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图书

我国古代自原始社会进入奴隶社会,便出现了阶级,形成了国家,并逐渐建立了一套统治机构。国家机构是国家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机构的演变历史是社会历史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因此,研究国家机构的演变历史,对于了解我国古代社会历史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本书阐述了自秦汉到明清时期,我国古代国家机构的演变史。书中选取历代相沿,较有代表性的职官,分中央官与地方官两个系统进行叙述。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三、迟隐于内心的碉堡中 - 来自《两种自由概念》

我是理智与意志的拥有者,我构想我的目标,并且想要追逐 那些目标;如果我受阻而无法达成这些目标,我就不再觉得自己是人生情境的主人。使我不能达成这些目标的原因,或许是自然法则、或许是偶发的事件、或许是人的活动、或许是人类的制度所造成的影响,而且往往不是故意设计的影响。这些力量可能会使我受不了。我要如何才不至于被他们压垮?显然,我必须从我已知为无法实现的欲望中,解放出来。我希望能成为我 自己王国中的主人,但是我的边境绵长而不安全;因此为了减少、或消除易受攻击的地方,我把我的国度缩小。我起初欲求幸福、权力、……去看看

第六篇 关于各州不和所造成的危险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2009/10/01
为《独立日报》撰写第六篇(汉密尔顿)致纽约州人民:本报最近的三篇论文中,已经详述了我们在不联合的情况下将会招致外国武力和诡计的种种威胁。我现在继续论述另外的一些也许更加惊人的威胁,这些威胁多半来自各州之间的纠纷,来自国内的派别斗争和动乱。凡此种种已在某些实例中略加讨论,但是还值得更详细、更全面地加以研究。只有沉迷于乌托邦式幻想的人,才会真正对下列看法产生怀疑:假如这些州完全分裂,或者只联合为几个局部的邦联,那么它们所分成的各部分,彼此会经常发生激烈的斗争。假如把缺乏这类斗争的动机作为反对斗争存在的理……去看看

原文序 - 来自《法理学问题》

   2009/10/01
所谓“法理学”,我指的是对所谓法律的社会现象进行的最基本、最一般、最理论化层面的分析。就其总体而言,法理学所涉及的问题,其运用的视角,都与法律实务者的日常关心的事相距甚远。法理学的问题无法参照常规法律文件或依据常规法律文件的推理予以解决,它运用的视角也无法简约为一些法律学理和法律推理。许多法理学的问题都跨越了学理的、时间的和民族的界限。  通常,我们把对根本问题的分析称之为“哲学”;因此,传统上将法理学界定为法律哲学,或界定为哲学在法律中的运用,这显然很恰当。法理学问题通常包括下述问题:法律是否客……去看看

痛苦的现象学 - 来自《公共生活的个体立场》

时间:1999年6月   地点:武汉   对话人:一行、夏天   一行:张志场最近提出了从“创伤记忆”的某种缺失来重审汉民族现代性的提案。他有一个很原创性的问题:苦难向文字转化为何失重?如果我没弄错的话,他想过问的“创伤记忆”就是对痛苦的领会形态。苦难向文字转化中的失重同时是言说和精神品质的问题,而言说的深透性又根源于对世界的领会方式的深透性。因此问题出在汉民族对痛苦的领会方式上。   夏天:痛苦和苦难是一回事吗?痛苦和对创伤的记忆是一回事吗?事实上,痛苦并不一定是记忆,有时我们在记忆时恰恰已经远离痛苦了。痛……去看看

第41章 - 来自《永不瞑目》

阳历大年三十晚上的这顿饭,吃得非常丰盛,但肖童却一直食不甘味,心神不宁。他不知道阳历年的这顿年夜饭叫不叫年夜饭,在多数人的习惯上,是不是也像春节的年三十晚上一样,全家人要聚在一块儿,吃饭,谈笑,守岁,一块儿度过年关的最后几个小时。  他想,再过几个小时,他就进入二十二岁了。  席间,欧阳天和欧阳兰兰父女俩都喝了酒,和老黄建军你一杯我一杯地互相慷慨地交换着各种吉利的祝愿:祝来年发财,祝开门见红,祝一切顺遂,祝欧阳天长寿,祝欧阳兰兰心想事成但也悠着点……等等,等等。他们也祝了肖童,祝他新年好运,祝他吃胖点儿吃壮点儿。也许他……去看看

13 - 来自《灵山》

前面有一个村落,全一色的青砖黑瓦,在河边,梯田和山岗下,错落有致。村前有一股溪水,一块条石平平驾在溪流上。你于是又看见一条青石板路,印着深深的一道独轮车辙,通向村里。你就又听见赤脚在石板上拍打的声音,留下潮湿的脚印,引导你走进村里。又是一条小巷,像你儿时见过的模样,留在青石板上的泥水印子断断续续。你居然发现这一块块石板的缝隙下也仅泊流着溪水,从石板路下穿村而过。家家门口,都掀起一块石板,可以用水,可以刷洗,翻翻的波纹上也还有碎青菜叶子飘过,也还可以听见大门后院子里鸡啄食争斗格格在扑打。村巷里见不到一个人影,没有……去看看

第九章 微软在中国 - 来自《挑战微软霸权》

一、微软中国研究院:微软要什么?     只要是动的,就是微软的猎物。——比尔·盖茨   比尔肯定喜欢上了清华大学报告厅。他知道这是中国最著名的理工科大学,这里的孩子们肯定和麻省理工学院 的那些小子们一样天赋不凡。前一年,他在中国上海的复旦大学同样感受到那年轻热情的智慧。并且,比尔那 双看起来并不怎么睿智的眼睛透过这帮淳朴的脸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吸引:那是一个怎样广阔的市场啊?国际数 据公司(IDC)预测,直到2002年,中国的PC机每年都要增长29%,那时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二大PC机市场。那么 在这些机器中运行的软件是什么。……去看看

说明 - 来自《东西文化及其哲学》

著者于1917年担任北京大学讲师后,受当时文化论战的影响,开始对东西文化作比较研究。1920年秋,他在北大就此问题作连续性讲演,并于10月起在《北京大学日刊》连载讲演记录。1921年8月,又就此题于济南作四十天讲演,同时印发记录稿。此后,著者 于两次记录基础上编撰成书,于10月由北京财政部印刷局出版。自1922年1月起,本书 改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至1930年,商务印书馆共印行八版;初版为大字本,二版始改为小字本,并删去原附著者告白。1989年,本书收入《梁漱溟全集》第一卷,加入本书原附著者告白及晚年跋记,删去以前各版所附《时论汇编》。……去看看

第十三章 知识、错误和或然性意见 - 来自《哲学问题》

上一章我们所考虑的真理和虚妄的意义问题,比起如何可以知道什么是真确的和什么是虚妄的这个问题来,就次要得多了。本章将要完全研究这个问题。无疑地,我们有些信念是错误的;因此,我们就不得不问:要判断如此如彼的信念并不错误,这究竟能确切可靠到什么程度呢。换句话说,我们究竟能不能够认知什么事物呢?还只是烧一时之幸,我们便相信了那是真确的呢?在解答这个问题之前,无论如何,我们必须首先决定“认知”究竟是什么意思,这个问题并不像大家所设想的那么容易。   乍看上去,我们可能以为知识的定义就是“真确的信念”。在我们所相信的……去看看

68 - 来自《灵山》

你却还在爬山,将近到山顶精疲力竭的时候,总想这是最后一次。等你登到山顶片刻的兴奋平息之后,竟又感到还未满足。这种不满足随着疲劳的消失而增长,你遥望远处隐约起伏的山峰,重新生出登山的欲望。可是凡你爬过了的山,你一概失去兴趣,总以为那山后之山该会有你未曾见过的新奇,等你终于已登上那峰顶,并没有你所期待的神异,一样又只有寂寞的山风。久而久之,你竟然适应了这种寂寞,登山成了你一种痼疾,明知什么也找不到,无非被这盲目的念头驱使,总不断去爬。这过程之中,你当然需要得到安慰,便生出许多幻想,为自己编造出一些神话。  你说你在……去看看

理想国 第十卷 - 来自《理想国》

苏:确实还有许多其它的理由使我深信,我们在建立这个国家中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特别是(我认为)关于诗歌的做法。   格:什么样的做法?   苏:它绝对拒绝任何模仿。须知,既然我们已经辨别了心灵的三个不同的组成部分,我认为拒绝模仿如今就显得有更明摆着的理由了。   格:请你解释一下。   苏:噢,让我们私下里说说,——你是不会把我的话泄露给悲剧诗人或别的任何模仿者的——这种艺术对于所有没有预先受到警告不知道它的危害性的那些听众的心灵,看来是有腐蚀性的。   格:请你再解释得深入些。   苏:我不得不直说了。虽然我从小就……去看看

用人 - 来自《创新与企业家精神》

现有企业如何选择创新和企业家精神人员呢?这些人就是"企业家" 吗?他们是特殊人种吗?文学作品充满了对这些问题的讨论,充满了"企业家个性"和那些什么也不做只搞创新者的故事。从我们的经验来说,而且是丰富的经验,这些讨论毫无意义。大体而言,那些对自己身为创新者和企业家感到不适者,不会主动要求从事这些工作,这种自己的不适性已经排除了这些人。其他人则可以学习创新的实践方法。据我们的经验,一个主管其他工作的行政官可以成为出色的企业家。在成功的企业家企业中,没有人会担心某个人是否干得好开发工作。似乎任何性情和背景的……去看看

第十一章 解释使徒是什么意思 - 来自《神学政治论》

论使徒们是以使徒与预言家的资格还是只是以教师的资格写的《使徒书》,解释使徒是什么意思  使徒们是预言家,凡读《新约》的是无人能对此加以怀疑的;但是,因为一个预言家并不总借启示说话,只是偶一为之,如我们在第一章之末所说,我们竟可以研究,使徒们是以使徒的资格凭启示与明令写的他们的《使徒书》,如摩西、耶利米以及别的一些人所为,还是以私人或教师的资格写的《使徒书》,特别是因为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十四章第六节中提到了有两种布道。  我们若是细读《使徒书》的笔调,我们就要发现书中的笔调与预言家所用的完全不同。……去看看

第十章 从改革的马前卒到权力的核心层 - 来自《朱镕基传》

大陆「文革」初期,唯恐天下不乱的毛泽东夫人江青,曾经向「造反派」们教授了一条口诀,叫作「文攻武卫」,而邓小平自九一年初之後,为保卫自己改革开放的大旗,所布署的反对中共保守派的战略步骤,也可以用「文攻武卫」来形容。  一开始的「文攻」始於上海,「总设计师」邓小平拿出脚本後,朱熔基担任了「导演」,周瑞金则是持笔上阵的台前「演员」。  但上海改革派「文攻」的结果,却是遭到北京保守派更猛烈的反扑。理论左派们知道朱熔基因为仰仗邓小平的支持才有恃无恐,於是也端出了他们的後台。炮手王震一句「我们身边就睡著一个戈巴……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