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我很早以前,就想写一部中国政治制度史。一则我认为政治乃文化体系中一要目。尤其如中国,其文化精神偏重在人文界。更其是儒家的抱负,一向着重修齐治平。要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绝不该忽略中国传统政治。辛亥前后,由于革命宣传,把秦以后政治传统,用专制黑暗四字一笔抹杀。因于对传统政治之忽视,而加深了对传统文化之误解。我们若要平心客观地来检讨中国文化,自该检讨传统政治,这是我想写中国政治制度史之第一因。再则我认为政治制度,必然得自根自生。纵使有些可以从国外移来,也必然先与其本国传统,有一番融合媾通,才能真实发生相当的作用。否则无生命的政治,无配合的制度,决然无法长成。换言之,制度必须与人事相配合。辛亥前后,人人言变法,人人言革命,太重视了制度,好像只要建立制度,一切人事自会随制度而转变。因此只想把外国现成制度,模仿抄袭。甚至不惜摧残人事来迁就制度。在新文化运动时期,一面高唱民主,一面痛斥旧传统,旧文化。我们试问是否民主政治可以全不与此一民族之文化传统有关联,而只经几个人的提倡,便可安装得上呢?而且制度是死的,人事是活的,死的制度绝不能完全配合上活的人事。就历史经验论,任何一制度,绝不能有利而无弊。任何一制度,亦绝不能历久而不变。历史上一切以往制度俱如是,当前的现实制度,也何尝不如是。我们若不着重本身人事,专求模仿别人制度,结果别人制度,势必追随他们的人事而变,我们也还得追随而变,那是何等的愚蠢。其实中国历史上以往一切制度传统,只要已经沿袭到一百两百年的,也何尝不与当时人事相配合。又何尝是专出于一二人之私心,全可用专制黑暗四字来抹杀?这是我想写一部中国政治制度史之第二因。但由于国家大局之动荡,私人生活之不安定,而自己想写的,感到比这一部书更重要的也还有,因此此书终于没有写。一九五二年三四月间,承何敬之先生要我讲演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但讲期只有五次,每次只限两小时,又为旅途匆忙,以及其他条件,并不能对历史上传统制度详细陈述,精密发挥,只择汉唐宋明清五代略举大纲。本来想再就讲演记录把在讲演时未及提到的,略事增补。不幸讲演完成,我及负伤养病,在此期间,没有精力对此讲稿,再事改进。只得就原记录稿有与原讲义旨走失处稍稍校正,而其他不再润饰了。将来若偿宿愿,能写出一部较详备的中国政治制度史,则属至幸,而此书得以抢先呈教于读者之前,亦可稍自欣慰,并在此致谢何先生之美意。若无何先生这一番督命,连此小书,也不会有仓促完成之望的。此稿初成,在一九五二年八月我在台中养病时。嗣后又有邀约,请写一本“研究中国历代政治制度”的教材,截稿期限甚迫,乃就此稿稍加修改,如唐代的两税制,明代的赋税制度等,均有若干新资料补入,较原稿稍微充实,然恐尚多疏漏谬误,切盼读者之指正。

  一九五五年八月钱穆于香港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译后记 - 来自《自由与权力》

译丛编者旨在介绍阿克顿勋爵的一些著名演说与论文(即本书选辑在“自由与权力”题名下的一些篇目)。1997年秋,范亚峰、侯健应邀开始从事这一工作。最后的分工是范亚峰译《美国革命的政治原因》、《法国大革命的背景》、《与罗马的冲突》三篇论文,侯健译其余篇章、注释以及希梅尔法伯所写的一篇有关阿克顿勋爵生平与学说的文章。两译者在翻译过程中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合作,并有幸得到学友汪正飞的很多帮助。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唐逸老先生代为译出书中的拉丁文,特此致谢。冯克利先生统校全书,大大提高了译文的质量。  译丛编者后来……去看看 

第五章 设计科学:创造人工物 - 来自《人工科学》

从历史上看,从传统上讲,关于自然事物的知识的教授是科学学科的任务:自然事物的存在状态怎样,它们是如何发生作用的。关于人工物的知识的教授是工程学院的任务:如何制造具备人们想望性质的人工物,如何设计。  工程师并不是唯一的专业设计师。凡是以将现存情形改变成想望情形为目标而构想行动方案的人都在搞设计。生产物质性人工物的智力活动与为病人开药方或为公司制订新销售计划或为国家制订社会福利政策等这些智力活动并无根本不同。如此解释的设计是所有专业训练的核心,是将专业(Profession)与科学区分开的主要标志。工程……去看看 

第一部死灰复燃 7、打个狗日的 - 来自《二战全景纪实》

日寇所以能轻取东北,最主要的原因是国民党蒋介石采取了不抵抗主义。  蒋介石早就与美、日暗中勾结,把主要精力用来对付中国共产党。  “九·一八事变”之前,对日寇的侵略不仅毫无准备,而且严令东北军不准抵抗。  日寇侵华迹象毕露后,蒋介石要张学良学习印度甘地对英国的办法,就是遇事要退让,军事上要避免冲突,外交上要采取拖延方针。  1931年7月,蒋介石在江西剿共时,因担心“万宝山事件”导致全国性的抗日运动,专门在前线给南京政府发了一份电报,其中说:“发生全国的排日运动,恐被共产党利用……去看看 

第三章 帝国的年代 - 来自《帝国的年代》

只有完全的政治迷惑和天真的乐观主义可以阻止我们认识下列事实:所有由文明资产阶级控制的国家,都不可避免地会在扩张贸易上投注全力,在一段看似和平竞争的过渡期后,贸易扩张已明显即将到达转折点,在这个转折点上,权力将独自决定每一个国家能在地球上瓜分多少经济控制权,也将决定其人民的活动范围,尤其是其工人赚钱的可能性。——韦伯(MaxWeber),1894年  “当你们置身中国人当中……”德皇说:“要记住你们是基督教的先锋,并用你们的枪尖戳穿你们所见到的每一个可恨的不信基督教者。让他了解我们西方文明的意义……而如果你们偶尔……去看看 

第七章 1941年的列宁格勒 - 来自《朱可夫元帅》

1941年7月,希特勒下了这样的决心:必须把列宁格勒和莫斯科夷为平地,使之变成无居民城市。他说:“这样,我们就不必在整个冬天为居民提供粮食了。”这位“元首”明确指出,这一种族灭绝行动预定由德国空军来执行。“这场民族大灾难……不仅将使布尔什维主义,而且也将使俄国民族主义失去它们的中心”①   --------   ①弗朗茨·哈尔德普《德国陆军最高司令部总多谋长弗朗茨·哈尔德上将私人战时日记》,1941年7月8日。——原书注   列宁格勒是彼得大帝1703年作为俄国“通向西方的窗口”而建造起来的。从那时起,二百多年来它一直……去看看