轶裴)两师,大破周荫人军中路刘俊、李宝珩于梅县松口,李被擒(刘俊于10.17被击毙。因此一战而福建已大定)。

  丙、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策划与张宗昌妥协,说以迅速攻取江苏安徽两省,免为奉军先占(在北京之李煜瀛、易培基等与张谈判,并由杨度说动张氏)。

  丁、孙传芳覆东南和平运动联合会,电责革命军未遵议和代表张一¡、蒋尊簋在汉所订和平条件(张蒋于月前偕孙之代表葛敬恩徐培根赴汉商和平)。

  戊、浙江自治会同志会沉钧儒等通电呼吁和平,主南北两军均退出江西,赣政还诸赣人。

  10.14(九,八)

  甲、驻南京常州一带浙军周凤岐部因受反孙传芳之全浙公会褚辅成等之运动,开回浙江(一部被孙军孟昭月旅缴械)。

  乙、革命军独立第四师张贞,败闽军张毅师,占龙安平和。

  丙、四川杨森受孙传芳之邀,率军入鄂西(杨持观望态度)。

  10.15(九,九)

  甲、国民政府发布讨孙传芳宣言。

  乙、中国国民党召集中央委员及各省各特别区市、海外总支部代表在广州开联席会议,以应付时局需要(共产党所操纵),出席者八十人,谭延闿、徐谦、张人杰、宋庆龄、吴玉章为主席团。

  丙、蒋中正任命何应钦为东路军总指挥(并调第四军第十师、第十二师来江西)。

  丁、西山会议派之中央执行委员会致各团体书促组织国民会议预备会议,以产生国民会议。

  戊、孙传芳运输军械士兵之「江永」轮在九江被人放火焚毁。

  己、浙江省长夏超宣布与孙传芳脱离关系,响应革命军(李煜瀛、马叙伦等策动)。

  庚、全浙公会褚辅成等分电孙传芳、蒋中正即日停战,并电浙军师长陈仪、周凤岐率部回省。

  辛、吴佩孚驳汪荣宝等十三公使和平电,态度倔强,主彻底讨赤,反对国民会议。

  壬、日外相币原喜重郎告英大使,不赞成干涉北伐军。

  10.16(九,一○)

  甲、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各省、各特别区市、海外总支部联席会议通过国民政府暂不北迁。

  乙、蒋总司令电谭延闿、张人杰,催奉天从速对南京出兵(先是广州奉天之间已屡有接洽),又电调武汉之第四军入赣。

  丙、夏超之浙江保安队向松江出动,上海孙传芳军第十三团王雅之前往抵抗,并拆毁铁路。

  丁、围攻南昌之革命军撤退(是日嘉伦拟订第三次进攻计划)。

  戊、北京外交总长顾维钧与日本公使芳泽谦吉商谈改订1896.10.20 中日通商行船条约。

  10.17(九,一一)

  甲、夏超电国民政府报告已就第十八军军长职兼管浙江民政,并荐马叙伦、蔡元培等十三人为政务委员会委员。

  乙、蒋中正电国民党联席会议,请汪兆铭复出。

  丙、吴佩孚电北京政府请促各国代表早日重开关税会议否则即宣告自主。

  丁、戴传贤就任广州中山大学校长。

  10.18(九,一二)

  甲、中国国民党联席会议通过国民政府发展问题案,并请汪兆铭销假,推何香凝、彭泽民、张曙时、褚民谊等为迎汪代表,即发迎汪电。

  乙、浙江事变因在徐州之浙军陈仪及在九江之周凤岐不表示参加,夏超即电孙传芳之淞沪商埠督办丁文江解释,并将松江之保安队撤退嘉兴。

  丙、蒋总司令任刘骥为河南招抚使(联络豫陕)。

  10.19(九,一三)

  甲、蒋总司令颁肃清江西孙传芳计划(决以全力击破南浔线之敌)。

  乙、中国国民党联席会议通过以发起人民团体联合会为国民会议之预备方法。

  丙、北京公使团讨论向北京政府否认广东政府征受出入口税附加税及直鲁闽赣等省征收一切特捐,因意见不一致,无结果。

  10.20(九,一四)

  甲、中国国民党联席会议通过省县市政府及省民会议、县民会议、乡民会议各案:(一)省政府为委员制,由七人至十一人(分兼厅与不兼厅)组织之,由国民政府指定一人为主席,设民政、财政、建设、军事、司法、教育各厅,于必要时得设农工、土地、公益等厅。(二)县市政府亦委员制,委员由省政府任命并指定一人为委员长,分掌教育、公安、公路、财政各局。特别市组织另定之。(三)省民、县民、乡民会议用职业选举法选举代表,其性质及组织由省党部起草,呈中央党部决定。

  乙、一八九六年十月二十日换文之中日通商行船条约,今日期满,北京外交部根据该约第二十六条照会日使要求修正全约,请速开谈判,俾于六个月内订成,如新约于六个月内不成,中国政府保留宣布对旧约表示态度之权利。

  丙、革命军第十四军败赣军刘宝题等,攻克抚州,师长易简阵亡。

  丁、第四军第十师(副师长蒋光鼐率领)第十二师(师长张发奎)自武汉调江西作战(为不令唐生智控制武昌,邓演达从俄顾问铁罗尼之议第四军乙部及陈铭枢仍留武汉)。

  戊、孙传芳免夏超职,以驻徐州之浙军第一师师长陈仪继任浙江省长。

  10.21(九,一五)

  甲、中国国民党联席会议通过省政府与国民政府之关系,省党部与省政府之关系,及从速成立湖北省政府各案。

  乙、孙传芳部第八师旅长宋梅村败夏超军于嘉兴。

  丙、冯玉祥部国民联军援陕前锋抵平凉。

  丁、新任智利公使韦古纳向北京政府递国书。

  10.22(九,一六)

  甲、中国国民党联席会通过国民党最近政纲案。

  乙、蒋中正再电广州联席会议,主将中央党部或国民政府移鄂。

  丙、蒋总司令接见孙传芳之代表葛敬恩。

  丁、夏超战败,自杭州出走,为部下所杀(一说被俘后处死),孙传芳即占领杭州。

  戊、革命军第二军张辉瓒谭道源师克江西进贤(一作 10.27)。

  己、奉天当局通告各领事光绪三十三年(1907)所规定之中外货物免税重征专照,现因商务发达已不通用,自十一月一日起,凡运往非商埠地方货物,概不得再用此项专照。

  10.23(九,一七)

  甲、蒋总司令电广州对孙传芳媾和,须使浙江加入国民政府范围或中立,允孙在江皖以为缓冲(是日蒋接见孙之代表葛敬恩提示四条件,葛并代陈仪接洽)。

  乙、蒋总司令任杨森为第二十军军长。

  丙、国民党联席会议续议最近政纲。

  丁、比使致北京外交部备忘录对临时办法之订立,提出三项要求,外交部当即答覆,亦提出修正草案三条。

  10.24(九,一八)

  甲、国民党及共产党人在上海策动罢工,响应北伐军,被驻军压平。

  乙、东路革命军第一军何应钦部克福建漳州,周荫人退往延平。

  10.25(九,一九)

  甲、奉天日领事以奉票低落,金融紊乱,日侨受损,向张作霖提出警告(一)绝对保境安民停止一切军事行动,(二)撤废官定之金融价格,听自然趋势,(三)准中日商民自由交换金银票券。

  乙、苏俄代理公使齐尔内赫到奉天与张作霖晤,未谈中俄交涉。

  丙、国民革命军总司令武汉行营主任邓演达自江西回武昌,宣布蒋中正并未受伤。

  10.26(九,二○)

  甲、张作霖因昨日日领之警告,派员向日领事解释关内用兵不得已之苦衷。

  乙、布哈林在苏俄全联邦共产党大会讲演国际政策,注重中国革命。

  丙、比使华洛思致外交部备忘录,对于明日期满之一八六五年十一月二日条约提出临时办法二条;外交部加以修正,定于六个月内订定新约,如六个月内新约未订,缔约各方对本协定有自由重加考量之权利。

  丁、援陕国民联军孙良诚部占领咸阳。

  戊、国民党联席会议通过宣言内容,最近外交政策,党员服兵役法案并修正党代表条例。

  10.27(九,二一)

  甲、蒋总司令以李宗仁为左翼指挥官(统第四、第七军及独立第二师)进攻德安家埠。朱培德为右翼军指挥官(统第三、第二、第十四军),以左纵队(第三军)之一部牵制牛行敌之主力,另一部由蛟桥攻其右后,以右纵队(第二、第十四军)之一部向东乡追击,另以主力向邓家埠、谢家埠之线进迫南昌。程潜为中央军指挥官(统第六军)进攻乐化,并向家埠夹击,刘峙为总预备队指挥官(统第一军第一第二师及炮兵团航空队),随中央军推进。航空队轰炸牛行家埠(第三次对江西总攻击令)。

  乙、中国国民党联席会议通过全国人民团体联合会纲领案,并发表对全国人民宣言,说明军阀及帝国主义趋于崩溃,民众所受之痛苦,国民党将以全力保障人民之一切自由,及扶助民众组织起来,建立自己的势力,废除不平等条约,建立统一的廉洁的政府,解除人民痛苦,使进于福利之道。

  丙、一八六五年十一月二日签字,一八六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换文之中比和好通商行船条约本日期满,比京华侨举行废约示威游行,比警干涉辱我国旗,并拘捕击伤多人。又比使致外交部备忘录,不同意外交部修正之临时办法,主将过渡办法有效期限延长至新约成立为止。

  丁、苏俄代办齐尔内赫到北京。

  10.28(九,二二)

  甲、中国国民党联席会议通过(一)增加中央党部经费及以各省原有之省议会经费拨为省党部经费。(二)民团团防或保卫团须由乡民大会产出,以剿匪为唯一责任。(三)肃清西山会议及孙文主义学会毫无觉悟表示之份子。(四)电蒋总司令表示竭诚信任与拥护。(

五)派何香凝等五人为代表迎汪兆铭出任国事。(六)召集国民会议。又议决联席会议之权仅亚于全国代表大会而高于中央执行委员会全体会议。中央监察委员王宠惠受北京政府任命,应予取消党籍。即闭会。

  乙、蒋尊簋自南昌到高安,晤蒋中正,为孙传芳说和,蒋令先定撤兵日期(孙仍欲保持其五省总司令名义)。

  丙、孙宝琦、徐绍桢等通电劝各捐成见,立止战争,开国民会议共定国是。

  丁、北京外交总长顾维钧致比使备忘录,不承认昨日比使之要求。惟六个月期满经双方之同意,临时办法得延长之,但经任何一方面之三个月预先通知,得废止之。

  10.29(九,二三)

  甲、江西革命军均遵照总攻击令出动。

  乙、东路革命军第十四、第十七军占福建汀州,第一军占漳浦。

  丙、孙传芳等请北京政府废止中比商约。

  10.30(九,二四)

  甲、蒋总司令训令各军将士,此次总攻击务将孙传芳之势力迅速扑灭,时局方得转捩,革命乃可成功,并对第一军特别训诰。

  乙、革命军总政治部首席顾问俄人铁罗尼电告鲍罗廷,谓唐生智极力与俄人及中共接近,谋取蒋介石而代之,且不愿对孙传芳作战,希望蒋为孙所败,进而与孙联合。现孙之败势已定,唐部昨日始沿江北岸出动。孙之代表仍留唐处。

  丙、上海总商会请宣布比约失效,在新约未成立前,断绝外交关系,撤回驻比公使(全国商联会亦有相似之表示)。

  丁、北京外交部因比国驱逐运动废约之华侨九人出境,向比使抗议。

  戊、奉天领事团向奉天省长莫德惠抗议撤消免重征专照事件。

  10.31(九,二五)

  甲、孙传芳自南昌回九江,所乘专车在德安为革命军飞机所袭击。

  乙、革命军总政治部俄顾问铁罗尼致书鲍罗廷,商利用唐生智事。

  丙、比使对修约交涉,以等候比政府训令为词,一意延宕(法国助比)。

  11.1(九,二六)陈仪自徐州到杭州,就浙江省长职。

  11.2(九,二七)

  甲、江西革命军开始第三次之总攻击,第七军二次占德安,破孙传芳之第六方面军颜景宗。第四军获胜于马回岭。

  乙、北京外交部向英使提出万县事件二次抗议,驳九月二十日英使节略所述之事实。

  11.3(九,二八)

  甲、革命军独立第二师(贺耀组)及第四军第十二师(张发奎)占领九江南之马回岭,击溃马登瀛旅。第三军占蛟桥,第六军占芦坑(10.16 张发奎因与友军发生争执,离九江返武汉)。

  乙、北京公使团领袖荷使向北京外交部抗议广州山东及其他地方官吏征收洋货附税,谓系违反条约,又训令广州济南领事团分别向各该地当局提出抗议。

  11.4(九,二九)

  甲、革命军第四、第七两军(白崇禧指挥)破孙传芳军于九仙岭,独立第二师贺耀组自马回岭袭攻九江,血战于赛(晒)湖桥,当将九江占领,守军周凤岐退走,孙传芳西去武穴(旋又折回东下)。第六军占乐化。

  乙、蒋总司令任命李燊(黔军)为暂编第七军军长。

  丙、北京外交部照会比使如不即答覆承认中国政府之最后提案(

十月二十八日)中国政府即正式宣告对于一八六五年十一月二日之中比条约之态度。

  11.5(一○,一)

  甲、革命军第六军占领家埠,合自德安前来之第七军(由白崇禧指挥),大破卢香亭全部,卢仅以身免。

  乙、比使面向顾维钧递备忘录,不容纳中国之建议取消从前之谈判,对于一八六五年条约第四十六条解释上之法律问题,仍提出于海牙国际常设法庭审理。

  丙、广州领事团奉北京领袖公使命令向国民政府外交部长陈友仁递交否认新税声明书。

  11.6(一○,二)

  甲、白崇禧督第七军夏威、陶钧旅歼灭卢香亭部于吴城镇,毙其旅长刘士林,第二军亦将蒋镇臣部六千余人缴械。

  乙、北京政府宣布一八六五年之中比条约失效,即照会比使,比使答覆请以后与比政府直接交涉。

  丙、法使通告北京外交部,中法越南边境通商条约期满,法政府准备在两个月内开始谈判,三个月内完成新约。

  丁、广州罢工委员会办公处全部被焚。

  11.7(一○,三)

  甲、蒋中正总司令到南昌车站,第一师(王俊)攻占南昌、牛行,孙军残部自南昌东走。

  乙、革命军贺耀组师占湖口。

  丙、孙传芳抵南京,宣布五省戒严。

  丁、蒋中正电贺苏俄革命第九周年纪念,盼共同奋斗,完成世界革命(时邵力子驻莫斯科)。

  戊、济南青岛日领事与山东当局交涉货物税事,张宗昌让步。

  11.8(一○,四)

  甲、革命军参谋长白崇禧率第七军(陶钧旅),第二军(戴岳师),第三军(朱世贤师)之各一部,追击南昌败兵至滁槎、马口圩,擒郑俊彦部旅长李彦青、王良田、杨赓和等,俘一万五千人(后王杨被枪决),同时第一军悉缴赣军枪械,擒师长唐福山、岳思寅、张凤岐等,在江西之孙传芳军完全消灭。

  乙、国民政府外交部长陈友仁退还本月五日广州领事团(领袖领事为葡萄牙之DaHorta)之声明书,否认北京领袖公使之存在,以其无法律根据且与国民政府地位有碍。各国代表如了解国民政府之地位,则愿与商谈海关新税及其他问题。

  丙、革命军入南昌城。

  丁、革命军第一军冯轶裴师占漳州,闽军张毅退泉州。

  戊、武穴一带之皖军因孙传芳战败,向安徽撤退(王普、陈调元均先后回安庆)。

  己、北京外交部发表中比修约交涉文件二十种,比使亦发出声明。

  11.9(一○,五)

  甲、顾维钧电张作霖、吴佩孚、孙传芳、阎锡山、张宗昌表示辞职。

  乙、蒋总司令进驻南昌。

  丙、国民联军第十师刘汝明部自宁夏抵平凉,进援陕西。

  丁、北京阁议决定修改明年五月十日期满(十年)之西班牙商约。

  戊、北京政府派王宠惠为海牙公断院公断员。

  己、北京教育部公布国语统一筹备会所定国音罗马字母拼音法。

  11.10(一○,六)

  甲、国民政府任孙科为交通部长,徐谦为司法部长(徐为冯玉祥之代表,鲍罗廷谋透过徐氏以拉拢冯玉祥)。

  乙、日人藤村、池田到南昌见蒋中正,请派员往日本聘问。

  丙、英国国会工党议员质问政府,可否承认国民政府。

  丁、日本公使馆覆10.20 北京外交部修约照会,对1896年条约第二十六条之解释不同意,仅允改订税率及条约中之通商条款,愿以同情考量中国之希望,不承认六个月之限期。

  戊、明年五月十日西班牙商约期满,北京外交部照会西使,希望在期满前重订新约,西使亦赴外交部交换修约意见。

  己、张作霖自奉天到天津。

  庚、张宗昌在济南召集军事会议,即令所部准备南下,援孙传芳。

  11.11(一○,七)

  甲、国民政府联席会议议决政府北迁武汉。

  乙、蒋中正接粤电,知军校学生为人利用,欲推倒校长。

  丙、蒋中正自南昌到九江,晤自武汉来之唐生智、邓演达,委朱培德、程潜分任南昌九江警备事宜。

  丁、比使答覆北京外交部反对中国宣布比约失效,声明在未经海牙国际法庭审理以前,仍认旧约有效。

  11.12(一○,八)

  甲、广东省政府依国民政府联席会议议案改组,孙科、陈树人、李济琛、宋子文、甘乃光任常务委员,孙兼主席。

  乙、蒋中正以中央政治会议主席名义委朱培德为江西临时政治会议代理主席。

  丙、美使马慕瑞与日使芳泽重商中日美无线电问题。

  11.13(一○,九)比使通知北京外交部,比政府决将中比商约第四十六条提交海牙国际法庭,请中国协商提交手续,如一星期后中国不答覆,比即单独进行。

  11.14(一○,一○)

  甲、董康、蔡元培、褚辅成、许世英等在上海组织苏浙皖三省联合会,主张三省为民治区域,一切军政民政由人民推举委员处理,即日停止军事行动,并由人民推举代表向广州及奉鲁方面运动和平。

  乙、张作霖在天津召集张宗昌、吴俊升等会议军事政治,孙传芳之代表杨文恺亦参与。

  丙、张作霖再借日金五百万元(已借一千八百万)建筑吉敦铁路。

  11.15(一○,一一)

  甲、张作霖之天津军事会议决定:(一)对南军事先征吴佩孚、孙传芳意见,(二)奉军向河南出动,由韩麟春主持,直鲁军向苏皖出动,由褚玉璞主持,(三)对冯玉祥军由察热军队会合晋军办理,(四)北京政局暂不变动。

  乙、蒋中正通电促各省人民自决,驱逐残余军阀,组织各省省政府与国民会议预备会。

  丙、援陕国民联军孙良诚、方振武连败刘镇华军,占领咸阳等地,吴佩孚电刘坚守潼关,并电阎锡山往援。

  丁、武长铁路工人因欠薪罢工(武汉工潮亦多)。

  11.16(一○,一二)

  甲、鲍罗廷偕国民政府外交部长陈友仁,财政部长宋子文,交通部长孙科,司法部长徐谦(中央党部宣传部长顾孟余)及宋庆龄等由广州启程北上(10.30 总政治部俄顾问铁罗尼曾促鲍北来)。

  乙、广州中央政治会议推李烈钧、戴传贤为委员,并促戴及李煜瀛、易培基即日赴日本。

  丙、福建革命军占同安,张毅退泉州。

  丁、北京外交部与比使备忘录,现在争点不在条文之法律解释,而在平等原则之适用于中比之关系,主提交国际联盟。

  11.17(一○,一三)

  甲、蒋总司令复苏浙皖三省联合会欲求和平统一独立自由,舍革命军与三民主义外无他途。

  乙、蒋总司令自九江到南昌。

  丙、援陕之国民联军刘汝明、马鸿逵陆续入陕西,进向西安。

  丁、孙传芳委蒋方震办理军事速成学校,练新战术。

  戊、北京外交部电朱兆莘令将中比条约交涉全案提出国际联盟大会。

  11.18(一○,一四)孙传芳秘密到天津向张作霖、张宗昌乞援。

  11.19(一○,一五)

  甲、蒋总司令在南昌对自由西报记者谈话,非不平等条约完全取消,革命决不终止,所有过去约章均不承认,革命不仅以推倒中国境内之帝国主义为目的,并以获得其他国内同样结果为目的。

  乙、蒋总司令电张人杰、谭延闿,请将中央党部与政府速迁武昌。

  丙、蒋总司令筹定闽浙鄂西计划。

  丁、第四军第十、第十二师自江西奉命调回武汉。

  戊、江西农民协会筹备会成立于南昌。

  己、卢香亭、陈调元、陈仪、白宝山等在南京会议,不赞成直鲁军南下。

  庚、英外相张伯伦电英公使蓝浦生,准备承认革命军政府。

  11.20(一○,一六)

  甲、蒋总司令电询邵力子与苏俄所商事结果并促事毕速回。

  乙、汪兆铭自法国到柏林(原拟回国,因病暂留)。

  丙、国民联军中之苏俄代表在宁夏附近向莫斯科报告该军状况。

  丁、张作霖、孙传芳等天津军事会议,孙表示完全服从张作霖,同时吴佩孚亦在郑州召集军事会议。

  戊、江苏省当局委徐维震为上海临时法院筹备主任。

  11.21(一○,一七)

  甲、海军总司令杨树庄派方声涛到广州接洽。

  乙、东路革命军第一军占泉州(晋江)。

  丙、蒋中正电斥黄埔同学会代表团,开除其会籍。

  丁、董康反对直鲁军南下,张宗昌、孙传芳下令通缉。

  11.22(一○,一八)

  甲、第三国际第七次扩大干部大会在莫斯科开会,议长布哈林表示以全共产国际之名及全世界劳工阶级之名援助中国革命并由大会发表宣言,中国共产党代表谭平山及蒋中正代表邵力子出席。

  乙、蒋中正函约黄郛南来(时黄在天津)。

  丙、张宗昌回济南,即下动员令南下,以第七军许琨部由津浦路南下,第八军毕庶澄由海道赴沪。

  丁、张作霖拟以王士珍代顾维钧摄阁,王谢绝。

  戊、招商局董事电各方,请于二十七日以前放还被扣轮船,否则即宣告全部停航。

  11.23(一○,一九)

  甲、上海苏浙皖联合会组织军事外交委员会,宣布孙传芳与三省无关,反对奉鲁军南下,促三省人民及团体速成立正式民治政府之组织。

  乙、国民联军援陕总指挥孙良诚、方振武等占领咸阳,分三路进攻西安(孙中路,方左路,马鸿逵右路)。

  丙、革命军总政治部主任邓演达与第四军师长张发奎,自武汉乘飞机回广州,促国民政府速迁。

  11.24(一○,二○)

  甲、蒋总司令接蒋尊簋电,为孙传芳乞和(共同反奉,周荫人退出福建,浙江不驻北兵)。

  乙、驻徐州之浙军第一师陈仪部开回浙江,第三师周凤岐部亦自江西东退。

  丙、冯玉祥自绥远五原率韩复矩、冯治安诸军进向宁夏。

  丁、鹿钟麟率参观团自五原赴苏俄(取道库伦,1927.3.19离莫斯科回国)。

  11.25(一○,二一)

  甲、天津英租界工部局捕国民党人员十四人(11.23),本日引渡于奉军(内有共产党江浩之子镇寰)。

  乙、北京政府公布修正无领事裁判权国人民民刑诉讼章程八条。

  丙、北京财政部总长潘复拟发军用票,并进行借款,英美法日四使反对以关余指借债款(海军总长杜锡珪亦在阁议反对)。

  丁、张宗昌新发军用票一千万元准备在苏皖行使。

  戊、蒋总司令电广州,催筹三十五万元汇沪以坚海军来归之心(

由上海钮永建接洽)。

  11.26(一○,二二)

  甲、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临时会议议决中央党部国民政府迁往武汉,截至本月三十日止不再开议,停止收发文件。

  乙、蒋总司令改任陈可钰为第四军副党代表,升张发奎为副军长。

  丙、蒋总司令电浙江省长陈仪表示默契(时陈其采到南昌晤蒋,陈亦有电致蒋)。

  丁、上海海军总司令杨树庄反对张宗昌之渤海舰队南下,第二舰队司令陈绍宽率舰赴闽。

  戊、中国共产党代表谭平山在第三国际第七次干部扩大会议上演说中国革命问题。

  己、张宗昌之直鲁军许琨部开抵浦口。

  庚、汉口英侨请英外部加派军舰前来。

  11.27(一○,二三)

  甲、国民军第一军孙良诚、方振武、刘汝明及国民二、三联军于右任部(苏俄顾问谢福林偕行)击破围攻西安之刘镇华军,刘军溃退潼关,西安围解(被围七月,人民饿死极多)。

  乙、蒋中正总司令委刘湘、赖心辉、刘成勋、刘文辉为川康绥抚委员,刘湘为主席兼第二十一军军长,赖心辉为二十二军长,刘成勋为二十三军长,刘文辉为二十四军长。又以范石生为第十六军军长。

  丙、蒋总司令电蒋尊簋质询孙传芳能否拒奉?浙江淞沪中立,能否到底?如与革命军合作有何表示为证?

  丁、张作霖、杨宇霆因吴佩孚、阎锡山不赞同天津会议之决议案及东南将领之反对,改变积极南下政策。

  戊、江西省政务委员会成立,主席陈公博,未到,由姜济寰代理。

  己、苏俄代理大使齐尔内赫到北京,即向顾维钧递到任国书。

  11.28(一○,二四)

  甲、顾维钧内阁阁员通电辞职(翌日,张作霖、吴佩孚覆电劝留)。

  乙、冯玉祥自绥远五原抵宁夏。

  丙、杨森在宜昌就革命军第二十军军长职,朱德任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

  丁、汉口英水兵上岸,断绝英租界对外交通。

  11.29(一○,二五)

  甲、第三国际第七次执行委员会专讨论中国问题,由邵力子、谭平山报告中国革命现状。决定打击英帝国主义为中国革命之迫切目的(12.16 闭会)。

  乙、汉口工潮蔓延,英水兵登岸制止租界工人游行。

  丙、上海苏浙皖三省联合会电请三省将领赞成民治,劝张作霖撤退南下鲁军并反对英日借款(丁文江代孙传芳向英借款)。

  丁、蒋总司令接见奉天代表杨仲恒等,诘其背约派兵南下。

  11.30(一○,二六)

  甲、第三国际决议指示中共特别注意军事工作,史达林演说强调中国革命与无产阶级须由中国共产党领导及青年工作之重要。

  乙、孙传芳、吴俊升、张宗昌、阎锡山、寇英杰、刘镇华等十六人推戴张作霖为安国军总司令,统一指挥对革命军作战。

  丙、广州中央党部国民政府因北迁停止办公。

  丁、蒋总司令任命陈铭枢为第十一军军长(原任方本仁以收编赣军未成辞职)。

  戊、福建张毅之第一师退至福州附近为海军与留守福州之李生春军解决。

  己、法权调查报告书公布。

  庚、张作霖在天津宣布就任安国军总司令,以孙传芳、张宗昌为副总司令。

  12.1(一○,二七)

  甲、新任英国驻华公使蓝浦生到上海,拟先往汉口视察决定对华外交方针,日本外务省亦派条约局长佐分利贞男来国民政府统治地区视察。

  乙、阎锡山之代表赵戴文到南昌见蒋中正,阎愿加入革命军。

  丙、湖南全省农民代表会议及工人代表会议在长沙开幕(12.20 毛泽东在会中发表演说,12.28 闭幕)。

  丁、鲍罗廷及国民政府代理外交部长陈友仁,交通部长孙科,财政部长宋子文,司法部长徐谦自广州抵南昌。

  12.2(一○,二八)

  甲、国民政府电英国外交部抗议天津英租界当局拘捕国民党员十四人并引渡于奉军,倘被捕诸人受害,英政府须负责任,即将来开释亦须赔偿损失。

  乙、英外相张伯伦将对华政策建议案十六条电知北京英使馆。

  丙、福州省防司令李生春与海军宣布服从国民政府,革命军第三军王均师入延平,周荫人退至浙边。

  12.3(一○,二九)

  甲、苏俄决定筑土西铁路(西伯利亚至塔什干)。

  乙、汉口工潮蔓延,总商会议决向劳资仲裁委员会要求四事:加薪须逐渐,工作时间沿旧,店主有辞去员工之自由,待遇力求平允。并要求湖北省政务委员会工人加资不受第三者干涉,严禁纠察队之横暴。如12.6前无善后办法,将罢市自卫。

  丙、革命军第八军及第十五军进攻鄂西卢金山、鄂北张联升,袁祖铭在辰州就革命军左翼总指挥职,出兵夹击。

  12.4(一○,三○)

  甲、蒋中正偕中央各委员到九江转庐山。

  乙、孙传芳自天津回南京即就安国军副总司令职。

  丙、吴佩孚与张作霖之代表张景惠、许兰洲会商,请奉军先驻京汉北段,必要时再入豫。

  丁、刘镇华因国民联军之压迫,完全退出陕西,向阎锡山乞援。

  12.5(一一,一)

  甲、新任英使蓝浦生自上海往汉口考察(英国国内对国民政府分赞同及反对二派)。英外部电汉口英国总领事,为保护租界,可使用武力。

  乙、革命军第一军自赣东向浙江出动,以王俊、白崇禧分任纵队指挥官,浙军周凤岐师自杭州开往衢州。

  12.6(一一,二)

  甲、张作霖宣言攻击蒋中正冯玉祥。

  乙、吴佩孚决联奉反攻(惟豫南之靳云鹗、田维勤、魏益三仍反对奉军入豫)。

  丙、招商局因船只被扣未放,实行全部停航。

  丁、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通过处置工会纠纷办法,不许工会擅自封锁工厂,封闭商店及强取什物。

  12.7(一一,三)

  甲、蒋总司令与鲍罗廷、宋庆龄、孙科、宋子文、陈友仁、徐谦在庐山会议(一)对安国军决定消灭孙传芳,联络张作霖。(二)工运缓和,农运主积极进行以为解决土地之张本,蒋复提议请汪兆铭速回任。

  乙、国民政府代理主席谭延闿及中央党部妇女部长何香凝等离广州北上,取道江西赴武汉。

  丙、广州市党部特别委员会推李济琛为常务委员,甘乃光、陈孚木、徐天深、廖冰筠、曾养甫、黄旭升为宣传、工人、组织、妇女、青年、商民部长。

  丁、鄂西卢金山因革命军之压迫,宣告解除长江上下游总司令职。

  戊、北京外交部及江苏省当局承受上海工部局增设三董事案。

  12.8(一一,四)

  甲、英使蓝浦生、日本外务省条约局长佐分利抵汉口(是日蓝浦生电英外部,主增派军舰来上海)。

  乙、张作霖任阎锡山为安国军副司令,并令奉军向平汉线出动,由韩麟春主持。

  丙、东路革命军总指挥何应钦进入福州。

  丁、广州汽车夫、银行员等相继罢工,政府设立罢工仲裁委员会以限制之。

  12.9(一一,五)

  甲、革命军第一路指挥官王俊,第一师长薛岳入浙江衢州。杭州各界联合会分电蒋中正、孙传芳,各将部队撤出浙境。

  乙、鲍罗廷及宋子文、孙科、陈友仁、徐谦、宋庆龄等自江西到武汉。

  丙、汉口劳资仲裁委员会规定凡劳资争议均须由该会作最后决定,厂主店东不得随意停业,工人不得随意罢工。

  12.10(一一,六)

  甲、北京公使团会议承认国民政府问题,决分别派员往武汉视察。

  乙、英使蓝浦生晤陈友仁。

  丙、福建张毅残部被海军及李生春军解决(张毅后被擒,枪决于汕头)。

  12.11(一一,七)

  甲、武汉民众举行欢迎中央委员及鲍罗廷大会并作反英运动。

  乙、谭延闿率领国民政府中央党部第二批北上人员自广州出发。

  丙、浙江第三师师长周凤岐在衢州就革命军第二十六军军长职(

即移驻严州)。

  丁、国民联军孙良诚、方振武部出潼关占阌乡,刘镇华军退守函谷关。

  12.12(一一,八)

  甲、中国国民党山西全省代表大会开会,国民党与共产党冲突。

  乙、蒋总司令任命四川之邓锡侯为第二十八军军长,田颂尧为第二十九军军长。

  12.13(一一,九)

  甲、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及国民政府委员在武昌议决,在政府党部未迁到前,组织中央联席会议,徐谦任主席,叶楚伧任秘书长(由孙科、宋子文、柏文蔚、吴玉章、蒋作宾、宋庆龄、陈友仁、王法勤、唐生智、叶楚伧、于树德、邓演达、詹大悲、董用威(必武)、鲍罗廷组成,实由鲍罗廷操纵)。

  乙、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特别会议在汉口举行。

  丙、国民政府代理外交部长陈友仁与英使蓝浦生会晤(12.11)。

  丁、蒋中正离庐山回南昌。

  戊、浙江省长陈仪进行浙江自治。

  己、天津北方金融实业家九十余人发起产业协会并联合南方金融实业家进行自卫。

  庚、中比条约交涉,比已实行提出海牙国际法庭。

  12.14(一一,一○)

  甲、孙传芳决对浙用兵,陈仪部由杭州开往浙东,表示中立,各军联合会仍积极谋自治,举蒋尊簋为委员。

  乙、国民联军续向东进,豫西紧急,吴佩孚以田维勤为援陕总司令前往抵御。

  丙、太原国民党左右两派冲突,总工会被捣毁。

  12.15(一一,一一)

  甲、广州公安局因共产党之异动严厉纠正工人行动,不许工会擅自拘人,不许工人持械游行,工人不得擅自封锁工厂商店及强取什物,并拘捕苏兆征,上海总工会去电诘责。

  乙、武汉中央党部国民政府委员临时联席会议通过发行整理湖北金融公债二千万元,财政公债一千五百万元。

  丙、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代理主席张人杰由广州北上赴南昌。

  丁、革命军便衣队约一千人包围杭州省长公署。

  戊、孙传芳军向松江宜兴出动。

  12.16(一一,一二)

  甲、蒋总司令出席南昌反英大会。

  乙、第三国际第七次扩大干部会议对华决议九条,主要为中国革命应形成工农等之独裁,土地国有,共产党应加入国民政府使左派与右派相战,在各军中实行政治运动等。

  12.17(一一,一三)

  甲、革命军第十军王天培,第九军第一师贺龙占宜昌,杨森军退往四川,于学忠退往鄂北(唐生智部叶琪、何键师亦西来,谋取宜昌,以宜昌为四川鸦片集中地)。

  乙、周凤岐到杭州晤陈仪,即回富阳,形势稍缓(是日蒋总司令任陈仪为第十九军军长)。

  丙、孙传芳以第八师长孟昭月继卢香亭任第三方面军司令,负对浙军事全责。

  丁、北京顾维钧内阁全体发第三次辞职电。

  12.18(一一,一四)

  甲、英代使欧玛利将12.2英外相之「英国变更对华政策建议案」共十六条分致北京十一国公使(华盛顿条约签字国),大要为(

一)各国应同情谅解中国国民运动,并宣言俟华人成立政府,即行交涉修约及其他未决问题。(二)废弃「中国经济政策非有外人监督不能发达」之意,承认中国应享有关税自主权,中国须尊重条约,以后列强放弃因微小事端提出难望奏效之抗议办法,而于重大关系时出以协同动作。(三)对于华会附加税无条件承认,不当以在外人监督之下,而以其中大部份供偿还无担保借款为要求,应准许其在中国各处实行征收,其进款之支配储存均由中国主管官厅自行解决,并根本反对关税会议涉及无担保债款问题。(四)各条约已有不合时情之处,欲维持其尊严,莫若体贴华人之要求,同情条约之修正,至对华提出抗议,应限于华人之完全不顾条约及攻击外人在华依理应享利益之事情,各国当协同从事(该案提出时,曾引起各方之注意,至二十六日始完全发表)。

  乙、张宗昌自济南到南京,以褚玉璞为前敌总司令,许琨为副司令,程国瑞、徐源泉、王栋为一、二、三路司令,许琨兼第四路司令。

  丙、革命军东路军总指挥何应钦到福州。

  丁、俄国共产党驱逐反对派齐诺维夫、加美纳夫等七十五人。

  12.19(一一,一五)

  甲、杭州各界联合会通过省政府组织大纲,选蒋尊簋、陈仪、张载阳、蔡元培、周承菼、褚辅成、黄郛、周凤岐、陈其采为省务委员。

  乙、江西省政务会议下令取消张天师名号,没收其财产,第六十三代天师张恩溥自龙虎山逃往上海。

  12.20(一一,一六)

  甲、蒋总司令电武汉,赞成中央临时联席会议。

  乙、冯玉祥自宁夏南进(12.24 到平凉)。

  丙、上海教育学术团体反对东方文化委员会(因未通过中国提案)。

  丁、陈友仁要求汉口英总领事HerbertGoffe拆除租界障碍物。

  12.21(一一,一七)

  甲、日使芳泽反对英国新提案,附加税必须由关税会议决定。

  乙、大东大北公司海电合同期满,舆论反对展期。

  丙、广州政治分会成立。

  丁、蒋总司令电汉口宋子文接济西北冯军月饷三十万元。

  戊、孙传芳、张宗昌商定孙以全力对浙江,张与陈调元对安徽。

  12.22(一一,一八)

  甲、英使蓝浦生到天津晤张作霖,劝以和平手段解决国事。

  乙、武汉中央联席会议以天津市党部被封,党员被捕,决电张作霖不可伤害以往友谊,并对英抗议,发动反英运动,又议决扶植冯玉祥,设立军事政治学校,以冯玉祥为校长(李大钊推荐),派王法勤往河南。

  丙、孙传芳军孟昭月部开入杭州,陈仪被胁赴南京,所部两营被缴械,主张自治之浙人均匿避(孙军白宝山冯绍闵两师亦自常州向宜兴出动)。

  丁、上海苏浙皖三省联合会反对附加税,免资北方军阀财源,延长内乱。

  戊、日本水手惨毙陈阿堂案,以三千元之恤金了结。

  12.23(一一,一九)

  甲、北京外交部条约研究会决定对比约不向国际法庭应诉。

  乙、革命军第三军第八师及第七军闹饷(翌日蒋中正电武汉宋子文设法)。

  12.24(一一,二○)

  甲、北京公使团会议讨论英国对华新提案,日美法三使均持反对意见。

  乙、孙传芳令通缉蔡元培、褚辅成、董康等十一人,又以徐鼎康继陈陶遗为江苏省长,何炳麟继高世读为安徽省长。

  丙、武汉中央联席会议通过派鄂湘赣学生赴莫斯科孙文大学。

  12.25(一一,二一)

  甲、革命军东路军总指挥政治部发表福建政务财政两委员会委员。

  乙、蒋总司令电财政部长宋子文,催速清各款。

  丙、蒋总司令电召各总指挥军长等来南昌开军务善后会议。

  丁、奉军万福麟部刘震东旅占绥远包头。

  戊、日本大正天皇卒,新皇即位,改元昭和。

  12.26(一一,二二)

  甲、英使馆发表十八日英国对华提案原文。

  乙、英轮「亚细亚」号在汉口附近撞沉商轮「神电」号,淹毙搭客四百余人。

  丙、武汉举行反英大会。

  丁、孙传芳发表宣言,「赤祸」靖后即依孙中山所定方法召集国民大会或省民大会。

  戊、浙江第一师石铎等(陈仪部)与孙传芳军段承泽旅战于萧山杭州间,夹钱塘江相持。

  己、吴佩孚在郑州召集寇英杰、田维勤、王为蔚等会议,决免靳云鹗职,即令寇等解决靳军。

  庚、蒋总司令以孙传芳犹思困斗,豫局复杂,奉鲁军南下,党讧日烈,财政奇窘,外交无主,不胜忧虑。

  12.27(一一,二三)

  甲、武汉中央联席会议议决令国民军第一军入豫,第二军留陕,免与豫人冲突,拨靳云鹗、魏益三军饷各十万元,其他各军十万元。

  乙、重庆国民党左右两派冲突,刘湘下令戒严,解散右派之省市党部(西山会议派)。

  丙、四川邓锡侯、田颂尧、刘文辉组织联合办事处于成都,结合一致。

  丁、任应岐师在郾城附近与寇英杰军冲突(旋败退)。

  戊、张作霖自天津入北京。

  己、冯玉祥到西安(冯与于右任不和)。

  12.28(一一,二四)

  甲、法国阁议反对英国对华新提案。

  乙、新任英使蓝浦生晤北京外交总长顾维钧,未递国书。

  丙、北京使团会议承认上海会审公廨细目章程。

  丁、吴佩孚通电免靳云鹗讨贼军副司令兼前敌总指挥职,令寇英杰、田维勤、魏益三代主一切(时靳魏田等均与革命军接洽,是日蒋总司令任魏为第三十军军长)。

  戊、湖南全省农民及工人代表会议闭幕。

  己、蒋中正派张群赴天津,邀黄郛南来。

  12.29(一一,二五)

  甲、孟昭月在杭州就浙江总司令职。

  乙、武汉中央党部国民政府联席会议,唐生智报告鄂西第九第十两军不法行为,决电请蒋中正设法制止。

  12.30(一一,二六)

  甲、张作霖赴东交民巷访各国公使,表示组织强固政府,打倒赤化,不否认外债,修约渐进。

  乙、蒋总司令与嘉伦将军谈时局,并统计全军数为二百团,战斗兵为二十六万四千,枪枝二十二万七千(第一军有枪三万)。

  丙、浙军第一师在绍兴正式改编为革命军第十九军,陈仪为军长(时陈在南京),由石铎代理。

  丁、何应钦改编闽军就绪,以曹万顺、李生春分任革命军第十七军正副军长。

  戊、江西赣州工人污辱第二女子师范师生。

  12.31(一一,二七)

  甲、国民政府代理外交部长陈友仁电美国国务卿凯洛格指出英国新提案之三弊:(一)以新税三分之二归国民政府之政敌,使得以此抵借债款,继续内争。(二)将使各通商口岸为军人争夺之新目的地。(三)上海有附税十分之四,国民政府本可以不战而得,今必成为血战之地,或使外人商业永远损害,此提案含有危害中国建设统一国家之政策,请勿赞成。

  乙、北京外交部照会法使请谈判将满期之中法陆路通商条约。

  丙、蒋总司令再电财政部长宋子文,发清上月及本月欠款,以维大局。

  丁、国民政府代主席谭延闿,中央常会代主席张人杰及何香凝、丁惟汾委员顾孟余等自广州抵南昌。

  戊、张宗昌自南京回济南,褚玉璞驻徐州。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八章 绝对知识 - 来自《精神现象学(上卷)》

一、确知自己是存在的“自我”的简单内容     天启宗教的精神还没有克服它的意识本身,或者这样说也是一样,它的现实的自我意识还不是它的意识的对象;一般讲来,天启宗教的精神本身以及在它里面互相区别着的诸环节,都归属于表象范围并具有对象性的形式。表象的内容虽是绝对精神,不过还须进一步扬弃这种单纯的形式,或者毋宁说,因为这种形式是属于意识本身的,那末它的真理必定在意识所经历过的诸形态中显示过了。——对于意识的对象的这种克服〔或扬弃〕,不应当片面地理解,以为对象是指向自我回复的东西,而应当更确切地理解为为对……去看看 

第27章 - 来自《英雄出世》

麻五爷那时候并不知道卜守茹野心勃勃的抱负。   在送卜大爷回乡下老家的路途上,麻五爷只把卜守茹看做一个孝顺闺女。   麻五爷认为,卜大爷被人斗败了,落到这步瘫在床上的田地,也只有回家一途了。继续逞强是没有道理的。因此,卜守茹把卜大爷用八抬大轿送走并不错,且是给了卜大爷面子的。倒是卜大爷太不近人情,一味胡来,才自我了个挨绑的结局。   一路上,卜大爷仍是闹,还绝了水,绝了食。   到得离村不远的青山口,卜守茹为了照顾卜大爷的脸面,给卜大爷松了绑,卜大爷竟从轿里挣出来,号啕着要往山下跳。   麻五爷先想去拦,后来一……去看看 

第06章 重赴越南 - 来自《我的美国之路》

1962年所见过的西贡如今像是被巨人践踏过一般。过去满是人力三轮车的街道,而今挤满了吉普车、指挥车和军用卡车。以前美国存在不事声张的地方,而今到处都是美国兵。安静的夜总会已代之于嘈杂的酒吧,里面云集着以美军士兵为服务对象的酒吧女郎。这个迷人的,具有殖民地特点的首都四周环绕着美军兵营、指挥所、仓库、机场、医院,甚至还有军事监狱。如今的西贡已不再是东方的巴黎,倒更像一座美国大兵营。我迫不及待地想到内地去。   1968年7月27日,我到达德普,被分配到重建的二战时期的老部队第二十三步兵师,又称美喀师,担任第十一……去看看 

第十二章 吸筒与生涯 - 来自《通向事业高峰的捷径》

你在得到东西之前,先得付出一些东西。收获不会凭空而降,不劳而获的事如徒然的空想,永远不切实际。你若要喝水,就得用力打水。  我到各地演讲时所使用的道具之一,就是一个老式的镀铬吸筒。我希望你最好有机会用一下这种老式吸筒,那会给你带来难忘的经验。有一次我的两位朋友巴那德与吉米,在八月份的大热天到阿拉巴马的丘陵地开车。他们口渴了,因此巴那德找到一所废弃的农舍,碰巧院子里有吸筒。他跳出汽车,跑到吸筒那里,抓起手柄就开始打水。  打了一、两下以后,巴那德指着一只旧木桶,要吉米到附近溪里取一点水来灌吸筒。因为所有……去看看 

第14章 我变了一个人 - 来自《一百个人的十年》

1967年27岁男   T市某小学教师   我非常注意“安全系数”——四月四日是我生命中倒霉的日子——钥匙链儿上的小手枪 ——我快成“核武器”了——里边与外边的一切刚好相反——后天的一对儿   每个人一生中,都有一个日于永远记着。生日不算,那是必然会记住的,没生日就没有 你呀。我说的是另外一种——比如初恋、结婚、离婚、爹妈故去的日子等等。这日子,与你 的生命紧紧相关。我也有个日子,是四月四日。   四月四日是个倒霉的日于。拿破仑倒霉是四月四日,阿里.布托被绞死是四月四日,张 志新被枪毙是四月四日。我被逮进……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