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难言的苦难

 《南京大屠杀》

我不敢写。我不得不写……

[书信一束]

第一封信:致读者

朋友:

我本来不打算给你写这封信,因为日军的行为实在太残忍了,残忍的程度是善良的人们无论如何想象不出来的。这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情。

如狼似虎的日本兵从占领南京的第一天起,就到处追逐和搜捕妇女,疯狂地发泄兽欲。伟大的母性遭到了野兽的蹂躏和摧残!据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不完全的统计,在四十多天的时间内,日军在南京强奸妇女达两万人!当时有些外国人把“南京大屠杀”又称“南京强奸事件”。

女性是人类的母亲。她柳丝般的秀发,朝霞似的面庞,浑圆的手臂,高耸的乳房。丰满的大腿和白玉一样纯洁的肌体,是大自然善良和崇高的化身!古希腊的神话中,女性是青春、智慧、命运、时光,记忆、文艺、爱与美之神!污辱女性,就是污辱母亲。虐杀女性,就是虐杀神圣。

说出来,可能会刺伤朋友们的善良的心和脆弱的神经,会使我们每一个人羞愧和仇恨!水西门外有一家母女四人,长女十八岁,次女十二岁,小女才九岁,丧尽天良的日本兵将她们全部轮奸!长女和次女被奸淫得不省人事,九岁的小女儿当场奸死,她细嫩的两腿间,一片血污!还没有发育的阴部,被日本兵用手撕裂了。禽兽们是撕裂后才轮奸的!中华门附近有一位七十岁的老婆婆被日军发现后也惨遭凌辱。她白发苍苍,小脚螨跚,日本兵嫌她松弛干瘪,为了满足兽欲,先用鞋底打肿她的下身,然后施暴强奸!

朋友,人性何在?天良何在?读到这里,你一定会气得发抖,这样的事情很多很多。在中华门一带,仁厚里五号的陶汤氏遭受日军的轮奸后,又被切腹焚尸!怀孕九个月的肖余氏也被毫无人性的兽兵奸污。十二岁的了小姑娘被十三个日军轮奸,她惨叫呼喊,闪着寒光的刺刀刺进了她的腹腔,一个孕育智慧、才能、理想和生命的白白嫩嫩的小肚皮成了血淋淋的蜂窝!太残忍了!怪不得目睹当时惨象的外国记者称南京的日军是“兽类的集团”。十二月十九日的傍晚,两个日本兵轮奸一个十七岁的孕妇。少妇脸色苍自,冷汗淋漓,腹中阵阵剧痛,她流产了!洪武门外一个种菜人家的孕妇被日本兵强奸后,又用刺刀剖开了孕妇的肚子,取出了一个血肉模们的胎儿,雪白的手脚和粉红的手脚都在血泊中痉挛!我见到过一份资料,两个日军抓获了一个妇女,她挺着个有生命的肚子。日军淫笑着,两人打赌,以猜腹中胎儿的性别为胜负的条件。他们扒光她的衣服,对着那个成熟了的、有一条褐色花纹的母腹举起了刀,血像泉水舱喷涌,大理石一样的母亲倒在血泊中,一个红色的小生命在魔掌中尖叫!

朋友,大学者郭沫若先生看了日军在南京的暴行报告后,愤怒地称日军是“狂暴军部”和“超野蛮人”。他说,“直至明治初年,日本的一般平民才开始有了姓氏,其原始的程度是可以想见的,本来还是半开化的民族,侥幸地受着了西欧文明的恩惠,而统治者不能运用理智的力量以事统御,故成为文明利器的逆用,犯出了人类空前的罪行。这罪行要斥之为野蛮,事实上单纯素朴的野蛮人并没有这样的酷烈,这样的残忍。”

残忍的人是没有道德和伦理的。侯占清对我说:“鬼日本兵干这种丑事也不拣地方,不看时间,大白天他也会来。有天下午,我住的牯岭路二十一号洋房里面进来七八个鬼子,楼上楼下找妇女,老太太也要,找了七八个,他们把枪往墙边一靠,一人抱一个,光天化日之下,在院子里就干起来了!日他娘,不能看,恶心死了!”

年逾古稀的邓明霞老大娘说:“这种事说不出口啊,我在难民区,屋里几十个人。一个十三四岁的姑娘被糟蹋得爬不起来。我闭着眼,我不敢看。”赶马车的崔金贵对我说:“日本兵不人道,在人堆里就脱下裤子像狗一样地胡搞。我们只好扭过头。这种事谁有脸看?”“战时状态是个疯狂的时代。”参加攻占南京的日军114 师团一等兵、住在水户的田所耕三说:“女人受害最深,不管是老的还是年轻的全部逃不了。我们从下关派出拉煤的卡车,到街坊和村中掳来许多女人分配给士兵,一个女人供十五至二十个士兵玩弄,在仓库墙边选个有阳光的好地方,用材叶之类的东西铺在地上,士兵们手里拿着有中队长盖了印章的‘红券’,脱下兜裆布,等着轮到自己。”他说:“没有不强奸的士兵。大部分强奸完了就杀掉。往往是强奸完一撤手,女人一跑,就从后面开枪。因为不杀的话会给自己惹麻烦。”

太惨了!朋友,这就是当时南京女界同胞的悲剧。不要脸的日本兵把我们中国古老文明的礼义廉耻都糟蹋光了!他们形同猪狗,伤天害理。古林寺的山坡上有一个妇女正在拣柴火,被四个日本兵看见后,把她推倒在地,一个一个地压在她身上。轮奸完后,妇女连拉裤子的力气也没有了。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里流出悲哀的泪水。日本兵还不走,他们津津有味地看着这个躺在地上的弱女子。这时,有四个中国人路过。日本兵招手叫他们过来,要他们上去奸淫。四个同胞一齐跪下:“我们中国人不能干这个事。”日本兵端起枪,杀了一个。其余三个战战兢兢地你看我,我看你,终于,他们在刺刀下屈服了。

朋友,国土沦丧了,道德也沦丧了。野兽发作了兽性,野兽也逼着人大发兽性!他们强迫儿子奸淫母亲,公公奸淫儿媳,父亲奸淫女儿,哪个不从,一枪毙命!史料上记载着一则惨闻:城南沙洲圩有一朱姓人家,有一天突然去了四个敌兵,将四十岁的朱家儿媳推到床上轮奸,并强逼她的公公、丈夫和儿子站在旁边看着。日本兵轮奸完毕,又逼六七十岁的老公公上去奸淫:“老头,你的快活快活!”

老公公没有办法,只好伏在儿媳身上做了个样子。日军说:“你的不对!”边说边打老公公,要他认真地干。

公公奸了儿媳后,万恶的日本兵又叫十七岁的儿子奸淫他的母亲!万恶淫为首。这是千古未闻的惨状!

朋友,这就是一九三七年十二月沦陷了的南京,这就是铁蹄下的中国人!中国被践踏了!

南京死亡了。南京的大街小巷,都有中国人的尸体。民间的慈善团体崇善堂在收埋的十一万两于多具尸体中,就有两千多具女尸。他们是被奸淫后杀害或强奸致死的,多数都赤身裸体。一个目击者说:兴中门内东首城根的草房内,躺着一个六七十岁的女尸,全身赤裸,下体肿破。羊皮巷路北,有一个女孩破腹拽肠,怒目圆睁。南门里桥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尸,内裤上部还在,两手紧抓着裤腰,眼睛挖去了,耳鼻也割掉了。这是一位不屈的女性!

朋友,我写不下去了,虽然还有不少具体的材料,我不忍心再写了,每一个字,都像刀一般地刺入我的心。

我的苦难的同胞啊!

第二封信:致九泉下的一位大娘

王大娘:你好!

请允许我以一个后来人的身份,权且以这封信当作纸钱,献给你的在天之灵。

你是苦命的,你一家都苦。拉大板车的丈夫做牛做马,也养活不了八个儿女。病的病死,饿的饿死,只留下了老七一条根!

你记得吗?老七的命也是拣来的。那年日本兵进城,你们一家逃难,在浦口车站的水塔下,碰到日本飞机扔炸弹,饭店里的一个小伙计脑袋炸掉半个,你儿子如贵被土埋起来了你和他爸爸死拉活拉,才把他拉出来。回家进水西门,因为不知道怎么给日本兵敬礼,喀嚓一声刺刀戳过来。还好,捅在右膀子上,烂了很长时间,你心疼死了,儿子是心头肉。

那时你家住在自下路南首巷,靠秦淮河,对不对?那年你六十岁,儿子十岁。你家前面有个天主教堂,教堂隔壁是日本人的宪兵队,你一定不愿意提起这个地方,你用不着双手蒙上脸。不要这样。王大娘,你是无辜的。抬起头来!挺起胸来!虽然你赤裸着胸脯,这是野兽们对你的侮辱!

你是善良的。你个子矮小,下巴尖尖的,淡眉毛、高鼻梁,那年你已是白发满头,牙也掉完了,瘪着嘴,梳一个小小的巴巴头。那天上午,两个日本宪兵来抓你去磨房里推磨,你就跟着他们去了,你还记得吗?你是穿一件粗布的灰褂子走的。如贵爸出去拉车了,你拍拍如贵的头,要他好好看家。你是“黄鱼脚”,缠过后又放了,走路一拐一拐的,你一拐一拐地被日本兵押着走了。

你吓坏了。日本兵扒掉了你的粗布灰褂子!你六十岁了,你从来没有在生人面前露过身子,你羞愤,你害怕,你蹲在地上直发抖。怎么办呢?这丢人的事,这些坏东西!

日本兵把你从地上拖起来,他们来戏弄你松弛得像两只空口袋似的乳房,他们淫笑着。哪个母亲没有奶?人都是吃奶水长大的!只有兽类,可以忘了母亲!他们是兽类,他们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两只小铜铃,两个日本兵一人一只把它挂在你的干枯了的乳头上!他们抽打你,要你推磨。磨盘缓缓地转动,你含着泪,含着羞,低着头,把愤怒和仇恨记在心头。你走一步,那铜铃就叮叮当当地响一阵,这是你的哭声。你推着磨,围着石磨一圈一圈走着永远没有尽头的路,那两只铜铃呜咽着,在唱一支悲哀的歌。

只有日本兵在拍手嬉笑,他们不是人!他们也有父母,也有姐妹,他们已换了面孔、也换了心肠,他们不知羞耻了!傍晚你才回来,你推了一天磨,受了一天的委屈,你没有在仇人面前掉泪,一回家,你哭了。你抱着儿子的头:“儿啊,我今天挂铃铛了!”

你放声大哭,哭得很凄惨。拉板车的丈夫在小凳上默默地坐着,他两只手抱着头,腮帮子鼓鼓的,这是恨!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恨。你知道,当时的南京,哪个妇女不提心吊胆?这是我们民族的不幸。

这一切都过去了,过去了五十年了。好有好报,恶有恶报,你可以安息了。

安息吧,王大娘!

第三封信:致一个被凌辱的女人

马大娘:

你好,还记得吗?去年夏天,我来城南采访你,那次我们认识了。

其实,在这之前,我在你家门前徘徊了好几次。我不敢贸然地打扰你,我知道,有些人来访问你,你拒绝了,你不愿提起这伤透心的往事,这是你心中的一块伤疤,伤疤结了痂,就不要再去揭它了,对不对?我理解你的心情。你有儿有孙,儿孙们都长大了,那件难言的事情是不能再提起它了,中国人都爱面子,你有难处。

我有任务。我要搜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暴行,我要写出来,让没有经历过这场灾难的人了解这场灾难,让经历过这场灾难的人重温这场灾难。我找居民委员会的洪主任帮忙,热情的主任看完介绍信,就把你叫来了。我们是在居委会里面的那间办公室见的面,那天你穿一件宽大的白的确良衬衣,浅灰色的袖管向上卷了几圈。开始你很紧张,你老是伸出头朝外看,看外面有没有人在听。没有。就我们两人单独谈的。

你先讲你的家。你家是回民,父亲是个很瘦的矮个子,他在草桥清真寺帮忙干杂活,家里六个孩子,你是老大,日本人来的那一年,你才十四岁。你说你见过日本兵杀人,是进城第一天上午十点多钟,就在草桥上,五六个日本兵用刺刀戳一个男人,那男人疼得直叫。你在窗户缝里看,他在桥上滚了一会就死了。你说你害怕,就躲到床铺底下去了。

“砰!砰!砰!”有人敲门。你父亲刚把门打开,四五个日本兵冲进来,你父母一齐跪下求情。日本兵要”花姑娘”,你怕,你拔腿就跑,跑到秦淮阿边的一个防空洞里。洞有一间房子大,你缩在一个角落里。对不对?

你说,日本兵追到洞口,哇啦哇啦地喊你出来,还用砖头往洞里砸,你没有办法,只好抖抖索索地出了洞。日本兵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把你拖到马阿訇的家。三个日本兵把刺刀在床前一搁,逼你脱光衣服,你害怕死了,日本兵一个个都很凶,他们像野兽一样发疯,你不敢哭,也不敢叫,你怕床边上三把雪亮的刺刀,可你情不自禁地惨叫了,一种刺痛和穿透的惨叫声!

母亲来找你了,她在外面一声声地叫“小英”。你说,你母亲当时五十多岁,她是大个子,大脸,两眼很有神,你像她。她疼爱你,从不打你骂你。你听到母亲喊你,你不敢答应,你身上有一条狗在咬你。

你说,你母亲找到清真寺门口时,被一个日本兵抱住了,也拖到了八号马阿訇的家。那个日本兵又强奸了你的母亲!

你说,这一天,你父亲被抓夫抓走了,你和母亲回到家抱头大哭,哭到昏过去。你们想用泪水洗悼蒙在身上的羞辱。

你知道,那时候,南京的多少母亲和姐妹都遭到了和你家一样的灾难,这天大的耻辱,是用秦淮河水也洗不尽的啊!你家东面的白下路中国银行旁边,两个日本兵把一个青年女子剥光衣服,一人拉着她的一只手往内桥走来,那位姑娘突然挣脱日军,跑到桥上,纵身跳下了秦淮呵,白皙皙的玉体被浊流淹没了!

她死了,死的人太多了!有一个妇女,她也没有进难民区。日本兵几次来她这里纠缠。有一天,她穿戴得整整齐齐,坐在桌子边上,桌上放着纸和笔,几个日本兵一进门,见她干净漂亮,都很高兴,她拿起笔,写了“日本兵”三个字,日本兵高兴得拍手大笑,都围着桌子看她写字。她不慌不忙地又写了“是禽兽”三个字。写完,面不改色地放下笔。日本兵大怒,一阵乱枪将她打死了!

这是一位刚烈的女性。不知你有没有听到过八府塘小学一个女教师的故事,这位老师给很多被污辱的姐妹报了仇。因为日本兵几次要强奸她,她气极了,她不知从哪里搞了一支枪。有一天,日本兵又来找她了,她躲在床下面,一枪一个打死了五个鬼子。后来,她也被日军杀害了!我想打听她叫什么名字。可到了八府塘小学,东问西找,年轻人中竟没有一个知道这件事!好了,快到中午了,你还要烧饭。噢,还要问一句,你的送给人家的妹妹后来找到没有?

有机会我再来,好不好?

第四封信:致六十七岁的“小七子”

袁大娘:

你好!我见过你,你也见过我,可我们没有说过一句话,连一个招呼也没有打。那天,你用滞呆的眼神直愣愣地瞪着我。我呢?在乘你不注意的时候紧紧地盯你一眼,看你的神态、表情和形象,我极力想从你身上寻找五十年前十七岁的“小七子”的模样。不是我不懂得礼貌,我是怕你受到刺激,怕你犯病,怕闲人们围着看你。因为,你失去了正常的理智、正常的情绪和正常的思维,你会做出反常的举动来。所以,我,一个陌生人,不敢惊扰你。

自然,我非常同情你和尊重你,虽然你蓬乱着花白的头发,穿一件蓝底小白花的布衫,黄脸上长着一对满是皱纹的三角眼,木然地站着,使人一看就知你是一个病人,一个精神病患者。你得了五十年的精神病了,你受尽了屈辱,你失去了青春和尊严。你还记得吗?是凶狠的日本兵逼得你发了疯,你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一个受害者。

最早,我是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受害者、目睹者登记表》上认识你的。

表格上这样写的:

袁××,女,1920 年8 月23 日生,汉族,无业,南京人,1927 年住后半山园,目前健康状况:精神病。

受害事实:日本兵进城时,袁当时十七八岁(已结婚),在上富贵山拾柴禾时,被日本兵发现,当时她女扮男装,日本兵把她上衣剥去,看出是女的,后又将衣服全部剥光。游街从富贵山到太平门,后有人给她一件衣服遮羞,回家后感到难为情,服毒自杀,经灌肥皂水,总算活下来了,但后来得了精神病。

听人说,你父母在清凉山,是菜农,家里穷,你是老七了,你六岁的时候就到袁家当童养媳了。袁家也是种菜的,也是穷人家。你小小的年纪,一来就拣柴、挑水、种地。那时你梳一根独辫子,冬天也没有鞋子穿,光着脚,上面穿一件破棉衣,下身是一条破套裤,缩成猴子似的。天冷,你哭,你说“我想妈”。小伙伴们一起躲在草堆里,陪着你这个“小七子”流泪,你还记得吗?

你这一辈子受尽了苦。种菜、打柴、挨冻、受饿,但日子总是太平的。谁能想到你十七岁的那年,那个苦可是说不出来的苦,是不是?

那时是冬天,日本兵进城不长时间,外面乱,家里没得烧了,你穿着丈夫的旧棉衣,戴上一顶破帽,背着一只竹筐去拣柴禾。你知道,日本兵见到女人,会像狼一样地扑过来的。那时,南京的许多妇女都女扮男装了。有一次日本兵抓夫,他们把民夫一个个地捆起来时,发现有几个人胸脯鼓鼓的,撕开衣襟,露出了白皙而丰满的乳房,日本兵淫荡地大笑,在民夫队伍中一个个地全身搜查,脱帽子、摸胸脯、摸裤裆,将搜出来的几个妇女扒掉衣裤,在墙壁上像“大”字一样地用钉子钉注四肢,还在阴户里塞进木棍!你也没有逃脱魔掌。你在富贵山上拣柴草,筐子快满了,你还想多拣一点。几个日本兵走过来,问你话,你不答。他们打你,你还是不说话。一开口,你怕暴露少女清泉般的嗓音。日本兵生气了,他们撕你的衣服,他们吃了一惊:“花姑娘!”

他们伸出了黑色的魔爪。十七岁的少女正是鲜花怒放的年华,野兽撕碎了花瓣!他们又用刺刀在你的脖子上试了又试,你吓呆了!日本兵又把你赤身裸体地押下山游街,你又怕又羞,你低着头,浑身战栗着,每一根神经都在颤抖。你是冰清玉洁的一尊雕像!

你是弱者,你怕人讥笑,怕无脸见人,所以你服毒自杀。你也是强者,当肥皂水进入你的肠胃,你的生命之神又举起了剑!你活下来了,顽强而痛苦地又活了五十年!

你是幸福的,你看到了正义和善良的胜利。你住进了新村公寓,这里曾是你种菜的地方。虽然你失去了丈夫,你的儿女都尊重你、体谅你。你常常做出他们不高兴的事情,你为什么老是钻到垃圾堆里去拣脏东西?拣来菜皮、瓜皮和烂泥,满满地煮上一锅,再煮上一锅,给谁吃呢?那天我来看你,你又在垃圾堆里,拣了破伞、木棍和装有煤灰的蒲包,你把它堆在漂亮的阳台上,干什么呢?

我在问你,大家都在问你:拣这些破烂干什么呢?

你嘴上喃喃地说着。说什么?

噢,你在说过去的事,说你自己想说的话。那你说吧,大声地说!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第八卷 - 来自《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最丑陋的人  查拉斯图拉又走过了群山和森林,寻觅又寻觅,终于无处寻觅到他所寻觅的人——那感到大绝望而叫喊求救的人。在路上他心中快活而感谢。他说,“今天万物如此美好,已将今天所开始的不良的早晨修正了。我寻到何等新奇的对谈者!   现在我要长久咀嚼万类的言语,如同咀嚼良好的谷粒;我的牙齿将它们磨红和磨碎直到它们如同乳一样地流到我的灵魂里!”——   但当路途绕过了山岩,即刻景象又变了,查拉斯图拉走到了死之国土。这里高耸着黑色和紫色的悬石,没有草木,没有鸟雀的声音。那是一切动物,甚至于猛兽所绝迹的的峡谷,只有一……去看看 

1992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 来自《历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1992年3月20日在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 李鹏各位代表:  现在,我代表国务院向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请予审议,并请全国政协各位委员提出意见。  一、1991年国内工作的回顾  1991年是我们的国家沿着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继续前进的一年。面对国际形势急剧变化和国内遭到的严重自然灾害,我国各族人民紧密团结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周围,贯彻执行邓小平同志倡导的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取得了举世瞩目……去看看 

第八章 殊荣奇遇 8、秦淮月夜,曾国藩强作欢颜,为开缺回籍的弟弟饯行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一连几天,曾国藩无心治事、读书,早早晚晚和赵烈文等人围棋。下棋的时候,有时会偶尔想起康福来,心里无端冒出一种亏欠的疚意。京师再无重要消息传来,案桌堆积的事情又一桩桩压头,曾国藩自我嘲弄地作了一副对联:养活一团春意思,撑起两根穷骨头。无可奈何地打起精神来办事。  上午,汪增甫、钱密之等三圣七贤结伴来到总督衙门,对今年江南乡试事又提了许多建议:一是为隆重起见,今年甲子科乡试请总督大人亲自入闱监临;二是内帘十八房,请于科第出身实缺州县中考充,如实缺人数不敷,即于安徽江苏两省候补之即用大挑拣发各班中挑选;三是咸丰九年……去看看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 来自《中国弱势群体》

新自由主义导致和容忍不平等,其他“社会主义”和“新左派”也未能真正有效地解决此一问题。贫富分化和弱势群体现象的正确处理和最终解决,别无他途,只有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通过解放和发展生产力,防止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共同富裕不是平均主义,也有差别,而对最广大人民来说,都要摆脱贫困,走向富裕,当前的中近期目标是让大家都过上全面小康的生活。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要做大量繁重的工作,其中一个重要标志是大力救助弱势群体,增加低收入者收入,提高中等收入者比重。这是一个理想,追求已久,尚未实现,亟待继续努力,达到逐步逼近。  邓……去看看 

伟大源于细节的积累 - 来自《细节决定成败》

把眼光放在客户  竞争对手身上(目标)可以说,企业的产品和服务最终都是为人服务的,是使人过上更美好的生活;人性化是产品和服务的终极目标。但如果这种目标不落实到每一个细节中,那么这是一句空话。在海尔有这样一句话:“企业如果在市场上被淘汰出局,并不是被你的竞争对手淘汰的,一定是被你的用户所抛弃。”   国内外许多成功企业的经营之道,就是无论企业规模有多大,在处理事情时都像一家小企业,也即大企业懂得小经营,竭尽全力地赢得顾客,因为当前是以顾客为导向的买方市场。市场没有贵贱差别,顾客也没有等级之分。有眼光的经营者……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