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图书

作者写这样一个大题目,在一篇文章里只能作一个“长时期”的综观,看能否整理出一些头绪解释中国今日的处境。千年之交是结这种长阶段总帐的恰当时机,公元两千年之初中国是世界领先,至千年之末中国已沦为“落后国家”;这个千年又可分为两半,前五百年中国领先,后五百年中国逐渐落于西方之后。“五百年风水”是转了,但未来这五百年会否轮流转,我们拭目以视。只将中国与近代西方比较,仍然有西方中心论的余味。因此,本文亦注目中国本身的发展规律并和西亚南亚的发展相呼应,还涉及内亚洲与中国有关的千年动态。至于本文的比重,是偏重较不为人熟悉的前五百年,近五百年较略。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社会公正与学术良心(代序言) - 来自《十字路口的中国》

秦晖   何君此书,我得享先睹之快,读后十分感奋。有感而发,遂成此篇。不敢称序,读书心得罢了。   一   本书的第一个特点是鲜明地提出了当代中国原始积累问题。的确,“原始积累”恐怕是现在从学界到社会弄得最混乱的概念。我曾看到一份地方政府刊物夸耀说当地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一部电视系列片则把中国乡镇企业的发展称之为“人类历史上最高尚的原始积累过程”!在这里“原始积累”俨然成了褒义词。另一部电视系列片更有意思:在列举了深圳当时的一些“缺点”,如现代包身工制、拘禁式工棚、对打工妹的性奴役现象等等之……去看看

1-2 中国古代对平等的诉求 - 来自《选举社会及其终结》

平等的思想资源  中国古代社会是一个等级社会,占支配地位的是一种等级秩序的思想,但在大、小传统中均不乏对平等的思想主张和要求,而这种乍看上去的矛盾现象实是由于对平等的不同理解,两者之间由此保持了一种巨大的张力。1 我们先来考察一下中国古代春秋战国时期的平等思想。  从春秋末到战国结束,是中国历史上的“百家争鸣”时代,也是一个为后世提供了主要思想资源的“轴心时代”。数百年间,各家各派各抒己见,并多有交锋,但我们还是可以发现为同处这一时代的各家所共同享有的一些东西。这些共识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对世袭制……去看看

序 - 来自《致命的自负》

自由,并不像这个名称本来的含义可能显示的那样,是指摆脱了一切限制,而是指使一切公正的限制最有效地适用于自由社会的全体成员,不管他们是权贵还是平民。——亚当·弗格森  道德准则并不是我们的理性得出的结论——大卫·休谟  如果不存在建立服务于共同福祉并对其发展至关重要的各种制度的共同愿望,那么如何才能使这些制度产生?——卡尔·门格尔序  我在本书中采用了两条原则。它没有脚注,凡是对主要结论无足轻重,但专业人士会感兴趣甚至认为十分重要的论证,我或是用小号字体表示,以提醒一般读者,他可以忽略这些论证,并不会……去看看

第十章 关于投票方法 - 来自《代议制政府》

关于投票方法的最重要的问题就是秘密或公开的问题。我们将立即开始讨论这个问题。把这种讨论归之于人们的躲躲闪闪或胆小怕事的心情是一大错误。秘密在许多场合下是有道理的,在有些场合下是必须的,而且,谋求不受到本可避免的邪恶的侵犯,并不是胆小。也没有理由认为,秘密投票在任何场合都不比公开投票可取。但是我们必须坚持说,在政治性质的事务上,这些场合是例外而不是常规。如我已经有机会说到的,在许多事例中,制度的精神,它在公民心里造成的印象,是该制度所起作用的一个最重要部分,目前所要讲的就是这种事例之一。无记名投票制度……去看看

第33章 - 来自《英雄出世》

这场折磨和凌辱,让卜守茹在床上整整躺了半个月。   在这半个月里,卜守茹身心都是极度痛苦的。   在身心的双重痛苦中,卜守茹想起了许多往事,想着想着就流泪。且老在心里一遍遍问自己,她这么做值不值?除却轿号和轿子,难道她就没有更好的选择了么?   看来是没有。   她的巴哥哥走了,只怕永远也不得回了,父亲已把她逼上了这条为轿业而争战的绝路。她退不下了,——她不向马二这老杂种低头服软,不接受这受辱为妾的命运,就得硬着骨头,打着精神在这条绝路上走到头。   直到这时候,她才理解了父亲。   她没有退路,父亲也是没有退路……去看看

第七篇 第四章 进攻力量的削弱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进攻力量的削弱是战略上的一个主要问题,是能否取得战略成败的重要因素之一,在具体场合能否正确地认识这一问题,决定着指挥员能否正确地判断当时他应该做什么,采取什么措施,争取战争的主动权。   绝对力量所以会削弱是由于:   (1)要达到进攻的目标,即占领敌人的国土(这种削弱大多在第一次决战以后就出现,但进攻并不随着第一次决战的结束而终止);   (2)进攻的军队需要占领自己背后的地区,以便保障自己交通线的安全和维持生存而分散兵力;   (3)战斗伤亡和疾病减员过大;   (4)距离补充来源地比较远;   (5)围攻或包围敌人要塞;   (6)努力……去看看

爱弥儿 4-3 第三节 - 来自《爱弥儿》

我们那些有学问的人还说,各种等级的人的幸福和痛苦其分量都是一样的。这个说法既有害又站不住脚,因为,如果大家都是同等幸福的话,我为什么要为人家而自找麻烦呢?那就让每一个人永远保持他现在这个样子好了:奴隶受虐待,就让他受虐待;体弱多病的人受痛苦,就让他受痛苦;贫穷的人要死,就让他死。因为改变他们的地位对他们并无好处。学者们一桩桩地数了一下有钱人的苦楚,指出他外表上的快乐都是空的,这简直是诡辩!有钱人的痛苦,不是来之于他的社会地位,而是来之于他的本身,是由于他滥用了他的社会地位。即使他比穷人还痛苦的话,那也没有什么可……去看看

第三章 国家:最代表延续性的断层线 - 来自《信息时代的世界地图》

第二部分 信息时代与战争手段     自有人类历史以来,就有战争。要理解一个时代,不了解这个时代的战争手段是不可想像的。即使这个时代里战争并没有真的发生,它的许许多多的特性也是由这个时代的战争手段决定的。在核时代以前的几百年中,这个星球上许许多多的事情,包括其政治地图,是由枪炮决定的。而在延续至今的核时代,这个星球上更多的事情是由核武器决定的——尽管除了在广岛和长崎之外,核武器从未被使用过。核武器这一军事技术革命,维持了半个世纪的 “恐怖的和平”,决定了这一时期的基本国际格局,因而,以它的名字冠称这个……去看看

第十三篇 联邦在政府经济方面的优越性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2009/10/01
为《独立日报》撰写第十三篇(汉密尔顿)致纽约州人民:作为税收问题的继续,我们可以适当地考虑节约问题。从一件事上节约下来的金钱,可以有益地应用到另一件事上,而人民的荷包里就可少掏出这么多的钱。如果各州联合于一个政府下面,那么全国只要负担一份公务人员的薪金;如果各州分为几个邦联,就需要负担许多份不同的公务员薪金,而且其中的每一份,就主要部门而论,范围与全国政府所需要的同样广大。把各州分为十三个各不相关的独立国,是一个过于奢想的计划,而且充满危险,不会有许多人拥护。那些考虑肢解这个国家的人们的意见,一般倾向于组成……去看看

第二十四章 工业与事业的稳定及存续原则 - 来自《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

   2009/10/01
我们假使考察一下工业各个部门的起源与发展过程,就会发现,它们那些改进的操作方法、生产的有利条件、机器建筑、经验技术以及使它们能够有利地购入原料、有利地销售产品的知识和交往关系,都是逐渐累积起来的。我们可以大胆他说,在通常情况下,改进和扩充已成的事业要比创立新事业容易得多。到处看到的情况是,经过了好几代的老商店赚的钱总比新铺子的多。凡是在国内已组成立的性质相类的工业部门为数越是少,要创办一个新企业就越困难;因为在这样情况下,所有管理人、监工和工人必须在国内先行训练,否则就得向国外招请,而事业兴办以后……去看看

引言 - 来自《宪章运动史》

一个自认有权享受公众一部分重视的作家,应当对他发 表任何一部专著的目的作出清晰明确的说明;而为了避免人 们对目前这部著作的目的产生误解,自应简短扼要地说明一 下。宪章运动不论是好是坏,多年来一直受到公众的很大关 注。我时常痛心地看到,不论是拥护还是反对宪章主义的作家 们,在发表有关宪章运动的观点时,却为党派的偏见所左右, 而不尊重公正的事实。这是令人遗憾的事,因为只有严格坚持 公正无私的态度,方有可能形成稳妥健全的见解。因此,本书 的目的在于弥补这个显著的缺陷。宪章运动以具有许多优点 著称,看不到这一点是愚……去看看

第25章 尼采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三)》

尼采(Nietzsche,1844—1900)自认为是叔本华的后继者,这是对的;然而他在许多地方都胜过了叔本华,特别在他的学说的前后一贯、条理分明上。叔本华的东方式绝念伦理同他的意志全能的形而上学似乎是不调和的;在尼采,意志不但在形而上学上居第一位,在伦理上也居第一位。尼采虽然是个教授,却是文艺性的哲学家,不算学院哲学家。他在本体论或认识论方面没创造任何新的专门理论;他之重要首先是在伦理学方面,其次是因为他是一个敏锐的历史批评家。下面我差不多完全限于谈他的伦理学和他对宗教的批评,因为正是他的著作的这一面使他有了影响。  ……去看看

悲剧的诞生 12 - 来自《悲剧的诞生》

在指出这另一个观众的名字之前,让我们稍停片刻。回忆一下上文讲过的,埃斯库罗斯悲剧本质中一些不调和与不可测的因素所产生的印象。试想我们自己对悲剧歌队和悲剧英雄所感的诧异,我们总觉得,这两者同我们的习惯,甚至同传统,都是不调协的,——直到我们重新发现这种二重性原来是希腊悲剧的根源和本质,是梦神型与酒神型两种彼此交错的艺术冲动之表现。   从悲剧中排除这种原始的万能的酒神成份,并且在非醉境的艺术、道德观和世界观上建立一种新的纯粹的因素:——这就是现在了如指掌地揭露在我们眼前的欧里庇德斯的倾向。   在晚……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